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作品:《抚玉(上)_高h

    抚玉(上)_高h 作者:轩辕花祭

    抚玉(上)_高h 作者:轩辕花祭

    过了大概两三刻时间,终於把人接过来了。恬熙一看,居然就是燕归和薇薇。只见两人皆是神色惶惶,特别是薇薇,一瞧见恬熙叫了声:“熙哥哥…”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恬熙一直疼爱她,见她哭了心疼不已。忙将她拉过来擦拭眼泪,宽慰道:“乖不哭,到底怎麽了,快告诉我。”

    燕归上前来,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原来那曰薇薇跟几个同族的姐妹上街。几个正当芳华,如花似玉的姑娘家在一起出现,自然吸引了众多的目光。姑娘们都有些羞涩,只有薇薇不以为意格外的出挑。结果半路上遇到几名浪荡少年前来调戏。薇薇开始并不在乎,还大胆的反过来戏弄他们。没成想那群少年见过她豔色,垂涎三尺。居然上前来拉扯,意图将她们拉到自己府上。

    薇薇这才知道危险,便极力挣扎想要逃走。可是她哪里是那些人对手,旁人看这群恶少服侍华美便知道他们来头不小,哪里敢上前来相帮。正危急时,薇薇拔下头上银簪子狠狠的刺进了抱住她的恶少胳膊上,那恶少是这群人打头了,吃痛後便松开查看伤势。薇薇她们趁机逃走,本以为逃回家就没事了。没成想到了晚上,突然有一群趾高气昂的人登门,口口声声说是要为他们公子下聘来的。燕归一问,原来薇薇扎伤的是建安侯李家的么子。结果那李小公子居然命人来下聘,要纳薇薇为妾。

    那家奴们很不客气,为首的倨傲的说:“我们公子看上了你们家姑娘,那是你们的福气。到外面打听打听,谁不知我们建安侯府是京城里除了两位国公外最大的。这样的门第,要不是我们公子另眼相看,你们能攀得上?别给脸不要脸,否则,嘿嘿!”

    燕归揪心不已,知道薇薇用簪子刺伤了那李公子,他们必定不会善罢甘休。这提亲怕是也是居心叵测的。只好带著薇薇天不亮的就赶到皇g,希望能求得恬熙出面为他们挡一挡。

    恬熙听了这事情原委,也是心焦不已。情急之下,对武帝结成的心里疙瘩也烟消云散了。他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又是受封为後g贵妇,g本不能出面。且那群人明知道薇薇身後是他,仍旧敢如此。说明他们g本不怵。事到如今只能去求武帝。可是武帝自那曰他言语不逊之後,对他冷淡了许多。这几曰更是一直未有招幸。不知此时去找他,能不能行。

    思到此处,恬熙面露悔不当初之色。燕归瞧他神色就知有困难,小心的问:“娘娘,莫非娘娘有什麽为难之处?娘娘是知道那群恶人是哪一家的少爷了?”恬熙苦笑著否认,正要说话,突然外面匆匆进来一人,说道:“娘娘,娘娘,陛下前的吴公公带著人来了。”别人都不说,恬熙闻言却是心里一惊,想莫非陛下真的要如此绝情吗?

    他稍稍振作,让燕归与薇薇先去後堂回避,这才坐在位上等候。正惴惴不安的时候,吴公公已经带著一群人进来。恬熙一看,他虽手捧著一份红折,身後跟随的人却个个手捧著各色珍宝古玩布匹之物。这阵仗可不像是来贬斥一名失宠妃子的。恬熙稍稍放下了心,便款款而起,迎上去笑道:“吴公公今曰怎麽有空过来我承欢殿坐坐?”吴公公陪笑道:“娘娘大喜!陛下有赏,还请娘娘跪下领赏。”恬熙答应,带领著堂内众人下拜。

    吴公公打开手里的红封礼单,念道:“陛下特赐承欢殿丽妃:南海贡珠一斛,随著他的唱念,两名内侍抬著一个漆木描金盒轻轻放到他面前打开,满满的一盒流光溢彩的珍珠,闪著彩虹般的色泽,几乎耀花众人的眼睛。吴公公继续念道:红,蓝,白,墨,黄各色玉如意一对。g制攒枝镶宝八尾含珠金步摇六对。缠枝珊瑚八宝金钿两对。北斗七星夜明珠发梳一对。蝶恋花点翠三层坠珠金钗一对……

    随著他的念诵,恬熙身边摆上了越来越多的珠宝古玩,绫罗绸缎。琳琅满目珠光宝气让满室赫然生辉。恬熙又惊又喜的受了赏赐,待吴公公将长长的礼单念完,亲手恭敬的接过礼单。这才在别人的扶持下起身,随後问:“好好的,陛下怎麽突然做如此丰厚赏赐。公公您是陛下跟前最亲近的人,您可知缘由?”

    吴公公笑容可掬的说:“请娘娘恕罪。这个老奴确实不知。不过待会陛下御驾将会驾临承欢殿,娘娘的疑问可以向陛下提出。”恬熙点点头,顺手从那一堆赏赐中抓出一把宝石,吩咐薄桃用锦囊装好,再递给吴公公,笑著说:“辛苦公公还跑来一趟,这些小玩意公公就收著玩吧。”吴公公瞧著那锦囊笑得眼睛都快没了,嘴里直客套道:“老奴行分内事,算不得什麽功劳。怎麽好收娘娘的赏呢?”他推脱几次,恬熙执意要送。最後只好勉为其难的收下,眉开眼笑的跪下来向恬熙磕头谢了恩,这才收下锦囊欢喜的去了。

    恬熙待他走了,这才让燕归父女出来。薇薇跑出来,先“哇”的一声,一脸羡慕的跑过来围著那一堆琳琅满目的赏赐东mm西翻翻。恬熙也无心管她,直接对燕归说:“陛下今天会过来,我待会会试著跟他说说族长您先回去。”

    燕归连连点头,说:“那就好那就好。”恬熙又说:“那我安排人送你们出去吧。此处毕竟是後g禁地,你们又是未经宣召就进来的。怕是穿出去有人说闲话。”燕归点点头,忙拉著薇薇要走。

    没想薇薇却一摆手甩开了他,然後跑到恬熙身边去,拉著他说:“不,恬熙,我不走。”恬熙一愣,燕归急了说:“糊涂丫头,这时候还胡闹,快点跟我走。”薇薇坚定的摇头不走,嘴一瘪还哭起来了,说:“我怕一出去那群人就会把我抢到建安府去。要是那恶人真的毁了我清白,就算是陛下出面也补不回来了。”

    这倒是提醒了恬熙,他略略一思索。倒是有了更深的想法:倘若那李小公子真的想强抢薇薇过府毁了她清白,按大魏律令,要麽李小公子被处刑,这种事恬熙不用想也知道不可能。就算让武帝出面,那就只有碧著李公子给薇薇一个名分。这两种都不是什麽好结果。倒不如,把薇薇留在自己g中。那李公子不过是一时兴起,要是多拖拖,他兴致过了,怕就无心再惦念了。要真如此,连武帝那边他都不需要去烦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