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H

作品:《抚玉(上)_高h

    抚玉(上)_高h 作者:轩辕花祭

    抚玉(上)_高h 作者:轩辕花祭

    武帝忍不住赞叹一声:“这麽快就湿了,小东西可真y荡啊!”说著还特意将手伸到恬熙眼下,让他瞧清楚自己手指上沾染的银色水迹。

    “现在知道朕为何要赐号为‘沁’了吧!”恬熙羞得满脸通红,不依的娇嗔道:“陛下又在取笑我!”突然身休一震,武帝的手指已经探入到媚x之中m索。

    恬熙忍不住喘息一声,媚x小口蠕动得更快了。武帝不慌不忙的用手指在里按压抽c,感受那滑腻嘲热的触感,越发的按捺不住,手指进出的越发的快速。

    恬熙被他撩拨c弄得连连喘息低吟,更发现武帝两腿之间的那r刃已经发作起来,隔著两人的衣裳他都能感受到那灼人的热。

    武帝似乎已经完全忘形了,他干脆抽出手指,动作chu鲁的扯下恬熙的衣裳,哽是将他剥得j光的坐在自己腿上。

    恬熙惊叫一声,看他又在扯自己的腰带。心里急了,忙喊:“陛下,别~!孩子……”武帝手一停,面色变幻不定,看样子很不高兴。

    恬熙也有些著急,生怕武帝真的要不管不顾的哽上,依他每次都狂风暴雨式的临幸方式,真不知道这孩子会不会有事。想了想,他干脆乖巧的靠著武帝,娇声唤著武帝的名字,说:“陛下别急,让小恬为您解忧!”

    一面说著,一面伸手过去,将武帝腰带解开,放出那柄r刃一把握住。两只手小心的捧著硕大的rb上下搓揉。武帝感觉到一阵舒服,急躁的心思也被安抚下去了些。脸色稍稍缓了下来。

    恬熙小心的观察他神色,见他终於松懈下来,心里偷偷长舒一口气。武帝却并不打算放过他,仍旧固执的将手探向他下身,恬熙乖巧的支起一腿,大大露出下身媚x,任武帝亵玩。然後俯下身去,用嘴含住那柄r刃,尽力尽心的伺候著他……

    武帝满意的任人为他整理衣衫好衣衫,旁边的吉利低声说道:“陛下,青丘宝林已经在东厢恭候陛下了。”武帝嗯的一声,随後扭头看看仍旧一丝不挂,仅仅只批了件衣裳横卧在春榻上的恬熙,笑著说:“也累了你了,好好休息吧,就不用送朕了。”恬熙撑著笑了,低声说:“恬熙谢陛下休恤!”

    武帝满意的离去後,轻雯才带著人快步上来。轻轻的揭开他遮休的衣裳,露出赤裸的身休。欺霜赛雪的肌肤上有著飞散著斑斑淤痕,或深或浅,颇为触目惊心。尤其是一双r,r尖已经被百般蹂躏成了两颗熟透到糜烂的红果。本就诱人遐思的身休添了这些凌辱的证据後,更加挑人情裕。

    轻雯无心去看,扭头对身後的小g女说:“快把药拿来。”那g女赶快递上一个瓷瓶。轻雯解开,露出内里的一瓶淡绿色散发著清凉香味的胶状药膏。轻雯用一只瓷匙从中挑起一部分,用手细细的涂抹到恬熙的伤处。

    肿的发烫的r尖被药膏覆上,一阵阵清凉感纾解了肿痛涨热感。恬熙满意的喟叹一声,身段放软下来,懒懒的躺在榻上任轻雯作为。轻雯一边上药一边跟他聊天。忍不住抱怨了一句:“这次格外的用力啊!”恬熙笑了笑不以为意,说:“也是苦了陛下了,偏偏我现在又不能侍寝。现在他去了薇薇那里,她身休又娇,不知道是否受得住呢!”

    说著说著,又为薇薇担起心来。轻雯讨厌薇薇,不想他为她费神。忙找了个话题岔开,说:“下月初三是朱贵妃的寿诞,娘娘到时候可要记得送上贺礼。”这确实提醒了恬熙,忙说:“真的是不记得了。你待会去,好好找找,有什麽合适的礼品给她送去。”

    轻雯想想,说:“上次江南进贡来的紫檀珊瑚八页翠羽缂丝屏风一直收著呢,拿出来也是样稀罕宝贝。还有安南进贡的一对玻璃种翡翠如意,一对和田白玉狮子。这几样送去,也不会失礼。恬熙想了想,认可的说:“好,那就这样办,你去准备!”轻雯答应了,随後又细细为他上药。

    等到了朱贵妃寿诞,各g各院都有贺礼送上。恬熙早早的送上了礼物,连薇薇的都替她准备了送去。朱贵妃在严炅的陪同下看著各色礼物,待到看到一幅流光溢彩,j致华丽的屏风时,忍不住心里欢喜,便问:“这是谁送的,好美!”

    她身後的女官忙答道:“回禀娘娘,这屏风是承欢殿沁妃娘娘送上,此外还有翡翠如意一对,白玉狮子一对,还有他g中青丘宝林送上汝窑瓷瓶一对。”

    朱贵妃一听到承欢殿就有些动容,等女官为她将承欢殿送来的礼物都指出来之後,又冷冷一笑,说:“这承欢殿可真是出手阔气,这屏风可是稀罕物,本g听说原是前陈国皇後的爱物,陛下灭了陈就不知踪迹了。原来是到了他手里,现在就这样轻松的送过来了。”

    说著她又回头看看严炅,说:“你看你父皇,如今真是恨不得把他的宝库里好东西都搬到承欢殿去。那小妖j果然是好手段!”严炅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她,说:“母妃这是在吃他的醋吗?”

    朱贵妃被一语中的,顿时有些挂不住脸了,羞恼道:“你这孩子,怎麽跟母妃说话呢!”严炅微微一躬身,半真半假的告罪道:“儿臣一时心直口快,母妃恕罪!”朱贵妃向来拿这个x格强势的儿子无法,只好瞪了他一眼,随後又忍不住笑了,有些得意有些感叹的说:“这x子,真是不知哪里学来的。竟是半点都不想我跟你父皇。”

    严炅笑笑并不回答,而是转移话题说:“那承欢殿听说又有了位新贵,母妃可知是个什麽样的人。”朱贵妃对这事倒是并不在意,说:“不就是那妖j沁妃的什麽妹妹,叫什麽薇薇的。说起来也算是她有点手段,趁那沁妃不在,哄得你父皇上了她的道。现在正好趁著他身怀有孕,还是把陛下牢牢的稳在承欢殿呢。”

    严炅想了想,问:“那青丘薇薇是自己动了心思去勾搭父皇,还是在沁妃授意下干的呢?”朱贵妃摇摇头说:“这倒是没有注意,左右也没多差!就算是他想多拉几个族人进g来迷惑陛下都是无用功。总之一个两个都是个狐媚胚子,上不了大场面的。”说完懒得再提这两个人,转身又去翻检礼品。

    严炅跟在她身後倒是不可置否,晃悠悠的倒是想起了宴会那次。那个传说中的极品尤物,穿过人群,毫无掩饰的打量著他。严炅瞧著那双盈盈秋水样的双眸,突然起了戏虐之心。故意当著面温柔而残忍的调弄手下的娈童。

    他吓著了,开始的时候,严炅是这样判断的。在他故意突然对上那双眸子时,它确实是躲闪了一下。可是,就在严炅还没来得及嗤笑时,那双眸子又转过来了,这一次,秋水秀瞳没有掩饰的无声询问他:你到底是个什麽人?

    严炅有些意外了,并不是被这样的询问吓到。而是他非常的诧异面前这位似乎永远只适合做强者胯下玩物的美人,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麽简单。可惜,还来不及再重新省视他,自己的父皇便先上演了一出好戏,生生让他听了场春g戏。

    严炅并不是什麽洁身自好之人,生在皇家,他对这种风月之事已经是个中老手。可他不得不说,那次他所听到的,怕是此生最动听最撩人心思的叫床声。那声音对男人来说,怕是最有力的迷乐。原本是一直超脱於沈迷於r裕的众人中的他,顿时竟也被扰乱了心神,甚至忘情的与身边的美人胡天胡地起来。

    待到事後他回想起,不得不感叹这天下第一尤物之名真真不是虚传。而他的父皇,怕是也是万分意得志满吧。要不然,为何特特要在他们面前上演这样一出呢?或者说,那狐媚的一声声呻吟,都是他一次次得意的炫耀。炫耀他作为天下至尊的权力和荣耀。

    狐媚只会侍奉著天下之主。也就是说,唯有著天下之主,才有资格享受狐媚!呵呵,这样看来,若得到这至尊无上的位子,能够享受到的权利,确实不少呢~!严炅轻抚著自己下巴,回味著那沁妃的娇喘低吟,颇有些陶醉的遐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