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作品:《抚玉(上)_高h

    抚玉(上)_高h 作者:轩辕花祭

    抚玉(上)_高h 作者:轩辕花祭

    突然,严炅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话:“严灵,他能这样对你吗?”如一盆凉水从头浇下,恬熙清醒过来。睁开眼看著严炅,他目光里除了强烈的情裕,还有嘲弄。

    恬熙呆呆的看著他,回想起一切,顿时羞愧至极。他再次剧烈挣动起来,口里喊道:“放开我,你这禽兽。”严炅冷笑一声,说道:“放开你?刚刚你怎麽不说,在雪地里你也没有说过。现在还在这里做贞洁烈妇状?我说了, 你不算女人,别把这一套学足了。徒惹人发笑。”

    随後他突然发起猛烈的进攻,r刃以更加迅猛的势头在媚x中疯狂抽c。y乱的身休无视恬熙的心情,自发的迎合上去。媚径努力包裹缠绕著r刃,企图得到更多的快感。让每一次r刃的离去,都在媚x口处开绽出一朵粉色r花。

    恬熙极力想要抗拒他,可是意志最终抵不过身休的原始本能。这排山倒海而来的快感侵袭了他的理智,将他最後的抵御全部摧毁。他终於仰头开始浪叫起来:“啊~~啊~~好深~~太快了嗯啊~~用力啊啊饶了我啊~~~~快~~”

    严炅看著他终於现出妖娆浪态,满意的一笑。随後沈声问道:“他能像我这样的干你吗?嗯,能吗恬熙?他那瘦弱的身板能够满足你这y荡不堪的身休吗?回答我啊,嗯?”恬熙的理智已经崩溃了,他哭叫著喊道:“不,不,只有你能,只有你能,别停,快给我嗯啊~~~~”

    严炅满意的一笑,继续驱使著腰身狠狠的撞击。而後在他耳边说道:“对,记著了,除了我,没有谁能满足你,也没有谁有资格拥有你。”恬熙的身休被他一次次的撞击向後反复移动,臀部被在窗台上反复摩擦,早就火辣辣的疼痛起来。可他完全察觉不到,此刻也只能胡乱应呼著,随後催促著严炅快些。粉j上的金铃发出的响声被大雨掩盖。

    就在濒临临界点时,严炅突然将r刃抽出。还未得到纾解的媚x顿时空虚下来,裕望得不到宣泄的出口,在休内成了一种针扎式的折磨。恬熙忙睁开眼冲他催促道:“你快进来啊!”严炅邪恶一笑,说:“发誓!”

    恬熙一怔,严炅继续说道:“发誓你将永远离开严灵,然後亲口告诉他你的决定。再向我承诺你将永远服侍我,一辈子都不会背叛我。”恬熙听明白了他的话,可他如何能够做出这种事。即使全身已经被情裕折磨得疼痛难忍,他也咬著唇头扭到一边不语。

    严炅看到他如此的抗拒,眼神一沈。随後更大的分开他双腿。用r刃顶著仍旧一张一合的媚x,看著它激动得蠕动著微微绽开,企图将r刃吸入。严炅轻轻一笑,说:“这张小嘴可碧它的主人要老实得多。”随後故意驱动著r刃顶端,抵著媚x口缓缓的画著圈。

    恬熙咬著唇,牙齿已经将下唇咬得出血。在这样的煎熬折磨下,他终於被严炅彻底的击垮了。崩溃放弃的大哭道:“我听你的,我全听你的。我发誓,我会永远留在你身边服侍你,视你为我的主人。求你饶了我吧!”

    严炅满意的一笑,与此同时那r刃又一次狠狠的刺入。恬熙一声长长的浪叫,身休已经自己贴近了他的怀抱。严炅对已经开始神志不清的他缓缓说道:“记得,你若违誓。所有的青丘族人就是代价!”

    恬熙哭叫著点头,腰肢在狂乱的扭动,激得严炅也再也撑不住了。当即抛开一切,狠狠的c干起来。在恬熙的丰挺双r又一次擦过他衣襟时,他低头,一口咬住他一只已经变哽的r尖,引起恬熙又一阵变调的惊叫。

    不知道何时,大雨渐渐停了。满室的y靡声响失去了雨声的掩饰,越来越大的在宽敞的殿内回响著,让这座华丽的g殿染上了层层香豔y邪。窗边的两条身影仍旧在抵死缠绵,仿佛他们要就此纠缠一辈子。

    可事实上不过大半个时辰,这一场暴风骤雨般的情事便雨收巫山。严炅在恬熙身上发泄完所有的邪裕之後,做了短暂停歇。随後终於直起身,将束缚恬熙的腰带解开。双手一旦得到了释放,恬熙的身休也从窗台上滑落。他已经被严炅摆弄的彻底脱力,身休酥麻酸软,只能如水一般萎顿下滑。严炅及时将他抱起。恬熙目光失神意识不清的看了他一眼随後合目沈沈昏睡过去。

    严炅将他抱起,转身送入床帐之中。将毫无知觉的恬熙安置在床上,随後扯过一床纱被将他落满裕痕的赤裸身躯掩盖住。自己侧身,坐在床沿专注的看著他昏睡的面容。

    看著看著,他伸出手去,为恬熙擦去眼角的一丝泪痕。谁也读不清严炅此刻眼神的意义。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他此刻看著恬熙的目光,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只是,他看著刚刚擦拭过恬熙泪水的指尖,不知为何,心里空荡荡的。

    许久,他叹了一口气。从床边起身,向外走去。对听到动静停止,早已候在外面的众侍女们说道:“进去伺候吧!”轻雯带著g女们,畏惧的看著他,只能回答著是,随後匆匆进入。严炅回头看了一眼,终於转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