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回青天武府

作品:《镇世武神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已经进入了寒冬时节。

    林荒行走在青天武府之中,入眼之处,尽是一片白雪素裹。

    寒风如刀。

    武者纵然不惧,却也刮得面颊生疼。

    林荒裹了裹漆黑的斗篷,少有的放松的欣赏着四周的景色。

    短短不过半个月的时间,他却像是经历了几年的时间。

    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够真实。

    从出青天武府。

    到神罗城。

    接着在神罗城的城脚下悟道。

    邪皇出世。

    战帝九幽。

    战北林未央。

    再到刹那刀出现,霸者无双出现,秦长生出现。

    接着到浩土废墟,到雪庐。

    见过了传说中的天机十二李白衣。

    如今……

    终于又回到了青天武府。

    时间虽短,林荒却感觉自己的心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再看武府中来来往往,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武府弟子,真感觉他们很年轻。

    可明明林荒比大多数人都要小。

    而当看见武府中有弟子,一剑挥出,摆出了上千个雪人,整整齐齐的时候,林荒不禁无奈的一笑。

    年少意气……

    似乎与他相隔十万八千里了啊。

    随后,林荒一跃到了某处大殿的顶端,躺了下来,任凭漫天大雪落在自己的身上,就那样静静的躺着,望着下方来来往往的武府弟子,神色静谧的睡着了。

    林荒在雪中躺了一天。

    一天之后,林荒起身,抖落了一身的雪花,向着青天武府的后山而去。

    不知为何。

    今日的林荒,相比昨日的林荒,锐气了不少。

    眼中原本泯灭的少年意气似乎又回来了……

    当再度出现在后山时,林荒首先看见的,依旧是李春风。

    纵然是寒风凛冽,大雪飞扬。李春风也依旧穿着单薄的衣衫,周身热气腾腾,一丝不苟的挥动着手中的木剑。

    李春风的剑法,依旧如同往日一般。

    看不出有什么精妙之处,林荒却感觉同样拙劣的剑法,却与之前想必,有了一丝说不清楚的变化。

    “大哥!”

    林荒还没有靠近,李春风便笑着叫了起来,立马放弃练剑,跑向了林荒,一看就是没认真修炼。

    望着依旧没有长个的李春风,林荒抬手按了按后者的脑袋,挑眉道:“挥一剑!”

    李春风点了点头,当即立马出剑……

    然后,李春风扭头,一脸忐忑与希冀的望着林荒。

    “这一剑,可斩仙人!”

    林荒笑道。

    李春风顿时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听着林荒的评价,而后脸上满是笑容,眼睛都眯得看不见了。

    “小黑炭,中午我要吃糖葫芦!你去给我买!”

    就在此时,湖泊旁的茅屋中响起了一道脆生生的声音。随后,门扉吱呀一声打开,走出了一个裹着厚厚的红棉袄的小女孩,梳着两个羊角辫,没有之前那种如凤凰一般的金贵,土了几分。

    却更显得有几分可爱了。

    “哇……林荒哥哥,你回来了!”

    小丫头下一刻便看见了林荒,张开双手的向着林荒跑来,然后一个噗通,就栽在了雪地中,脑袋都看不见了。

    噗噗噗……

    小丫头吐了两口雪,一瘸一拐的走到林荒身边,弯着腰抬着头,向上看着林荒,眼中的笑容灿若星辰。

    “怎么穿得土里吧唧的!小公主变成小山鸡了哟!”

    林荒黠笑道。

    小丫头顿时鼓起了嘴,飞起一脚就踹在了李春风身上,把李春风踹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你还不给我买糖葫芦去!”

    李春风挠头看着林荒,觉得很是尴尬。

    这他娘呢,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林荒笑了笑,一把将两人从雪中提了起来,像是拎着两只小鸡,“我买糖葫芦回来了!”

    砰!

    当林荒拎着唐小柒与李春风,刚要进屋时,已然结冰的湖泊之上,忽的响起了一声巨响。

    只见厚厚的冰面突然裂开了一个窟窿,不少冰块飞起,在冰面上滑行。

    然后,林荒就看见了一个贼大的脑袋。

    白小胖的头探出冰面,身处在严寒的湖泊中,周身却冒着热气的嘿嘿笑了起来,“林老大你回来了呀,稍等啊……我在湖底发现了一只大王八,等我抓出来,咋俩中午给它炖了熬汤喝!”

    林荒顿时心中发毛。

    随后,林荒又是放心了下来,“只要你能抓得住……”

    说着林荒便是进了茅草屋。

    茅屋中,热气腾腾。

    林荒抬眼一看,有那么一瞬间给愣住了。

    屋外寒风凛冽,大雪飞扬。屋内,却是炉火炽热,如六月酷暑。

    而在炉火旁,围了一圈儿根本不怕冷的人……

    裴秀夫。

    陆东皇。

    赵天甲。

    君莫笑。

    司徒荒坟。

    王枭。

    ……

    几个人皆是没有形象的披着大棉袄,双手不是放在火炉上方,就是伸进双袖的袖管之中,缩着脖子,佝着身子,整得看上去真有多冷似的。

    “回来了!”

    裴秀夫抬眼瞅了一眼林荒,随后便收回了目光。

    似乎林荒只是寻常的出去了一趟。

    陆东皇与赵天甲,则是看都没看林荒一眼。

    唯有君莫笑目光落在林荒身上,细细的打量着……最后也是低下了头,嘟囔着道:“洗干净了脸再看,也没我帅!”

    林荒放下了两个熊孩子,挤到了火炉边,双手放在炉火之上烘烤,问着众人,“倾城和宋长陵呢?”

    “宋长陵在藏经阁中!”

    司徒荒坟开口,“听说已经有小半个月了……我去看过一次,他有些魔怔了,不停的翻阅着古籍,快把藏经阁给掀个底朝天了!”

    林荒眉头一皱。

    “君倾城在灵气崖中修炼!”

    王枭接着道。

    林荒轻微点了点头……

    “小子,感觉如何?”

    房间中,赵天甲率先问着林荒问题。

    对于浩土废墟一战,赵天甲是有些心痒痒的。不过当时秦长生没让他去,让赵天甲有些……忧愁!

    “就那样!”

    林荒摆了摆手,“就一堆圣王圣皇打群架,干不死就往死里干,其实挺没意思的。加上天机老人和李白衣的交锋,以及最后出了个叫什么来着……对了,齐恒歌!也就这些了……”

    林荒话音落下间,整个人已经被赵天甲提起来,扔了出去。

    这说话也太气人了。

    林荒从雪地中爬起来,掸了掸雪花之后,再度进入了茅草屋,挤在了火炉旁边,接着道:“还好赵前辈你没去,你这要是去了,可就成炮灰了啊,不值当!”

    噗通一声。

    林荒又被赵天甲一脚踹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