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朱厚熜之怒

作品:《我是王富贵

    兖州讲学之后,阳明公回到了浙江老家,虽然还在讲学著书,但是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大不如前了。
    不光是精气神,甚至包括他的学问!
    没错!
    就是阳明公引以为傲的心学。
    这事情就很有趣了,按理说阳明公一举冲破理学束缚,几乎奠定了心学无上的地位,怎么会出问题呢?
    说起来,或许只有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盛极而衰!
    以纲常伦理为基础的理学,极大地制约了人们的想象力。
    王阳明亮出心学大旗,并且以致良知作为武器,狠戳理学的大屁股,一次两次,终于,他成功了,理学的根基撼动了,崩塌了,瓦解了……人们开始反躬自省,拷问自己的良心。
    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站在百姓的立场上说话。
    这种倾向,早在心学发展时期,就已经很明显,尤其以泰州学派为主。
    而当心学正式取代理学之后,顺着心学的路子,人们发现自己打开了新的世界。
    贵乎本心!
    人人都是圣贤。
    反对灭人欲……
    这些主张流传开,加上工商的迅速发展,变法与传统的对抗……大明处在了一个风云激荡的十字路口。
    理学的桎梏消失了……围绕着理学衍生出来的那一套宗法论理,士农工商的等级体系,还有一整套管理社会的模式,全都在崩溃。
    理学绝不单纯是一套学问,这是一套庞大的体系,影响的是衣食住行,方方面面。
    别的不说,两宋之后,合餐取代了分餐,就有理学的功劳。
    这是一套何等庞大的体系,王阳明的心学虽然能和理学分庭抗礼,但是却远没有理学这么广泛深入,能影响到方方面面。
    就比如说。你讲贵乎本心,那我本心贪财行不行?不择手段敛财行不行?
    其实这种问题阳明公早就想到了,也反复教导弟子们。但是这都不管用,在广泛传播之后,心学也变得简单起来,变得标题化。
    既然心那么重要,从心而行,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一个简单的现实就是江南等地,出现了不是主动离婚的女子。
    至于寡妇改嫁,更是稀松平常。
    大好年纪,凭什么守寡啊?
    找个人,重新过日子,那不香吗?
    还有,不少女人离开家门,寻找工作,自食其力。
    还有,那些地方的宗族瓦解,有人干脆纵火烧了祖宗祠堂。
    更有甚者,既然贵乎本心,还拜什么神仙,相信自己就够了。
    这些剧烈的变化。让人目不暇接。
    一些传统的老人,非常反感,他们痛骂心学,而另外一群年轻人,则是极力推崇,更有人和家里闹翻,跑出来求学,探寻心学真谛。
    就这样,真的心学,假的心学,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主张,全都冒了出来。
    其中非君之论,尤其突出。
    持此轮的学者道理也很简单,皇帝是天子,依托纲常天理……而如今人心取代了天理,那皇帝的去留,就值得推敲了。
    加上历朝历代以来,明君少,昏君多,以一家一姓之心,夺千万人之心,怎么看都是说不过去的。
    因此就有主张抛弃天子者,也有主张连官员都不要了。
    老百姓自己管自己,我们从心出发,做自己的圣贤,自己约束自己,没有什么不好的,何必再给自己找个君父,找个青天大老爷呢!
    而走出这一步的,正是颜钧,他散尽家财,创建了萃和会。
    凡入会成员,一体劳作,同住同吃,老有所养,幼有所学,大家衣着类似,没有极华贵者,也没有衣衫褴褛。
    每顿饭菜虽然不丰盛,但却足以饱腹。
    大家人尽其才,医者替所有人看病,工匠替大家制造工具,有力气的就去耕田灌溉,上了年纪的也可以除草捡麦穗,驱赶鸟雀。
    总而言之,每个人都一样劳作,都一样生活。
    无忧无虑,无病无灾……很短的时间之内,萃和会的成员就超过了七百人……而且每天前来拜望的,更是络绎不绝。
    有人觉得这是儒家的大同世界,有人觉得是老子的小国寡民。
    但不管怎么样,萃和会都成了一些人的心灵寄托,并且不断向外扩展影响力。
    身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颜钧既感到欣慰,却又忧心忡忡。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干的是什么。
    甚至下一刻,就有人过来抓捕他们,他的心血也会付诸东流。
    可越是如此,颜钧就卖力气。
    他相信自己是对的。
    “今天是我给大家伙讲得最重要的一课,因此让大家休息半天的事情。”
    颜钧声音不高,娓娓道来,十分动听。
    “自从董仲舒以来,尤其是朱熹理学,以天理纲常,束缚人心,桎梏百姓,将一个个大活人,变成了行走的牲畜牛马。用心歹毒,无过于此!”
    “国者,非一家一姓之国,天子者,以一人之心,夺千万人之心。身居九重,而天下饿殍遍地,以君父自居,奴役子民百姓,敲骨吸髓,无所不为。君者后宫佳丽三千,多少男子无妻?役使宦官十万,而让多少男子身残?”
    “天子之罪若此,世人还不醒悟吗?”
    “我们要向过得安康稳妥,平安富裕,就唯有一条路,抛弃高高在上的皇帝。驱逐作威作福的官吏。废掉宦官,更不需要什么藩王贵胄……我们做自己的主人,我们不需要有人充当什么青天!”
    颜钧声音越发高昂,最后更是站起身,振臂高呼。
    所有的百姓都仰视着他,凝望着自己的圣贤、
    有人更是不争气流出来泪水,这个男人说得太好了,把他们压抑在心中想说的话,全都讲了出来。
    跟着颜先生,他们衣食无忧,吃饱穿暖,治病读书,没有官吏骚扰,没有大户欺压,每一天都笑呵呵的,简直就是神仙日子。
    而这种日子,终究还是结束了。
    就在颜先生讲课之时,锦衣卫已经到了,他们来了数百人,全都是甲士,封锁了周围的道路,不许逃跑。
    而前来抓颜钧的人,就已经超过了一百!
    “先生!”有人焦急呼喊,希望颜钧注意,甚至想他逃跑。
    哪知道颜钧丝毫不为所动,他不但没有逃跑,更是向着那些锦衣卫们深深一躬。
    “多谢诸位允许我说完最后的心里话,是就地正法,还是带入京城问罪,我都配合。只求你们不要为难乡亲们。”
    负责领队的锦衣卫千户,忍不住摇了摇头,苦笑道:“颜先生,你明明是个聪明人,又何必自寻死路呢?”
    颜钧微微一笑,“正因为我是聪明人,我才不得不说,不能不讲!他朱皇帝推行清丈,为何不先清丈他的皇宫?万间宫阙,能住多少百姓?他为什么不废了自己的内帑?每年无数金银钱帛供养。要说藩王可恶,他是天下最大的藩王,难道不该首当其冲吗?”
    “颜钧!”
    锦衣卫千户怒斥道:“你可知道,我们是天子亲军,奉旨抓人,你不要自己找不痛快!”
    颜钧大笑,“我知道,我不会让你们为难。但我只想请教一事,尔等既然是锦衣卫,那边生生世世,都是锦衣卫,你们就没有想过,换一个身份吗?当然,你们手里有权,自然不愿意,可那些穷苦的军户,灶户,甚至是乐户……他们不是一个个大活人吗?不改能行吗?”
    “不要废话!给我拿下!”
    锦衣卫扑上来,颜钧将双手一背,坦然就缚。
    “这是你们职责所在,我不会为难你们,当时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你们会想清楚的,会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这个天下到底应该怎么样,万千黎民,究竟该怎么活着。颜某能做这个首义之人,三生有幸。你们只管动手吧。”
    ……
    “此人之大逆不道,简直亘古未见,尤其是妖言惑众,煽动百姓,更是罪该万死……他比刘瑾还要可恶,朕原本还想着给他个痛快,可现在看来,非要明正典刑不可了。”
    朱厚熜切齿咬牙,而在他对面的王岳,依旧保持了一贯的冷静和超然。
    “陛下,这其中的关键,臣在这些日子已经讲清楚了。陛下若是想杀颜钧一人,只怕还难以服众。可若是大开杀戒,杀一个血流成河,只怕多年来的成果,也会付诸东流。”
    朱厚熜深深吸口气,五官狰狞,切齿咬牙。
    “王岳,你这个混蛋!你他娘的将难题推给朕……朕,朕想宰了你!”
    王岳翻了翻眼皮,谁让你是皇帝呢!
    良久,朱厚熜才气哼哼道:“传旨,告诉锦衣卫,把那个畜生送到京城,朕要亲自问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