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6章 恶奴当受焚刑

作品:《武猴

    看着大门紧闭的府门,袁林心里划过一丝暖流。这是赢康的眷恋,里面生活着一位为自己劳心劳累的像母亲一样的兰姨。

    正是心中的这股挂念,袁林才会不辞辛劳的赶路回来。

    几个月没有恢复,不知道兰姨的情况如何了。

    自己一直没有消息,兰姨会不会很着急。赢康的灵魂中一段段的思恋的在一刻彻底爆发了,推门而入,府邸还算是比较大,但是内心急切的袁林,一步并作三步走,很快地来到大厅,正要进去,却听到一道令人厌恶的声音,袁林眉头紧蹙,放慢了脚步。

    “兰陵心,考虑的怎么样了?你家那废物皇子已经死了,你还守着这府邸做什么?”那声音极为嚣张在空旷的大厅中来回的回响,好像是播音似的,很刺耳。

    “不如,你就卖了这座府邸。嘿嘿嘿,而且,你姿色还未衰老,做本公子的情人如何,只要你能够让本公子开心,本公子大把大把的银子送给你,比那废物皇子要好多了。”那道嚣张的声音突然的变得猥琐起来,嘿嘿笑着,眼中的银欲在扩大。

    这人,袁林没看袁林都知道是谁,他叫做龚离,是燕京中一家很有名的灵粹商铺的二公子,整天是无所事事,接着自己父亲的人脉在燕京中与大臣的儿孙混迹在一起,小的时候,还经常的欺凌赢康。是赢康最厌恶的人之一。

    这家伙长大之后,更是不得了。不喜欢妙龄少女,最喜欢那些人妇,熟透的人妻。只要还有姿色的,不管多大他都想方设法的搞上床。接着他家的实力专门搞那些欲求不满,或者是美丽动人的人妇。不过这也是只限于实力弱于他家的。他还没有胆量敢动那些实力强悍的人妇。

    “滚,你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一道愤怒的声音接着响起,这正是兰姨的声音。门外还能听到兰姨愤怒而剧烈的喘气声。

    “哈哈哈兰陵心,你这样只会让本公子越来越想上你,本公子上了很多的人妇,里面还没有一个想你一样令我心动的女人。只要你从了我,本公子一定会让你欲仙欲死。这么多年你是不是还没有和男人上过床,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你一定很久没有尝过了吧。”龚离银荡的说道。

    “无耻,无耻的败类。”

    “我就是无耻,我就是败类。”龚离不知廉耻的笑道。“可是我就算是无耻败类,也比赢康那废物强。你说对不对啊。”

    “就算一百个你也抵不上一个赢康,他的命毕竟贵重多了。”

    “龚公子和他啰嗦什么,直接上就好了。现在赢康**不离十已经死了,她不过是个女婢而已,她的死活没人会管的。”大厅中又传来一道尖细的声音,这声音比女人还要尖细,听起来就像是宫中的太监似的。

    袁林听闻此声,脸色刷的一下子铁青,这尖细声音的主人正是一名阉人,他是大帝赐下照顾的太监。是赢康的奴才,不过,由于赢康皇子的无能,他早就离开了府邸,不过每月的时候还是会回来,带着几名太监,将赢康的例钱剥削的干净。

    “嘿嘿嘿小贾子,这你就不懂了,我还是喜欢顺从的女人,不过偶尔强上也是不错的注意。”龚离银笑道,一步一步的走向兰姨,几个仆人也是银笑的拦住了兰姨。

    “龚公子,能不能让我也尝尝熟妇的味道,这种女人才是真正地女人,上起来才有味道。”尖细声音又传来银笑道。

    “你个阉人有能力上吗?”龚离不屑的说道。

    “嘿嘿嘿,龚公子,这你就不知道了,阉人自然有阉人的方法,我这双手灵活着呢。用它就能送兰陵心上极乐世界。”小贾子嘿嘿的道。

    “闭嘴,你个奴才,竟敢带人闯进皇子府邸,你想死。”兰姨俏脸上布满了怒气,恶狠狠的道。

    啪~!

    “皇子府邸?我呸!谁将赢康那杂种当做是皇子,他不过就是废物而已,贱婢的儿子。”小贾子尖细的声音格外的刺耳。

    “哈哈哈好,小贾子,这一次你领我进府邸,你有功,本公子准许你上她。”龚离哈哈的大笑。

    砰!

    大厅的门外传来一声撞击声,袁林一拳打在门框上,面无表情,缓缓地走进大厅,冷冷道。“小贾子,龚离。很好。”

    大厅中得人一个个惊讶的看着袁林。

    不过等到看清是袁林的时候,小贾子讽刺的道“你倒是命大,独自从十万大山中走出来竟然还没有死。”

    “赢康废物,你来的不是时候,再迟一点,本公子就办了兰陵心。”龚离不怀好意的看着兰姨,然后不屑的瞥了袁林一眼。

    “龚公子,现在也不差,你就来一场现场直播好了,让赢康这废物好好看看他从下带他到大的兰姨,是如何的银荡。这是羞辱他的好时机。”小贾子银邪的一笑,很邪恶的道。

    “没问题,今天可是精神饱满啊!”龚离银笑道,一步一步的走向兰姨,“你们去将赢康那废物压过来。”龚离对着身后的两名元婴期的护卫说道。

    “是,少爷。”两名护卫一左一右走向袁林。

    “皇子殿下,快走。”兰姨泪水流了满脸都是,吼道。

    “你们很好,你们让我彻底火了,敢欺负兰姨,不将你们碎尸万段,不足以平复我心头之恨。”袁林的脸色冷的连空气的温度都在下降,整个大厅的温度有了明显的下降。

    两名元婴期修士心中竟然产生惧怕的心理,眼中一凝,有些凝重。

    “快一点,不过是个废物而已。拿下他。”龚离喝道。

    “没错,只是废物而已。”两名护卫心里暗道。

    袁林冷冷的不动,一道血影凭空产生,两名护卫被血影扑上,眨眼间变成干瘪的尸体,身上一滴鲜血都不剩。

    众人来没有来得及反应,所有人被血影打飞出去,滚落在地面上,一把把的利剑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一个个冷漠的女子拿着利剑手不抖的架在他们的脖子上,只有一动弹,脖子便会被割断。

    袁林缓缓走过去扶起兰姨,脸上露出笑容,极为温柔的说道“兰姨,你没事吧。”

    此时,兰姨已经呆住了,指着那些女子,惊得已经说不出话来。

    “慈航,你带着兰姨下去。”袁林对着慈航说道。“兰姨,你先下去好好的休息一下,我来解决这些垃圾。”

    “是,主人。”慈航微微一笑,搀扶着兰姨,走向内堂。

    兰姨回头,满脸担忧的说道。“不要杀人,皇子殿下不要杀人啊!”

    “放心好了,兰姨,康儿长大了。有分寸。”袁林露出温暖的笑容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皇子殿下长大了。”兰姨眼角泪水流露下来,随着慈航进入内堂中。

    “赢康,你个废物,你敢拿剑指着我。”小贾子朝着袁林大喝道。

    袁林回过头,脸上的笑容转瞬间冰冷如冰,冷冷道“砍了他的手。”

    剑光一闪,一道手臂掉落在地。鲜血淋淋的,小贾子当场就晕了过去。

    “没用的东西,将他弄醒。”袁林冷冷的说道。

    飞剑将龚离的另一只手掌钉在地面上,巨大的疼痛刺激着小贾子眼睛一睁,醒过来,整张来煞白,嘴唇在抖动。脸上的肥肉都在颤抖。

    这一幕,将其他人吓得脸色当场苍白起来,看向袁林眼神恐惧起来,尤其是龚离好似对袁林感到陌生。

    “赢康,放开我,我可不是那个奴才,你现在放开我,我不追究你的责任。否则我爹知道了,你这个废物皇子也该到头了。”龚离威胁道。

    袁林脸上露出讽刺之色,瞥了一眼龚离,冷冷道“你的事一会儿再找你算账,我先好好的修理一下这个奴才。”

    袁林缓缓的走到小贾子面前,一脚踩在他的手掌上,脚上发力,龚离的手指被碾压的血肉模糊,手掌内的手骨都发出清晰的断裂声。

    “主子,饶命。”小贾子痛苦地眼睛都眯了起来,口中呻吟道。

    “你也知道我是你主子啊!小贾子,你的胆子越来越大,越来越放肆了。将龚离引进家门,差点玷污了兰姨。你说我该将你怎么办?”袁林轻声的道。

    “主子,饶命,主子饶命”小贾子跪在地下,也管不了断臂断指,使劲的磕头,大厅中回荡着咚咚咚的声音。

    “饶命,不,我不会饶了你。背叛主人的奴才是为恶奴,你这种奴才死不足惜,你会死,会死的很惨,很惨。”袁林淡淡说道,谁都能感受到他声音中包含的杀气。

    袁林掌心中出现一朵金焰,随后一抛,金焰落到小贾子的身上,金焰猛地窜起来,将小贾子整个人燃烧起来。

    “背弃主子,当受焚刑。”袁林淡漠的看着龚离,这金焰袁林是控制的很好,燃烧的速度也很慢,它会一寸一寸的将龚离的身体烧成灰烬。

    袁林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把座椅,缓缓地坐在椅子上,淡然的看着小贾子被燃烧的惨状。

    龚离恐怖的叫声在大厅中回荡,穿过大厅,整个府邸都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

    连带着附近的府邸都能听见。

    “发生了什么事?”不一会儿,府邸中浑厚的声音传进来,巡视龙莲街道黑甲军闯进府邸中,打开大门,十名黑甲军闯了进来,看见痛苦地嚎叫的小贾子,当首的黑甲军脸上震惊,看向大厅前方端坐的袁林眉头紧皱起来。

    红莲大街有着许多大秦大臣的府邸,所以巡查这一片的黑甲军实力很高,领首的就是元神期强者,其他九人清一色元婴期。

    恰巧,领首的黑甲军袁林也见过面,他叫应德荣,官职是都尉。经常是巡视红莲大街。

    “康皇子,这是怎么回事?”黑甲军领首的军士,质问道。没有一点客气的成分。

    “没什么,本皇子只是在惩戒恶奴而已。”袁林看也不看黑甲军领首,淡淡说道。

    “康皇子”黑甲军领首脸色不喜,冷道。

    “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该滚就滚,不滚就给本皇子老老实实的看着。”袁林眼睛虚眯淡淡道。

    身边封况庞大的压力直接压过去,将十名黑甲军压得喘不过气,身上的黑甲都在咔咔的作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