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1

作品:《殡仪馆里的男人

    殡仪馆里的男人 作者:雍碌

    分卷阅读11

    被她勾去了魂儿。

    “瘦鸡儿,看什么呢?”上完厕所的肥膘朝面包车走来。见我没有回应他,他便过来拍我的肩膀,“想什么呢?”

    被他大力一拍我才回过神来,再往山上一看,却没了那女子的身影。我心里有些责怪肥膘,说话的语气也不好起来,“拍什么拍!我就不能发会儿呆?!”

    肥膘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并没有再接话,而我望着远处,独自沉浸在一种感伤里。

    五点整,岑老师准时出现在殡仪馆里。“瘦鸡儿,肥膘,走吧。”我看岑老师手里提着一条烟,还有肉,大概两斤的样子,便问他:“送给龙阿婆的吗?”他点了点头,我则不好意思起来,“不好意思啊,让您破费了。回来后钱我会还您的。”

    可能是觉得气氛怪异吧,岑老师看了眼我和肥膘,道:“我对阿婆的一点儿心意,不用你掏钱。”

    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便道:“那好吧。”

    肥膘拉开后面的车门,对岑老师做了个请的手势,“岑老师上车吧。”

    岑老师抬脚上了车,肥膘再拉上车门,出发了。

    肥膘发动了车子,缓缓地开出了殡仪馆。

    一路上岑老师只闭目养神,一句话也没说。而我呢,坐在副驾上,回忆着那红衣女子的清丽容颜,恨不能与她见上一面。肥膘见我一脸陶醉的样子,也没忍心打扰我,只专心的把着方向盘,眉头紧锁,若有所思。

    大概行了有两个多小时的样子,肥膘突然停下了车,“岑老师,到宜中县了。”

    岑老师睁开眼,摇下车窗,看了看外面。只见公路边的杂草中竖了一个木牌,上面三个大字:宜中县。此时,天还不是很亮,只隐隐露出了一点白色。大约一分钟后,岑老师开口了,“去白家坪吧。”

    肥膘挠了挠后脑勺,一脸的不好意思,“岑老师,到了这儿我就不知道路了。这样吧,您和瘦鸡儿换个位置,好给我指路,您看怎么样?”

    岑老师点了点头,便打开车门下了车。站在副驾的车门处等我下去,即便我是万般的不情愿,也不得不换,谁让这整件事都是为了我而做?

    待我们坐好系上了安全带,肥膘就重新发动了车子。

    坐在这里我有些紧张,一想到木板的后面曾经躺着那五六个男学生的尸体,我的精神就高度集中。我只好努力的闭上眼,再去回想那清丽的容颜,这样或许就不会害怕了吧。

    岑老师好像在说些什么,我听不真切,应该是在给肥膘指路吧。我现在也没有心思去看他们俩,因为我一直都在回忆中。

    我努力的在回想那红衣女子的倾世容颜,可无论怎么想都记不起来,只依稀记得那血红的衣裳,那悲伤的背影。这使得我心浮气躁,脑中如一团乱麻。

    慢慢地,我感到我的身体漂浮起来了,浮在面包车的上方。这应该是灵魂出窍了吧?我看到肥膘和岑老师正着急的找我。

    我冷眼看着他们,勾了勾嘴角,像一个幽灵一样,朝着与他们相反的地方飘去。

    我急切的往殡仪馆的方向飘去,风在我耳边呼啸而过。刮的我的脸生疼生疼的,原来灵魂也是有感觉的。

    不久,我就飘到了殡仪馆上方。我暗叹原来飘行的速度这么快。就在我准备离去的时候,黄管从主楼里出来了,叼着一根烟,还是那张面瘫脸。

    我打算戏弄戏弄他,我飘到他身边,在他耳边吹了口气,他除了打了个冷颤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我又捏了捏他的脸,他的面瘫脸还是没有什么变化。算了,戏弄他不好玩儿。

    我抬眼望了望不远处那座小山,为自己打了打气,便朝那座山上飘去。

    飘到了先前红衣女子所站立的位置,视线内却没有她的身影。我在那一小片飘来飘去,望眼欲穿。

    我想呼喊她的名字,却不知她叫什么。正当我急火攻心时,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出现在我眼前。

    “公子在找我吗?”她朱唇轻启,吐出温柔妩媚的声音。

    “姑娘... ”,看到她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公子,你看那里...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竟是一座坟!

    ☆、第十四章 惊现“真龙”

    “醒醒,醒醒,瘦鸡儿,别睡了。”

    肥膘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着,我不是在山上么?怎么姑娘变成了肥膘?

    人中一疼,我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眼前两张放大的脸提示着我,原来我还在车里,刚刚的一切都只是在做梦。

    “你总算醒了,我们还以为你中邪了呢。”肥膘似乎是松了口气。我转眼看看岑老师,本来想将梦里的事儿告诉他,请他帮忙解梦,但看见他有些担忧的样子,便算了。

    “我没事儿,到了吗?”我有些失落,也有些庆幸,失落的是那只是个梦境,庆幸的是我没死。

    “没呢,把车子停在这家农户门口,男主人是岑老师认识的人。我们还得走山路,岑老师说,大概还得走一个多小时。”肥膘伸出了手,就要拉我起来。

    我有些郁闷,又有些无力。但是我除了伸出手之外,什么都不能做。

    肥膘将我拉起来后,又把我扶下了车。“还能走吧?要不要我扶你一段路?”看到他对我这么关心,我又暗自庆幸我还活着。

    我摆摆手说不用,就自己跟在他们后面上路了。

    我们三人,岑老师在最前面,肥膘提着烟和肉在中间,我在最后。岑老师的话本来就不多,肥膘在思考着什么,而我,根本不想说话。所以这一路都是静悄悄的,只有走路时的脚步声。

    这山路不太好走,但也算不上崎岖,只要小心些也不至于会磕磕绊绊。由于我精神不太好,昨天又运动过度,所以我捡了根木棒当做拐杖,杵着走路。

    周围一直都有树,而且是那种遮天大树。还有杂草,有半人高。时不时经过被开垦过的土地,上面还有稀疏的一些农作物。附近的植物的叶子上还有一层冰晶,但已经有融化的趋势了。抬头看,天已经亮了,太阳也出来了。

    岑老师好像累了,便说停下来歇一歇。我看他额头上有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便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抽出一张递给他,再递一张给肥膘。我也抽出一张准备给自己擦汗,却听肥膘说要是有水就好了。

    此话一落,我耳边好似有了溪水的潺潺声,这是幻觉?

    “好像有水!” “有水!” 我和肥膘同时叫出了声!不止我一个人听到,看来不是幻觉。

    “我也听到了,我们去找找,找到了好洗把脸。”岑老师立马迈开步子,寻找水源去了。我扔掉“拐杖”,和肥膘跟在他后面。

    大概向前走了二三十步的样子,水声越来越大,越来越

    分卷阅读11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