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2

作品:《殡仪馆里的男人

    殡仪馆里的男人 作者:雍碌

    分卷阅读12

    大。又走了一个下坡,算不上很陡,但也得看着点儿。

    我小心翼翼的跟着下去了,肥膘和岑老师却站住不动了,“诶,你们... ”,本来我想说你们搞什么,但是这后半句被我吞进肚子里了。因为 ...

    一条蟒蛇盘踞在小溪的旁边,据我目测,伸展开身子后它至少有八米到九米!这种长度,体重至少都有两百斤!太他妈粗了!起码有我大腿这么粗!它是黑色的,有云状斑纹,背面还有一条黄褐斑,两侧各有一条黄色条状。它还朝我们吐着鲜红的蛇信子,一双黄豆般的眼睛瞪着我们,却又不移动。我总觉得下一秒它就会冲过来将我们三个拆吃入腹。看着就觉得骇人!

    我以为岑老师和肥膘两人已经看傻了,便一嗓子吼了出来!“快跑,好大一条... ”,我还没有吼出最后一个字,肥膘便飞快地转身,紧紧的捂住我的嘴巴,“唔唔唔... ”,我想问为什么,肥膘却不给我这个机会。

    我看见他们两人都极其冷静,我便也努力的使自己平静下来。

    “好大一条龙!” 岑老师突然吐出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我当时就觉得他傻了吧。“送龙下海!”在我旁边的肥膘又喊出这句话,我突然感觉,难道我才是傻了的那个人?!

    肥膘的话音刚落下,就见它动了!它伸展开它硕大无比的身子。真如我所估计的,至少有□□米长!我以为它会朝我们这边来,没想到,“腾”的一声,它顺着溪水走了。速度快到让我以为这一切都只是幻觉。

    它走后,我们三人同时松了一口气,短短的几分钟都淌了一身汗。松懈下来后,疲惫不堪。

    岑老师率先走到溪水边,掬了一捧水洗了把脸,顺便喝了一口。肥膘第二个,轮到我的时候,我有些犹豫,因为一条蛇刚刚才从这里游过去,就喝这里面的水,是不是不太好?

    “快喝吧,喝了好上路。”就在我犹豫之时,岑老师忍不住出声催促我。

    上路 ...听着就像阴间的鬼差所说的上路,我伸手摸了摸溪水,好冰,冰冷的刺骨。弄得我整个人抖了抖。

    “神龙喝过的水,你还不喝吗?沾染沾染这里的仙气,就当是它给我们帮了它的回报。”岑老师冒出了这句无厘头的话,我虽然有些不解,却也还是快速的洗了把脸,喝了几口。既然岑老师说这水有仙气,我自然要多喝几口!

    “岑老师,它是神龙?”

    “嗯。”

    “能不能讲给我听听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好奇的种子又开始萌芽了...

    ☆、第十五章 哭泣的大蛇

    肥膘无奈的看了我一眼,说:“岑老师,您就给他讲讲吧,他这人好奇心太强了。”

    岑老师一边走上坡,一边说边走边讲吧,我丢给肥膘一个感激的眼神,急忙跟了上去,肥膘在无可奈何的提上东西跟在了最后。

    “我小的时候,大概是六岁的时候吧... ”

    (下面岑老师以第一人称叙述。)

    我是一九六二年出生的,那时候新中国建立不久,所以我们在农村生活的都很穷,小孩子连学都上不起。只有一些家里条件稍微好些的才会供孩子上学。

    我家吧,只有两个孩子,勉强能填饱肚子吧。忘了提,我其实是双胞胎,我是弟弟。因为有了两个儿子,所以我爸妈也没想再生孩子。

    因为我们长得好看,所以我们两兄弟从小就受大人们喜欢,没做过多少粗活重活。就这样过了六年,这种生活很简单很平淡,但我却觉得很幸福。

    可能是上天看不惯我幸福的嘴脸吧。本来那个夏天过完我和哥哥就可以上小学了...

    我和哥哥去田里找爸爸回家吃午饭,路上因为一点儿小事,我跟哥哥吵了起来。最后任性弟弟失手将温柔宽容的哥哥推下了坡。

    当我下去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头破血流了,我试了试他的鼻息,已经没有呼吸了。当时我被吓得不知所措,只能呆呆的看着那些血迹,等我反应过来要叫人的时候,我就马上起身想往爸爸那里跑。

    刚刚迈出一步,我就发现眼前的田埂上有好大一条蛇,比今天见的这条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时小小的我,脸色煞白,除了紧紧的抱住哥哥,我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它也不动,只是盘踞在田埂上,头也藏在身子里。它不动我也不敢动,直到有一个农民伯伯朝这边走过来,我才敢大声哭出来,“好...好大...一条蛇!”

    我刚刚哭喊出来,它就动了!它飞快的梭进田里,蛇尾大幅度一扫,刚插好的小秧苗就被扫到了半空中。搞完破坏,它就一动不动,只是身子一颤一颤的,好似在哭泣。渐渐地,就有了低低的悲鸣声...

    那个呆掉的农民这才反应过来去叫人。不久后,这里聚集了十来个农民,可却没人管低泣的我和身体已经冰冷的哥哥。

    大家见大蛇不动,也就不怕它,只是小声的议论着。而大蛇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就像死了丈夫的寡妇的哭泣声,尖利而又悲伤。

    就这样,一直到了下午。人越来越多,都挤在田埂上看热闹,饭都顾不上吃了。我爸爸妈可能也听说了这件事吧,匆忙的赶了过来,却看到我在田埂上哭泣,身边躺着哥哥,爸妈这才跑过来。妈妈见哥哥这幅样子,便大嚎起来,爸爸冷静的问我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他以后,他气得给了我一耳光。

    然后站起来转身面对大蛇说大吼:“哭什么哭,重新修炼去!”话音刚落,大蛇便伸展开身子,飞快的从田埂上梭走了。

    “跟你们讲这件事,是因为我经历了刚刚那一幕,突然想起了我哥哥,有些难过,不想憋在心里。”我看见岑老师的眼里有了泪花,为了不让泪流下来,他抬头望向天空使劲的将泪憋回去。

    “那后来呢?”

    “后来,我爸爸将我和我哥哥的尸体带回了家,我亲手埋葬了我的哥哥。简单的办完葬礼后,我爸爸将我叫到跟前说我们家不能再留我,我问他为什么?他却紧皱眉头,纠结着到底要不要跟我说。”

    岑老师停下脚步,拿出烟盒,点了根烟,随意的吐了一口烟圈,看着它袅袅上升,又消失在空气中。又迈开了步子。

    “纠结半晌,他还是跟我说了,大意是这样的:那条大蛇已经修炼成精了,只差最后一步就可以位列仙班。之所以出现在田埂上不走,就是为了讨风阵,也就是等一个人说‘好大一条龙,送龙下海’之类的话,如果第一个喊话的人说了‘蛇’这种字眼,那么它之前的修炼就白费了。它之所以在那里哭泣却不动,则是为了等人说一句‘重新修炼’,我爸爸就是那个人,他之所以懂那么多,也是奶

    分卷阅读12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