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上部完

作品:《抚玉(上)_高h

    抚玉(上)_高h 作者:轩辕花祭

    抚玉(上)_高h 作者:轩辕花祭

    当天晚上,恬熙就开始高烧不退。在昏睡中他总是不断的在做同一个噩梦:他衣衫褴褛的赤足狂奔在一片漫无边际的迷雾中。看不清前路,身後也是一片迷茫。他又冷又饿,茫然无措,只能无助的哭泣大喊著救命。四周安静极了,没有人回应他也没有人来救他。

    就在绝望的时候,前方隐约出现一个身影。这对他如同黑暗中的一线光明,他忙呼喊著追上去。可是无论他怎麽拼命的追啊追啊,都追不上去。那个身影永远只是不急不缓的走著走著,怎麽都不肯为他做稍稍的停留。

    恬熙跑的筋疲力尽,就快要放弃的时候,那个身影突然停下来了。然後微微转身,像是在等待他。恬熙大喜,喊著“等等我”然後欣喜的向他跑去。两人之间的浓雾似乎稍稍淡了些,那人将身休侧过来,恬熙就快要看到他的脸了。可就在这时,脚下一空,地面上突然出现一个洞将毫无防备的恬熙吞噬进去。恬熙惊叫一声,身休已经开始急速坠落。他不断的尖叫惨呼,可是身休却像永远都落不到著落一样,只是继续在那无底地洞里坠落, 令人绝望的坠落??????

    在那之後呢?他就不记得了,当他苏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一睁眼,跃入眼帘的,不是白茫茫的一片,而是帐顶悬挂的硕大明珠。身休感觉非常舒爽,想来是轻雯他们j心照料的结果。想到这个贴心的女官,恬熙便心头一暖。勉强动了动身休,帐外的g女便听到了动静,进来探视。见他终於苏醒过来都是欢喜之极。纷纷召唤同伴一同进来伺候著。

    没一会轻雯也欢喜著进来,笑吟吟的对他说:“娘娘终於醒了,可把我们急坏了。娘娘现在可好些了?”说著便道了声奴婢失礼,然後伸手过来探试他的额头。一会功夫後就又笑著说:“可算是退烧了,您不知道昨天有多吓人呢。湿巾一放上去没多会就全干了。到後来我们只好用冰水来为您敷额了。”

    恬熙轻轻笑著听他唠唠叨叨,说:“辛苦你们了。”轻雯一笑,神色却突然黯然了,他满怀愧疚的看著恬熙,说:“昨天,我们被太子下令回避,还被他的人拦著,不能过来,所以娘娘,请您恕罪!”提到昨天的事,恬熙脸色也变得灰白。但他仍旧微笑著说:“没关系,这不关你们的事。”面对严炅,他们又能做什麽呢?

    他反过来安慰轻雯,让他又是难过又是感动。突然,恬熙听到一阵啼哭声,他慌了,忙问:“是炎儿在哭吗?快把他抱过来。”轻雯忙出去了一会,然後抱著个繈褓回来。苦笑著说:“从昨天您病了就开始闹了,他是在担心您呢。”

    恬熙忙抬起仍旧无力的手,将繈褓接了过来。本正在大哭的严炎一看到恬熙,便破涕为笑,依依呀呀的说话。恬熙慈爱的看著他粉嘟嘟的小脸,逗弄著他笑道:“小东西,是想母妃了吗?”

    严炎只是看著他格格的笑。恬熙看著他如此天真稚弱的面孔,顿时觉得所有的委屈和愤怒都烟消云散。x腔里涌动的是满满的对幼子的怜爱。

    轻雯在旁边看看他的神色,又小心翼翼的说:“燕归族长来了,娘娘您看要见他吗?”恬熙一愣,随後有些惊喜的说:“族长来了?”轻雯点点头,说:“是太子把他请来的。”一提到严炅,恬熙的脸色就白了:“是他?”轻雯说:“太医说您是心力佼瘁j神不支才会病倒的。太子殿下就请您的族人来探望您,希望您能稍稍开怀。”

    恬熙冷笑一声,说:“是吗?原来他还是怕我死了。”轻雯想了想,小心翼翼的说:“太子殿下真的是很关心您的。”“住口!”恬熙断然的喝止了他,随後冷淡的说:“去准备请族长进来吧!”。轻雯被他这样一喝,心里一慌,无奈之际唯有转身出去了。

    过一会燕归便被带了进来。恬熙隔著屏风向他招呼道:“族长,让你们担心了。”燕归听到他的声音,也是百感佼集,眼眶一热,声音略有些颤抖的说:“娘娘,请您务必要保重身休!”隔著屏风,他看不见恬熙的表情。可是屏风那一头沈默了一会後,恬熙的声音再次响起:“族长,你们放心!”

    第二天,严灵来向武帝请安後,被请到了承欢殿。恬熙看著他,非常直接的对他说:“文若,我对不起你!”严灵一愣,问道:“出了什麽事吗?”恬熙看著他清逸的面孔,只觉得心如刀绞。他狠狠心,直接说:“我改变主意了,我要留在这里。”

    严灵身躯一震,脸色大变,他脱口而出道:“不!你答应过我!”“我是答应过”恬熙打断他:“可是後来发现我做不到。我不能离开炎儿,他才那麽小。还有我的族人,只有我在这里讨得陛下的欢心,才能确保他们的平安。”

    看著严灵越来越苍白的脸色,他的心随著自己说的每一句话越来越疼。强忍著已经在眼圈里打转的泪花,他狠心说道:“文若,是我对不起你,你尽可以恨我。”

    严灵的脸色本已状若濒死,可听到这一句话,他却突然又笑了起来。一如既往的温柔和真诚。他看著恬熙说:“恬熙,你该知道的,我从来都不会怪你做任何事。”就这样一句话,轻而易举的击垮了恬熙所有的堤防。刹那间,他扑到严灵怀里泪如雨下,倾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是多麽的想跟你走啊,可我不能这麽自私。我不能放开他们不管。对不起,我这辈子都要欠你的,对不起!”

    严灵温柔的抱住他,反过来细语安慰著。听到他的道歉也并未有回答。而是沈默了一会,随後轻轻的问:“恬熙,我现在只想知道,你对我的感情,是不是一如既往呢?”恬熙听了他的话,更是难受,他哭泣著说:“若我只是一个人,我愿意为你去死。可我真的不能。”

    严灵抬手,捂住了他的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恬熙含泪看著他,严灵双眸仍旧是一如既往的清澈。他看著恬熙,温柔的笑著说:“这样就够了。”两人无言相拥,许久之後。严灵轻轻的推开恬熙,温暖的笑著说道:“再见,恬熙!”

    走出了皇g,他的侍从顺安忙小跑上来,急道:“王爷怎麽去了那麽久,可把小人急坏了。”严灵嗯了一声,上了自己的马车。顺安要跟著上去,他突然说了声:“顺安,你在外面吧!”顺安一愣,回答一声是便不再进来。严灵看著车厢门被合上。强忍了许久的泪水终於再也止不住的落下。他双手捂著脸,在这方寸之地无声的哭泣。

    晚上,恬熙照旧沐浴。失魂的坐在浴池中,他疲惫的合上双目。突然,一阵水声响起,还未等他睁开双眸,身休已经被拥进一个强壮的x膛。熟悉的气息袭来,不用睁眼他也知道是谁。

    没有挣扎,没有反抗,甚至连质问一句他为何会出现也没有。他任由严炅将他抱入怀中,一双手在自己光滑胜玉的身休上爱抚。只说了句:“我恨你!”头顶上严炅闻言居然笑了一声,随後说:“你不该恨我,相反,你该感谢我让你不再天真。恬熙,务实些!想要好好的活在世上,我们都该学著实在点!”

    恬熙沈默不语,严炅也并不在意。分开他双腿,一g手指直直的c入媚x之中搅动。看著恬熙仍旧是控制不住本能的轻微回应著他的挑逗,睡眠因他微微抖动的腰肢而泛开了一圈圈轻微的涟漪。他笑著说:“你看,若你是个完全的女子,就是个真正的y妇,而我就是你的奸夫。我们是天生一对。至於严灵,他不适合你,他也满足不了你的裕望。忘了他吧!”

    肩膀突然一阵疼痛,原来是恬熙悄无声息的咬了他一口。严炅笑笑并不介意。随後腿间r刃突然c入那媚x,引起恬熙一阵惊叫,严炅已经紧紧掐住他腰肢,有力的向上顶入,惹得恬熙又是一连串的惊喘呻吟。

    同一时,武帝躺在床上沈默无言。吉祥在一旁看看他,这个忠心耿耿的宦官心里颇有些愤愤不平。他说道:“这妖孽如此祸水,陛下为何不干脆赐死,以免曰後祸害我大魏?”武帝听了不答,许久之後,终於长叹一声说:“舍不得啊!”那样一个小妖j,即使已经完全明白以往他全都是曲意奉承,可却如何都下不了狠心杀了他。武帝浑浊的双眼盯著床帐上的五爪金龙。终归,还是心软了啊!

    平天三年,魏太祖严炙驾崩,传位於皇三子严炅。并留下两道遗命:让其子皆遵祖制,待自己过後,将自己未有所出的妃嫔择其一二收纳。第二条,便是废沁德妃恬熙妃位,改为贵人。其子严炎,佼予朱贵妃抚养。

    魏高宗严炅遵遗诏将武帝安葬在皇陵後,登基称帝,改年号为太平。遣武帝一朝妃嫔前往京郊别苑修养。以待武帝丧期满後,将其中几人指给诸王宗室。而武帝朝第一宠妃恬熙,遵旨离开皇g,前往别苑。这位大魏史上最富豔名尤物的後g神话,暂且告一段落!而在野史上,他的香豔传奇从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