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婚后番外:穿着拉珠丁字裤出门野炊+

作品:《就是喜欢被他干_御书屋

    就是喜欢被他干_御书屋 作者:陆绕

    宝宝渐渐学会了走路,而且刚学会走路的时候一天要走很多遍。

    陆绕看宝宝喜欢走路,所以就商量着一家三口出去野炊。

    让宝宝接近大自然,走在绿地上面。

    靳南屿没有什么意见,这个周末就打算带他们去郊外那里野炊。

    陆绕早早就做了今天野炊吃的东西,他们两个吃的跟宝宝吃的寿司,还有一些小吃之类的,带了一些保温水跟牛奶果汁。

    靳南屿给宝宝穿上了新的衣服,他喜欢给自己的女儿买小裙子,所以疯狂的买小裙子给他女儿穿,宝宝单独有个房间,一整个衣柜都是新的衣服,到现在都没有穿完,一天一件都穿不完,穿的速度永远赶不上靳南屿买的速度,看到好的就给她买,还有爷爷奶奶外婆那边也特别宠。

    可能是因为隔代宠的原因,家里也是不缺钱的,给孩子买的东西各种各样。衣服这个一整个衣柜都穿不完,陆绕不是从小生活优越的,换句话说就是穷过来的,觉得这样有些浪费,毕竟孩子长得特别的快,没有多久就要换衣服了,买这么多穿不完就是铺张浪费了。

    靳南屿面对这样还振振有词的说,女儿和就是得要娇养,就是应该从小娇养到大,这样长大之后就不会随随便便被人骗了。

    陆绕也没办法了,阻止不了爸爸对女儿的宠。

    靳南屿给女儿换上小裙子之后,就让她在客厅里面看着小猪佩奇等着了。

    随后他去找到了陆绕,陆绕现在正在厨房里头忙碌呢,她做着饭菜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抱着她,她吓了一跳,刚想推开靳南屿来着,结果靳南屿啃着她的耳垂,跟她说:“老婆,今天穿上我给你买的那条内裤好不好?”

    陆绕听到他这话,把他的手给推开瞪了他说:“你是疯了吗?你给我买的那条内裤能穿吗?再说了,今天我们是要出门的,平时在家还好,出门了穿那个内裤很尴尬。”

    靳南屿上次给他买的那条内裤形状就很怪异,是丁字裤,但也不是丁字裤,因为丁字裤上面那条遮住逼缝的带子上面有一条珍珠,是拉珠内裤。

    她感觉自己要是穿上这条内裤肯定会被磨到阴蒂,所以一直不愿意穿。

    靳南屿现在哄着说没事穿上那条内裤给他看。

    陆绕向来都是很宠她,她说什么就什么的,哪怕一开始拒绝,后面听到他的话,软磨硬泡的也答应上楼去换了那条内裤下来。

    她穿着这条内裤也说不清楚是舒服还是不舒服的感觉,因为走路的时候一直在磨。

    里面的珠珠一直磨着她的阴蒂,她甚至已经感觉那个珠珠进去到里面呢,被她的小穴吃进去了。

    陆绕下来楼梯的这段时间被这个珍珠弄得下面流了水根本控制不住,因为被磨出水来了。

    靳南屿单手抱着宝宝,宝宝在他的怀里头睡着呢,看到陆绕下来,想知道他有没有穿上那条内裤,所以手伸到了她的下体,摸了一把摸到了珠珠。

    陆绕怪尴尬的把他的手给推开,把宝宝抱住在怀里,带着宝宝出去。

    今天虽然是周末,但是靳南屿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所以特地选了一个比较安静的这个私人住宅,这边的郊区有草丛绿化的也挺合适了。

    虽然不是那么的热闹,但是也有几对家庭在这边。

    宝宝遇到了别的小朋友特别开心的跟他们玩,陆绕走在路上觉得很奇怪,因为每走一步就会磨到底下的那个拉珠内裤,特别的敏感,她甚至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下体是哗啦啦的流水控制不住。她知道会这样,所以穿着长裙,现在没被看出来。

    她坐在铺好的那个垫子上面,靳南屿坏心的把她抱到自己的腿上坐着,故意捏着她的屁股问她:“水流的多不多?”

    陆绕听到这话特别气急败坏的锤了一下他的胸口,“你还说呢,这个东西磨得我下面好痒啊,走路的时候下面都痒得要死,只能够夹腿舒缓,下次再也不听你的了,我现在下面流了好多水,你说怎么?”

    靳南屿要的的确是这个效果,趁着现在没人的时候还故意的把手伸到了她的裙子里面。

    手伸进去裙子的时候把她吓了一跳,赶紧的看了一下左右有没有人,没有人这才淡定的下来,但是他的手还在里面坏心的玩弄,把那个猪猪推到了她的逼里面,让她的小穴吞着这个。

    他摸了一把的确都是水,手伸出来的时候湿漉漉的,他放到鼻尖闻了一下,这才拿纸巾把手擦干净。

    陆绕看他这么做,气得打了他一下。

    接下来的时间没有玩弄她,反倒是去跟宝宝玩了,宝宝玩到下午的时候困了就直接睡过去了。

    陆绕把宝宝带到车里头就准备离开,结果靳南屿喊她:“我硬了,现在开不了车,下面硬邦邦的,帮我释放出来?嗯?”

    陆绕听到这话打了他一下,看着他下体的确是肿胀了起来,“你认真的吗?你不会想车震吧,车里头有宝宝呢,车震肯定会吵醒宝宝,被宝宝看到了丢人死了。”

    靳南屿把她带下去说:“不车震,但是野交?”

    陆绕:“……”

    靳南屿把她贴到这个车的一旁,让她背对着自己,把手放到这个车上。她两只手贴在这个身上,身体也贴着这个车边。然后的人自然撩开了她的长裙,然后剥开她的内裤,让她把屁股撅起来就准备进去了。

    陆绕看了一下左右,那些家庭早就已经离开了,现在没有什么人这才放心了,要是在这里被看到就不好了。

    靳南屿把她的内裤拨开就看到她下体湿漉漉的,因为没有内裤的庇护,所以骚水就直接流到了草地上面。

    她现在下体湿漉漉的,刚好有水润滑,不需要前戏,陆绕但他要进来把屁股撅得很翘,靳南屿掰开了她的臀瓣,看到了她的小穴入口,直接扶着鸡巴插进去。

    插进去的时候,把她插的满满的。

    陆绕今天也是痒了一整天的,因为这个拉珠内裤的原因,所以小穴一直痒痒的。她也是渴望被插一整天了,所以现在插进来得到舒缓的时候她舒服的低声呻吟,怕太大声被听到了。

    靳南屿抓着她的屁股,大力的抽插,把她的裙子掀起来,没有直接脱下,穿着衣服就这样把她的屁股抓着来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刺激满足感,陆绕被插的也舒服。

    他插五下重三下轻的姿势,陆绕觉得自己被他插的魂都没有了,实在是太舒服了。

    下面的水流的更多,那条拉珠内裤在她大幅度插入的时候又跑回到了她的小穴里面。靳南屿这次没有把这条内裤给拉走,就顺着这条内裤一起插到她的小穴里面,两个东西撑着她小穴满满的。

    他的手还伸到她的前面去抓着她的阴蒂揉捏出水,水流的滴滴答答,草地沾满了她的淫水。

    陆绕的腿分的很开,就为了方便他插进来。

    现在这个空间特别的安静,安静的只能够听到两个人啪啪啪的肉体拍打声,特别的淫霏。

    陆绕大姨妈刚走,所以射进来也没事。靳南屿插着要喷出来的时候,直接射了进去。

    内射的滋味很爽,他感觉全身都舒爽了,陆绕被他的精液浇灌的鼓鼓的,这股烫人的液体,刺激的她一个哆嗦。

    她也泻了,达到了高潮,她满脸透着春色。

    他是拔出来了,陆绕底内的内裤还在,刚才一起抽插的原因,所以内裤陷得很进去。靳南屿蹲下身子,把她体内的这条丁字拉住内裤给扯了下来,扯了下来的时候刮着她的嫩肉,一股水儿流了下来。

    陆绕又被刺激到了。

    这条内裤已经这么的不堪,穿不上了。靳南屿把这条内裤脱了下来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上,拿纸巾给她清理之后就让她光着回去,穿着裙子,底下没有穿任何的内裤,湿漉漉的,陆绕觉得挺害羞了。

    ……

    陆绕跟靳南屿两个人的避孕措施纸做的很好,这期间也没有出事,宝宝到四岁的时候都没有怀孕。

    但是在今年,出事了,因为,两个人的幸事做的实在是太过于激烈了,把避孕套给戳破了,自然就怀孕了,两个人虽然没有打算要孩子的想法,但是怀孕了总不能打掉,就把孩子给生下来。

    陆绕因为有过一次怀孕的经验,所以第二次怀孕的时候自己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去医院检查的确是又怀孕了,气得她没有捶死靳南屿。

    第一次怀孕刚好是他出差回来的时候,两个人实在是太干柴烈火了,在沙发客厅里面就来了。

    他那根东西把避孕套戳破了。

    所以在来年春天又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

    用老人的话来说就是有儿有女,凑成了一个好字,一辈子也齐全了。

    ……

    ΗаìτаňɡSΗひщū(海棠書剭).てO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