第三百七十一章 《驴得水》…(5/5)

作品:《我的梦幻年代

    混娱乐圈,主要分四个阶段:小有名气,声名鹊起然后就是毁誉参半,最后才是天下皆知…
    按照马未都的话来说,你有名了,才会有人造谣你。
    有时候就单纯是为了博版面。
    当然,姿态还是要做的,发个谴责声明,顺便告一下,最好能抓一两个震慑一下!
    你黑沈梦溪没关系,还要连带着黑他旗下的艺人,这就有点过了…
    虽然说娱乐圈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但梦溪的萝卜占得坑都是自己家的,很少接外戏,你就算把她拉下来,你也上不了位。
    ……
    《老男孩》继续霸占单日票房冠军,当然,所谓的单日票房冠军,其实也就有650万…
    实在是同期电影太不能打了!
    徐争忙得一笔,他本来以为《老男孩》上映两周,就能结束宣传,然后安心筹备《驴得水》,谁知道这电影居然成了爆款!
    既然是爆款,那后续宣传肯定得跟上。
    他作为监制、主演之一,又是整部电影最有名的那位,当然要多承担一些宣传工作。
    这不,《环球荧幕》的专访来了…
    “为什么选择《老男孩》?”
    “我们衡量剧本的一个标志,就是看能不能一口气让你看完,这个剧本就是,很吸引我!”
    “哪一点吸引到你了?”
    “就是充满了我们那个年代的回忆,我感觉特别有意思!”
    “如果一个年轻导演或者是一个新导演,他给你一个剧本,你觉得这个剧本好,他要求你做监制,你一般情况下都会答应吗?
    “不好说,其实有不少电影要我来做监制的,说你能来演吗?不能来演,你挂个监制好不好?首先,如果我真的做监制,我是真的干活的那种,我不想做挂名的监制。我会要求剧本质量得够好,而且我得看到它未来的可能性,不光是票房,口碑也会好。”
    “那如果沈梦溪要求你做监制呢?”
    “不太可能,他自己就是做电影的,而且他对市场的判断很准!”
    “所以,《老男孩》这个项目,你们在做的时候,就预料到会火?”
    “那倒不是,我们预料到会感动一批观众,然后能小赚一点…火成现在这样,谁也没想到!”
    “我们发现你们几个好像都挺喜欢挖掘新人导演?”
    “也谈不上喜欢吧,就是人家确实有本事,咱们不能埋没了他们…”
    “那你的下一部戏是什么?”
    “叫《驴得水》,正在筹备,希望明年能跟大家见面,这次我亲自担任导演!”
    ……
    刚刚结束《环球荧幕》的专访,徐争立刻乘车去了《驴得水》的试镜地点。
    此时,试镜已经进行到一半了…
    评委是沈梦溪还有宁昊。
    《驴得水》主要演员选的差不多了,孙恒海找了李雪健,周铁男本来想给王雷,胡戈非要演,而且不要片酬…
    顺便还给王雷介绍了一部《香格里拉》,一部《肩上蝶》,王雷蛮喜欢《肩上蝶》,干脆就推了《驴得水》。
    铜匠,雷佳音贼喜欢;
    特派员,郭景飞…
    你看,除了张一曼,齐活了!
    不对,还有孙佳,给了一个叫程媛的女演员…
    为什么给她?
    土豪赞助1000万,只为加塞女朋友…
    1000万啊!
    沈梦溪没抗住金钱的诱惑…
    没办法,钱太香了,就跟陆导演拍《王的盛宴》,选了个虞姬叫何x娟一样,为什么?
    因为人家金主直接砸了2000万!
    说回《驴得水》的角色安排,老裴,裴奎山肯定是徐争自己饰演!
    剧组试镜的就是张一曼。
    “裴奎山你怎么这么软啊你!”
    “我怎么就软了?”
    “你就硬不起来呗!”
    “一曼,你今天说我三次了…”
    说到这,沈梦溪扔下台本,骂骂咧咧:“卧槽,我不演这段!”
    “挺好的,接着来!”
    宁昊敲着桌子,憋笑…
    沈梦溪对面站着万芊,一脸严肃,一点也没有笑的意思…
    “…好,”他捡起台本,接着读:“一曼,你今天说我三次了!你要老这么说,咱俩得好好掰扯掰扯!”
    “我知道那天我没有发挥好,但我那天没有发挥好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腹泻!其实我的身体要是在一种正常的机能之下,我告诉你!”
    万芊嘴角含着一丝不明不白的笑意:“怎么的呢?”
    “我吓死你!”
    “…行了行了…”
    宁昊喊了暂停。
    沈梦溪看了他的眼神,然后扭头对万芊道:“你先出去等消息,我们这边一有决定立即通知你。”
    万芊撇了撇嘴,有点小失落,但还是保持礼貌,微微鞠躬,走出了试镜室…
    ‘你先出去等消息’的意思就是,你入选了,但不够独特,咱们还得再看看…
    万芊走出试镜间,宁昊问他:“…你感觉怎么样?”
    沈梦溪皱眉,实话实说:“不知道,就普普通通,不够强烈!”
    以前总在知乎看到夸万芊演技的帖子,但刚刚亲自试了试,也没什么没特别出奇的地方…
    “…她已经是表现最好的了!”
    “这才几个人,不急…对了,你圈一下,到时候让老徐自己决断!”
    宁昊在万芊的名字后面打了个√,然后感慨:“…真没想到,你试镜的时候还挺严格…”
    “老徐不在,我当然要把控一下…而且张一曼是《驴得水》的戏眼,她要是选砸了,咱们整部戏就砸了!叫下一个吧!”
    “哟,下一个是杨小蜜,咱们一姐!”
    沈梦溪看了看试镜名单:“…她来干嘛?”
    “试镜呗,人家也想进步…你看不上她?”
    “…她的声音太软了,不适合演这个戏…而且张一曼这个角色挺复杂的,我觉得她演不了!”
    张一曼当然复杂,这个角色就是绿茶婊,而且很高级的那种…
    整部电影的矛盾就是张一曼想“睡服”铜匠造成的!
    是她一厢情愿想要刺激快感!
    原本可以用钱来收买铜匠演戏下去,可张一曼决定睡觉解决,既然不花一分钱解决,周铁男和校长自然高兴,也就是因为“睡服”才发生后来的不堪。
    为什么要找刺激?
    大概是生活无聊,说直白点,她就是一个单纯的迷恋下半身快感的荡妇。
    但这个角色又有很好的一面:活泼自由,理想主义,浪漫清新,唱歌好听!
    要让观众喜欢她身上的那种洒脱,敢爱敢恨,敢于挣脱世俗道德枷锁!
    客观点讲,她的洒脱是建立在伤害他人的基础之上的…
    演员要演出这两点,太难了。
    不管怎么样,杨小蜜走了进来,微微鞠躬:“…两位老师…”
    “等一下!”
    是喘着粗气的徐争…
    他到底还是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