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8

作品:《殡仪馆里的男人

    殡仪馆里的男人 作者:雍碌

    分卷阅读18

    有可能拘留叠萍的继父?”

    “没有证据...不行的。”

    我突然想到一个法子,“尹队,明天你去方叠萍家,就说方富贵把一切都招了。说的夸张一些,就说方富贵指认他才是凶手,然后以嫌疑人的名头将他拘留。再通知我们过来。”

    “虽然有点儿冒险,但是,我看应该行。”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是鬼节,作者君会开一个新坑,也就是写一个鬼故事。希望大家捧捧场。

    ☆、第二十三章 方叠萍之死 (五)

    从派出所出来之后,天色也不早了,我和肥膘合计合计就回了家。

    到了家楼下,停好车。我让肥膘先上楼去坐着,我则去附近的超市里买些吃的。今天没怎么吃饭,放松下来后才感觉到胃里空空的,饿的难受。

    买好了东西,我一个人慢慢地走着回家。在这寂静的深冬里,穿着棉袄也冷的厉害,我不自觉的就加快了脚步。

    “肥膘,我买了吃的回来,你先垫垫肚子。我去下面条儿给你吃啊。”

    我提着口袋在肥膘眼前晃悠,想吸引一下他的胃以及注意力。谁知他根本不领情,只是一言不发的坐在床上,发着呆。

    “下午,我情绪不好,对你说话时声音大了些... ”,我无奈的打断了肥膘的话,“我根本就没将那些放在心上,兄弟之间不说这些。”

    肥膘听了我这话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就皱起了眉头。

    “过来吃点儿,明天还得在殡仪馆和派出所之间来回跑。”

    这一次肥膘倒是很听话,只不过,吃了几袋零食之后就上床趴着不动了。

    我嘴里嚼着花生,平时很喜欢吃的零食在此时竟也味同嚼蜡。

    实在是没胃口,随便吃了点儿零食我也上床趴着了。可能是我俩心里都装着事儿,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不久,我就进入了梦乡...

    眼前浮现出一座城,名为:红衣城。

    十几名身着战甲的官兵正把守着城门,为首的一名官兵手里拿着一幅画像,显然是在寻找画像中人。

    一名气宇轩昂的俊美男子走到为首的官兵面前小声的询问着什么,半晌后,那官兵摇了摇头,而后那俊美男子失意而去。

    “你!站住!”

    一名官兵拦下一个妙龄少女,展开画像仔细的对比着。只见那画像中人红裙飞扬,青丝如墨,肤如凝脂。一双桃花眼泛着水光,红唇紧抿着,好似极不高兴。

    诶,这不就是早晨见到的红衣女子么?

    我从床上一跃而起,没办法,人有三急。急忙冲到厕所,解决了这突如其来的尿意。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见到她一次,梦到她两次,难道,她就是龙阿婆所说的艳鬼?!

    本想叫醒肥膘跟他说说这事儿,可一想到他今天已经够累了,还是等方叠萍这事儿解决了再跟肥膘说吧。

    我又躺下睡了过去,还好,没有再继续做梦。

    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十点半,我和肥膘还是被电话吵醒的。是尹队来的电话,通知我们带上黑盒子去派出所。

    “尹队,叠萍的继父来了吗?” 进了派出所,一看到尹队,肥膘就猴急的问了出来。

    “在审讯室候着,不过,我先说好,要是那块肉不是他身上的,那我就得把它送去市里鉴定了?”

    “嗯。那我们先去审讯室看看吧。”

    “好,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说好的一篇鬼故事不能兑现了,到现在也没个什么头绪,希望各位亲原谅作者君。么么哒。为了给你们赔不是,今日两更!一定要原谅我!=_=

    等我有灵感了就会写的,届时会通知各位亲,谢谢大家。还有,第二十三章里面有一个情节比较有古风的感觉,在这里做个解释,那是为了配合那个场景。再次谢谢大家。

    ☆、第二十四章 方叠萍之死 (六)

    还是昨天的场景。

    尹队喝着热茶,翘着二郎腿,我和肥膘仍然像是尹队的狗腿子,只是铁桌子上多了一个黑盒子,尹队对面的人由方富贵换成了方叠萍的继父。

    “姓名?”

    “方成。”

    “性别?”

    “您看不出来么?”

    “老实点儿!说!”

    “男。”

    “方叠萍是你的继女吧?说!为什么强jian她!”

    “我都说了没有,警官,你去我们方家村调查,这些年我对叠萍怎么样?怎么可能去做那种猪狗不如的事儿?”

    方成两手交握在一起,眉眼中尽是悲痛之色,俨然一副丧女之痛的样子。要不是后来扒了他的衣服,我们都要被他出色的演技给骗过去了。

    “不说废话了,脱衣服裤子!”

    “警官,为什么要脱衣服裤子?头一次听说审案还得扒光!我不脱!” 方成护着自己的衣服,紧紧的盯着我们三个,生怕自己一个没注意,我们就冲过去扒了他的衣服。

    “方富贵说证据就在你身上,脱了衣服就能知道了。所以,为了帮你证明你是清白的,我们也得脱了你的衣服看看。” 尹队满脸的狐狸样,犀利的眼神直直的盯着方成。

    “不...不行,光着身体像什么样子!我坚决不同意!”

    “你不同意也得同意!” 肥膘从铁桌子上翻过去,一把将方成摁倒在地上!

    “瘦鸡儿!尹队!快扒!” 肥膘大吼一声,膝盖顶在方成的小腹上。两手摁住方成挣扎的手。

    见方成挣扎的厉害,尹队嘬一口热茶,幽幽地说:“方成!你若是伤到了我们其中的一个,我可以用很多的罪名告你,比如:袭警,再比如:故意伤害罪,让你坐个几年牢都是小意思。”

    方成听到这话,慢慢地停止了挣扎,一脸的绝望。就好像他的死期就要到了。

    我估摸着凶手应该就是他了,便对肥膘说:“肥膘,让他自己脱吧。”

    方成站起来,手打着颤,一颗一颗的解开棉衣的纽扣后,又去脱棕色的毛衣,最后再脱最里面的秋衣,整个脱衣服的过程整整用了五分钟!

    只见他肚脐的下方,胡乱包了一圈纱布,还浸出了许多血。看样子应该是他自己包的。

    “把纱布解下来。” 尹队得意的笑了笑,看着方成的动作。

    方成紧咬着牙齿,忍着痛将纱布一把扯了下来。只见肚脐的下方有一个血洞,此时,洞中正往外流着血。

    “方成,看看这个。” 尹队打开了桌子上的黑盒子,斜对着方成。

    “你们要我脱衣服时,我就猜到了,果然...果然我还是不能逃过这一劫吗?!” 方成颓然地坐在了地上。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肥膘冲过去就要打他。

    我出声制

    分卷阅读18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