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不着急回家哭鼻子就等着!

作品:《我只是个小歌手

    巴黎的街头一片春意盎然温暖和煦,但是普莱耶音乐厅内此时却如同冷酷寂静的寒冬一样。
    观众们不再议论了,静静的看着舞台上的塔里克尔维特和捷克爱乐乐团,听着略显紊乱的交响乐节奏一言不发。
    台下的寂然无声没有让塔里克尔维特恢复原本的指挥水准,反而变得越来越急躁,甚至有些自暴自弃的感觉了。
    他心里一直想的是:
    以后我不会真成了别人的笑柄吧?
    我该怎么挽回这个难堪的局面?
    我要说什么才会让人觉得李逸游的《conquest of paradise》就是一个拼凑的残次品是一个四不像的垃圾?
    虽然塔里克尔维特是国际指挥界的大师,但是他的心思已经乱了,此刻完全不在乐团和乐曲身上了,还怎么能掌控现在几乎变得混乱不堪的演出呢。
    好在塔里克尔维特的肌肉记忆还在,即使他的心思完全不在指挥上但还是生拉硬拽磕磕绊绊的坚持把他的《捷克小圆舞曲》演奏完成了。
    虽说乐队演奏出现失误是挺常见的事情,因为各种乐器构造复杂,很难保证百分百准确演奏到位。
    哪怕是乐队首席演奏家,也是个普通人,出错也是在所难免的。
    不过像今天这么离谱的失误那可就是非常罕见的了。
    坐在音乐厅前排的观众基本都是法国上层社会的精英人士,大部分都是经常听古典交响乐演出的行家。
    他们都能听的出来,这个“车祸现场”绝对不是某一谱台的问题,至少大半个声部都集体跑偏了。
    怎么说呢?一个字快,再有一个字就是乱,又快又乱,就给人一种赶快拉完回家过新年的感觉。
    这些名流淑女看着满头大汗的塔里克尔维特不禁摇了摇头。
    就这还指挥大师呢?
    接不住李逸游的场子有情可原,毕竟那首《conquest of paradise》太过于恢宏壮阔太让人震撼了。
    但是居然能在舞台上出现这么低级的失误,那只能说塔里克尔维特不仅私生活不太好,心态更是有点不太好。
    前排观众不由得轻叹了一声,本来今天还打算看一场龙争虎斗新秀对大师的精彩演出,谁成想竟然成了李逸游对塔里克尔维特的碾压局。
    仅仅用了一首极具现代感的电子交响乐就把这位捷克指挥大师搞得灰头土脸的,甚至出现了如此低级的失误。
    唉,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啊!
    不过他们现场听过了这首精彩绝伦的《conquest of paradise》倒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而且不是说李逸游还会有今晚的压轴表演吗?那就更值得他们的期待了。
    想到一会还能看到李逸游的精彩演出,这些上流社会的绅士名媛心情大好也保持着自己的风度为鞠躬致谢的塔里克尔维特送上了礼貌性的掌声。
    不过这些精英人士们还需要顾及自己的修养和形象,后排的普通听众们可就没有这个自觉了。
    本来塔里克尔维特一直蹭李逸游的热度一直高高在上的口出不逊就让身为李逸游粉丝的他们感觉很不爽。
    现在塔里克尔维特被李逸游的精彩表演压的指挥水准大失,他们还不趁乱打狗更待何时呢?
    所以就在塔里克尔维特向台下鞠躬致谢领着捷克爱乐乐团的乐手们准备下台时,后排观众席发出了刺耳的嘘声。
    还有人拍着巴掌喝起了倒彩:
    “喔哦,这就是大师的水准吗?我今天真长见识了!”
    “对啊,就算没有大师的风度最起码也得保持大师的能力吧?”
    “哈哈,真的要笑死我了,谁给他的信心让他说出了李的指挥能力很不值一提的狂语?”
    “也许是李的hall of fame让他产生了某种错觉吧?”
    “哈哈,真没准儿!不过就这种水准的话那他永远都进不了名人堂了!”
    听到台下的观众刺耳的嘘声和哄笑声,塔里克尔维特的脚步顿时僵住了,脸色也开始变得非常难看。
    幸好他还有一丝理智,保持住了最后的底线,并没有冲动下台和那些起哄的观众们面对面battle。
    当然,他的体格也打不过人家。
    塔里克尔维特努力扯出一个难看的微笑,停下脚步看向起哄的观众们。
    “我承认我今天确实失误了,但是李逸游的演出并不比我好多少!”
    塔里克尔维特用略微颤抖的右手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尽力的保持着自己最后的形象,“古典音乐就是古典音乐,商业流行就是商业流行,把流行电子乐加入到优美典雅的古典交响乐中简直就是滑稽的事情,李的作品在我来看就是一个失败品一个残次品,完全降低了古典交响乐的品味和审美!”
    他的话一出,不仅后排观众席一片哗然,就连前排的名流淑女们也情不自禁的瞪大了双眼。
    李逸游如此震撼的《conquest of paradise》竟被塔里克尔维特说的一文不值,这也太狂了吧?
    别说音乐厅里的听众们全都不敢置信的看着塔里克尔维特,就连后台休息区的其他指挥家也是摇头苦笑。
    塔里克尔维特说的这话唬唬外行人还行,他们可不敢苟同。
    因为李逸游虽然在《conquest of paradise》中添加了电子元素强化了人声,但却还是有古典音乐的底子在的,那就是完整的宏观结构和高度完备的内在逻辑性。
    李逸游的音乐中富有层次和逻辑的构思、灵感和结构的发展变化,也悉心构造了一个宽广而独特的世界。
    这就是古典音乐的核心意义。
    只不过,李逸游总是喜欢玩创新,比较离经叛道独立特行罢了。
    再者说了,你的《捷克小圆舞曲》不也一样?
    圆舞曲本来就是19世纪民主化社会中,为了适应一般群众较为通俗的品味和审美而形成的“轻音乐”而已。
    现在你还好意思说人家李逸游降低了古典音乐的品味审美?
    真是…
    普莱耶音乐厅后台的指挥家们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就连罗伯特?肖恩大师都轻轻的拍了拍李逸游的肩膀,无奈的笑了,“李,不要在意塔里克尔维特说的话,他只是强词夺理罢了!”
    李逸游无所谓的耸耸肩,“我不会和他计较这些东西!”
    他顿了顿,然后对闻讯赶过来的音乐会总监梅文?洛伦岑说道:“梅文,麻烦你去前面告诉塔里克尔维特一声,如果他不着急回家哭鼻子的话,21点我会让他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圆舞曲!”
    说完,李逸游看着屏幕上的那个老家伙耍无赖的样子,轻笑了一声。
    人是铁,范儿是钢,你丫一天不装憋得慌是吧?
    这次哥们儿给你好好上一课,什么他么的叫圆舞曲!
    也好好的给你丫翻译翻译,什么他么的叫他么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