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第十种

作品:《遮天之无上天皇

    本来如仙境般的元灵秘境被抹平,血水蔓延着,染红了大地,一片破败的景象。

    所有人都听到了乱古大帝那一声苍凉的叹息。

    “一切皆因你而起。”

    残破的废墟中,乱古大帝盯着璀璨的仙剑,黯然神伤,黑色的身影深邃而模糊,仿佛融入了天地大道中。

    天穹中降下洁白的花瓣,纷纷而落,为一种道则所化。

    诸雄越发敬畏,这是何等的境界,仅仅只是情绪的变化就能引动天象的变化,实在是超出了人们的理解范畴。

    灵祎紧盯着那柄璀璨的仙剑,心中震动,他想到了“阳墓”与“阴坟”之秘,难道前字秘掩盖的是这柄仙剑吗?

    一旁的段德也是一脸的激动,双眼神光大放,祭坛是他亲手挖出的,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此地的隐秘了。

    仙剑晶莹,宛若白玉铸成,流动着灿然的银辉,比宝石还要梦幻成百上千倍,美丽的不真实,让所有人都难以移开眼睛。

    “凰血赤金吗?”诸雄议论纷纷,没有一个人可以平静,不会碎的仙金?太过梦幻,似乎只有凰血赤金符合部分特征。

    灵祎也是心潮澎湃,仙金啊,古之大帝的专属圣物,可以用来打造极道武器,谁不想得到?

    更何况,他正苦于没有合适的炼器器材呢,急需这种仙珍。

    “咦,不对!”灵祎眸中神秘符号转动,直视本源,看到了很多隐秘之处。

    “这么多裂纹!”灵祎一惊,这柄仙剑还是碎了,并没有复原,透过那种璀璨的光华可以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裂纹。

    奇异的是,每一道裂纹形状都很奇异,有的似龙似凰,有的形如古树,还有神兵剑痕,每一道都晶莹雪亮,仿佛铭刻了诸天大道的痕迹。

    “不会碎,也可以说本来就是碎的,无需复原。”

    灰衣老者轻叹,声音如同梦呓。

    “破碎之金,大道之痕!”姬家之主缓缓说道,声音都在打颤,失去了一代雄主的镇定。

    “什么?世间真的存在这种物质?还是这么一大块!”诸多活化石级人物眼睛都泛起了红光,这绝对是炼器的瑰宝,很多古之大帝追寻一生都没有结果,元灵圣教竟然拥有这么多!

    灵祎也很是震惊,碎痕银金,这是一种传说中的仙金,不在传统的九大仙金之列。

    因为它实在是太过稀少,其他仙金,虽然亦很稀有,但是每隔一段岁月,总是会显化踪迹。

    可是这一种神金连古之大帝级至尊都不知其是否真的存在,只是自古都有传说流传。

    众人皆震颤,很多年轻的修士都一脸迷茫,不了解这种神秘的仙珍。

    这是一种神异的仙金,天生就是破碎的,每一块碎片都可以祭炼成绝世神兵,蕴含大道至理,数千块碎片合一,更有种种不可思议之妙用。

    更有传说,碎痕银金碎而不朽,是因为蕴含仙的奥秘,还有其他种种传闻,难以说清,古籍中也记载的不详,因为自古以来,就没人真的见到过。

    “机缘巧合得到了你,从那一刻起,人人皆想杀我。”乱古大帝轻语着,声音都在颤抖。

    他默默站立良久,看向流血漂橹的废墟,轻语道:“最终被你们得到。”

    崩裂的祭坛前,人们怔然,终于揭开了这一万古大秘,原来元灵圣教竟是这样和一位大帝结下因果的。

    因为这块仙金,他被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过程非常的残酷,恋人殇逝,亲人惨死,师尊被杀,还连累了整个传承。

    即便如此,到头来也没有保住这块仙金,被人所夺,逼迫着他远走北斗,如同丧家之犬。

    乱古大帝声音很低,似哭似笑,仿佛在梦呓,带着无尽的酸涩:“我证道了,哈哈,我天上地下无敌,我可以摘星捉月,哈哈哈哈!”

    ”嘿嘿,哈哈,可是我却什么都改变什么,我的亲人们,你们在何方!“

    “元灵圣教绝不是唯一一个……还有很多!啊!”乱古大帝声音中带着哭腔,悲啸着,震动六合八荒!

    所有人都动容,这可是一位大帝啊,竟然在此落泪,成道之途一路走来,到底经历了多少辛酸和血泪,这一定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人人皆知古之大帝是是无敌的,上击九天,下镇九幽,横推世间,强势无双。几乎无所不能。

    但是,即使是这样的无上存在也有自己的遗憾,一路走来,白骨成山,血流成海,所有的无奈和酸涩只有自己知晓。

    岁月,可以埋葬很多旧事,却难以抚平心中的伤痕。

    “我成为了大帝!我覆灭了元灵圣教!师尊,你看到了吗?”他的声音嘶哑而哽咽。

    乱古大帝转过了身,人们终于看到了他的真容。

    这是一个神姿伟岸的年轻人,黑发浓密,风华绝代,眸光熠熠生辉,让日月星辰都失去了光彩。

    可是,此刻这位大帝坚毅的面容上却挂满了泪水,深邃如星空的眸子中是无尽的怅然。

    “砰!”的一声,仙剑再次碎成了数千块,但神奇的是,每一块都带着不朽的神性,绕空而行,闪烁着大道的光辉。

    最终,乱古伸出双手,开始祭炼无数块碎片,没有人能看清他的动作,无数大道神则飞舞,混沌汹涌,天地交感,垂落下万道瑞彩,无比的神秘而朦胧。

    “他在炼化原主的痕迹!”一位活化石惊道。

    所有人都能看到,一道道大道痕迹冲天而起,仿佛有十万道光柱同时升天,雄伟壮丽,而后消散在夜空。

    那是原主的道,被乱古大帝抹去。

    乱古继续动作着,一轮小小的太阳从他的掌中升起,飞到了黑暗的天穹中,化作了血色的大日。

    灵祎吃惊,原来那轮血日是这样来的,古之大帝实在太过强大,举手投足就可以造化星辰。

    “你们这一传承断绝了倒也可惜!”乱古大帝轻叹,双手划动,血色大地隆隆而响,废墟中,一座金色的神山离起,大殿重塑,已经毁掉的灵脉再现,涌出神泉。

    这是原本的试炼场,被大帝复原,最后化成了一张巨大无边的道图。

    诸雄无不叹服,乱古大帝实在是有大气魄,灭了敌手之后,还选择保留他们的传承,福泽后人。

    “轰隆隆!”

    废墟中,一座巨大的黑色祭坛升起,光幕化雨,画面截然而止,黑色的道痕消散殆尽,乱古大帝留下的所有痕迹都消失了。

    至此那种磅礴的至尊气息散去,祭坛崩裂着,晃动着,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