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女友筱夕2(番一:公公的爱)

作品:《淫荡女友筱夕_H文

    淫荡女友筱夕_H文 作者:午夜人屠

    淫荡女友筱夕2(番一:公公的爱)

    淫荡女友筱夕_H文 作者:午夜人屠

    淫荡女友筱夕2(番一:公公的爱)

    作者:玄素字数:15316

    (番一)

    公公的爱

    我叫叶玄,是一名正在青岛市读大学的学生,我的女友,和我同在一座城市里上学,她的名字,叫做筱夕。

    筱夕与我是在高中校园里相识相恋的,至今也有几年的时间了,这几年间,我们两人也算经历了不少事情,最为特别的,当然要说是我的绿帽癖好了。

    自从我和筱夕在一起之后没多久,我就奇怪的喜欢上了被女友给我戴绿帽子这个十分变态的癖好,并且越发癡迷,后来,我和筱夕之间也终於坦白,好在我们两人的感情足够深厚,虽然因为此事而发生过争吵,甚至也闹过分手,但最终,筱夕竟也渐渐接受了我的这个癖好。

    几年下来,我的愿望也逐步达成,那便是,筱夕已经给我戴上了一顶又一顶的绿帽子,而她心里却依然深爱着我,这让我在感到无比兴奋的同时,也越发珍惜与筱夕之间的感情,更加珍惜筱夕。

    这一天,课程结束之后,我和筱夕通过电话联系,得知她此时也已经下了课,现在正在学校的草场上散步,於是我便准备过去那边找她。

    虽然我和筱夕并不是在同一所大学里就读,但是两所大学也仅仅是相隔一条马路,因此我们两人并未受到距离的影响,感情依然如胶似漆。

    出了我所在的大学校园,穿过马路,我来到了对面学校的侧门附近,进入这个侧门,我便可以直接去到筱夕所在的草场上了。

    步入草场之后,我四下扫视着,努力搜寻着筱夕的身影,因为大学校园里的草场实在是太大了,而且现在又正值初秋,天气虽然有些转凉,但此刻在草场上踢球以及打球的人非常多,就连围着草场散步的人也实在不少,所以在一时之间,我还真找不到筱夕的身影。

    想到筱夕刚刚告诉我说她在散步,於是我便围绕着草场转了一圈,在散步的人群中仔细寻找着她,结果却并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这丫头,刚刚也没告诉我她所在的具体位置,这样让我找起来还真是困难呢,算了,索性再给她打个电话问一下吧。

    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我再次拨通了筱夕的手机号码,不一会儿,筱夕那甜甜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来。

    “喂,阿玄,你过来了吗?”

    “是呀,你现在在哪儿呢?草场上人太多了,我都找不到你。”

    “哦,我……你先稍等一下阿玄。不好意思哦,吕志,我有事要先走啦。”

    筱夕的身边应该还有其他人,跟我招呼一声之后,她就和那人告辞去了,而我好像还从听筒里听到了距离非常近的拍打篮球的声音?

    所以,筱夕正在篮球场附近吗?我转过身,向不远处的篮球场看去,视线在球场周围快速扫视着,手机依然举在耳边,仔细听着那边的声音。

    “这么快就要走了吗?好吧,那你明天还会过来吗,筱夕?”一道

    听上去给人很是清爽的男声,从听筒里传来,虽然声音不大,而且周围还有其他杂音,但那道声音仍然传进了我的耳朵。

    我的视线,已经不仅仅是快速,更是有些焦急,此刻的情况,不禁让我在心里产生了一个兴奋的念头:筱夕她正在和其他男生约会!

    “当然会呀,明天我还会过来看你打球的,嘿嘿,那我今天就先走啦,明天再见哦。”筱夕回答的声音,听上去很是温柔。

    在控制不住自己急切心情的情况下,我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向着篮球场走过去,终於在接近距离我最近的一个篮球场旁边,我看到了筱夕和一名高大帅气的男生面对面站在一起。

    “那你路上小心点儿,筱夕,明天见。”

    站在距离两人十几米远的地方,我看到筱夕在和那名男生道别之后,便转过身向着与我相反的方向走去,只不过一边走还一边回头朝男生挥着小手,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

    直到两人间的距离已经很远了之后,我握在手中的手机里,这才再次传来筱夕的声音。

    “好啦,阿玄,你现在在哪里呀,我过去找你吧?”

    “不用了,我已经看到你了,现在就过去你那里。”

    “啊?你看到我了吗?什么时候呀,那我刚刚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你……”

    “嘿嘿,你个小妖睛,我都看到了,今晚看我怎么惩罚你。”

    “嘻嘻,好呀,最喜欢阿玄你惩罚我了呢,我都有好多天没有得到你的惩罚了。”

    就这样,筱夕这个在外人眼中的校园女神,此时正和我没羞没臊的在电话里调着情,勾引的我欲火焚身,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把她就地正法!

    所以,我很快挂断了电话,小跑着追上了筱夕,然后心中欲火难耐的,牵着筱夕的手快步向着租住的公寓楼走去。

    虽然我和筱夕分别都在各自的学校宿舍里有床铺,但我们也只是偶尔会去住上一两天,通常情况下,我们都是住在学校外面的一间公寓楼里。

    这间公寓楼,是我的班主任老师孙云的,由於之前我们之间发生的种种,我和筱夕得以搬进来居住,而且她最近因为一些事情出了门,所以如今这里就成了我和筱夕两个人的甜蜜爱巢。

    “筱夕,快跟我说说,刚刚那个男生是谁啊?”

    牵着筱夕的手走在去往公寓的路上,我迫不及待地询问起筱夕有关刚刚那名帅气男生的具体身份。

    “嘻嘻,她是播音系的吕志,打篮球特别好,我也是最近几天刚在草场上认识他的。”

    “播音系的?难怪他的声音听上去还蛮不错的。”

    “是吧是吧,阿玄你刚刚在电话里有听到他的声音是吗?果然就连你也觉得他的声音很好听是吧?”

    “好听是没错啦,不过,臭丫头你现在这副花癡的模样,还真是让我有点吃醋呢。”

    “嘻嘻,吃醋?难道阿玄你不应该是喜欢才对嘛?”

    “就你最懂我,呵呵,好啦,我们赶紧回去,我都快憋不住了。”

    仅仅是和筱夕简单聊了几句,我心中那股既吃醋又兴奋的奇异快感,就已经快要忍受不住了,於是加快了脚步向着公寓走去。

    就在我和筱夕刚走进公寓的大门,准备乘坐电梯上楼的时候,我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竟是我的老爸打过来的。

    “喂,爸。”我接通了电话。

    “阿玄,你在哪里呢?”

    老爸一上来就问了这么一句,让我感到有些好笑。

    “我?我当然是在青岛上学呢,怎么了爸,你失忆了?”

    “臭小子,你才失忆了呢,我是问你现在在青岛的什么地方,我刚到了你们学校附近,准备去你那找你呢。”

    “啊?什么?爸你要来我这儿?”

    “对啊,你小子,怎么大惊小怪的,不欢迎我啊?”

    “不不不,当然不是了,我,我这不是高兴的吗,那你告诉我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过去接你吧。”

    “好,我就在你们学校正门门口呢,你过来吧。”

    挂断电话之后,一直站在我身边的筱夕,开口问我:“叔叔他来青岛了?”

    “嗯,是啊,现在就在学校门口呢,我们过去接一下他吧。”我回答筱夕。

    “可是……”筱夕居然没有立即同意我的话,反而站在原地,一脸担忧之色。

    “怎么了筱夕,有什么问题吗?”

    “阿玄你忘记啦?之前孙姐姐不是告诉过你,叔叔他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暗中注意过我们,知道你的绿帽心理了吗?”

    “啊!对啊,我还真是忘记这个事儿了。”

    糟糕了,经筱夕这么一说,我这才记起来,由於我老爸的情人小梅,正是孙云的亲姐姐,这其中发生的一些事情,

    ●找↑回╗网╰址¨请∵百喥╘索☆弟?—╓板╙zんù?综?合╓社?╒区

    使我老爸无意间得知了我的绿帽心理,而我在不久之前才刚得知了这个消息,至此还没有见过老爸呢,此时他突然过来,让我怎么面对他才好呢?

    “阿玄,要不我们先去接上叔叔,看看情况再说吧,我猜,叔叔他应该也并不会和我们提起这件事的,毕竟他早就知道了不是吗?如果他真的有心想要找你谈的话,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见我一直紧锁着眉头,筱夕在一旁出声安慰我,同时也帮我拿了主意。

    想了想,筱夕说的话确实也有道理,况且现在老爸还在那里等着我,我总不能不管他了吧。

    “好吧,那我们先去接上他再说。”

    下定决心之后,我牵着筱夕的手,走出了公寓,向着不远处的校门走去,只是可惜了我刚刚的满腔欲火,没能在筱夕的身体上发泄出来。

    几分钟之后,我和筱夕就在校门处看到了老爸,依然是一副不怎么正经的模样,只有四十出头的年纪加上刻意年轻化的穿着打扮,体型偏瘦的他看上去倒也像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似的。

    “这么快就过来啦,哎呀,筱夕也来啦,真是好久没看见筱夕了。”老爸看到我们的第一眼,竟然是先和筱夕打招呼,唉……不过看到老爸这个状态,反而使我之前一直忐忑不安的nei心,放松下来不少。

    “是呀,叔叔,你都

    不想筱夕,也不来这边看人家。”筱夕说话的时候,牵在我手心里的小手,悄悄紧了紧。

    这个臭丫头,当着我的面勾引我老爸也就算了,居然还用小动作偷偷提醒我。

    “怎么会啊,我当然有想筱夕你啊,可是因为工作一直忙,没时间过来,今天我这不就是抽空来看你和阿玄了嘛。”

    这句话听上去倒确实比较真实可信,除了最后那句话里面提到了是来看我以外。

    闲聊几句之后,我和筱夕就带老爸回了公寓,略作休息,然后我们又一起下楼吃晚饭。

    “你们住的那间公寓还真是不错,也不知道阿玄你那班主任老师是一个怎样的人,居然会对你们这么热情,愿意和你们合住。”坐在饭店的小包间里,老爸还在对刚刚上去看过的公寓房间讚不绝口。

    “这个主要不是我的原因啦,是筱夕和我的老师很聊得来,所以她才会让我们一起搬进去住的。”我故意将原因推在了筱夕身上,免得我老爸一直纠缠这个问题。

    “这样啊,我就说嘛,果然还是阿玄你的命好,找了筱夕这么个好女友的缘故,什么好事都能跟着筱夕沾上,哈哈哈。”

    也包括老爸你以前和筱夕偷情,把自己儿媳妇给上了,给我这个儿子戴绿帽子这件好事吗?

    当然了,我现在已经知道老爸他早就得知我有绿帽心理了,所以,说不定老爸他在草筱夕的时候,还真的会认为那是在帮我也说不定吧?毕竟我喜欢戴绿帽子,那他岂不是也算是在帮他儿媳妇满足自己儿子的心愿了?

    “哎呀,讨厌啦叔叔,人家哪儿有那么好嘛,净说些好听的哄人家开心。”

    坐在我身边的筱夕,一脸娇羞的模样,娇艳欲滴,让人看着真是难以把持。

    老爸坐在筱夕的对面,看到筱夕这番模样,更是癡迷了一般,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筱夕,完全忘记了在筱夕身边还有我的存在。

    “咳!爸,你和筱夕先吃着,我出去上一下洗手间。”我故意咳嗽了一声,老爸立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尴尬的收回目光,对我应了一声。

    “好,你去吧。”

    在我站起身之前,筱夕和我在桌子下面握在一起的手,轻轻紧了紧,同时转过头看向我,眼神中竟不知何时有了些许媚意。

    筱夕她这是什么意思,是希望我离开还是不希望我离开呢?不过看她此时的模样,恐怕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吧。

    出了包间,我并没有立即走向洗手间,关上包间那扇已经有些残破的木门之后,我站在门外,轻轻地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着里面的声音。

    好在我们来吃饭的这家饭店,包间都是独立设置在二楼,而我们所在的这间小包间,是在上来楼梯后的左后方第一间,换句话说,其他包间的客人都在我们里面,出来转过走廊的拐角才能看到这里,而楼梯口一旦有人上来,也会是我先看到他们的后脑勺,而不会有人先发现我。

    如此这般绝佳的机会,我自然不会放弃偷听,更何况这个时候时间尚早,来吃饭的人很少,饭店里比较安静,那我应该能够通过这扇已经基本失去隔音功能的木门,清晰地听到房间里的动静吧。

    “啊……叔叔,你不要这么急嘛……”

    果然,我才刚出来不到半分钟,包间里就传来了筱夕的一声惊呼。

    “这么久不见你,我实在太想你了筱夕!刚刚我就被你迷的快要忍不住了,现在趁着阿玄出去了,我

    '点0`1b^z点n`e&“t'

    们赶紧先来一次吧!”老爸急促的声音,紧接着也从包间里传了出来。

    “不……不行……叔叔,阿玄他很快就会回来的,这么短的时间,不行的……嗯……要不……要不我先用嘴帮叔叔你解决一下吧?”

    筱夕她居然主动提议要帮我老爸用嘴弄出来?看来这个小妖睛此时虽然没有像老爸一样被情欲沖昏了头脑,但也对男人的大基巴充满了热烈的渴求呀!

    “好!那就用嘴,我们抓紧时间!等今天晚上回去公寓以后我再草你,好不好啊筱夕?”

    “好呀,都听叔叔的。”

    “啊!真舒服啊,筱夕,你可真会舔,哦……别叫我叔叔,叫我公公,你可是我的儿媳妇啊!”

    听上去,筱夕已经把老爸的基巴含在嘴里了,老爸情不自禁的呻吟声不断刺激着我的耳膜。

    “嗯……唔……公公……嗯……你的东西……好大哦……咳咳……”

    “噢……很大吧?比阿玄大很多是不是?”

    “嗯……当然了……唔……大了特别多呢……嗯……我好喜欢公公你的这根大傢伙……嗯……”

    “是吗,既然这么喜欢,那你说这根大傢伙叫什么啊?难道它没有名字吗?”

    “它……它叫……叫做基巴……嗯……好大的基巴……嗯……搔搔的味道……”

    “噢……太爽了,筱夕,你真是太会舔了,是不是每天都有帮阿玄舔啊?”

    “唔……没……才没有……嗯……阿玄他才没有公公你这么坏……唔……一见面就让人家做这种事呢……”

    耳边听着筱夕一边舔弄我老爸的基巴,一边和老爸进行着银语对话,我的眼前不由的浮现出筱夕跪趴在老爸两腿之间,认真舔弄基巴的银荡模样,胯下的基巴顿时硬的发疼!

    “哈哈,这也不是我要求你做的啊,是你自己主动的,噢……不过,筱夕啊,说真的,你的嘴巴这么厉害,是不是被我儿子阿玄调教出来的啊?”

    “唔……当然……当然不是了……嗯……阿玄他哪里有这个本事……唔……咳咳……公公你真的太大了,咳咳咳……还一跳一跳的,都顶到人家嗓子里去了。”

    “不好意思啊筱夕,呵呵,我刚刚听到你说的,太激动了,那照你说的意思,你的这个口交功夫,难道是在别人身上练出来的?”

    “唔……是呀……嗯……不仅是公公你在给阿玄戴绿帽子……嗯……还有其他男人也在给他戴哦……”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筱夕她居然在我老爸面前说自己的口交功夫不是我调教出来的,而且还主动承认了自己和其他男人也在偷情!难道她就不怕我老爸说她什么吗?

    “什……什么?筱夕你怎么可以那么做呢?你那不是在背叛阿玄吗?”

    然而,老爸的反应,却让我一阵无语,不仅没有强烈的谴责筱夕,而且还好意思说筱夕那么做是在背叛我,难道筱夕现在正在对他做的事情,就不是在背叛我了吗?

    “可是,公公,有件事你不知道,其实阿玄他……他就喜欢我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就喜欢我背叛他,给他戴绿帽子。”

    听筱夕此时说话的声音,应该已经没有在吃老爸的基巴了,可是她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把我的癖好告诉老爸呢,她明明也知道我老爸早就已经知道了,只是没有在我们面前道破而已呀,那么她现在这么做,是何用意呢?

    “啊,是……是吗?怎么会,阿玄他居然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吗?”

    老爸此时的表情,我没有办法看到,而他的语气中,虽然带有着惊讶,但据我这个儿子对他的了解,那很显然是装出来的,而且他自己可能也没有意识到,他并没有对筱夕所说的nei容感到震惊,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毕竟,作为一个父亲,如果他真的是刚刚得知自己的儿子有这么变态的心理,那么即便他自己也和儿媳妇有染,也绝对会对我这种变态的癖好感到气愤和震惊吧。

    所以,看来老爸他是真的早已知道我的绿帽心理了。

    “嗯,是呢,公公,不过我并不怪阿玄,毕竟这种心理爱好,也不是他自己能够轻易改变的呢,况且,也正是因为他的这种爱好,才有机会让我和公公在一起了呢,所以筱夕很高兴呢,嘻嘻,公公你高不高兴呀?”

    在筱夕口中,我那变态的癖好,反而成了促成她和老爸走到一起的爱好,不知道老爸会怎样回应她呢?

    “这……筱夕你的意思是,你喜欢和我在一起是吗?”老爸居然这么轻易就被筱夕诱惑住了,难道他现在不是更应该在意关於我的问题吗?

    “当然啦,我能感受的出来,公公你和其他男人不同,是真心喜欢我,对我好,是吧公公?”

    “当……当然了!我是真的很喜欢筱夕你啊!”

    “所以,我和其他男人上床是为了满足阿玄的爱好,可是和公公你……却是我心甘情愿的呢。”

    “啊……筱夕,乖丫头,不要再说下去了,赶紧继续舔它!”

    “唔……唔唔……嗯……公公……唔……”

    由於筱夕的真情表白,使的老爸突然间变得异常兴奋,听上去已经再一次把自己的基巴狠狠地插进了筱夕的嘴里,引来筱夕的一阵呜咽声。

    “噢……对,就是这样,啊……快点,快点筱夕,我要忍不住了,再加把劲儿,啊!”

    “唔……”

    终於,在一番吞吐之后,老爸再也受不了筱夕的小嘴巴,发出一声舒爽的低吼,显然是将睛液喷发出来了。

    “真舒服啊,筱夕……”

    听到老爸已经结束,我也不便继续在外面耽搁下去,以免被其他人看到,於是故意蹑脚走到楼梯上,然后边发出咳嗽声边重重踏着楼梯,向着包间走去。

    果然,在我进入包间的时候,得到我提醒的二人,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战场,只不过里面浓浓的睛液味,已经足以表明两人刚刚的所作所为。

    “你回来啦,阿玄。”筱夕的嘴角,似乎还有着淡淡的白色液体。

    “嗯,怎么你们都没有动筷子呢,咦?这是什么东西,沙拉酱吗?”

    我的目光,落在了摆在我面前的一盘蔬菜沙拉之上,上面浓稠的白色液体,在我出去之前可是并不存在的。

    “嘻嘻,应该是沙拉酱没有搅匀吧,不过阿玄你不是最喜欢吃沙拉酱的吗?”筱夕的目光中满是春意,看来刚刚给老爸的一番口交,反而让她越发动情了。

    我自然明白筱夕的意思,那很可能就是从她口中吐出来的老爸的睛液,看来她对於我的变态已经是习以为常,甚至她认为我会在看懂她的意思之后,主动吃下我老爸的睛液?

    “是啊,我喜欢吃呢。”

    然而,心中兴奋无比的我,当真一口答应了下来,拿起手中的筷子,向着面前的盘子里夹去,坐在对面的老爸,脸色既尴尬却又透露出抑制不住的兴奋,目光在我和筱夕身上来回移动着……

    这一顿晚饭,吃的当真非常“有味道”,特别是那盘全部被我吃光的蔬菜沙拉,鲜美十足。

    晚饭过后,我们三人一同回到了公寓,此时也才不过七点半左右,时间尚早,所以我和筱夕便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老爸则去浴室洗澡去了。

    “老婆,你刚刚和老爸在饭店里做坏事了对不对?”

    趁着老爸此时不在身边,我赶紧悄声跟筱夕询问起刚刚在饭店里的情况。

    “嘻嘻,你肯定都偷听到了,还问我干嘛呀。”筱夕脸色一红,而后调皮的朝我做了个鬼脸。

    “可是有一点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要主动和我老爸提起有关我绿帽心理的事情呢?”

    “笨蛋老公,因为叔叔反正已经知道了,那我还不如假装主动告诉他,这样不仅能够了解到他对这件事的态度,以后也方便满足你的癖好嘛,免的以后出现什么意外情况会弄得太尴尬啦。”

    “原来是这样啊,嘿嘿,果然还是我老婆聪明。”筱夕竟是这样良苦用心,让我心里一阵感动。

    “嘻嘻,那是当然了,也不看看我老公是谁~”

    “嘿嘿,那么老婆,你认为我老爸对我的这个情况,到底是什么态度呀?”

    毕竟刚刚在饭店的时候,我只是在包间外面偷听,并没有看到里面的具体情况,所以对於老爸的态度,我并不能十分明确。

    “叔叔的态度难道还不够明显吗?还是说,刚刚的”沙拉酱“阿玄你没有吃够呢?”

    “沙拉酱?哦……好啊你,臭丫头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这个事了,现在居然还敢取笑我,看我不好好收拾你!”看着筱夕一脸玩味的笑容,我这才回想起关於那盘蔬菜沙拉的事,也间接明白了老爸的态度。

    “嘻嘻嘻,不要呀,我错了阿玄,不要挠我痒痒,啊……哈哈……不要嘛……人家真的错了啦……”

    正在我把筱夕压在身下,躺在沙发上欢快打闹的时候,老爸已经洗完了澡,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爸,不在客厅坐一会儿吗?”看到老爸出来,我停止了对筱夕的动作,赶紧坐起了身子。

    “不了吧,今天坐了挺长时间的车,也挺累的,我就先回房间里去睡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老爸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一脸害羞的从我身下挣扎起身的筱夕,眼神中似乎有些贪婪与欲火。

    “好的,爸,那你赶紧回房睡吧。”

    目送老爸穿过客厅,走回房间带上了房门,我转头看向筱夕。

    “怎么也不跟老爸道声晚安呢?”

    “我……那个,待会儿不是还得……”筱夕娇羞的低着头,根本不好意思抬头看我的眼睛。

    “嘿嘿,你个小搔货,是不是待会儿还要主动去给我老爸草,所以就不用说晚安了呢?”

    “哎呀,讨厌,我不跟你说了啦。”

    筱夕嘤咛一声,突然站起身,娇羞的跑回了房间,呵呵,看来这个小银娃已经饥渴难耐了。

    关上电视,我也缓步走回了房间,在筱夕身边的床上躺了下来。

    “怎么,小搔货着急了?”靠在筱夕耳边,我语气坏坏的问她。

    “才没有……”筱夕侧躺在床上,背对着我,双手娇羞掩面。

    “还不承认,难道你这么早跑回房间的目的,不是为了让我赶紧进来装睡吗?”

    “哎呀,不要说了嘛,还不都是因为阿玄你,傍晚的时候都说好了今晚回来要惩罚人家的……”筱夕被我说中了心思,转过身来,钻进了我的怀里。

    “对呀,我又没说今晚不惩罚你了,你着什么急嘛,嘿嘿嘿。”

    “我……可,可是……叔叔他不是来了吗?”

    “嗯?他来了又怎样,难道他来了我就不可以惩罚你了吗?还是说,你已经等不及想让我老爸用他的那根大基巴惩罚你了呢?”

    “啊啊啊,我不听我不听,这可不是我说的,都是阿玄你自己说的。”

    我心里自然清楚得很,自打在饭店里看到老爸那根比我大上许多的基巴之后,筱夕的心思早已经不在我的小基巴上了,而这当然也是我最想要她达到的状态。

    房间里,我继续在言语上调戏着筱夕,直到把她勾的欲火焚身,却又不在身体上给她丝毫的慰藉,结果换来筱夕一顿幽怨的眼神。

    “阿玄,老公~人家求你了,摸摸人家的胸嘛,好不好?”

    “不摸。”

    “那摸摸人家的下面嘛,好痒……”

    “也不摸。”

    “嗯哼~为什么嘛,把人家挑逗的这么难受,却又不碰人家,阿玄你太坏了。”筱夕躺在床上,不断扭动着自己的娇躯,居家体恤与短裤虽然还穿在身上,却已经阻挡不了她耐不住自摸的小手。

    “嘿嘿,你说为什么呢?”

    “我……我不知道……嗯……”筱夕已经把右手伸进了自己的短裤中,轻轻揉搓着下体。

    “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嘴硬。”

    “讨厌……那你想让人家……怎么做嘛……”

    “不是我想让筱夕你怎么做哦,是你自己想要怎么做呢?”

    “我……我想要……”说话间,筱夕平躺在床上,微闭着双眼,似乎开始享受自己的揉搓。

    “想要什么?”

    “想……想要……想要基巴……”如今的“基巴”二字,筱夕私下在我面前的时候,已经可以比较轻易地说出口了。

    “想要谁的基巴呀?”我一步一步的,对筱夕进行着诱导。

    “想要老……”筱夕的话还没有说话,我已经开口打断了她。

    “筱夕你可要想清楚了哦,今晚有老公和公公的两根基巴,你只能选择其中一根,所以要想好选哪一根再开口哦。”

    “我……我……”筱夕此时正在短裤中的右手,速度略微有些加快。

    “选吧,筱夕。”

    “嗯……我……我要公公的……噢……好舒服……”作出回答后,筱夕微张着嘴巴,右手的速度已经越发加快。

    “嗯……好痒……好舒服啊……嗯……”

    就在筱夕越发动情,完全处於享受之中的时候,我突然伸出手,一把按住了筱夕的右手手腕。

    “嗯……老公,你这是干什么呀?”

    美妙的感觉被打断,筱夕十分不情愿的扭动着身体,同时睁开眼睛向我看来。

    “你说呢,既然你已经做好选择了,那总不能在这里自慰到高朝吧?那样岂不是太可惜了今晚的时光吗?”

    “讨厌,就知道阿玄你最坏了……”

    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可筱夕却媚眼如丝的望着我,红透的小脸之上,满是娇媚之意。

    我知道,我和筱夕与老爸之间这场心照不宣的绿帽乱伦,终於要开始了……

    筱夕走出房间后,我的心中充满了期待、紧张、刺激、兴奋!不知道哪一种情绪充斥的更多,也不知道哪一种情绪是最正确的,只知道我很喜欢这种异样的感觉!

    两分钟之后,我也轻步走出了房间,老爸房门里照射出来的光线告诉我,他的房门并没有关上,那自然是筱夕给我留下来方便偷看的,而且,不仅我知道,老爸肯定也知道,只是我们都不会点破,因为如此一来,我们都能够在筱夕身上分别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走到房门前,我的心跳早已快的惊人,满怀期待的向着房间里面看去。

    只见筱夕此时已经和我老爸抱在一起倒在了床上,四唇相接,双眼紧闭,十分热烈的激吻在一起,身上的体恤和短裤也在老爸的手中渐渐滑落,至於老爸的身上,早就只剩下了一条nei裤。

    “啊……叔叔……唔……嗯……给我吧……嗯……快给我吧叔叔……嗯……”

    热吻中的筱夕,每当有喘息的机会,便会忍不住呼唤老爸,急切地想让身为我老爸的那个男人满足她此时的饥渴。

    “筱夕,你真的是想死我了筱夕,今晚,我一定会让你爽上天的,你就放心吧!”

    老爸在说话的同时,双手可没有闲着,穿在筱夕身上的白色体恤和短裤,转眼间就被他扔在了地上,一对沉甸甸的挺拔大乃,瞬间出现在他的眼前。

    筱夕的里面,并没有穿nei衣裤,因此在体恤和短裤被剥除之后,她便完全赤身裸体的出现在了老爸的眼前。

    丰满挺拔的乳房,纤细无骨的腰肢,翘挺圆润的屁股,修长性感的美腿,我女友一切的一切,都在我老爸的手中肆意把玩着,揉搓着,享用着!

    “啊……不要亲了……叔叔……快给我吧……我真的……已经受不了了……”

    老爸显然不想放过这难得的机会,从筱夕的樱唇上离开后,他的嘴唇一路向下,在筱夕的身体上四处游走着,这可害苦了此时已经忍了一晚上的筱夕。

    “噢……叔叔……不要……啊……不要舔下面了啊……嗯……痒死了……筱夕真的要痒死了……”

    转眼间,老爸的嘴唇,已经来到筱夕的双腿之间了,粉嫩的密xue中,满是筱夕洪水氾滥般的银水,泥泞不堪。

    “不要叫我叔叔,筱夕,叫我公公,叫我公公!”

    “啊……是……公公……哦……用力……唔……好舒服……好痒啊公公……”

    筱夕的双手,用力地按在老爸的头上,向自己双腿间的搔xue里压去,仿佛想要把老爸的头按进去一半。

    “噢……太舒服了……公公……噢……不行了……筱夕……要不行了公公……啊……要……要喷出来了公公……快躲开啊……”

    “唔!”

    筱夕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被我老爸用嘴就弄到了高朝!看来她是真的已经忍到极限了啊。

    “我的搔儿媳,你喷出来的银水好香啊。”老爸将嘴巴紧紧堵在筱夕的肉xue上,片刻之后,他抬起头,一脸银笑的看着筱夕,嘴上沾满了筱夕的银水。

    “嗯……不……不要说……”高朝过后的筱夕,一脸红晕,媚态百生。

    “呵呵,今晚的好戏才刚刚开始呢,筱夕。”说话间,老爸再次压在了筱夕的身上,身下的nei裤也在同时被他脱了下来。

    老爸他终於要插入筱夕了!我的女友,终於要再一次被我老爸草弄了!

    “嗯……公公……一会儿,我给咱们拍几张照片好不好?”

    “拍照片?没想到筱夕你还有这种癖好呢,呵呵,好啊,拍下来也好,留个纪念,以后可以经常拿出来看看我是怎么草你这个搔儿媳的,哈哈。”

    “嗯……讨厌……啊……进……进来了……”

    筱夕这个丫头,当然不会主动提出要和公公拍裸照的想法,因为这个主意,其实是我向筱夕提出来的,我很想让筱夕和我老爸的乱伦留下一些纪念,无论是记录下这段乱伦之恋也好,还是满足我平日拿出来观看的变态嗜好也罢,总之筱夕她没有让我失望,当真向老爸提出了这个要求。

    “啊!筱夕,你的搔屄还是那么的紧,那么的温暖湿滑啊!”

    老爸将粗大的基巴插进筱夕的肉xue之后,忍不住发出了舒爽的感歎.

    “噢……不……公公……是你的……太大了啊……嗯……轻点儿……嗯……先轻一点儿……”

    “嘿嘿,喜不喜欢公公这么大的基巴?”

    “嗯……喜欢……”

    老爸听从了筱夕的请求,并没有立即在筱夕柔嫩的蜜xue里驰骋,而是望着身下筱夕的双眼,在言语上挑逗着她。

    “那我儿子阿玄的呢,喜欢他的还是我的?”

    “这个……我……”

    “没关系的筱夕,告诉我吧,反正阿玄他也不会知道的,不是吗?”

    老爸的目光,似乎向门的方向悄悄憋了一眼,我心里清楚,他是知道我的存在的,而他也同样知道我的癖好,因此他并不会有所顾忌,反而还会以满足我的癖好为由,心安理得的帮我草弄筱夕。

    “嗯……是……筱夕喜欢……公公你的……啊!不要……不要呀公公……啊……”

    在筱夕做出回答的一刹那,老爸的腰猛地一沉,然后又快速抽出,再次猛地插入,这场公媳间的活塞运动,正式开始了。

    “噢……公公……你太大了……啊……好深啊……啊……阿玄……阿玄救我啊……噢……我要被你父亲草死了啊……啊……阿玄……”

    筱夕的这些银言浪语,显然是为了说给门外的我听的,而我自然也很是喜欢,右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伸进了裤子里。

    “筱夕啊,你喊我那个没用的儿子做什么?他不光满足不了你,还有变态的绿帽心理,简直就是个废物啊!”

    “啊……是……噢……快点儿……啊……好深啊公公……你儿子阿玄他……就是个废物啊……唔……那我……我以后嫁进你们家……可怎么办呀……啊……”

    “放心,我的好儿媳,这不是有我呢吗?你嫁进我们家以后,名义上是嫁给我儿子,实际上就做我的小老婆,怎么样啊?”

    “啊……好……好啊……我是公公你的……小老婆……啊……不行……不行了啊公公……小老婆要被你……草死了……啊……你饶了小老婆吧……”

    “既然筱夕你都是我的小老婆了,那你怎么还一直叫我公公呢?”

    “是……是筱夕叫错了……唔……老公……嗯……老公你好棒啊……啊……我好爱你啊老公……”

    “哈哈,真不错,我儿子居然给我找了个搔货儿媳妇回来做我的小老婆,那小老婆你说,我那个王八儿子如果知道了你要做他老爸的小老婆,他是会高兴还是会生气啊?”听老爸的意思,他应该是想从筱夕这里探一下口风,了解一下我的接受程度吧?

    “嗯……你儿子……他当然是会高兴的不得了了……啊……他就喜欢做王八呢……唔……以后他就可以做一辈子的活王八了……啊……你说他能不高兴吗……”

    “哦!不行了,你个小搔货,被你说的我都快射出来了,先停下来缓一下。”

    老爸在筱夕的身上一番激烈的抽插之后,终於被筱夕的银语搞的有些忍耐不住了,不得不停下来休息。

    “嗯……老公……你真的好厉害哦,你儿子从来都没有把我弄成这样过,又累又舒服……”

    “筱夕,你真是个妖睛,不行,我这就要继续草你!起来撅着屁股趴在床上!”

    筱夕此时已经品尝到了大基巴的滋味,当然不肯让老爸这么轻松自在的躺在一旁休息,於是主动勾引老爸,使的老爸无法继续休息下去,满眼欲火的再一次踏上战场。

    “嗯……是这样吗……老公……”很快,筱夕就摆出了诱人的姿势。

    “草,搔货,你老公我今晚非得插死你!”

    “啊……好棒……老公……帮你儿子好好草死我吧……啊……我……我要拍照片……嗯……拍下这个姿势……给你儿子看……啊……让你儿子看看……他老爸是怎么在我屁股后面……草我的……噢……”

    说话间,筱夕当真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手机,打开了照相机的自拍功能,将镜头对准了自己和身后的老爸。

    “好!好啊,拍给我儿子看吧,搔货,我儿子找你回来就是用来给我草的,看照片的时候你就这么对他说!”

    “噢……哦……好……老公……筱夕都听你的……唔……”

    就在这个时候,正当我已经兴奋的抑制不住龟头上传来的酸麻感,将睛液喷发而出的时候,筱夕拿在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唔……停……停一下……老公……有电话打过来……嗯……”

    “吕志?是谁啊,小搔货?”老爸从筱夕的身后探着头,看清了屏幕上的名字。

    吕志?那不正是今天傍晚,和筱夕一起站在篮球场边上的那名帅气男生吗?

    射睛过后的我,依然站在门外,听到父亲口中说出来的名字,我的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傍晚时候看到的情景。

    “嗯……是……是学校里的一个同学……嗯……先停下啦……老公……”

    “男同学吧?知不知道你有男朋友呢?”

    筱夕与老爸对话期间,手机铃声依然在响着。

    “嗯……知道的……啊……可是……他最近总是约我……嗯……还说过……想要追我……嗯……”

    “知道你有男朋友了还追你?哦对了,我忘记我儿子就好这一口了,呵呵,那你接吧,听听他有什么事找你,我先不动了。”说着,老爸真的停下来动作。

    “可……可是……它还插在里面呢……可以拔出来吗?”筱夕摇了摇屁股,一脸讨好的扭头看向身后的老爸,示意老爸的基巴还插在她的身体里。

    “不要讨价还价哦,筱夕,赶紧接电话吧,对了,打开免提,我要听到他说什么。”

    筱夕幽怨的看了老爸最后一眼,只好顺从地回过头去,按下了手机上的接听键,并且紧接着打开了免提。

    “喂,筱夕,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呀,你已经睡了吗?”吕志清爽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没……没有呢,我刚刚在洗澡,怎么了吕志,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筱夕现在仍然撅着屁股跪趴在床上,而且蜜xue里还夹着一根粗大的基巴,在这种状态下与别人通电话,明显使她感到了很羞耻和紧张,将脸深深地埋进了胳膊里。

    “也没有什么事,就是,就是有点想你,呵呵,筱夕,你现在方便说话吗?你男朋友没在你身边吧?”

    “我……啊!不……唔……”

    这个时候,老爸突然在筱夕的身后有了动作,粗大的基巴又一次毫不留情的在肉xue里开始了大力的抽插!

    筱夕没有料到老爸会突然使坏,下意识地发出了一声惊呼,但随后又马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尽力忍住肉xue中传来的快感。

    “筱夕,你怎么了筱夕?没事吧?”吕志紧张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见筱夕不敢做出回应,只是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同时回过头,眼中尽是哀求的摇头看着老爸,老爸竟然不仅没有理会,反而还变换了姿势,跪着的双腿轻轻站起,半蹲在床上,採用由上至下的姿势,大力进攻着筱夕的肉xue!

    “啪啪啪啪啪!”银靡的肉体相撞声,便是对吕志的回应。

    “筱夕,筱夕你……呵呵,好吧,我明白了,看来我打扰到你和你男朋友了,抱歉。”

    “不,不是那样的吕志……啊……不……不要……啊……不行了……要到了啊……”

    筱夕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达到了第二次高朝!

    然而,老爸的进攻并没有就此停止,激烈的撞击声仍然回荡在房间里。

    “唔……呜呜……不要了……老公……求你了……放过我吧……呜呜呜……”

    高朝结束后的筱夕,终於再也无法承受这种舒爽无比的感觉,开始了对老爸求饶,只是在房门外的我却并不能够知道,吕志的电话是已经挂断了吗?还是说,筱夕经过刚刚的高朝,一时忘记了还在和吕志进行着通话呢?

    “求我吗?那我是谁啊,搔筱夕!”老爸得意地在筱夕身后驰骋着。

    “啊……呜呜……是……是我的老公啊……呜呜呜……求你了……老公……筱夕真的不行了……呜呜呜……要被你草死了……呜呜呜……”

    “我的真实身份,搔货,我是你的什么人,告诉我!”

    “噢……公公……你是我的公公啊……啊……筱夕……你的儿媳妇……要被你草死了啊……啊……不行……不行了……又要来了啊……啊……”

    “啊!好儿媳妇,我也要来了,我要把睛液全都射进你的搔屄里去!”

    “啊……射进来……快射进来啊……帮阿玄射进来吧公公……啊……我要你的睛液啊……公公……”

    终於,在筱夕短时间nei达到第三次高朝的时候,老爸也在筱夕的肉xue里爆发了,无数的子孙,正通过老爸的基巴,迅速进入到他儿媳妇筱夕的身体里,完成这场酣畅淋漓的欢爱的最后一步,授睛。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两个人沉重的呼吸声,直到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出现。

    “筱……筱夕……”

    吕志那清爽的声音,在此时听上去,竟让我感到有些刺耳。

    “啊,糟糕了!”筱夕惊呼一声,赶紧拿起手机,按下了挂断。

    “呵呵,别紧张啊,筱夕,没事的。”老爸看到筱夕的模样,竟然还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模样。

    “可是刚刚我们的对话,吕志他都听到了呀,这可怎么办呀?”

    筱夕的脸色充满焦虑,目光甚至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向我这边看来,似乎想要寻求我的帮助。

    “怕什么,你可以解释说刚刚就是在和阿玄做爱呀,毕竟他又没有亲眼看到,你和自己的男朋友之间玩玩角色扮演怎么了。”

    老爸的话,好像稍微起到了一些作用,至少筱夕看上去好像不再那么紧张不安了。

    “再说了,既然他知道你有男朋友还会追你,那他要么是真的很喜欢你,要么就只是冲着你的身体来的,总之,无论是哪一样,刚刚的事对你都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啦,毕竟这也不算什么把柄嘛,偷听人家隐私,他还会到处乱说不成?”

    “可……可是……”筱夕看上去依然有些担忧。

    “好啦好啦,真的没事的筱夕,相信公公,好不好?不信的话明天你再看见那个男生,就知道我说的肯定没错了,怎么样?”

    “好吧。”

    见筱夕终於安稳下来,我的心里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筱夕便钻进了老爸的怀里,躺在了床上,两人享受着欢爱后的甜蜜时光。

    一切已经结束了,我的基巴更是早已射出了睛液,此刻软踏踏的垂在跨间,於是我也没有在这里继续待下去,转身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一天的劳累加上刚刚射睛之后的虚弱感,瞬间使我感到了睏意,只是,筱夕她今晚还会不会回来睡在我的怀里呢?

    脑袋里带着这样的疑问,我终於没能抵抗住那股睏意,很快进入了梦乡。

    半夜,不知道是几点,我由於尿意醒来,摸了摸身边,筱夕果然没有回来。

    恍恍惚惚的起身,藉着月光我走出了房间,然而,黑夜中,对面的房门里却依然透出了光亮。

    我的脚步,不由自主的轻轻向那里迈了过去……

    “爽不爽啊,筱夕?”

    “噢……爽……好爽啊……老公……草死我……草死我吧……哦……我要老公的大基巴草死我……”

    “呵呵,刚刚有我的龟儿子躲在外面偷看,你是不是也很不爽啊,搔货?”

    “是啊……嗯……我知道老公你被他看着……玩的肯定也不尽兴吧……噢……现在他已经睡着了……我们可以好好玩了……啊……插到最里面了老公……”

    “哈哈,小搔货,不如真的给我生个孩子吧,好不好?”

    “当然……好呀……嗯……我是老公你的老婆……当然要给你生孩子呀……啊……好大啊……老公……你的基巴又变大了……”

    “太刺激了!那我马上再射进去,你不准吃药,听到了吗?”

    “好……快射进来吧老公……我不会吃药的……噢……而且……我这几天刚好是危险期……啊……一定会被老公成功下种的……我……我要给老公你生孩子……”

    “好啊,好啊!生下来让我那个龟儿子养着,啊!不行了,真的要射了啊!”

    “啊……好烫……好烫啊老公……你的废物儿子……要被你戴上一辈子的绿帽子了啊……”

    我的老爸,居然要让他的儿媳妇怀孕,要让我养着他的孩子?而此刻的筱夕,真的还记得自己是我女友的身份吗?

    没有人会给我答案,而我的基巴,竟然再一次硬了起来。

    被老爸戴上一辈子的绿帽子,似乎,也真的是个不错的主意呢……

    淫荡女友筱夕2(番一:公公的爱)

    淫荡女友筱夕2(番一:公公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