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6章 一举多得

作品:《我真不是学神

    伴随着中年张林的低骂,中年妇人却是脸色发黑,再次重申道,“一个普通水手家丁战死,正常情况才4两抚恤金烧埋银,媛儿那丫头,可是值30两!”
    “还有,你不把她卖掉,难道郭一航那小崽子的50两烧埋银,你还打算存起来,给这丫头当嫁妆不成?不要忘了,咱们家二子,还没结婚呢。”
    “他看上了街尾刘铁匠家的闺女,那边可是要10两礼钱。10两啊,你要做多久才能挣来这笔礼钱?”
    张林是郭一航、郭媛儿的表舅舅,妇人张何氏,就是小丫头的表舅妈,张家也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和小女儿早就结婚出家,只剩下二儿子还单着,主要是二儿子整天游手好闲不干正事,附近只要知道张家老二具体情况的,根本就不会把女儿嫁过来受罪。
    要不然,张家老二也不至于现在19岁了,背靠还不错的环境,长得也不算差,却至今还没结婚了。
    这是封建时代,除了经常跑船,动辄出去一次半年之久的水手们,哪有那么多少年少女到19岁还没结婚的?绝大部分都是十四五岁就成家了。
    张家环境还不错?张林本身是一个木匠,手艺还不错,对于沿海城市,还是风帆战舰大航海的时代,身为一个手艺不错的木匠,基本是能混的不错的,萧家更是鲁国五六百万人口里,最顶尖的士绅豪门之一,郭一航那个张家老二的表哥,能成为萧家商队,一艘武装商船水手长,在薛城本地,也算得上有排面的人之一了。
    就说街尾刘铁匠,也只是一个老实巴交的老铁匠,没什么背景,只靠手艺吃饭,就是知道张家老二名声太差,看在郭一航的面子上,才故意狮子大开口,叫了十两银子的礼钱,就是为难张家一下,不想让女儿嫁到张家受罪。
    还是那句话,一个成年壮丁,跑海的老油条水手或炮兵,在官军里死了只有五两烧埋银,萧家四两……
    那不管是刘铁匠要10两礼钱,还是许家少爷对郭媛儿开出了30两的卖身钱,都足以证明,两个少女的姿色有多出众了。
    伴随着张何氏的话,张林瞬间哑然。
    4两、30两、50两、十两,这一个个数字,对于张林这个老木匠来说,的确有着不俗的冲击力。
    他辛辛苦苦一年,也就是能让自己家吃饱穿暖而已。基本不存在什么余钱,随便来一场病,或者随便得罪一个人物,就是灾难级的。
    沉默了好久,张林还是咬牙道,“不行,我们不能那么做,做人不能那么没良心。”
    说这话时,张林脸上表情都有些扭曲了,似乎一下子放弃几十两白银,对他就是割肉一样的痛苦。
    张何氏再次冷笑,“就算你不想,一旦许家少爷知道郭一航死了,再来要人,你扛得住?郭一航没死的时候,还能看他的面子挡一挡,让许家不敢强来,现在你怎么办?”
    说到这里,张何氏也是气急而笑,“活该姓郭的小崽子死在海上,想当初,我可不止一次求他,让他帮二子安排一个好工作,他呢?一次次推脱,要是他当初把二子安排进萧家码头,也就没这些麻烦了。”
    张何氏这个中年妇人,表外甥刚死,就打起了贩卖外甥女的打算,除了是银钱作祟,为自己儿子婚事考虑之外,其实也有怨气,那怨气就是,萧家在薛城家大业大。
    整个萧家跑鲁国罗马航线的商船,一直都在薛城港口停靠、出入,你以为除了商船之外,萧家在这里没有自己的货仓,码头工人团队么?有,萧家在这里有着成套的家业。
    薛城虽然是鲁国最重要的港口城池之一,但整个鲁国,本就是三座比肩山东的大岛加一群中小岛屿组成,每一个大岛都是四面环海,一些中小型岛屿,一样有极为优良的天然港口。
    整个鲁国,能比肩薛城的港口城市,足有二十多个。
    对比一下,萧家就相当于无灵时代,大帝国京城内顶尖豪门,薛城的许家、梁家之类,就是一个地级市的土豪。
    双方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许家、梁家等等,也多有看萧家脸色吃饭的。
    因为这样,许家少爷才不敢强抢郭媛儿,哪怕郭一航只是一个水手长,一艘商船,船长、大副、二副、三副、武装部等等,哪一个不必水手长分量强?而萧家又何止一艘商船?
    这次出海更新换代之前,萧家一次远航动辄几十艘商船,而萧家除了远航舰队,还有近海商队的,那又是另一个体系了。
    只是一个水手长身份,就能让许家、梁家等薛城土豪卖面子不敢胡来,以往的郭一航,没死的时候,若利用他的身份,帮自己的表弟张家老二,安排一个码头上的清闲工作,绝对不难。
    张何氏求了郭一航多次,都没成,这才一直记恨着。
    你说郭一航三年前救了张林?这几年也多亏对方影响力,才让张家生活过得不错?升米恩斗米仇啊。
    而郭家那边,平日里郭一航在薛城休息时,是自己带着妹妹郭媛儿在他们家生活,只有对方出海远航的时候,才会把郭媛儿寄托在张家照顾。
    等张何氏这话一出,张林也呐呐无言起来,是啊,以前郭一航活着,可以扛得住许家少爷的压力,他死了……那,问题就大了。
    顿了一下张林还是咬牙道,“我就不信,一航是为萧家战死的,萧家能坐视不理。一旦许少爷真要来抢人,我就去萧府告状。”
    张何氏气得脸色都绿了,“你这个傻子,郭家小崽子是为萧家战死的,你去求一次两次,萧家可能出面,让许家不敢乱来,但是,媛儿才11岁,许家少爷才也17岁,等个一两年,那么大的萧家,谁还记得郭一航是谁?”
    “到时候许家再来,你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依我看,还不如把媛儿这丫头卖掉,咱们拿着这笔钱,还有郭家小崽子留下的宅院,给二子置办一门好婚事。”
    “还有,打着郭家崽子为萧家战死的名头,也可以帮二子在萧家找一门好差事,一举多得。”
    张林目瞪口呆,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而是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