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作品:《抚玉(上)_高h

    抚玉(上)_高h 作者:轩辕花祭

    抚玉(上)_高h 作者:轩辕花祭

    随後他在承欢殿连续待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他与恬熙朝夕相处。哪怕是上朝,他也要带著恬熙,让他在殿後等著他下朝,然後再一起回去,竟是舍不得恬熙离开他半步。

    闲暇时,他也笑著问恬熙为何那天为何死活不肯让他看到自己身休。恬熙依偎在他怀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不知怎麽了,小恬总觉得身上好像仍旧是刚刚产下炎儿时的样子。那天就看了一眼,我就觉得那可恶的纹路一点都没有褪去。若不是陛下,我就…”他抬眼害羞的看了看武帝,随後又笑了抱住他撒娇道:“陛下,您不知道我那些天都是怎麽过的,都快哭瞎了眼了。”

    武帝听了这话,心里对他真是疼到了骨子里。抚m著他光滑的脊梁,爱怜的说了句:“可怜的傻东西喔~”恬熙抿嘴一笑,随後捏了捏自己的双r,调皮道:“又有了,陛下可要进食?”说著,就将r头轻轻的送到武帝嘴边。

    武帝笑著一把捏住他的r,随後张嘴将r头含入吮吸逗弄。尽兴後松开r头,又一次将他压倒,拉开双腿,看著他他仍旧吐著汁y的媚x小口,兽裕狂涨,提著他膝弯,挺腰持刃狠狠的临幸c弄他……

    朱贵妃奏请说身休已经完全康复,不用再烦劳孟昭仪代劳处理g中事务。武帝准了,下旨嘉奖了孟慧咏一番便让她归还了掌事信物。从此之後,也未再想到要招她侍驾,一心一意,只与恬熙相伴。於是,一切又回归到了从前。

    恬熙拿回了他的皇宠,朱贵妃拿回了她的权力。但是两人对孟慧咏都非常的淡定,似乎并不介意她先前对自己地位的威胁。恬熙这样也就罢了,连朱贵妃都如此,那就有些不寻常了。

    孟慧咏不是傻子,先前轻举妄动反被恬熙耍著玩了,造成了现在这个被动局面。这让她对这个传说中只会用美色迷惑武帝的妖人改观。於是她改变策略,主动向恬熙示好。并刻意示弱,以求能换得恬熙的一时松懈,让自己能得到喘息之机。

    可惜恬熙跟她从薇薇那里听到的说法完全不同。他待孟慧咏亲切热诚,可孟慧咏却完全m不准他现在对自己到底是什麽打算。这让她也很是不安,决定要做些什麽来挽回局势。

    这时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安国公敖坤谋反被诛,其亲族党羽皆无幸免。武帝震怒之下,下令彻查,使得此事牵连甚广,朝廷上下人人自危。这些恬熙并不关心,可当涉及到一个人的时候他就坐不住了。严灵!

    该死的敖坤,打的好算盘。想谋害武帝,然後扶持严灵登基成为傀儡,将他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里。由於此事还在谋划之中即被扼杀,严灵并不知晓。但不知是负责此案的官员过於j细还是故意为之,哽是将他也扯了进来,甚至想要将他弄成敖坤逆党的首犯。

    武帝看到奏报後龙庭震怒,将严灵招来狠狠的斥责了一通。而朝廷之上对太子的弹劾络绎不绝,极力要求武帝废黜太子,择贤另立。

    武帝也是极为烦恼,在恬熙面前也是长吁短叹。恬熙心里挂念太子,於是试探著想在武帝面前为太子进言。没想到一向对他和颜悦色的武帝当即大怒,竟然狠狠的斥责了他一番然後拂袖而去。

    恬熙受此打击倒并未气馁,知道不能从武帝这里下手,於是便转从其他人身上下手。他觉得这事会闹得如此之大,定是有人推波助澜。想来想去,他终於确定,定是严炅这混蛋!

    这一曰严炅进g来向朱贵妃请安,出来时就遇到承欢殿的来使,说沁妃有请。他有些意外的随著人去了。来人并没有将他引入承欢殿正殿,而是西厢一个三面临水的水榭。严炅进去时,只见四周所有的门窗全都大开,恬熙正端坐在位上,冷冷的盯著他。见他进来,命人退下,在门外三丈处守著。随後对严炅说道:“殿下请坐。”

    严炅微微一笑,果然坐下了。然後笑嘻嘻的问:“沁母妃怎麽突然会招儿臣前来,莫非是梦中想念儿臣了?”恬熙闻言恼了,瞪了他一眼说道:“正经点!我有事要跟你说呢。”

    严炅放松了身休,靠在椅背上,不紧不慢的说:“什麽事这麽要紧,还劳动你特别把我弄到这个地方来谈?”恬熙看著他懒洋洋的姿态都掩饰不住的强健休魄,不知为何觉得心跳的有些快。咽了咽口水,想到了严灵,这才能稳神说道:“太子被牵连安国公谋反一事,你知道吧?”

    严炅一听倒有些意外,他说道:“你还挺关心他的。”随後点头说:“是,敖坤想谋害父皇,扶他做个傀儡天子,等到自己立足已稳後,便碧他退位自己名正言顺的执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