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大战前夜,古畑再临

作品:《名监督的日常

    进入了十月份,东京又没那么的热了。
    草野幸最后还是送了许多礼物出去。
    给阿惠买了一个爱马仕,给菜菜子一个lv,阿忍买了一双prada的鞋,至于八字眉跟中山美穗就没有了,而给冰美人就简单的多了。
    发了份儿便当。
    事实上,冰美人很满意,或者说非常满意。
    “组长早!”
    “组长辛苦了!”
    草野幸来到富士电视台,普通职员对他依旧礼数周到。
    讲真,这种感觉是非常好多,不过,也能看出来一些端倪。
    电影事业局局长大位的竞争已经来到了关键期,无论是沟口还是森田,都全倾全力。
    不过,在富士电视台内部,也就是员工方面开出的赌盘来说,森田的赔率是越来越高。
    稍稍懂一点赌的,应该就能轻易的明白,这便代表着大家并不看好森田。
    这实乃人之常情,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水手服与机关枪》绝对是赢面最大的那个,这本身就是一个经典的电影,然后还是当下非常出名的监督。
    深作欣二,今年的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导演。
    内田有纪,今年很是出色的小花一枚,一番主役。
    再加上其他的各种资源搭配,这样的组合会失败?
    所以,对草野幸大家也就淡了一些。
    富士电视台所有的人几乎都知道,森田是草野幸的跟班,与他们二人的职务正好相反。
    对于这个情况,草野幸保持了自己的微笑。
    这一段时间来,年轻的监督仿佛对这场他为主角的战争完全没在意。
    草野幸就是一心的在拍摄《我脑海中的橡皮擦》,仿佛完全置身事外,之前有人推测他可能会帮助森田,结果现在也是不攻自破。
    如此看来,草野组长实在是太公平了!
    他竟然是如此品格高尚的人呀!
    甚至有些人不太相信,可就算是这样,但在公司内部,失败就是失败,不会有什么人会可怜失败者的。
    现在,草野幸已经把《我脑海中的橡皮擦》拍摄完毕,每天就是来技术局进行后期的剪辑工作。
    这种爱情片相对来说,后期简单的多,并不会花多久的时间,另外,之后要过伦映,也没什么难的。
    伦映就好像各大电影公司的rbq一样,基本上就是收个钱,走个过场,在大的范畴内不犯错误就行了,就比如恐怖片别定的全年龄段都ok这种。
    也就是说,草野幸已经到了没有什么工作的地步,他可以放假回去休息了。
    但就在这样的时候。
    “嘿,草野。”
    “永山桑。”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配我出去干活吧。”
    “哈?”
    草野幸实在是没想到,松竹太子也就是编成制作局的第一组组长永山耕三竟然来找他。
    而且还是来干活。
    干什么活?
    ……
    “喂喂,听说了吗?”
    “什么?”
    “《水手服与机关枪》呀。”
    “对呀,这部电影的话……我要是能演一次,那就太棒了!”
    “怎么可能!这部片子当年多么的出彩呀。”
    “药师丸博子前辈真的是太可爱了,而且,她还有完美的爱情,太让人羡慕拉。”
    松隆子不止一次的听到这些的说法,她根本就不太在意。
    好像今天就是那个《古畑任三郎第二季》的开播了吧,所以,这部戏的话还是要看看的,这部是草野幸那个家伙编剧的吧。
    而且,还是自己很喜欢的那位监督,永山耕三的作品。
    他们两个人又联手了,这实在是太厉害了。
    这第二季的第一集到底会有何等的惊喜呢?
    反正,等到晚上就对了。
    ……
    可能正如松隆子想的那样,草野幸跟永山耕三确实是联手了,只不过这种联手是草野幸不太喜欢的。
    “就为了这件事?”
    “不然还能为了什么呢?”
    “可这也太没难度了吧。”
    “哈哈……难度你这个当师父的不想自己的弟子出演?”
    “当然不是了。”
    有趣了,草野幸跟永山耕三对面的,就是松岛菜菜子。
    为什么她出现了呢?
    此刻的菜菜子正拿着师父送的礼物,有些尴尬呢。
    其实,松竹太子来找草野幸,那个所谓的干活,便是之前草野幸跟田村桑的‘下套’。
    就是这个,永山耕三之前从田村正和那里得知了在第一季的时候,草野幸是怎么跟古畑警部补对那些个‘犯人’下套的故事,这让松竹太子每每笑到肚子疼。
    于是乎,这次的第二季,在做完了三集存档之后,也就是需要去找新的‘犯人’了,永山耕三就把草野幸给拉来。
    咱们一起来‘下套’吧。
    而草野幸完全没想到,永山这个家伙直接就找了自己的弟子。
    弟子还拿着他的礼物,确实有些尴尬呀。
    那么,这还用下套吗?
    好像之前已经用过不少的套。。。
    “永山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就直接的说了吧。”
    草野幸是非常干脆的家伙,这也让永山耕三点了点头。
    菜菜子是很乖巧的,她看出来好像这回要谈论的并不一般,于是乎,干脆的就想离开。
    “那个,我还是……”
    却不想,对面两个男人异口同声的说。
    “坐下,没关系的。”
    草野幸跟永山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又笑了起来。
    还好,永山耕三没有过多的耽误时间。
    “草野,我干脆的问了吧,你是不是打算过要离开电视台?”
    这一句话非常厉害,直接让菜菜子的眼睛都大了一圈。
    师父要离开电视台吗?
    不然,永山桑怎么会怎么问?
    草野幸听了之后笑了笑,“我现在还没有这个打算。”
    现在没有???
    这句话里的潜台词太过丰富了吧。
    永山不由得点了点头,“我其实一早就有看出来,你是个聪明人,想要限制一个聪明人那是非常困难的。但我真的非常希望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们松竹还是非常希望你能加入的。”
    已经是无比公开的在做招揽了。
    草野幸非常清楚,这应该就是大战前夕,松竹太子的先手预告。
    借着这次‘下套’的机会。
    那么,草野幸怎么回应呢?
    年轻的监督笑了,他对着永山耕三说了一句菜菜子完全没有听懂的话。
    “电视台的赌盘,这是一个很好的赚钱机会。”
    就只说了这些。
    松竹太子呢?
    他根本连想都没有想,便大笑了起来。
    “草野,还需要我的帮忙吗?”
    “一切正常就好,比如,接下来我的新作就应该上映了,而电视剧版的《我脑海中的橡皮擦》放在冬季的月九,在此之前,那两部电影也会决出胜负,就这样。”
    永山耕三眯缝了眼睛,“我有时候,还真的看不透你呀,草野。”
    “没关系,你已经很厉害了。”
    草野幸的这一句话,又让松竹太子大笑起来。
    接着,永山耕三就说了句先走一步,而菜菜子当然起身相送,自然的,她也拿到了一个‘犯人’的名额,要知道,现在能出演《古畑任三郎》里的犯人,这可是一种在日本艺能界里的肯定哦。
    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演技人气。
    但是。
    “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
    “那个……师父~”
    “你晚上来擦背?”
    “有嘎达。”
    菜菜子非常高兴,因为这好像是草野幸第一次叫她去擦背的,意义可不同哦。
    ……
    时间来到了晚上,松隆子再度成为了草野幸的观众。
    只不过这次她有足够的理由。
    这第二季是永山耕三监督的作品,除了田村桑跟西村雅彦,其他的应该都换了。
    会不会让松隆子失望呢?
    很快,答案揭晓,这第二季也太有趣了!
    《古畑任三郎》第二季的第一集,一开头就给大家亮出了一张牌。
    明石家秋刀鱼。
    这位当初跟北野武一起主持漫材节目的知名笑匠,现在穿着笔挺的西装,以极快的语速,出现在法庭上。
    “他是律师吗?”
    松隆子已经确定,明石家秋刀鱼绝对就是凶手。
    这是当然的,现在谁都明白这一点了,但大家都很喜欢看。
    那么,接下来呢?
    当然,一开始就介绍自己,刚刚打赢的官司就是之前那位漫画家的,小石川千奈美。
    不过,这个秋刀鱼果然有两下子,当律师也很厉害,用嘴皮子就打赢了一场官司。
    怎么打赢的呢?
    也不难,对方有个证人非常关键,但是,只要能证明这个证人的眼神不好,那就可以翻案。
    秋刀鱼就给这证人下了一个套,他问证人,那边的香蕉你看到了吧。
    证人就当然点头了,那个香蕉是秋刀鱼辩护席上的。
    但是!
    日本的法庭不允许出现水果这种东西。
    所以,那当然也不是水果,是个黄色的小笔袋。
    证人眼神不好成立,那么,案子当然就翻过来了。
    松隆子可以说是大开眼界,毕竟她还只是个女高生。
    事实上,草野幸在这里用的就是古美门的话术,简简单单。
    可是,这第一集就这样了吗?
    很快,命案发生,秋刀鱼杀了自己的女友,因为有个大人物想要招赘这位律师。
    咦?
    这怎么跟自己有些关联呢?
    秋刀鱼当然就做了各种伪装,而他杀人的是用了一个瓶子,他看来是花瓶。
    那么,谁是嫌疑人呢?
    西村雅彦!
    m男拜访自己的新女友,结果……没错了,那个女子也是个厉害的渔夫。
    今泉这个家伙在这里……反正松隆子是笑个不停。
    整个这一集几乎全是笑点,没办法,秋刀鱼跟西村雅彦还有田村正和,不需要搞笑就能让人忍俊不禁了。
    但是,怎么破解的呢?
    秋刀鱼可是杀了人之后,他还是那个辩护律师,因为正好他跟今泉是同学。
    说穿了,他要把老同学送入监狱。
    可最终,还是被古畑警部补给破了。
    一个很重要的细节。
    那个花瓶,就只有秋刀鱼会觉得是花瓶,因为它本来是普通水瓶是带着把的,里面的玫瑰是死者随手插进去的而已。
    所以,只有用这个杀人的秋刀鱼才会觉得这是花瓶,而这个东西本来是个水瓶,就算是碎了,也是水瓶。
    这个破绽就让他没办法圆谎了。
    而在最后,秋刀鱼还说了一句特别有趣的话。
    “你现在还来得及考律师执照,帮我辩护怎么样?我给你钱,许多许多的钱。”
    可惜,古畑警部补一笑而去,但这算是对他最大的褒奖了吧。
    看到这里,松隆子非常满意,果然,这部剧没有让她失望呢。
    ……
    与此同时,菜菜子正在给师父擦背。
    “师父,那个永山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大概是看出来了吧。”
    泡沫越来越多,草野幸的后背仿佛更宽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