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杂货铺老板

作品:《费伦的刀客

    巴德尔就像一个喋喋不休的长舌妇,絮絮叨叨的品评着自己的损失,或许他并不知道,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刚刚被消弭于无形之中。
    如果说神明的降临对普通人来说是一场要命的奇观的话,那么邪恶神明化身的毁灭则完全是一场灾难性的大摧毁,尤其是在没有同能级的存在进行控制的情况下。
    当然现在对巴德尔来说也是一场灾难,酒馆里乱的像一群野猪过境一般,两桌无赖的酒客趁机逃了单,佣兵小队剩下的两个幸存者貌似也不是慷慨的家伙。至于威廉一家子,巴德尔的眼珠子转了几转,也没好意思开口讨要赔偿,不知道他是真良心发现还是畏惧点什么呢。
    矮人巴德尔终究没有追究破坏酒馆的元凶,而且他还任由两个可怜的佣兵就此离开,不过巴德尔在为威廉一家人端上了当地特有的食物之后,就跑到酒馆的门外,像骂街的泼妇一样对着对面的杂货店和几个民居破口大骂,因为那里的主人就是那些逃单的无赖客人。
    这里的绝大多数食物都是甜的,因为它们的主要原料或者调味品都是沙枣,沙枣泥、沙枣果酱、沙枣碎、沙枣果干,沙枣蜜糖···沙枣充斥着贝戴蛮族的饮食文化的每一个角落。
    以青沙枣为原料酿造的蜜酒,口感绵软,清香怡人,再加入大量的熟透了的沙枣碎,绝对是千里黑路上最负盛名的饮品。还有一种奶制品,也是以炒熟的沙枣碎为原料,拌上许多干果碎,再用软奶酪和酥油混合压制成饼状,咬一口,干果的酥脆,奶酪的绵软,沙枣的甘甜,酥油的醇厚,一起在口腔中混合发酵,凝聚成令人难忘的绿洲风情。
    两个小家伙吃得是满嘴流酥油,不过威廉和菲妮雅、雅苏娜三个人对这些美食就有点腻歪了。原因很简单,他们一路上已经吃了太多的甜食,迫切需要一些够咸味的食物来调节一下胃口。
    可惜,沙漠里的盐就跟洗澡用的清水一样,是一种奢侈的稀缺品。巴德尔告诉威廉,想要盐的话可以去对面的杂货店看看,不过该死的威尔刚刚逃了他的单,矮人觉得威廉现在上门不一定能找到杂货店老板。
    在草草垫了垫肚皮以后,威廉从巴德尔的酒窖里搬走了三桶最好的蜜酒,并付给了他足够的黄金。在埃诺奥克,金银制品要比单纯的金银币更受欢迎,这是三号绿洲上的老牧民告诉威廉的一个真理,而威廉的购物体验也验证了这一点。
    在参观了酒馆的客房之后,威廉甚是礼貌的拒绝了先前预订的计划,毕竟这里的客房太没有安全感了,直接就是从藤织的墙壁上延伸出来的藤床,稍微用点力,整座房子都跟着摇晃。如果威廉想跟自己的两个伙伴做点什么羞羞的事情的话(而且这种不可描述的小爱好必然是免不了的),估计整个酒馆都得动摇起来,然后被整个小镇欣赏一出别开生面的“房震”。
    所以还得住帐篷,幸好小镇上有专门的帐篷区,你可以租用这里的公共帐篷,也可以自备帐篷,只需要支付一点微不足道的场地占用费。
    威廉豪爽的占用了两块场地,搭建了两座帐篷,自从进入大沙海以来,一直放在空间指环的深处吃灰的豪华帐篷终于又有了用武之地。这种貌似华而不实的奢侈品,就不适合在风沙过大的荒漠中使用,也就在这个平缓的小镇里还能暂时用用。
    久违的豪华大床也再次成为了小米莎儿和蜜露娜的欢乐小窝。当然,另一个比较普通的帐篷就成了威廉和家人的欢乐小窝,他又一次罕见的享受了一回齐人之福,虽然有点累腰,嗯!也比较伤腰子,还流失了大量的水分。
    威廉的体力恢复速度确实比较吓人,不到中午时分,他就精神奕奕的走出了帐篷。
    天上的太阳有点晃眼,威廉用手遮挡了一下刺眼的阳光,然后提着一个装满了清水的大木通,跑到沙枣丛里洗了一个清凉的凉水澡。幸好正午的小镇比较安静,少有行人外出,否则肯定会有人斥责他浪费水资源。
    洗漱完毕,威廉走进豪华帐篷,菲妮雅正睡在外间的吊床上,男人的到来让她惊醒,不过在看到是威廉之后,她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闭上眼睛继续睡去,嗯,昨晚她吃得很饱,很满足。
    威廉走进里间,只见两个小家伙在豪华大床上,却是睡得横行霸道,四仰八叉,你蹬着我的小脸儿,我压着你的小腰儿,完全就是一对女霸王的睡姿。威廉只是微微一笑,也不去管她们,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威廉在继续酣睡的菲妮雅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快步走出帐篷,径直向小镇的杂货铺行去。
    杂货铺的门上挂着一个皮质的幌子,上面画着一把剑和一个背囊,意思是说这个小店经营的范围包括兵器和杂货。
    威廉敲了敲藤编的门,没有人应声,应该说敲门声太小了,里面的人可能听不到。他使劲推了一下门,屋门应手而开,却是威廉潜发暗劲,震断了别着的门栓。他缓步迈进杂货铺,却见里面充斥着各类的货品杂物,旧背包、破铺盖,麻绳、皮卷、各式水囊,座鞍、木杖、羊皮纸,还有几件锈迹斑斑的破烂刀剑,秃毛的羽箭,简直跟个垃圾场没什么两样。
    威廉有点怀疑,他能在这里买到什么可靠的东西吗?只不过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店铺,总得问一问,看一看,或许这里的老板有内秀呢。
    不是有这麽一句话麽,包子有肉不在褶上。而且,威廉想见一见昨晚的好心酒客——威尔,也就是这里的老板。
    地上有一个破旧的铃铛,以前或许是属于某个神气的骑手,但是现在只能落在这里吃灰。威廉拾起来,随手摇了摇,铃铛还能用,发出“叮当叮当叮当”清脆的响声。
    这时一个略显疲倦的声音响起:“那个铃铛是一个好家伙,她曾属于一位高贵的酋长——的小马驹。”
    威廉抬起头,就看见威尔面带倦容的从货架后面走了出来。威尔有着一副清秀的面容,尖尖的耳朵,他是一个半精灵,只是却没有半精灵该有的魅力,因为他有一对颇具喜感的斗鸡眼儿,配上半精灵的外貌,和精灵一比就像狼群里面的二哈,与人类相比就像田园犬面前的柯基。(同学请入座)
    ------题外话------
    首先感谢书友【无心*玉龍】打赏1500点。
    我果然是一个见钱眼开的卑鄙家伙,一看到money就抑制不住加更的欲——望。我终于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说一说,自重新解锁以来,订阅惨到扑街,从12月14日到现在,平均订阅不足70,虽然怀着对书友们愧疚的心态,硬着头皮往下写,可是总有一些不平之意,我出去搬一小时砖,也比坐在电脑跟前码三十个小时挣得多啊。
    如果不是有你们这些确实喜欢本书的书友支持,我真不想往下坚持了。当然了,既然重新开始更新,那咱就坚持到底。哈哈哈!
    顺便,我会把打赏的书友尽量化入故事中充当个NPC,有兴趣的书友可以为自己取个比较DND的名字,发在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