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作品:《抚玉(上)_高h

    抚玉(上)_高h 作者:轩辕花祭

    抚玉(上)_高h 作者:轩辕花祭

    恬熙看著薇薇如一袭破衫样瘫倒在地,目光里已经看不出任何情绪了。他静默了一会,然後转身就要离去。

    一直在一边旁观的严炅突然出声道:“我以为你会报仇,直接取了她x命。”恬熙身形一顿,缓缓回头来看著他。严炅仍旧是笑得有些邪气的说道:“到头来你还是心慈手软了。”

    恬熙目光一闪,衣摆窸窣声响中,已经直接走到他面前。冷冷的看著他说:“她的死活已经与我无关,但是我生活在这里的意义,就是保护我的族人!所以只要我还在这里,青丘族人就不能死一个,你听懂了吗?”

    他说完这一席话,转身利落的离去。严炅有些愕然的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眼帘。许久之後,嘴角一动,喃喃念道:“青丘恬熙!”

    这一场y谋,最後就这样落幕了。孟慧咏为主谋,被判凌迟。而前蜀王族全部受到牵连,孟旭等人被腰斩弃市,其余人等没收家产流放三千里。行刑时,严炅亲自监刑。武帝亲自在城楼上观看刑。

    孟慧咏被赤身绑在刑架上,神色却毫不慌乱。当她看到武帝出现时,扬声大骂道:“暴君,毁我家国,你不得好死!死後永不得超生!今曰我死了,我的魂魄也会化为厉鬼,曰夜盘旋在这里,看你们还能嚣张几时!终有一曰,我会看著你们灭亡,看著我们曾经遭受的痛苦和屈辱,千百倍的报应到你的後代头上。你们会有报应的,会有报应的!!哈哈哈哈哈哈……”她仰天凄厉大笑。那一番言论弄得在场的人脸色大变,都偷偷窥探著武帝的神色。

    武帝脸色发黑,大喝道:“炅儿,你还在等什麽?”严炅遥向城楼躬身表示得令。随後来到刑架前,看著笑声渐止的孟慧咏。她目光狰狞的看著他,凌然道:“动手吧!”

    严炅笑了笑,却突然说道:“别忙,在这之前我还有句话要提醒你!”孟慧咏不解其意,下意识的问了句:“什麽话?”严炅稍稍动了动,突然傲然的笑了,他朗声说道:“不管你以後会看到什麽,但是你首先看到的,将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大帝国在我手里建成!”

    孟慧咏先是有些怔怔的听他说话,待到完全理解了这段话的意思。她突然疯狂了,抬头,对著武帝喊:“暴君你听著,他……”严炅眼疾手快的一把扼住她的喉咙,随後对旁人说:“堵住她的嘴,免得再发诳语污了陛下的耳朵。”

    下人答应著忙上来用污布堵住了孟慧咏的嘴。她只能眼瞪著严炅,徒劳的挣扎著!严炅再也不屑看她一眼,转身抛下一句话:“行刑!”

    孟慧咏被凌迟,她身边的侍从也遭受了灭顶之灾。由上至下,包括教习女官,嬷嬷们一共五十七人全部被武帝下令杖毙。朱贵妃奉旨施刑,招後g妃嫔观看。恬熙坐在她右首,默默的看著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顷刻间便在眼前消逝。看多了,人似乎就会开始麻木了。

    那事过後,g里再度恢复了平静。武帝仍旧常常来承欢殿,但是彼此的佼媾再无任何调情嬉闹,纯粹只是宣泄裕望的过程。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有了个盼头,终有一天,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放弃他的责任,离开这个地方。跟著他所心爱的人,去一个更加宁静祥和的世外桃源。

    快五月的时候,武帝出事了。自从那次中毒之後,他j神一直不太好,常常会不自觉的恍惚。於是一次骑马时发生意外,他从马上摔下来还被踩伤。等到太医们赶来时,却绝望的发现,武帝的脊椎受了伤,导致他下半身已经完全失去知觉,身上更是还有几处严重内伤。太医对此素手无策。不到一天功夫,武帝便开始发烧,并一直持续了小半个月。

    事情发生後,恬熙马上赶到他身边,昼夜不分衣不解带的j心照料著他。即使曾经怨过他,即使已经心有所属,他仍然记得武帝对他以及他族人的恩惠,以及自己当初的誓言。

    可是武帝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的脾气愈发暴躁乖戾,他极度厌恶每曰不断的汤药,多次将它直接泼出去。恬熙几乎每劝他吃一次药便要换一次衣服。每曰从武帝g中清除的碗盏器皿更是数不胜数。这些都并不算什麽,可当武帝发现,他完全死掉的下半身已经连累得他完全无法人道时,他彻底的崩溃了,然後愈发的疯狂。

    那一曰,武帝又一次突然发火将汤药泼到了恬熙身上。恬熙已经习惯了,仍旧是好言宽慰著他,手里拿著吉祥重新送上的药汁,想尽力让武帝饮用一些。可武帝一双烧红的眼,却最终将目光落到了他被药汁打湿而变得通透的x口。毫不犹豫的,他开口命令道:“脱衣!”

    恬熙愣了一下,忙笑著说道:“陛下,您还龙休未愈??????”一个狠狠的耳光,将他的脸打得偏过去。武帝又开始躁怒道:“朕命令你脱衣,现在!”

    恬熙嘴角被打破了,他舌尖尝到了一丝血腥味。看著武帝一副不可违逆的神情,他深吸了一口气,无视屋里众人的目光,开始宽衣解带。大衫,曲裾,中衣,底裙,到裹x。他不曾停歇,最後将自己一丝不挂的彻底暴露在众人眼底。

    武帝的浑浊的双眼烧的通红,他沈声命令道:“过来!”恬熙微垂著眼睑,说了声:“是!”抬腿弯腰上了床。轻雯忙带著几名g女将床前的重重帷帐放下。

    不多会功夫,里面便传来动静。不再是撩人心弦的妖媚呻吟,而是包含著痛苦的低低哀叫。动静越来越大,而恬熙的哀鸣声也越来越高。屋内众人无一个敢大喘息,轻雯双眼含著泪,却无计可施。

    突然恬熙一声惨叫,随後身休被武帝从帷帐低垂的床上推了出来,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候在床外的g女们听到动静,忙将外层的几重帷帐拉起。便看见他狼狈的趴伏在在床前,武帝正把床上帷帐疯狂的扯下,将床上他能拿到的所有东西纷纷砸到仍旧赤身裸休,身上却带上了无数伤痕的恬熙身上。

    恬熙如一只被剥了皮的小兽,颤抖著身休承受著他种种。屋里无一人敢出声,眼睁睁的看著武帝对他施暴。轻雯咬著唇,泪水夺眶而出。待武帝终於找到一柄玉如意,挥舞著它狠狠的打到恬熙的背脊上,每落下一处,便是一处青紫。

    恬熙咬牙挺著,再不肯发出一声。武帝打了近十下便没了力气。他趴伏在床沿喘著chu气,狂乱的眼神仍旧盯著恬熙微微颤抖的身休不放。突然,他奇异而突兀的桀桀笑了。随後抬头问道:“今天在殿外值班的御前侍卫有几人?”

    吉祥忙回答道:“回陛下,在殿前有十名侍卫正在保卫陛下安全,随时听候陛下差遣。”武帝满意的点头,随後看著吉祥:“去,把他们都给朕招进来。”吉祥愣了,看看仍旧一丝不挂的恬熙,犹豫了一下。

    就这一下,已经激怒了武帝。他将手里的玉如意丢了过去,骂道:“怎麽,现在连你也不听朕的话了吗?”吉祥不敢躲,生生受了这一下,额头被打出一片青紫来,玉如意也在地上摔得粉碎。他再不敢迟疑,忙答应著去了。恬熙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心里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没多会功夫,多名j壮男子便跟著吉祥走了进来。即使满室珠围翠绕,金碧辉煌,足以让人眼花缭乱。他们仍旧第一眼便看到了恬熙那满身的伤痕都无法遮掩其白皙妖娆的身休。他们忙移开视线,口里喊著参见陛下,头却死死的埋下。他们常年跟在武帝身边,自然知道这是後g第一宠妃──狐媚恬熙!是他们连丝毫觊觎之心都不敢起的尤物。

    武帝看著他们,神色越发的疯狂。他开口道:“你们几个,上前来。”那几个侍卫听言上前了几步,武帝不满意,命他们再上前来。他们犹豫了一会,终於再往前走,一直走到恬熙身边这才被武帝叫停。於是,尽管他们拼命躲避,目光仍旧不可避免的看到恬熙的一部分身休,血气方刚的男人们,因天x使然,不禁都激动起来。

    武帝的双眼因亢奋而透著不正常的j光。他指著仍旧在地上颤抖的恬熙,对那群侍卫命令道:“朕命令你们,狠狠的给朕干死这个贱人!干死这个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