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陈大先生又明白了

作品:《我真不想当圣师

    烟楼!
    陈庆丰端坐于晋王下方,手中羽扇轻轻摇动,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目光温和的看着众人。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陈庆丰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尖,想着怎么躲避过赵无极和秦王,不想去招惹那一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但最后想了想,成功的希望非常渺茫。
    晋王端坐于主位上,此时一位乌黑长发肆意洒脱散落的身影,已经站在众人中央的位置上。
    乌先生衣袖袖口挽起,露出了小半截的手臂,率先开口讲道:“鱼跃龙门化为龙身,这是一件千难万难的事情,历代来龙门开启,不知道多少次才会有一次成功。”
    “本来这一次龙门开启,还如以往一样水族失败而归,可不曾想竟然有一条黑鲤,成功跃过龙门化为龙身。”
    “安江乃是一条大江,绵延不下于万里,但最为值得注意的是安江分支,钱,康,渝三水环绕神都。”
    “此妖自称安江龙王,建立安江龙宫,麾下聚集万千水族,已经成了气候。”
    “这安江龙王距离神都近在咫尺,这对大乾而言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威胁。”
    乌先生目光看向秦王,语气平淡的继续讲道:“我家殿下有意趁着这安江龙宫新建,正是根基不稳之时,一举出兵捣毁此安江龙宫。”
    秦王果决的摇了摇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安江一事是否出兵,要陛下决断,此非臣子能决。”
    秦王目光平静,看着晋王继续讲道:
    “安江龙王化为龙身,已经具备真龙血脉,这已经是一位妖神,非是寻常武道法相可比,已经具备堪比武道法相第二境战力。”
    “麾下不缺大妖和妖丹强者,再有万千精怪景从,想要拔除安江龙宫困难重重,尤其是一击不中,安江龙王退到东海,其身为螭龙之身,自有水族来投,未来卷土重来,袭击大乾东部沿岸,将会是无人可挡。”
    秦王说完后,就闭口不言,不在发表任何言语,不论是晋王和乌先生诉说什么。
    陈庆丰看着这一幕,看着一场讨论,重点皆在安江龙王之上。
    十年磨砺无人晓,一朝闻名天下知。
    每一位妖神,都是要慎重对待的对象,尤其是这种麾下强者众多的妖神,处理不好就是天大祸事。
    陈庆丰静静倾听,对于妖神的定位,也终于有了一个清晰概念。
    也知道上一次背锅,有着一位妖神时时刻刻的惦记着自己,这是一件多大的祸事,看看这安江龙王就知道。
    没有跃龙门成功前,不说要姬长空慎重对待了,就是秦王和晋王想要杀之,就像是杀一条狗一样。
    二者都能够组织起来,至少有五人的大宗师队伍,其中还要有一位地榜前十的强者坐镇。
    但当跃龙门成功后,安江龙王的境界只是初入武道法相,可身怀仙神血脉,让战力飙升至武道法相第二境,再有麾下大妖相助,已经不是秦王和晋王能够对付的了。
    这是需要集大乾的力量,才有着覆灭的能力,但可惜大乾强则强已,体量大的坏处也明显,就是敌人不止一个,根本无法完全聚集力量。
    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想法,自己三徒儿已经是一位妖神,而让自己困守神都的那位敌人,却也是一位妖神。
    三徒儿刚刚突破,但那一位二十年前的伤势,相信也没有彻底的恢复,不然也不会这么老老实实。
    要是一位真正的巅峰妖神,尤其是以飞行见长,早就冲击一次神都,打不打的过再谈,先莽一波绝对不错。
    二者实力相差无几,再有环境的地利,埋伏下一些大妖,这妖神金鹏必死无疑。
    陈庆丰脑海中浮现出种种想法,这一项计划,迅速开始成型,一环扣一环,其中埋伏一事,有着二徒儿的半神兵。
    卫侯手中半神兵,详细底细早就被黑透漏给陈庆丰了,这是一件辅助的半神兵,能够模拟气息,搞偷袭做埋伏正是专长。
    引诱妖神金鹏前来,也可以用自己手中的玄冥重水旗为诱饵,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大致计划已经成型,余下就是用【略懂】摸清楚妖神金鹏底细,加上【锦囊妙计】配合让计划完美无缺。
    一系列的想法,在最后突然戛然而止。
    陈庆丰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这想法太危险了?
    记得自己是一个好人,怎么要干这一些谋财害命的事情了,甚至是抱着两败俱伤的想法,不论是二者谁死了,自己都是大赚特赚。
    心中叹息一口气,这几位徒弟在潜意识中,都是不安定的因素,未来一个不好,人设崩了,全部都是索命的无常鬼。
    自己。
    有着不小的变化。
    非是人格上面的变化,而是思维活跃度,还有怎么计划性的坑人害人,这都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这一张诸葛亮人物卡,竟然还有着隐藏+智慧的效果。
    有此想法后,陈庆丰心中一动,刚刚觉得那想法太危险,是因为不觉得自己一个普通人,就能够算计到一位妖神,这点逼数陈庆还是有的。
    可现在要是有诸葛亮人物卡加持,计划的成功性就有了。
    瞭望着远方天边,外面已经是夕阳西下,看着面前赖三请自己前往厢房休息,陈庆丰微微摇头拒绝了,这里是一处是非地,陈庆丰不打算停留。
    来到春风苑外面,踩踏在板凳上,掀开帘幕刚刚走入马车。
    陈庆丰就是一愣,自己这一辆马车上,秦王已经端坐于里面,看见陈庆丰伸手抱拳微微躬身一拜:“陈先生!”
    陈庆丰本能就要下车,但余光已经看见,此时马夫已经一甩马鞭,马车已经动了起来,已经没有下车的机会了。
    端坐在马车中,陈庆丰看着秦王开口问道:“殿下这是何意?”
    秦王再一次下拜,头死死的低下开口讲道:“以先生智慧,早已在见面时,就已经洞悉一切。”
    “小王为了此事愿意付出代价。”
    “还请先生成全小王。”
    得,自己这是又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