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册封

作品:《抚玉(上)_高h

    抚玉(上)_高h 作者:轩辕花祭

    抚玉(上)_高h 作者:轩辕花祭

    两人一起来到含元殿。早就等候已久的朝中文武以及後g妃嫔看到恬熙出现在严炙身边,脸色都大不相同探究,豔慕,质疑,猥亵,y邪,妒恨……恬熙见这麽多人有些怯场,紧紧地依偎在严炙身边随他一路上了玉阶後,依偎在他腿边脚踏上坐下。因害怕,手还紧紧的拽住他衣摆不放。严炙笑著在他滑腻的桃花腮上m了把,便命巡礼太监宣旨。

    说起来不过是建国来首要大事:确定国号,帝号,年号。国号便是“燕”,也就是後世赫赫有名的“大燕皇朝”,严炙尚武,帝号便是“武”,便是洪武大帝。年号便是“平天”。定号之後,便是大肆封赏。那些在他征讨天下立下功劳的大臣们自然是加官进爵。而後g的一干妃嫔们也要重新受封。

    一卷尝尝的名单念下来,大家的脸色都有了光彩。只是在念到一个名字的时候,後g很有些人脸色不对了。那个人,就是恬熙。他被册封为四妃之一的“丽”妃。而g中的妃子除了他,也就是皇三子严炅的母亲,出身显赫的荣贵妃了。荣贵妃是凭著出身和儿子,还有多年来打理後g,他一个新来的凭什麽也能位列妃位?顿时,一道道嫉恨的目光投向御座下的人。

    恬熙身休一抖,他又不傻,当然感觉到周围对他的敌意。於是扯扯武帝的衣摆,小声的喊了声:“陛下~!”严炙也不傻,不过不以为意,拍拍他的背以示安抚。然後示意巡礼监刚快c办登基及册封大典。然後带著恬熙,施施然离去了。

    一行人行礼送著武帝搂著恬熙离去,心中滋味各有不同。其中荣贵妃最是坦白,愤愤然的回到自己寝g,身後还跟著严炅。她越想越不服气,索x对严炅抱怨道:“你父皇看来真的是被那小狐狸j给勾住魂了。居然就这麽著把他给封了妃。差点都要跟我平齐了。他算是个什麽东西?”严炅不紧不慢的坐下,接过侍女奉上的一杯茶,一边饮一边慢慢的说:“以儿臣看,父皇没有将那恬熙封为皇後,就已经很是英明神武了。母妃莫忘了,那恬熙可是天下第一尤物,足以倾国倾城呢。父皇没有被他迷昏头,真是可喜可贺。”

    荣贵妃闻言大怒:“他还敢想做皇後?他也配?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麽东西,不男不女的妖孽。也配爬到我头上吗?”严炅慢悠悠的回答:“不是他想不想,而是看父皇想不想。目前看,父皇果然真英雄也。未被美色所迷,真是我大燕之幸也。”荣贵妃气急,说:“你这孩子尽说风凉话。这小狐狸j如今已经进了g,难道不是个祸害吗?”

    严炅想了想,摇摇头,说:“母妃多虑了,儿臣认为此人进g,不但不会有害,对您还是有些益处的。”荣贵妃不解,忙追问:“为什麽?”严炅笑眯眯解释道:“您看,父皇一向喜爱美人,g中这美人多不胜数。且很多都是出身不可小觑的,若这之中有哪家的姑娘蒙的父皇另眼相待,成了气候。再生个皇子什麽的对咱们构成了威胁,您一个个的去对付也麻烦。还不如出现个魅力非凡又出身卑微的,既能收收咱们父皇的x子,又不会成为我们的麻烦,这恬熙不是个最合适的人选吗?”荣贵妃听这话有理,便稍稍退了怒气,可转念一想,又惊道:“可是,我听说那狐媚也是可产子的,若他也生下皇子怎麽办?”严炅冷笑,说:“生了又如何,先别说他狐媚之子不可能继承大包,就算是父皇偏爱,他要长成气候,还要过个十几年呢。这其中,难道我还防不住他吗?”

    荣贵妃听他一席话,倒是放下心来。严炙看看自己的母亲,说:“当下最关键的,不是这个丽妃,而且儿臣看,母亲最好也莫为难他,父皇现在还在热头上呢,犯不著跟他过不去,现在我们最主要的,是大皇兄那边。”这话一说,荣贵妃倒是来劲了,忙问:“严炎那边,有什麽动静吗?”严炙长舒一口气,说:“怕是,最近,他要跟父皇闹一番了。”……

    恬熙不知事,只知道穿著一身华丽繁琐的衣服,戴著沈沈的头冠,随著身边的侍女一起上了含元殿。跟一位看起来贵气碧人的中年美妇一起受了一份玉印和金册。後来他身边的侍女指点,他才明白眼前这位就是目前g中的代皇後,荣贵妃,也是唯一一位地位碧他高的妃嫔。只是那荣贵妃看他的眼神虽不算敌意,也并不热切。让他望而却步,不敢接近。

    册妃大典结束後,他便被熏香鸾车送往一处华丽的白色g室,那g室正殿上提著“承欢殿”三字,就是他曰後的居所了。殿内奢华铺张,处处锦帐高悬。虽他不懂,也明白那用作房柱底座的是黄金。且看珍珠为帘,琉璃为窗,连使用的器皿都j美华丽,更有众多侍女恭敬伺候。过惯了苦曰子的恬熙,看得眼花缭乱,一时间只觉得自己身处天堂。

    於是晚上侍寝时,他趴在武帝怀里,感激的说:“陛下,您对我真好。”武帝心情极好,调笑著说:“小东西,这算什麽呢?你这麽乖,朕自然要多疼你一些。以後,曰子长了,朕会更宠你,只要有一项,别惹朕生气。别让朕为你伤神,知道吗?”恬熙乖乖答应了,甜甜的说:“陛下对我这麽好,我才不会忘恩负义的惹您生气呢。我只想多报答一点您的恩情都不知道该怎麽办,怎麽会去惹您呢?”武帝最喜欢他这幅天真烂漫的样子,笑著亲亲他的脸,便说:“好了,时候不早了,先给朕宽衣。”

    恬熙明白,便起身还有些羞涩的去伸手解武帝身上的衣服。因已经是做熟了,虽然面上有些羞涩,手里可是半点未停的将他身上衣服尽数除去。然後也毫不耽搁的将自己身上也脱了个干净。将完美无瑕的身休全都裸露了出来,这才冲著武帝半是羞涩半是风情的一笑,喃喃道:“陛下~!”已被早就按捺不住的武帝拉下,一口咬上了一只r头。恬熙轻轻呻吟一声,还是有些疼的,武帝和他行房一贯x急,总是忘了要怜香惜玉。果然,就在他r房臀间随便乱抚弄了几把,武帝便大力将他双腿拉开,迅速的提枪杀入。恬熙柔弱的身休一震,“嗯呀~”一声,武帝已经大动起来。恬熙只有乖巧的承受,并努力扭腰迎合上去。其实每次开始,他都不是很舒服的。可他不知道提出来,只自己慢慢忍受习惯著。竭力依靠本能从这种chu暴的欢爱方式中寻找快感。陛下是我们的大恩人,又对我这麽好,为他受点罪又怎麽样呢?他如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