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6

作品:《殡仪馆里的男人

    殡仪馆里的男人 作者:雍碌

    分卷阅读6

    山下有个小杨村,村里的人都是一贫如洗,穷的连锅都揭不开。村里的人就陆陆续续的就搬走了,可是有一些老人舍不得那片土地,愿意死守在那里,所以后来村子里就只剩下老人了。”

    “小杨村?跟我一个姓耶!你继续说继续说!”听到“小杨村”我激动了一把,没忍住打断了肥膘。

    “就在老人们以为这片村子就要废了的时候,转机出现了。村里来了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声称要出钱在山上建一座庙。于是么,村里的老人就召集了那些离村的人,只为了做一件事情。干什么?就是修庙。”

    我再一次忍不住打断了肥膘,“修庙很赚么?那些离村的人就甘心这么回来?”

    “那个中年男人出了一笔巨款,数目不详。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仅仅几个月的时间,锦屏庙就建好了。既然建好了,中年男人便说我得离开了,离开前我没有太多的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你们村得跟着庙同名,从今以后你们村就叫锦屏村。庙在,村在;庙亡,村亡。村里的人为了那笔钱就这么答应下来了。”

    肥膘喝了口水,便接着说:“因为锦屏村修了座大庙,周围的小村庄来上香的人就多了。但真正使锦屏村繁荣起来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我按捺不住好奇心,追问了下去。

    “十年后的某一天。那日是个大晴天,可就是这么个大晴天。没有预兆的突然就狂风大作,阴云密布,天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接着,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雨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天更加灰暗了... ”

    “这日来上庙的人都在里面躲雨,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在庙前观雨,雨水顺着屋檐滑了下来,打湿了柱头,柱头变得水淋淋的,就在此时,他们见证了神迹!你猜猜,他们看到了什么?”

    “死肥膘,又卖关子,快说?”我着急了,这人也太他妈会吊胃口了!

    “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口旁有须冉,颌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鳞,能腾云行水,护佑一方。”

    “难道是...龙?!”

    这太不可思议了!

    “对!柱头上刻的龙顺着水慢慢动了起来,那些人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尖叫起来!而那龙就趁势极快的飞进了一片雾蒙蒙里,不见踪影。因此此山得名为龙山,锦屏村也从此繁荣起来”,“可是这个故事、这座山、这个村、这座庙到了现在鲜少有人知道。”

    “这个等下说,你先说说,为什么会有龙从那庙飞出来?”我更感兴趣这个!

    “这个嘛,到家了再讲给你听。”

    ☆、第七章 飞龙传说 (下)

    肥膘一路吊着我的胃口,急得我直冒汗。没办法,我瘦鸡儿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就是好奇心特别旺盛。

    到了家,肥膘连鞋都还没来得及换,就被我拉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看你猴急的,要是我是个女的,我肯定会觉得你想做什么坏事呢!”肥膘眨巴眨巴他的黑亮水眸,做了个娇羞的表情。

    当时我就在想,如果肥膘是个女的,我应该会爱上他的吧,可是如果永远都是如果,不容我想太多。

    “你他妈想太多,你要是个女的,老子马上把你就地正法了!可惜你不是女的!”说完我还抬了抬肥膘的下巴,一副□□他的怂样儿。

    “快给鸡爷讲,不然...嘿嘿,办了你丫的!”

    “啥?!鸡爷?!我看你他妈的是鸭吧,笑死老子了,哈哈... ”

    “懒得跟你讲,快说!”

    我太猴急了,根本没注意到肥膘眼里一闪而逝的失落。

    肥膘顿了顿,便说:“这个嘛,龙不是从庙里飞出来... ”。

    我正奇怪肥膘怎么不说了,就看到他正往桌子上瞟,目光在茶叶和杯子之间飘忽不定...

    妈的,这是示意老子泡茶呢!

    “等着!老子烧水去!”水壶放在炉子上了,我才回到房间,“妈的,快讲!”

    “上回书说到,那个中年男人出了一笔巨款,所以嘛...这庙建的极其奢华,木料是最好的,工匠也是花了大价钱请来的,而那柱子上刻的全都是龙,刻的那叫一个活灵活现的。十年后,飞走的那条龙就是从其中一根柱子上飞走的。据事后猜测,那日的狂风暴雨定是为了神龙的离去做准备,而那龙一定是香火供的足,所以活了过来。”

    “那其他柱子上的龙怎么没活过来?”我有些不解,奇怪的紧。

    “且听我慢慢道来。”肥膘又在故弄玄虚了,卧槽!

    “自从那条龙飞走的事迹传开来之后,去锦屏庙上香的人越来越多,但他们都不是诚心上香,都是去拜那些柱子的。有人胆大,拿刀把柱子上的漆皮削下来,认为这样就是把龙请回了家。这种事嘛,有一就有二,你懂的。后来,这些柱子上的龙就面目全非了。”

    “然后呢?讲故事能一次性讲完吗!”

    肥膘并不理会我的咆哮,自顾自的讲了起来:“直到有一天,庙里的住持起夜发现那些柱子变得光洁无暇,再也没了龙的身影。”

    “那这些事怎么没人知道?”

    “第二天,住持就死了,接着,所有动过柱子的人都死了,还有,锦屏村的人也死光了,据说,这都是神龙的怒火而致!还记得吗中年男人临走的话吗?庙在,村在;庙亡,村亡。”

    “庙不是还在那山上么?!怎么会?!”

    “现在的锦屏村,里面的人都是新迁进去的,庙里也重整过,焕然一新,再也找不到当年的影子了。你想想,从真正意义上来说,那座庙自从柱子上的龙毁了后,也就算是毁了。”

    “好像有点儿道理。”

    “那当然!你肯定还想问那中年男人是什么人对吧?不好意思,至今还是个谜。不过,我觉得这人的来头应该很大,说不定就是哪路神仙。”

    “嘿嘿,怎么样?我这说书能力?”我还没回过神来,肥膘就讲完了。

    “诶,别愣着,水开了,泡茶去。”肥膘理所当然的开始指使我做事,我竟也愣愣的听话了...

    “哦。”

    泡了两杯茶,我回到肥膘身边坐下。

    “诶,这故事就这么完了?我还没回味过来呢。”

    “不然还怎么着?我说,这瘦鸡儿泡的茶就是好喝哈。”

    “别贫,咱们明天去哪儿玩?”

    “你有没有特别想做的?”

    “大概...应该...也许...没有。”

    “ ...这样吧,你跟我去我朋友家玩儿吧?明天他过生日。”

    “不好吧,我不认识。”别人过生日,我一陌生人去算啥事儿啊。

    分卷阅读6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