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作品:《快穿:攻陷白月光

    快穿:攻陷白月光 作者:轻云漫雾

    第18章

    快穿:攻陷白月光 作者:轻云漫雾

    第18章

    十分浅淡,不仔细凑近了看定然毫无破绽,可是柳晏偏偏喜欢凑得离自己极近。

    于是他便能发现得更多,比如柳晏时常在自己面前,忽然就耳尖通红开始走神。

    比如发现有趣的事,笑到一半,忽然掩手去遮。

    比如从席地而坐的姿势起身时,会极细致地将宽袍上压出的褶皱整理好,连云还时不时帮他打理下摆。

    再比如他微微前倾的时候,裴寂总能闻到一股疏浅香气。

    看他久了,裴寂都模糊感觉到一定有答案能解释这些不平常。

    只是,这答案似与他心里隐隐约约破芽生根的欲望不谋而合,裴寂下意识不去戳破,可心里又极度留恋这些温

    存时刻。

    眼下他讲完课,并不似往常一样早早离开,而是动作稍慢地留待片刻。柳晏也像坐定了似的于书案后一动不

    动。

    裴寂放慢了脚步跨门而出,等了许久,柳晏也未跟上来。

    他便折回去,只见柳晏仍端正坐在原处,脸色苍白。

    有些不对劲。

    裴寂走过去,投下一片阴影。

    真奇怪,裴寂怎么觉得,只透过柳晏圆圆的发顶,他就能发现此刻柳晏紧张得不得了。

    于是裴寂开口便问:“怎么下了讲还留待于此?”要温书也自有别处。

    柳烟烟十分紧张,因为她觉得,大概,自己来了月事。

    身下湿哒哒的,一片黏腻,下腹处也难受无比。连云未见她回去,按说也该寻过来了。

    怎么偏在裴寂讲课的时候,柳烟烟有口难言。

    自那夜发现他和齐衍的确有牵系的证明后,柳烟烟难免在他面前流露不少亲昵之态。

    可是眼下这番情景,就算面前真的是齐衍,她多半也觉得难为情的。

    所以柳烟烟嗫嚅道:“只是有些腹痛,大约吃坏了肚子,不碍事的。”

    裴寂忽然屈膝半跪,仔细窥她脸色,确实一副疼痛难忍的神情。

    吃坏肚子也不算多稀奇,气血旺盛的年轻人谁没有贪过嘴。裴寂握住柳烟烟垂在身侧的手腕,柳烟烟吓了一

    跳,就要抽回手。

    裴寂使的力道不大,却足以让柳烟烟无法挣脱,柳烟烟因疼痛手脚无力,只能由他两指搭在自己脉搏上。柳烟

    烟掩住脸,心怦怦作跳,只怕他已然看出来。

    裴寂松开她纤细手腕,柳烟烟松了口气。

    下一秒,裴寂的掌心就虚贴在她下腹处,边按压边道:“如此,会疼吗?”

    柳烟烟轻喘一声,摇头。

    裴寂的手渐渐往下游移,柳烟烟心跳如鼓,她能感觉到被他掌心触及的肌肤在发烫。

    裴寂每下移一分,便仔细观察柳烟烟的反应,时不时确认道:“这里疼吗?”

    柳烟烟虚靠在他肩头,总是回答:“不疼。”

    那就奇怪了,明明说腹痛,可是无论掌心贴在哪里,柳烟烟都说不疼。

    裴寂迟迟没有收回手,仿佛在沉思,只有他自己知道,再偏下一分,他就探到了根源。

    不是柳烟烟腹痛的根,是他心病的根。

    ——————————————

    我高估自己炖肉的水平了

    下一章才能炖得香喷喷

    第十八章 解意(裴寂)H < 快穿:攻陷白月光 ( 轻云漫雾 ) | POPO原創市集

    来源网址: <a href="/books/657664/articles/7573933

    第十八章 解意(裴寂)H

    裴寂常常梦到同一个人,不同姿势,在他身下娇喘。

    几乎夜夜都有她。

    与他肌肤相亲,千般风情,百种体态,可他次次都回想不出确切的脸。

    只记得她凉软的发,微醺的眼,双腿大张,任他撷取。

    记得自己痴狂渴望完完全全占有她。

    此刻掌心仅仅只是贴在柳晏温热肌肤上,裴寂却满脑子都是想侵犯她的欲望,分开她闭紧的双腿,探入隐秘的

    花户,拨弄为他发硬的肉核,再占有润湿无比的小穴。

    裴寂闭上眼,欲望却未消减半分,脑海里他次次肏弄那个让自己痴狂发梦的女人,掌心肌肤柔腻一片,女人忽

    然睁眼看他,裴寂大惊,第一次看清了。

    是一张和柳晏别无二致的脸。

    柳烟烟有些摸不透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说自己此时已经好多了。

    连云很快就来了罢。

    裴寂毫无预兆地探入她私处,柳烟烟听得他道:“这里也会疼吗?”

    手心黏滑一片,覆住的花户因他突然入侵微微颤栗。

    柳烟烟有些痒,心里也痒,早就不在乎他是不是看破自己身份了。

    裴寂确实早就知道了,柳晏天然一副媚态,却故意混入了男人堆里,又偏偏迷了他的心窍。

    两指拨开闭拢的肉唇,寻到了里面埋得更深一些的肉粒,捻在指间揉捏。

    还不够湿。

    长指又顺着肉唇指引的方向,落到了穴口。

    这里才是柳烟烟难受的地方。

    掌心贴在穴口,抚弄一阵便被润湿。裴寂抽回手,送到柳烟烟面前,似乎颇为不解的问:“就是因为它……难

    受?”

    柳烟烟脸红,原来她只是情动,不是月事,也不是腹痛。

    裴寂掌中都是湿滑淫液,用指挑起一缕,便牵出黏答答的银丝。

    柳烟烟口干舌燥,轻轻“嗯”了一声。

    裴寂垂下眼帘,喃喃道:“那可如何是好。”濡湿的手又探入花户间来回抚慰,惹得柳烟烟不停喘息。

    裴寂常年握笔,指节处留下了小片的茧,不过对现下来说,足够了。

    肉核被压在指节处画着圈一样揉,粗粝的茧刺激得柔软花核很快发硬肿起。裴寂又去探寻阴唇间的褶皱,直到

    掌心淫液将整个花户都揉得软绵一片。

    柳烟烟难受地仰起头,不去看身下淫靡的景。

    裴寂瞥见她动作,低声道:“是不是更难受了?”

    柳烟烟小声答:“你快一些就不难受了。”

    裴寂便不再慢悠悠地抚弄,专注地揉稔肉核,柳烟烟轻喘的时候,他就抵着肉核大幅画圈,刺激到柳烟烟叫出

    声,他又只把修长手指埋在花唇中仿效着抽插的动作,一下一下,柳烟烟里外都酸痒无比,次次快要倾泻之际,裴

    寂又慢悠悠起来。

    简直,欺负人。

    柳烟烟眼泛泪光,被无数次接近顶峰的快感折磨得花户敏感无比,裴寂只是气息伏过那处,柳烟烟就

    第18章

    第1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