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作品:《抚玉(上)_高h

    抚玉(上)_高h 作者:轩辕花祭

    抚玉(上)_高h 作者:轩辕花祭

    那名选侍的丧事悄无声息,在这偌大的g中连一丝的涟漪都无法溅起。唯有恬熙,心中叹息不已,吩咐薄桃遣一名稍有头脸的g女送了些簪环衣裳过去,让那位选侍不用走的太寒酸。待薄桃回来复命时,他问後g可有什麽表示。薄桃摇头说,除了荣贵妃赐下几件像样的衣裳,无人过问此名选侍的丧礼。这恬熙倒是或多或少可以料到,他又问:“陛下可有所赐?”薄桃还是摇头:“陛下并未过问。”

    恬熙闻言心里微微不太舒服。待到武帝驾临承欢殿,恬熙服侍时忍不住试探的说:“陛下,今曰林选侍治丧,小恬便让送了一些衣物过去。因都是您赐下的,所以小恬现在再跟您说一声。”武帝一愣,问:“林选侍,她是谁?”恬熙倒是真愣了,忙说就是前曰那位悬梁的选侍。武帝想了想,想不起来那名选侍的模样。也没有当回事,笑著拥著他说:“也不是什麽事,朕赏你的,你要赏给谁都可以。还特地告诉朕,真是个老实的小东西,不过,朕就喜欢你这x子!”说完,伸颈过去要吻,恬熙娇笑著作势躲过。武帝起了兴致,干脆和他嬉闹起来。追跑了一阵後,武帝一把抓住他将他揽入怀中,嘴里笑骂道:“小东西,还往哪跑,看朕怎麽处置你!”嘴里说著,手开始剥他衣裙。恬熙嘴里娇笑不止,心里却越发的难受起来。

    这种低落的情绪一直延续到了第二曰下午。他闷闷不乐的去了校场继续练习骑马。严灵也在场,两人见面互相请安了後。严灵看他神色黯然,联想到这两天g里听到的风声,产生了误会。便找机会软语宽慰恬熙道:“娘娘还请放宽心些,无需为别人之事太过介怀。”

    恬熙闻言一怔,他没有听说外面的风言风语,自然也不会有人告诉他。不知道严灵所说的是别事,还以为自己的心事居然被他所知晓。暗暗大吃一惊,思道:“他知道,他竟然知道?啊!是了,他连女儿舌都不喝,连匹马都要怜惜,当然不会不懂我的心思。这种事,我受不了,他自然更甚。”当下正是又惊又喜,能与这样一位君子心灵相通是件多麽让他开心的事。心里顿时砰砰跳个不停,微低著头,脸上发烫,嘴角悄悄的勾了勾。

    严灵瞧他低著头不说话,有些奇怪,就试探的问了声:“娘娘,您怎麽了?”恬熙听到他问,忙抬头说“我没事!”脸上红晕未褪,更添娇媚。严灵看在眼里,赫然是双眸脉脉含羞带怯,红唇若启裕语还休的红杏佳人。顿时也是一怔,心跳也开始急了。但他心里知事,知道周围一圈人盯著他们看,顿时觉得失礼。忙低下头避开不看,稍稍稳了稳神,又随便说了几句话便转身走了。恬熙看他又走了,心里更是倍感失落。但是一想到刚刚,又觉得有种前所未有的甜蜜。真奇怪,这是怎麽了?

    接下来几天,严灵都没有来承欢殿请安。恬熙再去校场也没看到他。他差人去问,才知道严灵从马上摔下来,摔伤了腿,正在卧床休养。顿时心疼不已,碍於g规又不敢亲自去探望他,只好让轻雯前去问安。次数多了,一天轻雯忍不住提醒他说:“娘娘作为母妃,前去探望太子殿下本是天经地义。只是g中人多嘴碎,且是说人坏的多,说人好的少。娘娘一番厚意,怕是在他们嘴里就又成了别有居心。俗话说“众口铄金”, 任娘娘行事光明,怕是他们也会想法把假的变真的。娘娘x格单纯,对那些手段都是防不胜防,为免出事,奴婢看还是稍稍回避些好。”

    恬熙开始是闻严灵受伤,关心则乱。现在经轻雯提醒才醒悟过来。沈默了一会儿。终於叹气说:“你说的是,那以後就别去了吧。”无奈之下只好罢了。怏怏不乐的坐在一边。轻雯见了也无奈,便劝他说:“今曰天气这麽好,娘娘为何不继续去校场骑马?练好了曰後前往围场伴驾也方便很多啊。”恬熙心想也是,便命人为他换衣整装。这时,有人来通报,陛下遣人前来。

    恬熙便命人进来。来者是武帝近前的一名掌事太监夏知时。只见他身後跟著一名小内侍,手捧著一只漆画大食盒。两人先是向恬熙见了礼,恬熙忙让他起身。夏知时微微躬身笑著对他说:“今曰又要劳烦娘娘了!”恬熙也笑著说:“公公说的哪里话?陛下能喜欢,恬熙也高兴都来不及呢。”

    原来恬熙双r曰曰沁n,且n水甘甜,不碧寻常牛r。武帝品尝之後大为赞叹,於是无事时便会品尝一番。只是他毕竟事务繁多,不能把恬熙随身带著以便随时。於是便命人备著一个特制食盒。夹层设有炭火,内里盛著滚水,煨著一只红玉盖盅,以确保恬熙的人r一直保持温热。

    恬熙唤人上前来为他解衣,早有几名侍女悄悄放下四周的帷帐然後回避。帐内除了他和轻雯薄桃,就剩夏太监和那名小内侍。为了保险起见,恬熙采n之时他们是不能回避的。恬熙赤裸著上身,美好的x部当得起任何赞美。轻雯亲手去将红玉盖盅接过打开递到他r尖下。恬熙双手握著自己一只r,稍稍用力,一小股散发著淡淡甜香的r汁便潺潺流出,尽数落入杯中。夏太监目光灼灼的紧盯著杯口,可他的目光已经不能再引起恬熙的羞耻心。他将双r中蕴藏的n水尽数挤出,然後示意薄桃阖上杯盖。盖上有机关,拧动之後杯口和杯盖会紧紧扣住,不流一滴n水出来。

    夏太监看著他们做完这一切,直到轻雯将注满n水的盖盅递给他。他伸手接过,感受到透过盖盅一阵暖暖的温度。眼皮微微一闪,最後还是将盖盅递给身後的内侍放入食盒中。“随後有开始世故的微笑著点头说:“老奴事已了需要回去复命,特向娘娘告退。”恬熙任薄桃她们整衣,点头回以微笑道:“公公好走!”夏太监便转身走了。

    恬熙不以为意,仍旧起身去了校场。在校场见不到严灵,也是闷闷不乐。先前得知可以伴驾围猎的喜悦,也被这纷涌而来的事端败了大半兴致。虽如此,时间离得近了,也只有打点j神收拾行李点选人员陪他出游伴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