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 不厚道

作品:《天阿降临

    N77星域边缘,一支涂掉了标识的舰队正在高速行驶,没过多久,在舰队的探测范围内就出现了多个信号。舰队的指挥官一声冷笑,立刻下令加快速度追击,同时给对方发信号要求停船。
    信号发出,全无反应,显然目标都关闭了应答。指挥官早知如此,继续加速,终于在几个小时的追逐之后进入到光学探测范围。
    目标是多达十几艘的货船,正在编队静默飞行。看到气势汹汹而来的舰队,它们迟疑了一下,还是打开了通讯频道。
    “这里是第四舰队第5机动分舰队,要求你们停船,接受检查!”
    货船船长回道:“我们接到的命令是直接将货物送到目的地,命令的级别高于第四舰队,请不要干扰我们执行命令。”
    指挥官冷笑道:“我的命令就是检查一切可疑船只,并且有开火授权。你们要是不停船的话我就开火了!到时候你们到地狱里去投诉我吧!我数到三,再不停下就开火!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频道里静默了一会,货船船长无奈地说:“我们停船,希望你能平安无事。”
    指挥官冷笑道:“我明年就退役了,还怕什么?”
    货船开始慢慢减速,这个过程会持续整整一个小时。指挥官也不着急,率领舰队并行行驶,只要货船船队有不对的举动,立刻就会被开火击沉。
    就在这时,副官突然报告:“前方出现不明目标,正在快速接近!预计35分钟后进入光学距离。”
    指挥官微微皱眉:“让他们表明身份。”
    副官立刻发出信号,片刻后脸色就有些难看了:“一部分是光年军团,另一部分没有反应,疑似是星盗或是联邦舰队。”
    “光年?”指挥官的双眉紧锁,沉吟一下后果断下令:“让货船队立刻紧急制动,限他们20分钟内停下,否则视为叛国,立刻击沉!”
    通讯频道里一片鼓噪,船长们怒气冲冲,毕竟紧急制动对体型庞大的货船损害很大。不过在舰炮的威胁下,他们还是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减速。
    这时副官又汇报:“光年舰队开始加速,预计25分钟后进入光学距离,30分钟后进入火力范围。”
    “又不是要打仗,报什么火力范围!”指挥官不悦道。
    副官张了张口,还是说:“对方开启了火力探测,刚刚我们探测到了对方的远程扫描。”
    指挥官笑容顿时有些僵硬,片刻后才一声冷笑,说:“我们也开启火力雷达,扫描对方战舰!”
    “可是……”副官有些迟疑。
    “执行命令!”指挥官声色俱厉。
    副官不敢再劝,老老实实的执行命令。
    公共频道中突然安静了,所有的货船船长都闭嘴。他们也发现了双方都开启了火力扫描,这就是要开打的节奏。他们这些货船可经不起风吹雨打,立刻乖乖地远离战场。
    在第四舰队的探测仪上,光年丝毫没有减速,直扑过来。这时扫描结果也出来了,光年舰队是4艘驱逐舰,另有不明身份的三艘驱逐舰。指挥官稍稍松了口气,他率领的舰队是由3艘轻巡和四艘驱逐舰组成的高速舰队,在实力上占据优势。
    此刻指挥官也顾不上搞小动作的货船了,下令摆出战斗队形,火控全开,摆出了一副开战的架势,然后发出通讯请求。
    通讯接通,指挥官冷道:“立刻表明你们的身份!你们已经入侵了王朝星域,立刻给我滚出去,否则的话……”
    频道里响起一个宁定的声音:“我是楚君归。”
    指挥官突然失声,否则的话怎样就说不下去了。舰队里也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舰桥里能看到的军官们脸上都是震惊和激动。
    虽然第四舰队和楚君归一直是敌对关系,但那都是上层的决定。基层许多军官心目中,几年前还是白手起家的楚君归和联邦大战数月,一举歼灭数十万大军,逼得联邦签署停战协定,几乎是凭着一己之力把第四舰队丢掉的地盘给抢了回来。在年轻人心中,楚君归已经成为一个传奇。至于光年属不属于王朝,年轻人理所当然地认为属于。
    指挥官定了定神,刚要说什么,频道中又响起楚君归的声音:“这些都是我订的货,任何人都无权检查。”
    指挥官刚想反驳,就见光年一艘星舰舰艏光芒闪烁,开始充能!
    指挥官一脸震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眼前强光一闪,旗舰舰体剧震,一道高能光束已经轰在了舰体上!
    星舰的护盾并没有完全充能,在光束炮的轰击下只坚持了几秒就轰然崩溃,好几个护盾发生器都被烧毁。好在光年这一炮也没有完全充能,把装甲打穿一半后就自动熄灭。
    楚君归的声音随着这一炮而来:“这只是个警告。”
    指挥官脸色阵青阵白,咬着牙,右手高高举起。副官见状立刻冲过来抱住了他的手,叫道:“不行,不能开战!”
    “是他们先开的炮!”指挥官怒道。
    副官也顾不上委婉了,说:“打不过啊!”
    “明明优势在我......”指挥官说这话的时候,底气也有些不足。
    副官压低了声音,说:“我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可是......那个楚君归,他打了那么多仗,兵力相当的时候就没见他输过,我们这点优势算不了什么。”
    指挥官其实也心知肚明,再看周围,人人都是脸有惧色。他心底叹了口气,表面上一脸愤恨,冷道:“我们先撤,回头自会有人跟他算账!”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在舰桥一角,一名年轻军官悄悄地出了口气,说:“还好将军没冲动。”
    旁边上了年纪的军官嗤的一声,说:“你来得晚,还不了解将军。将军马上就退休了,哪会在这个时候打仗?你看他手举了半天,不就是等人来拦吗?”
    年轻军官恍然,然后又皱眉道:“可是拦了的话,时候不会被说是怯战吗?”
    老军官道:“这就是将军不厚道的地方了,他名声是保住了,到时候一退了之。廖副官的名声可就臭了,以后升迁,怕是有麻烦了。”
    年轻军官显然对副官不怎么感冒,道:“谁让他做那个位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