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女友筱夕(十二)魅惑乌市

作品:《淫荡女友筱夕_H文

    淫荡女友筱夕_H文 作者:午夜人屠

    淫蕩女友筱夕(十二)魅惑乌市

    淫荡女友筱夕_H文 作者:午夜人屠

    淫蕩女友筱夕(十二)魅惑乌市

    本发自~第~~~主小`说`站

    银蕩女友筱夕(十二)魅惑乌市

    银蕩女友筱夕

    作者:玄素

    (十二)魅惑乌市

    乌市,个充满民族特色的城市,个聚集了各族人民的城市。

    在大多数nei地人的印象当中,乌市是贫穷的、落后的,以少数民族为主的城市。可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如今的乌市,发展迅速,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各种渡假会所以及星级酒店更是数不胜数,甚至比之nei地大多数城市的条件都要好得多。而且到这里居住的主要居民,也都是已经以汉族为主,其他各族人民加起来也只是佔了较少的部份而已了。

    不过所说的这切,当然仅仅只是乌市这个城市而已,至于当地的其它城市,也就不太清楚了。

    阿玄与筱夕二人出了火车站后,很快就见到了已经在站外等候多时的小姨,之后便上了小姨的车赶往她的家中。

    “小姨,姨夫呢?怎么没来啊?”

    “哦,他在上班,没有时间啦!你女友是叫筱夕是吧?筱夕不要介意呀!”

    “不会不会,麻烦小姨你来接我们已经很不好意思啦,我又怎么可能会介意呢?”

    听到小姨跟自己说话,筱夕显得略微有些紧张,毕竟还是第次见到我的小姨,而且小姨看起来又是十分年轻,让筱夕都有些不敢相信。

    此时的小姨上身穿着件粉色的短袖体恤,下身与筱夕同样的牛仔热裤,端坐在驾驶座上,白皙光滑的娃娃脸上双大眼睛认真的注视着前方的道路,涂了淡淡口红的小嘴唇,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些亮光,条乌黑的辫子将她的长髮束在了脑后。确实在所有人看来,眼前的娃娃脸美女实在不像是个已经有35岁年龄的已婚妇女,但是事实如此,却也让人没有办法不信。

    路上,我都在与小姨谈论着当地的些事情,还有之前我在她管理的酒店工作时所认识的同事,听小姨说也有些已经辞职了,对此我倒是没有说什么,毕竟人各有志嘛,总在那么个酒店里打工也确实不是年轻人应该有的抱负。

    在小姨平稳的驾驶中,我们用了将近个小时才终于到达她所居住的小区,不过也并不是真的因为小姨开车很慢,而是这里的交通实在太堵了!

    乌市的交通情况,是我之前来这里时了解到的印象最深的东西。当你早上起床上班的时候,如果说你需要开车去公司,大约需要二十分钟的时间,那么奉劝你,提前二十分钟出发吧,不然的话,你绝对会被堵死在路上而不能按时到达。

    并且除了堵车之外,乌市最近几年又是在快速建设,可能你早上去公司的时候,这条路还好好的可以通过,而当你晚上下班往回走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有可能你早上走过的路已经被挖了很长段距离的大坑而封路了。至于近些年乌市新增加的为了缓解城市拥堵、提高运行效率的快速公交系统brt,也被乌市的民众亲切的称为——“不让通”。

    在小区里好不容易找到了个停车位将车停好,我们三人拿着大大小小的行李,朝着小姨所居住的楼层——6楼!缓缓爬去……

    “终于上来了,小姨,你们家住的这楼层我是真心佩服,每天这么上下楼来回爬,真是够锻炼身体的。”

    拿着行李爬上来的小姨与筱夕二人显然累得也是不轻,匆匆放下行李、换好拖鞋后,小姨跑到客厅的茶几前拿起水壶倒了几杯水,然后拿起杯就先喝了起来。

    从侧面看过去,小姨此时正略微仰头喝着杯子中的水,喉咙处随着水的吞咽而滑动着,胸前丰满隆起的乳房看似至少也有d罩杯了,而牛仔短裤下的白皙美腿,看得人眼睛都不捨得移开。

    “呼~~又累又热的,筱夕,快先过来喝杯水,不用换鞋了先。”喝完杯水后,小姨转过头来喊筱夕过去,倒是丝毫没有理我这个亲外甥。

    “哎……筱夕,给你,你穿这个,快过去喝口水坐下休息会儿吧!”我从门前的鞋柜里找出两双拖鞋,放到筱夕面前双,示意她换上。

    之后我们先是在沙发上略作休息,然后就準备开始往外收拾行李了。小姨与我们两人起将行李拿到了个卧室,让我们两人先收拾,然后她就去她的卧室换衣服去了。

    直到我们把行李都已经收拾完从卧室出来,才发现小姨居然换好了衣服,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小姨,你怎么都不来帮我们收拾行李,个人坐在这看电视。”

    此时的小姨只穿了件并不透明的粉色睡裙,而且里面似乎连胸罩都没穿,两个小乳头稍微凸起但是并不明显,想必她在家里直这么穿也是习惯了,而对于我她又从来都不怎么避讳,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看待,难道她就没有意识到我已经是个大人了吗?

    “哦,我也是有忙的呀,我刚刚换好了衣服,然后又去洗手间收拾了下,準备让你们去洗澡嘛!快去快去,你身上臭哄哄的~~”

    “好吧,筱夕,洗澡去。”

    “什么筱夕洗澡去?是你先去洗,你不会想在小姨面前还秀恩爱的起进去洗吧?好歹我也在这里的呢,注意下影响哦~~”

    “额……”我被小姨的话顿时顶得哑口无言,没办法,小姨总是这么爱欺负我,那就只好我先进去洗啦!

    “那筱夕你先在这坐会儿,陪小姨看会儿电视,我会儿就出来,再换你进去洗。”

    “嗯,没事儿,你先去吧!”

    “哎呦哎呦~~不是吧,小外甥,我又不会把你的~~筱夕吃了,你就放心进去洗你的吧!筱夕,快来这边坐。”

    无奈地望了筱夕眼,我只好转身去卧室拿了几件乾凈的衣服进了洗手间洗澡去了。

    过了十几分钟左右,我洗完澡从洗手间出来,发现筱夕与小姨两人已经有说有笑的玩到了起,倒是让我挺开心,看来她们相处得不错嘛!

    “说什么呢你们?笑得这么开心。”来到筱夕的旁边坐下,我好奇地看向她们俩。

    “女生间的谈话,你个小男孩瞎问什么问~~边玩去。”小姨侧靠在沙发的端,隔着筱夕对我说话,丝毫没有点长辈的样子。

    “我怎么就是小男孩了呀,好歹我也是个品行兼优的青少年吧~~倒是小姨你,还能用女生来称呼?应该说是中年妇女了吧!哈哈哈……”

    “臭小子,你找打!”小姨听到我称她为中年妇女,气得抓起手边的抱枕就向我扔了过来。

    “哎呦!我错了,我错了,小姨,不闹了,你不是中年妇女,你是性感女神行了吧?”

    “哼!这还差不多。”

    “嘻嘻~~阿玄,你和小姨的关係真好。”此时,直坐在我和小姨中间没有出声的筱夕,开口说话了。

    “额……筱夕,你别想太多呀,她可是我小姨。”

    “喂,臭小子!你又在瞎解释什么呢,不知道越解释越黑呀?我当然只是你小姨了,你想把我当成别的我也不让呀,凈想美事儿了你。”小姨听到我紧张的向筱夕解释着我和她之间没什么,顿时翻了个白眼。

    “我知道的,阿玄,你解释什么呀,我刚刚可是和小姨玩得比你都好,还用得着你解释呀?再说了,就像小姨说的,你凈想得美,小姨这么漂亮,你想把她当成别的她也不让呀!嘻嘻~~”

    这什么时候变成她们俩合伙欺负我了?没道理的吧?

    听完她们俩的话,我也实在不敢再多说什么了,生怕她们俩又起合起伙来欺负我。筱夕见我也不说话了,就起身到洗手间洗澡去了。

    “小姨,姨夫中午也不回来吗?”筱夕走后,我和小姨也就继续看起电视,同时也有句没句的聊着天。

    “哦,不回来。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他们公司的个部门经理,职位说上不上、说下不下的,整天最忙的就是他们几个,好像过几天又要搞活动和会议,上头还得让他安排,不过这样也不错,刚好我就直接给他接过来安排在我们酒店了,又给我加了笔单子。哈哈~~”

    “那个……小姨,你们这算不算以公谋私?”

    “这怎么会是以公谋私呢?你想啊,是他们公司需要场地搞活动开会议,然后交给了你姨夫去办,你姨夫刚好又认识我,我又刚好有场地,这不是为了他们公司着想嘛!”

    “额……刚好认识……你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

    “什么叫好有道理的样子,明明就是事实。好啦,不跟你说这些没用的,说说看,你和小美女发展到哪步了?”小姨显然不想在她和姨夫“合伙谋私”的这件事上多说了,话锋转,问起了我和筱夕的事来,同时她整个人也从沙发的那端直接窜了过来,手按住我的肩膀,双腿分开跪坐在沙发上,大眼睛好奇地瞪着我。

    我转过头看了看小姨,这么近的距离,加上小姨的个子又是米六五左右,比筱夕只略微矮点点,此时面对着我跪坐在沙发上,也是比我矮出了块,然后……透过睡裙宽鬆的领口,我居然看到了小姨胸前两个巨大的乳房,下体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

    “这个……小姨,你能不能别靠我这么近,很热的。”为了掩饰尴尬,我故意向旁边移了移身子,同时只胳膊随意地搭在自己两腿中间的位置。

    “你不是才刚洗完澡,热什么热!快说说你们俩发展到哪步了?肯定上床了是不是?”小姨此时还是没有注意到我的不自然之处,又向我这边挪动了下双腿,同时双手握住了我左侧的胳膊摇晃了几下,完全就是小女孩在向男友撒娇的场面啊!

    实在有些受不了这香艳的诱惑,就算不去看小姨那对巨大的乳房,光是被她说话时吐出的阵阵香气以及不停摇晃着我的胳膊,我也是感觉到下体在不停地胀大着。

    “是啊是啊,是上床了,小姨你就别问了,快好好看电视吧!”

    “嘿嘿,你小子,下手果然快,有你老爸当年的风範。你老爸当时也是早早就拿下了你老妈,才会那么早就有了你,没想到这东西还遗传呢~~”

    听到我的回答,小姨这才鬆开了双手,同时身体向后仰躺在了沙发上,两腿也是从屁股下伸出来搭到了我的左腿上。而当我再次转过头看去,真是差点让我鼻血都喷出来了!要不要这么诱惑人?小姨你真的想要玩死我吗!?

    只见小姨躺下后,由于刚刚跪坐着的两腿在屁股下面,而在伸出来搭到我的腿上以后,原本到膝盖的睡裙也已经被折腾到只能包住屁股了,并且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又刚好能够看到里面穿着的粉色小丁字裤……

    躺下后的小姨没有再看我,而是侧着头看电视节目,但我也只是在看到了那条粉色小丁字裤以后就不敢多看了,之后更是起身将小姨的双腿放在了沙发上,然后藉口很累想要休息便迅速逃回了卧室。而当我即将进入卧室的同时,小姨也躺在沙发上哀怨的看了我的背影眼,之后继续转头看向了电视。

    没过多久,筱夕洗完澡从洗手间出来了,也是穿了件过膝的浅蓝色睡裙,不过里面倒是显然穿了nei衣,头长髮随意地盘在脑后,两个小脸蛋因为洗澡的缘故粉扑扑的,副惹人爱怜的模样。

    之后小姨起身去收拾饭菜,原来她在去接我们之前已经做好了饭菜,就等我们到了收拾完以后开吃了。不过小姨做的饭菜确实是般般,比我老妈做的差得多了,倒是与筱夕做的半斤八两。哈哈!

    听到我的评价,小姨与筱夕二人自然是相当气愤,那架势看起来差点就不准我吃饭了,不过最终在我的花言巧语之下,两人还是饶过了我。

    吃过午饭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在乌市,这个时间也就差不多算是下午刚开始而已。我与筱夕由于坐了两天多的火车,实在是有些累了,于是也就和小姨打了声招呼,去卧室睡午觉了。

    直到到了六点多钟,我才醒了过来,看了眼还在熟睡中的筱夕,我慢慢地下床準备去找点水喝。轻轻的关上了卧室的门,刚要抬脚走向客厅,细微的呻吟声传入了我的耳中。这是谁发出来的声音?不可能是筱夕,我才刚出来,那么难道是小姨?不会吧?

    悄悄的来到洗手间旁的主卧室,发现卧室门是敞开着的,可能小姨并没有想到我会不发出声响的出来吧,所以也就没有改掉自己在家不关门的习惯。

    我躲在门旁的墙后面,探出头向里面望去,刚好能够看到小姨所躺的大床。只见小姨正闭着眼仰面躺在床上,粉色的睡裙仍然穿在身上,不过褪到了腰部,两条细长美腿大大的分开,同时左手伸在下面拉住了小丁字裤,而右手正拿着根粗长的假阳具在自己的下体不停地抽插着。

    “嗯……嗯……哦……舒服……嗯……啊……哦……给我……嗯……”

    听着小姨诱人的呻吟,我的下体再次不争气的硬了,这天我是得遭多少罪啊?看来今晚得拿筱夕好好洩洩火!

    想到今天自己直都在被诱惑却没办法解决,于是我决定晚上就让筱夕享受下好了。

    “哦……嗯……天吶……不行了……哦……来了……来了……哦……”就在我还在幻想着晚上怎么享用筱夕的时候,卧室里的小姨已经达到了高朝,双脚支住床面,下体拼命地向上挺起,同时手上的速度却是不断地加快,嘴里不停地小声浪叫着。

    “阿玄……阿玄……”

    突然之间听到筱夕喊我的名字,吓得我赶紧快步悄声的离开了小姨卧室的门口,来到了厨房。

    “哦,我在厨房呢!怎么了?”过了小会儿,筱夕打开卧室门走了出来,脸睡眼惺忪的样子,看到我正拿着水杯站在厨房里喝水,走过来抱住了我,头埋在了我的胸前。

    “怎么了?筱夕。”

    “刚刚做噩梦了,呜呜……梦到你和别的女人在起不要我了……”筱夕在我的怀里抬起头,嘟着粉嫩嫩的小嘴看着我,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笨蛋,怎么会呢,只是个噩梦而已,别多想啦!”我将水杯放在身后的厨台上,双手抱住筱夕柔软的身体安慰着她,同时不忘将手移到她的小屁股上摸索着佔着她的便宜。

    “嗯……讨厌……别乱摸……”

    “怎么,还不让我摸呀?我就摸。嘿嘿!”

    “不是,小姨在家呢,让她看见了不好。”

    筱夕正说着呢,小姨便从她的卧室走了出来,看到我和筱夕抱在起,先是脚步略微停,脸色也是稍作变化,最后假意摆出了脸的怒意,同时咳嗽了两声:“咳咳~~注意影响哈,家里还有老人在呢!”

    听到身后有人说话,筱夕赶紧从我的怀里挣脱出来,转过身叫了声小姨,便低下头不好意思再说话了。

    “小姨,筱夕她是刚刚做噩梦了才让我抱抱她啦,可不是在秀恩爱,不过,倒是你自己也承认自己是中年老妇女啦!哈哈~~”

    “哼!你才是中年老妇女!待会再跟你算帐。筱夕,别不好意思,小姨也是跟你们开开玩笑,别当真哈。”

    “嗯嗯,我知道,不会当真啦!那么小姨我们几点吃晚饭呀?”

    听到筱夕问到晚饭时间,我略微有些不理解,难道筱夕饿了?这可是吃完午饭也没有多久呀!

    “这个呀,随便呀,你们饿了的话咱们就吃。怎么?筱夕你已经饿了吗?”

    “不是不是,我就是听说乌市的大盘基和烤羊肉串什么的不是特别出名嘛,想要去吃那些,不知道可不可以?”

    “哦哦,那当然没问题呀!你不用跟我客气,筱夕,我的年龄比你们也没有大太多,和阿玄他都直像是姐弟样,你也把我当成个大姐姐就行,想吃什么玩什么就跟我说。”

    知道了筱夕居然是想要去吃大盘基以及烤羊肉串,我反而也没觉得惊讶了,她是吃货嘛,我又不是第天才知道。

    之后在小姨的催促下,我和筱夕两人迅速回房换起了衣服,既然想要去吃烤羊肉串,那就得趁早,不然待会再下去可就连个站的地方都难找了。

    三人迅速换好了衣服后,就兴沖沖的下楼了,我的打扮倒是无关紧要,随意的穿了件黑色体恤以及黑色短裤。

    小姨将头髮盘起来扎在脑后,穿着件有着青色花纹的白色包臀旗袍,旗袍的领口处是网纱构成的,让人能够模糊地看到她性感的锁骨;而在旗袍的底端两侧,还特意有着开口,将丰满的臀部也是有些裸露出来,同时双腿上穿着肉色丝袜,脚上双白色的高跟鞋,整个打扮看起来真是成熟诱惑至极。

    筱夕则是穿了件黑色的露背连衣裙,因此没法穿胸罩,只好戴了个胸贴,连衣裙也是到臀部的位置,再往下是双黑色的长筒丝袜美腿,脚上双黑色的高跟凉鞋,略显成熟又妩媚动人。

    两人左右的挽着我的胳膊走在路上,惹得路过的行人不停注视着我们,让本来就因两个胳膊被困而有些不太自然的我连走路都有些彆扭了。

    路上受尽各种男人的眼光秒杀,我们终于在距离小区不远处的个羊肉烧烤摊位坐了下来,如果再走下去,我都担心会有男人冲上来揍我了。

    不过也许我想得太简单了点,因为烧烤摊这里的男人们貌似更多啊!而且他们看到小姨和筱夕后那个个如饿狼般的眼神,彷彿他们在吃的不是羊肉串,而在我身旁的两人才是他们想吃的羊肉串似的。

    我们刚坐下不久,个维族的少年就走了过来,草着标準的普通话问我们需要吃些什么,之后我们也是向他点好了肉串,并让其速度快点,然后他便又走掉了。

    “嘻嘻~~阿玄,看你很紧张的样子呀?”在等待的时候,筱夕也是和我说起了话。

    “嗯?有吗?哪里,我哪里紧张了?我干嘛紧张?”

    “哈哈,你看你都不会说话了,还不是紧张呀~~”

    “他当然紧张了,咱们两个美女守在他的两旁,附近所有的饿狼可都是盯着他呢,他能不紧张吗?”就算来到了外面,小姨还是不忘损我,不过她说的话也确实是事实。

    过了没多久,肉串就上来了,香喷喷的地道烤羊肉串就是不样,不仅味道香,肉块也大,还比我们以前吃过的那些所谓的羊肉串而实际上是猪肉串贵不了多少。

    看着面前的肉串,筱夕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拿起串就开始吃起来,边吃还边夸着肉串香,我和小姨同时笑了笑,也拿起了面前的肉串吃了起来。

    吃了阵后,貌似是有些饱了,筱夕的动作才终于慢了下来,不过嘴上还是没闲着,明显的肚子饱了嘴不饱呀!

    这时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突然坐在筱夕身旁的椅子上,和筱夕打起了招呼:“美女,来吃肉串呀?”

    “哦,是啊!”筱夕抬起头看了他眼,然后继续低下了脑袋吃着肉串。

    “交个朋友啊,怎么样?”

    “哦,那你得问我老公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同意。”筱夕这次是连头也不抬了,直接将话题转到了我身上。而小姨此时则是脸的幸灾乐祸,看着我会怎么回答。

    “你是她老公?”

    “嗯,是啊!”

    “哦,我想和你老婆交个朋友啊,怎么样?”

    “这样啊,我和我大老婆商量下哈,你稍等。”我回答完那个青年,不理会他惊讶的眼神,转头看向我身旁的小姨:“大老婆,这个帅哥要和小老婆交个朋友,你觉得呢?是不是没什么问题吧?”

    小姨见战火居然被我引到了她身上,心里暗暗骂了我声奸诈,脸上的表情却显得很无辜:“老公~~当然没问题啦,我们两个人都是你说了算的,你要让我们和谁交朋友我们就会和谁交朋友的。对吧?妹妹~~”

    还在低头吃着肉串的筱夕,听着小姨说出的肉麻的话,感觉全身都起了身基皮疙瘩,缓缓抬起头看向了我:“是呀,老公,就你看着决定吧!”

    哎……转了圈还是得到我身上,好吧,那就我来说好了。

    “好吧,那你就和这个帅哥交个朋友吧,我看这帅哥长得也不比我差太多,和他交个朋友也不错。”

    此时的青年还处在惊讶之中,嘴巴微微张开,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们三人,过了好会儿才又开口:“啊,那个……那你能过去旁边和我们哥两喝两杯吗?”青年说着指了指在小姨身后的桌子,那里还坐着个看起来比青年还小些的男生,大概和我的年龄差不多。男生有些拘谨,看到我们看过去,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嗯……好呀!老公,可以吗?”

    “嗯,过去吧,少喝点。”

    接着筱夕就真的起身向旁边的桌子走了过去,然后在那名拘谨的男生身边坐下来,主动和男生说起了话。而在我们桌前坐着的青年还迟迟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我出声提醒他,他才连声说着“大哥再见”然后跑过去了。

    “喂,你怎么真的让筱夕过去了呀?”见到筱夕真的过去了,而我也没有阻止,小姨这时才觉得是不是玩得有些大了,而如果她知道我和筱夕之前在火车上玩过的,那她会不会疯掉?

    “没事啦,交个朋友,过去喝几杯吃点肉串而已,很正常呀!年轻人嘛,爱交朋友,更何况我们俩还在这边呢,小姨你就别担心啦!”

    “真想不通你们俩在搞什么,我刚刚也只是随口开玩笑说的,你们怎么还真的这么敢玩。那个青年明显是看上筱夕了,你不会看不出来吧?”

    “好啦好啦,小姨,这种事很正常,我们在以前也经常碰到想跟筱夕交朋友的,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我也知道他是看上筱夕了,不过筱夕她自己会解决的,咱们就吃咱们的吧!”

    小姨还想要再说什么,不过被我摆手制止了,然后我也不看她,低头吃起了肉串,不过我倒是移了下椅子,好能随时看到筱夕那边的情况。小姨见我这样,回头看了下筱夕那边,也就转过头吃起了肉串,不再管我们俩的闹剧了。

    筱夕过去后,坐在男生的旁边,看到男生比自己还要害羞的模样,顿时胆子大了起来,主动和男生聊起了天:“你好,我叫筱夕,你叫什么呀?”

    “哦,你好,我叫崔鹏。”男生见筱夕主动和自己说话,抬起头看了筱夕眼,然后又低下头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这时那名青年也已经从我们的桌位那里回来了,坐在了筱夕的身边:“你好啊,美女,我叫崔志,这是我弟弟崔鹏。崔鹏,跟美女姐姐打招呼了没有啊?”

    “哦,打了。”崔鹏被崔志喊了声,抬起头看了看崔志,小声的说道。

    “嗯,我叫筱夕,崔鹏他刚刚都已经和我互相介绍过自己啦!”

    “哦,那还行。我这弟弟就是胆子小,不敢和陌生人说话,特别是美女,见着美女简直吓得腿都软了,嘿嘿。”

    崔志说完向筱夕的身旁移了移椅子,将自己的腿靠在了筱夕的黑丝美腿上。筱夕原本想要移开双腿,但是抬头看到对面的阿玄正看着自己,于是犹豫了下还是没有移动。

    崔志见筱夕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动作,但是却在稍作犹豫后没有拿开双腿,顿时心里乐开了花,将右手又放在了筱夕的左腿上。

    “嗯……你干嘛呀?注意点,这里有这么多人,而且你弟弟还在身边呢!”

    “嘿嘿,我……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没什么。不过,那边那个男生真的是你老公?”

    “哦,他呀,不是啦,他是我表哥,那个女人是我姐姐。刚刚我们也是逗你玩的啦,不过会儿过去的话还是不要揭穿我们哈,我们就是想以这么个关係来玩下。嘿嘿~~”

    “哦哦,明白了。我说呢,那个小子怎么还能同时有你们两个美女老婆,原来只是玩玩的啊!你放心,我不会揭穿你们的。”崔志边说着,放在筱夕腿上的手也渐渐向上抚摸着,直摸到了大腿根部里面。

    “嗯……讨厌死了你……”

    “美……美女,不对,筱夕,你没有穿nei裤吗?”摸到长筒丝袜根部的崔志再往上摸却并没有摸到nei裤,而是直接摸到了片大音唇,吓得他赶紧将手抽了出来,附在筱夕的耳边悄声说道。

    “有呀,我穿了的,穿了黑色的小丁字nei裤~~”

    听到筱夕说她是穿了丁字裤,崔志吃惊的瞪大了双眼,没想到自己今天碰见搔的了,让自己摸不说,里面居然还穿得这么性感,真是老天有眼啊!

    “是吗?不过,丁字裤不是也会遮住前面的吗?”

    “嘻嘻,是在网上买的情趣丁字裤,前面也没有遮住的。”

    崔志此时已经再次将手伸到了筱夕的下面,慢慢地摸了进去。

    “嗯……嗯……哦……”

    坐在旁的崔鹏,看着自己的哥哥崔志正伸手摸着筱夕的下面,也是激动得不行,但是却又不敢做什么,只好拿起桌子上的肉串塞进了嘴里。

    实际上现在崔志的动作,如果有有心人关注,肯定是能看到些的,只不过他们又不敢过来跟崔志争这块“嫩肉”,谁知道这个青年跟那边坐着的年轻人达成了什么协议,居然让美女主动过去坐到了他的桌前。

    “筱夕,你下面湿了呀,怎么这么敏感呀你?”

    “嗯……你轻点儿……哦……你怎么……插进去了……嗯……哦……”

    筱夕在崔志的不断挑逗下,下面早已经湿得塌糊涂,而崔志则是藉着这流出来的银水,将自己的两根手指插进了筱夕的搔xue,不过无奈坐姿有些不方便,只是插进去了半,可是这也已经够筱夕受的了。

    筱夕舒服的趴在桌子上,抬起头看到对面的阿玄正侧头看着自己,心中的羞辱感更盛,下体的银水不停地流出。

    “噢……不行……慢点……我受不了了……”

    见筱夕没有拒绝,反而直都在配合着享受,崔志也就大着胆子将手在筱夕的搔xue里抽插起来,带出的银水将屁股下的裙子都弄湿了。

    “嗯……噢……不行了……不行了……噢……要来了……”突然,筱夕坐直了身子,把揽过身旁崔志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前,口中小声呻吟着。

    “唔……筱夕,你要把我勒死了。”感受着筱夕胸前的柔软和巨大,崔志虽然十分享受,但是也实在被勒得有些喘不上气来,只好出声求饶。

    而此时筱夕也已经结束了高朝,连忙放开崔志,从桌子上拿了几张卫生纸伸到下体擦了擦,就赶紧站起身子,踏着黑色的小高跟凉鞋向阿玄他们小跑过去,同时小脸还红扑扑的。

    “怎么了,喝完酒了?”见到筱夕跑过来坐下,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问着她。

    “嗯,你们也吃完了,那我们回去吧!”

    “嗯,走吧!小姨?”我答应着筱夕,同时转头看向了早已在旁玩起手机的小姨。

    “好吧,那就回去啦,你们两个小混蛋还敢乱玩,也不怕出事。”

    就在我们三人起身準备离开的时候,刚刚那名叫做崔志的青年又过来了,然后我们也答应了他要和筱夕单独说几句话的要求,让他将筱夕又拉了过去。

    没过几分钟,筱夕就回来了,而在她刚刚跟在崔志身后再次过去时我也才发现,筱夕的连衣裙后面屁股的位置貌似湿透了呀,不过还好也已经是晚上了,如果不是旁边有街灯的话应该还是不容易被看出来的,所以我也没有过多的担心,在筱夕回来后,我们三人就向家中走去。

    又是六楼,好不容易爬上来回到家中,我对小姨说了句要早早休息,就和筱夕直接回了卧室关上房门,留下小姨个人在客厅站着若有所思。

    进了卧室,我迫不及待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把摸上了筱夕的搔xue,果然下面还是有些湿。

    “刚刚在外面,那个青年摸你下面了吧?”

    “嗯,是呀,而且人家叫崔志~~不叫那个青年~~”

    “你个搔货!”

    此时的筱夕还是穿着黑色露背连衣裙以及黑色长筒丝袜,根本还没有来得及脱下,直接就被我翻过身子趴在了床头,将丁字裤往旁边拉,我的基巴就插了进去。

    “啊……老公……好硬啊……哦……好舒服……哦……”

    “搔货!是不是很爽,让老公插你爽吗?”

    插进去后我就开始了大力的抽插,刚刚在外面筱夕已经被崔志用手插到了次高朝,现在搔xue里湿得很,完全不会感觉到半点不适。

    “噢……爽……好爽……我最喜欢老公插我……哦……好快啊……老公……噢……好舒服……”

    “那么是我用基巴插得你爽,还是那个崔志用手指插得你爽啊?”

    “啊……是……是崔志……啊……他用手……哦……就比老公强……噢……啊……我想他也用……基巴插我……啊……插我的搔屄……哦……插死我……”

    “你这个搔货!被老公插着还想别的基巴!我非草死你!”我边草着,边狠狠拍打着筱夕的屁股,引得筱夕更是娇喘不断。

    “啊……我就是搔货……哦……我喜欢别人的基巴……嗯……别人的……基巴就是……比老公你的强……啊……打死我……啊……草死我……我是剑货……哦……好爽啊……”

    不停的抽插与语言上的刺激,让我感觉兴奋的极限快要到达了:“草死你!草死你!搔货!剑货!我要射进你这个搔货的搔屄里了!”

    “噢……不要……啊……你不能射……我要让……崔志老公……射进来……不准你射……噢……哦……好多……哦……”

    最后看着自己身旁的两条黑丝美腿以及身前的白嫩屁股,听着筱夕那喊叫呻吟声,我将股股的睛液狠狠地射进了她的身体里。

    “呼~~累死了。”射完睛后,我来到了筱夕的身旁躺下,基巴也渐渐地变小了。筱夕则是拿过床头的卫生纸,擦拭着从下体不断流出来的睛液。

    “你坏死了,干得这么用力,害我叫得这么大声。”擦拭完下体后,筱夕趴在我的胸口上,轻声责怪着我。

    此时我也才记起来,我们现在是在小姨家里啊,刚刚进来时小姨还在客厅,筱夕喊得那么大的声音,岂不是会被小姨听到?虽然想到了这些,但是无奈都已经做过了,就算后悔也没有用,所以我也不再去多想,让筱夕脱下身上的衣服,然后搂着她进去了梦乡。

    (待续)

    淫蕩女友筱夕(十二)魅惑乌市

    淫蕩女友筱夕(十二)魅惑乌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