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5

作品:《殡仪馆里的男人

    殡仪馆里的男人 作者:雍碌

    分卷阅读5

    汩汩地淌着血,一时之间,屋子里血流成河,鲜红的血晃得我睁不开眼睛,我用手堪堪挡住了一些视线...

    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他们动了!他们起身朝我走了过来,笑的放荡,笑的狰狞...

    我没有动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动作,只是僵硬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瞪大眼睛!

    他们挨近我了!我身上的白色短袖已经被染成了血色!他们伸出带着尖尖指甲的手,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我不停的挣扎不停的挣扎,却逃不脱...他们的表情越来越狰狞,带着一种爽快之意。

    死神的脚步向我逼近...

    死亡的恐惧让我绝望的闭上了眼,难道我他妈这辈子就这么完了?!

    “瘦鸡儿!醒醒!醒醒!”肥膘不停的拍打着我的脸,死人也得被拍醒了!

    睁开眼看到肥膘我仿佛看到了救星!我一把抱住肥膘的脖子,“操!老子做恶梦了!”

    “难怪一直在床上挣扎,别怕,我在呢。”肥膘的话让我稍稍安下心来。

    “你知道我梦见什么了吗?!好可怕,真的!”我一脸的惴惴不安,肥膘的脸突然就变了。

    “梦见了什么?小晏,我在的,不用怕了。”肥膘拍了拍我的背,将我抱在怀里。由于我太害怕竟忽略了这个姿势和这句“小晏”。

    “我跟你讲啊,我梦到几个男学生,在殡仪馆的休息室里打牌,我觉得奇怪,就过去问他们,没想到他们就变身了!”

    “吓成这样,变成什么了?现在还有点儿发抖。”

    “变成了那几具男尸,那模样真他娘的吓死人,他们正掐着我的脖子呢。就在我以为我要死了的时候你就叫醒我了。”说完我还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脯。

    “梦而已,不怕,继续睡,你啊,就是想太多。”肥膘的声音愈加温柔,搞得我瞌睡又来了...

    接着肥膘上了床,抱住我,唱起了摇篮曲,轻轻地晃了起来,“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

    在肥膘的歌声中,我迷迷糊糊地又一次睡着了...

    “醒醒,瘦鸡儿,今天有事儿做。”清晨六点,肥膘的温柔嗓音传入我耳中。

    “什么事儿啊?”我打了个哈欠,却没有动作。

    “你把那无名女尸忘了?今儿个我们得去挖个坑把她埋了。”

    “喔,这样。”

    收拾妥当后,我吃完肥膘买来的早饭,载着他到了殡仪馆。

    叫上了岑老师,拿上了锄头、铁锹等工具,便驱车上了那座选定的山。

    岑老师观察了几分钟,选了一个参天大树下的位置,说这是个好地方。我们便在树下埋头苦干起来。

    不一会儿,一个近似于长方形的坑便挖好了。

    我们将女尸抬进坑里,给她摆了一个双手交叉于小腹前的姿势,便锉起土来,掩埋那个大坑。

    花了将近两小时的时间,这座坟便完成了。只见墓碑上刻着:无名氏之墓。

    岑老师在一边继续观察周边的环境,我和肥膘则给这可怜的女人上了三炷香,烧了些纸钱给她,“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给你上完七天香的,愿你来世安好。”我边烧纸钱边说。

    其实这烧纸钱有个说法,在农村,大家管烧纸钱叫“寄钱”,只不过这钱是寄往天地银行的,要怎么才能让那个死去的人收到呢?你烧的时候,一边叫他(她)的名字一边跟他(她)说话,他(她)就能领到这钱了。由于我们不知道她的名字,便叫她妹子。

    比起我简短的话肥膘就啰嗦多了,“妹子啊,我们也是对不住你,一口棺材都没给你弄。只是我们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钱,这葬礼就只能这么简陋了,你在那边一定要好好的,不要再被欺负啦,我们以后只要有空就会‘寄钱’给你的。来,敬你三杯酒。”说完肥膘就从口袋里拿出事先准备的白酒,倒了三杯洒在坟前。

    肥膘刚敬完酒,岑老师便走了过来,对着这座新坟说:“去了那边安分些,做只好鬼,下辈子才能有个好归宿。”

    做完这一切,我们三个便收拾工具开车下山了。

    上车之前,我最后看了一眼那座坟,它是那么挺拔的屹立在那个地方,它的主人一定是一个坚强不屈的好女人。

    一路走好啊,妹子。

    ☆、第六章 飞龙传说 (上)

    从山上下来,回到了殡仪馆。

    “肥膘、杨晏,这几天没什么事儿的话,你们就放几天假吧。”黄管从后面叫住我们,说了这句让我惊喜万分的话!

    “黄管,叫他瘦鸡儿就行了,这家伙的名儿可真难听。”肥膘这丫的又开始诋毁我!

    “肥膘,你的名儿很好听?徐浩,耗子?难听死了。”

    “你们两个真是绝配,一个肥膘、一个瘦鸡儿... ”岑老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认同建国的观点。”黄管一副正经的样子说出这种话,太惊悚了!

    “ ... ”

    “两个男人配什么配,肥膘要是个小姑娘我还能考虑考虑。”,我色眯眯的看着肥膘,而肥膘打了个冷颤...

    “ ... ”

    “ ... ”

    “ ... ”

    他们三个集体无语了...难道这句话很冷场?

    “黄管、岑老师,那什么...让你们俩见笑了,我们先回家了。”肥膘挠挠后脑勺,腼腆的笑了笑。黄管和岑老师则笑了笑,一副了然的样子。什么状况?

    出了殡仪馆,我和肥膘直往家奔。

    “肥膘,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刚刚... ”,我还没说完肥膘就打断了我的话,“没什么,你还不允许我们笑了?”

    “哦 ...好吧,那这几天咱们怎么玩儿啊?”

    肥膘打着哈欠,道:“睡觉。”

    “你丫的能不能有点儿意思,咱们明天去庙里上香怎么样?”

    “你觉得去上香很有意思?”肥膘鄙视的看了我一眼,接着说:“去哪座庙?”

    “你他妈懂个什么?!”我戳了戳肥膘的头,肥膘也没什么反应,只是一个劲儿地打着哈欠。

    我见肥膘不理我,便接着说:“最近发生的事儿太多,我想去上个香。那天我们去建设县的时候经过了一座山,我看那山上有座庙,离这儿挺近,咱们就去那儿吧。”

    “喔,那座山叫龙山,山上的庙叫锦屏庙,有些年头了。”肥膘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我知道,肯定又有故事听了。

    “一定有故事!快讲!”我兴奋的对肥膘吼了一句。

    “这个嘛...你想知道锦屏庙灵不灵吗?”

    “想知道‘龙山’之名是怎么得来的吗?”

    我猛地点点头,示意肥膘说下去。

    “相传,很多年前

    分卷阅读5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