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继续前行

作品:《万象天劫

    古震冷冷地看了一眼“逢赌必输”,回头对云墨痕道:“我们走!”
    对于火灵族的玄者来说,陶焕明已经是他们所能接触到最强玄者,但今天,火灵族一下来了数名高手,各个修为都在陶焕明之上,实在是太过震撼,而这些人似乎都是为了新任火神而来。
    古震一声令下,仅存的几名玄者与云墨痕,身形一闪,跟着古震消失在火灵族众人眼前。
    声音渐行渐远,只留下不断回荡在空间内的回音。
    “我知道,猎神组织向来不管私人仇怨,今天这笔账云霄殿记下了,我倒要看看你们能保他多久!”
    看到云霄殿的敌人全部撤走,火灵族众人,一阵欢呼,此时,火灵族玄者也已经死伤过半,但还能保住性命,所有人紧绷的心情瞬间松懈下来。
    甚至有些人嚎嚎大哭起来,是为了逝去的亲人,朋友,还是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便不得而知了。
    望着逐渐消失的身影,“逢赌必输”啐了一口,道:“老家伙,跑的真快。”
    “你小子,这次可是把云霄殿给惹怒了,他们必定不会善罢甘休,要不你跟我走吧!有我在,他们觉不敢对你动手!”
    “逢赌必输”上下打量着牧天一,露出一丝惊讶,上次见,牧天一还是真灵境,如今竟已达到皇灵境中期,这修炼速度已经快到吓人了!
    “谢谢师父的好意,不过我若是一直躲在别人身后,那心性必定会受到影响。他们想来,就让他们来好了,我牧天一岂会怕了他们!”
    牧天一双眼一凝,目光深邃坚定,他一直都知道,他要走的路绝不会是平坦大道。
    “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老实跟我走,那好吧!以后路上小心,云霄殿势力通玄,各处都有他们的玄者,千万要小心。”
    “逢赌必输”并不意外,反而若牧天一答应与他同行,他才会奇怪。
    “师父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遇到危险的?”牧天一好奇道。
    “逢赌必输”则指了指吕青,道:“他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知道我的落脚点,告诉我你会遇到危险,让我来救你,果然,如果我晚来一会儿,你怕是就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这时牧天一惊讶的看向吕青,这个吕青,亦正亦邪,有时帮他,有时又害他,真不知道,他究竟为了什么?
    一直未曾开口的吕青,淡淡道:“想知道什么,你可以来死亡谷,只要你进的来!”
    话音刚落,吕青的身影如烟雾一般,消散在牧天一眼前,与来时一样虚无缥缈。
    “逢赌必输”嘱咐了牧天一几句,也并未停留,似是有重要的事情,朝着来时的路急奔而去。
    火灵族如今已是一片狼藉,但好在初代火神留下的护法大阵还能使用,为了避免被云霄殿再次找上门来,火灵族驻地,再次沉入地下,不过火灵族众人却并未在回到地下生活。
    听了牧天一的建议,火灵族众人决定前往荒石镇,去找陶昊,那里同样有禁制保护,又不易被发现,倒是迁族的好地方。
    修言负责将他们带往荒石镇,而牧天一和虚无神则决定前往古战场。
    并与修言相约,在西陵大陆飘香酒楼汇合,毕竟很快就到与海魅约定的日子了。
    如今,牧天一已经成为,所有火灵族玄者心中,认可的火神大人,自然火神敕令只能交给火神大人亲自保管。
    同时火神炼天炉,再次回到他手中,按照陶焕明的说法,火神炼天炉,乃是初代火神所用之物,理应交给新任火神。
    牧天一无奈一笑,但能得到火灵族众人的认同,他也十分开心。
    整理好一切,牧天一与虚无神再次启程,前往古战场,趁着云霄殿撤走的这段时间,火灵族众人也安全转移到了荒石镇,一切似乎又都平静下来。
    在去往古战场的路上,牧天一再次来到凤鸣镇,让他震惊的是,凤鸣镇已经变成了一座死镇,里面空无一人,有的只是遍地的死尸。
    环视四周,一片凄凉,镇长宅邸,也已经荒废,从时间上看,恐怕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也许就在牧天一走后,这里便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牧天一震惊道。
    推开镇长宅邸的大门,里面空无一人,奇怪的是,连尸体也未见到一具,失踪了?
    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退出镇长宅邸,牧天一再次检查那些死亡的尸体,眉头越皱越深,这种攻击手段,与他在深山中遇到的古战场战士相差无几,而且还有一丝丝魔气渗出体外。
    “看来镇长一家是凶多吉少了!莫非是那些人的报复?”
    虚无神有些奇怪,古战场那些与魔族合作的家伙,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袭击普通村镇了吗?
    为了防止这些死尸魔化,牧天一只能将这些尸体全部烧毁。
    古战场的入口在三方交界,那里势力错综复杂,连万古皇室也无法掌控那里,是属于三不管地带。
    一路走来,牧天一反复琢磨着凤鸣镇发生的事情,总觉得哪里不对,从时间上看,他前脚刚走,后脚敌人便到了,还将全镇的人杀光。
    与那天追杀他的那伙人,是否有什么联系,牧天一不得而知。
    正在他脑海思虑万千之时,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呼救声。
    放眼望去,似乎是一个商队遇到了劫匪,这里到处是深山密林,难免会遇到危险。
    既然碰上了,那就顺便清理一下好了!
    牧天一身形一闪,瞬间来到商队附近,但他并未立刻现身,而是隐匿在一旁,仔细聆听着双方的对话。
    “在下东方大陆,风行商队的李南风,这附近各大势力,我们都已经交过了保护费,为何还要拦着我们?”领头的一名中年壮汉说道,方方正正的脸上,写满了愤怒。
    一个小商队想要存活,着实不易,除了要缴纳的数量庞大的保护费,还时常要被这些小的劫匪势力骚扰。“嘿嘿!那些油水都让大势力拿走了,我们可是一点都没分到,怎么你们风行商队,不给我们交保护费,是瞧不起我们三阳山吗?”
    站在山头上,一名尖嘴猴腮,留着山羊胡的中年人露出一脸猥琐笑容说道,眼神还时不时瞥向商队之中的女眷。
    “你们想要多少?”李南风沉声道。
    双拳紧握,暗道,这一次怕是又赚不到什么钱了,心中不由悲叹,这个世界,弱肉强食,他们这样的小商队,实现难以生存。
    发现了对方的目光不善,李南风不动声色,身形朝着旁边挪了几步,将身旁那抹倩影护在身后。
    这女子虽然看起来柔弱,但眼神之中透着倔强,看来也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子。
    仔细看去,这女子不过双十年华,生的虽不是艳丽无双,但也有着与众不同的气质与韵味,不过,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看,最多不过真灵境中期玄者。
    如此修为,就出来跑商队,确实不容易。
    在女子身后,还跟着两个侍女模样的女子,皆是模样清秀,清纯可人,修为却只有灵者境后期。
    猥琐山羊胡男人,眼珠一转,笑道:“要钱,就你们这商队,怕是也没什么钱,既然这样,你们把所有女人留下,就可以走了!”
    “不可能!这是我亲妹妹!你们要打尽管来,想要我妹妹,妄想!”李南风一脸愤怒,大吼道。
    身后的女子也是浑身一震,双拳握紧,眼中似有水雾流转。
    李家逐渐没落,风行车队的人手,已经极为短缺,无奈之下,连李芊芊这样的修为,也只能随车前行,却没想第一次走车,便遇到这样的事情。
    即便如此,整个车队也不过二十人左右。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看得起你才给你离开的机会,既然你们不识好歹,那就去死!女人照样归我们!货我们也要了!”
    嗖!嗖!嗖!
    山羊胡男人纵身一跃,带着二三十名劫匪,跳下山头,将李南风等人团团围住。
    这山羊胡男人虽然长的不怎么样,但一身修为却已经达到皇灵境初期。
    其他劫匪也是真灵境修为,与风行商队相比,不知道强了多少,李南风虽然修为不低,但也不过皇灵境初期,何况常年经商的人,又怎么能与刀口舔血的人相比。
    此刻,风行商队陷入了一片惊恐之中,无论实力还是人数,都比风行商队强了许多,还未开战,便已经输了气势。
    不少玄者甚至连刀剑都扔了,只求那些劫匪饶他们一名,都是出来混的,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你们!就不能有些骨气吗?只要我们齐心,他们想杀我们也没那么容易!”
    李芊芊看着已经毫无斗志,连刀剑都扔掉的护卫,气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大小姐!我们就算完成这次交易,也得不了多少钱,再为这点钱赔上性命,值吗?”其中一名玄者愤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