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六章 何不食肉糜

作品:《渡劫之王

    “铜钱花?”
    异雷山所有修士都不知道徐福显化出来的这一个天平有什么功用,但大多却是一眼就能认出这种异花的来历。
    “怎么,你们都认识这种魔药的辅材?”
    艾瑞斯等人看着异雷山这大批修士的反应,顿时愣了。
    “这不就是我们修真界‘驱邪保心丹’的主材?”马红俊现在身为这支西方小队的指导,也是当仁不让的回答,“练气期到筑基期的练气士心性修为比较差,面对惊怖的事物往往容易乱了方寸,所以在这个阶段很容易就被邪气侵扰,用铜钱花为主材炼制的驱邪保心丹能够在修士发现不对时保住心脉的气血运行,如此一来,即便身体内气错乱,至少也不至于暴毙而亡。”
    “你们都知道?”艾瑞斯等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哈!”
    一群异雷山的修士都是咧开了嘴。
    要不是这西方小队每个人的实力都有些可怕,否则他们绝对哄堂大笑。
    “这东西在修真界之中不算冷门。”马红俊解释道:“绝大多数宗门都会建议炼气期修士备两颗在身上。”
    艾瑞斯大皱眉头,道:“冷不冷门倒是在其次,只是你们修士修行的途中似乎接触丹药众多,难道你们除了丹药的功用记住了之外,还要记住这些丹药的配方的?”
    马红俊道:“这是自然,每个宗门都有不少典籍记载各种灵材灵药,新入门弟子不只是要熟读灵材篇,还要跟随师长见识各种灵材,绝大多数宗门都有药田,不只是认识和记住各种灵药,就连种植灵药也是必修课,如此一来,宗门之中的师长也会在各种修行课中发现门下弟子的擅长之处,将来便因材施教,有些弟子会成为炼丹师,有些弟子会成为炼器师,有些弟子便专职战斗,诸如此类。”
    艾瑞斯等人面面相觑。
    这魔药的敷药和修士的丹方撞车倒是一点都不奇怪,毕竟魔药的主药十分霸道,需要用诸多消除不利因素的辅药配合,但关键在于,除了药剂之神会知道这些药物的功用之外,他们其余人是丝毫不懂这些药草知识的。
    就像是老嫖客逛窑子,只注意窑姐妖娆不妖娆,谁还管她到底怎么长成这样?
    但眼下听起来,这些却是所有修士修行的必修课?
    “你们这叫何不食肉糜。”马红俊哈哈一笑,他轻易的想到了问题的根源,“你们的能力来自于基础设定,但对于我们修士和所有的修士宗门而言,在修真界立足最重要的三点是什么?是资源、资源、资源!”
    艾瑞斯听得更愣,他叹了口气,道:“实在不懂,你继续说说。”
    “钱钱钱!”马红俊和异雷山的一群人看着这些明显不食人间烟火的西方神,都是叹了一口气,道:“修行的每一步都要灵砂,就像是凡人要生活下去就不得不赚钱。修士要想修行,修士宗门要想维持运转,就要想尽一切办法赚灵砂。所有这些灵材和灵药都能交易,都能卖灵砂,所以修士宗门自然希望门下每个弟子在外行走时尽可能获得灵材和灵药,为自己和宗门增添收入。”
    这些话语顿时引起了王离的强烈共鸣。
    他十分清楚这些混乱洲域出身的修士和自己修行时一样,赚取每一颗灵砂都是十分艰难,他便不由得点了点头,道:“关键还是穷。”
    马红俊也忍不住感慨道:“你们西方小队本身就已经足够强力,所以你们获得资源的方式在我们看来十分简单粗暴,除了恐吓勒索我看就是抢劫,但我们修士宗门却不能这样,我们修士宗门讲究和气生财,若是像你们这样,那不管多强大的宗门都最终是四处受敌,肯定不能成为万年古宗。”
    “你们说的很有哲理。”艾瑞斯点头,“引人深思。”
    “马总管你所说差矣。”但李道七却是正气凛然的摇头,道:“我们修士宗门之所以不靠劫掠,除了不想四处受敌的智慧之外,最为关键的是我们修士奉行盗亦有道,艾瑞斯你们想想,在我们修真界,就算是盗贼也讲道义,更何况我们修士?我们修士和天争命,自有豪气,但若是只从弱小手中抢夺东西,又哪里来的豪气?”
    “棒槌!”王离听得在心中暗笑。
    这李道七真他娘的是个人才,这种道貌岸然的话居然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艾瑞斯这一支西方小队所有人却是听得频频点头,他们觉得这简直就是真理,毕竟奥林匹神山就是这么刚刚组成就惹了强敌就这样没了的。
    “记这么多,什么都要记,不麻烦么?”艾瑞斯表示理解的同时忍不住又说了一句。
    “穷则思变,这是根本没有办法。”马红俊想到混乱洲域的艰辛,想到那些为了一颗灵砂就枉死的师兄弟们,忍不住眼角都泛起了泪光,“博闻强记,要想成为修士,这是最基本的。若是连这种死记硬背的都记不住,根本不能成为修士,修士原本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诸多的仙苗本身都要经过层层选拔,最终能够成为炼气期修士,能够享用灵砂的,那是芸芸众生之中的幸运儿。能够成为这样的幸运儿我们都已经十分幸福,谁还会觉得这种简单的死记硬背是麻烦?”
    “受教了。”马红俊现在更加情真意切,艾瑞斯等人顿时也肃然。
    马红俊转头过去偷偷擦拭了一下眼角,道:“曾经我有一个喜欢的师姐,我想要追她,问她喜欢什么花,她认真的告诉我,她喜欢有钱花,有灵砂花。我当年就发誓要赚足够的灵砂给她,但没过多久她就死了,只是因为要采摘一朵价值二百颗灵砂的火霄花,她就不小心陨落了。”
    “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爱情故事。”王离听得鼻子都算了,“不过两百颗灵砂真的不少了。”
    “看来这见知冲突的确太大了,我们务必要好好了解一下修真界。”一名留着小胡须的西方小队成员对着马红俊深深躬身行了一礼,“马桑,今后请多多关照!”
    “你是什么神?”这个西方小队成员倒是成功的引起了王离的主意,除了药剂之神徐福之外,这个西方小队成员是所有这些新神里面最不具有西方面孔的,他除了扎着一个小辫和留着唇上须的造型有些奇怪之外,他的五官和东方边缘四洲的土著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山主,我是工匠之神。我叫武植。”这名西方小队成员马上又对王离深深行了一礼,毕恭毕敬道:“我的能力是花费更少的材料,做出同等功用的法器。”
    王离和异雷山众人顿时一愣。
    “王山主。”见王离似乎有些不理解,这名西方小队的成员又是躬身行了一礼,然后又接着说道:“简单而言,就是偷工减料。就是将一件法器之中有些材料换成廉价的材料,将胎体的厚度变薄。当然,我会采用一些特殊的手法加持,让这件法器不会影响使用,在这样的手法之下,绝大多数法宝和法器交到我手中,我都能克扣出一些材料出来。这样同样的材料,我就能帮助制造出更多的法宝。”
    “这能力也有点牛啊。”王离听得一愣愣的,他来不及细问,但直觉这似乎很犀利的样子。
    但让异雷山一群人无语的是,王离这愣了一下之后,竟然又不问有关这能力到底怎么使用的问题,而是又好奇的问道:“那你之前是在马戏团中做什么的?”
    “王山主!”武植顿时又躬身行了一礼,这才说道:“我其实之前是卖大饼的,马戏团给我开了个后门,我可以专门在马戏团的观众席里面推销大饼。”
    “那你也不算是马戏团的正式人员。”王离懵了。
    “嗨!”武植躬身行了一礼,道:“王山主,我的确不是美丽欧梦马戏团的正式成员。”
    “只是跟着混呗。”王离笑了笑。
    武植道:“是,就是和徐福差不多的。”
    在他和武植对话之间,徐福却是已经弄完了所有辅药,接下来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徐福就直接化出了一口锅子,将所有这些药物和那块黑暗巨蛇的魔晶丢入其中,然后熬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