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22

作品:《[黑篮]痴汉系女友

    [黑篮]痴汉系女友 作者:Miang

    分卷阅读22

    蜜色肌肤、个头高大的男孩,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会好好学习的模样。对着眼前的课本,也是一副极为不耐、接近暴走的神情。

    “谢谢。”彩名从惠子的手中接过了茶杯和甜点,朝她微微一笑,说:“想要集中精力把这几道题讲解掉,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的话,就不用找我了。”

    惠子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点头应下。

    等到佣人退出合上了门,两个人才齐齐舒了口气。他们彼此对视一眼,随后便自然地吻住了彼此。大抵是因为熟人还在门外徘徊,这份亲吻之中竟然带着令人心跳的无比刺激。唇舌吸吮的声音交错落在房内,伴随着轻轻的喘息声。为了防止被发现,彩名还不时朝着门口投去警惕的目光。

    她的五指落在了青峰硬起来的地方,手指解开了裤链,将性|器从布料的束缚中解放了出来。她柔软的手乖顺地抚弄着硬邦邦的凶器,极为熟练地上下套|弄着。

    “上来。”青峰将她的身体朝着自己面前一拽,使得她分开双腿,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两个人的重量都由一张椅子承担着,那张椅子骤然向下一沉,发出了嘎吱的沉响。

    身躯彼此紧密地贴合着,彩名一边和他交换着亲吻,一边用手指抚动着他那被挤在身躯之间的性|器。灼人的热量从青峰的身上散发出来,让她也变得微微激动起来。

    青峰修长的手指探入她的裙下,勾开了白色的底裤。

    他故意提醒说:“不能喊出来,纱山同学。”

    说罢,他单手托住彩名的臀部,将她的身体固定在某个角度,随后向下按去。

    “唔……”

    纱山彩名的手攀上了他的肩膀,手臂紧紧地瑟缩着。

    缓缓下沉的身体,将整一支凶器都吞入了自己的身体中,最后终于坐到了他的腿上。

    即使已经做了许多次,她还是为体内那饱胀跳动的触感而颤动不已,只能抖着肩膀,倚靠在恋人的怀抱里,将喉咙深处的喘吟全部吞咽下去。

    “爽吗?”

    偏偏那家伙还要故意这么询问着她。

    她的五指揪紧了青峰的衣服,轻声说:“被青峰君……填得满满的了。”

    虽然是轻轻的、若有若无的声音,却仍让青峰心头一跳。他揽紧了彩名的腰肢,低头深深吻住怀中的少女,将舌尖用力地抵进她暖热的口腔中,吸吮着对方的津液。

    彩名慢慢抬起身体,再缓缓地坐下去。缓慢的摩擦,却带来了极致的快感,让她紧闭着眼,双手不敢随意动弹。这样极度缓慢的动作,让青峰同样不好受。他用宽大的手掌帮助她上下晃动着腰,吞吐着不属于自己的物件。

    “竟然还需要我帮你。”他嘁了一声,说:“今天怎么这么不乖啊?”

    隐晦的、不可言说的粘腻响声,轻轻落在身旁。

    青峰用牙齿咬开她的纽扣,露出了她洁白的胸口,随后俯身亲吻着早已有了吻痕的那处。

    沉溺于快感的海洋,她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以至于做出了平常完全不可能做的可怕事情。她竟然主动解开衣服,如同邀请一般,希望面前的男人在自己身上留下记号。

    每当吮吸的触感落在她的身体上,她便从心底感到一阵快乐。

    就在此时,敲门声再次响起,惠子在门外问道:“还需要点心吗?我又做了一些。”

    彩名的身体瞬间僵住,她无比紧张地盯着门的方向,努力平复着嗓音间被情|欲沾染的媚意,说:“啊,不用了,请不要再打扰我,这一道题比较麻烦。”

    万一惠子在这个时候进来,那可就糟糕了。

    她正裸着上身坐在男朋友的身上,那家伙的东西还在她的身体里没完没了地进出着。

    惠子还没有走,青峰却忍不住了。他扣着彩名,让她继续主动吞下自己的器物。他紧皱着眉,用手掌揉捏着她的臀,低声责备说:“喂,太紧了,放松些,别那么紧张啊。”

    她怎么可能不紧张啊!

    一边担心着惠子是否会走进来,一边还要应对工口峰!

    “那好吧。”惠子的脚步声终于下楼了,她也呼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放松,却让恋人趁机冲入了她的身体深处,让她瘫软着身体陷入了高|潮之中。

    “啧,你不行了?我还没结束呢。”他低笑一声,沉哑着嗓音,继续托着她的身体。他的面颊上有了汗水,于是他提起自己的衣领,如同在篮球场上一般,擦拭着面颊上的汗水。被提起的衣摆下,露出了他无比诱人的腹肌。

    为了更方便地做,他站了起来,将彩名按在了书桌上。他的余光落在了书桌上摊着的课本之上,满是恶意地笑着问:“优等生,不如我来考你一下题目吧?……嗯?你的成绩不是很好么,最简单的题目总该会吧?”

    不待她抗议,青峰便开始问。

    &ypes该怎么拼?”

    明明回答出了正确的答案,对方却遗憾地告诉她:“错了啊,优等生。”

    说着,便惩罚似的,狠狠地退出她的身体,再重重地撞了回去。

    “下一个下一个,呢?”

    无论如何回答,得到的答复始终只有一句简单的“错了”,接着便是带来没顶快感的所谓“答错的惩罚”。不知道问了几个词语,青峰终于勉强说了句“答对了”,接下来便兴致勃勃地要“给予奖励”。结果,奖励的形式和惩罚的形式还是一样——太过分了。

    |||

    等到两人做完,收拾整理好衣衫,决定离开的时候,惠子出门相送,问道:“学习效果如何?”

    彩名想到刚才所谓的“学习”的真相,不由有些支吾。

    什么学习啊,明明一直在做。

    工口峰可真色啊。

    青峰大辉倒是一脸自若,他双手插着口袋,话有所指地说:“背了好多英语单词啊,纱山同学可真厉害,不愧是全年级第一。”

    彩名的脸悄然一红。

    她的反应落在惠子眼里,也不过是寻常女孩受到了夸奖的反应。因为彩名被夸奖,她也与有荣焉,笑眯眯地点头说好,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两个同学之间不正常的氛围。

    “下次还会来请教纱山同学的。”青峰大辉说。

    “再,再见。”假装生疏有礼地送走了他,彩名却久久地立在门口。

    衣衫下的身体,似乎还在隐隐散发着灼人的热度。双腿间的酸涩饱胀,久久无法褪去,胸口被揉捏吮舐后的肿胀触感,也一直萦绕着。

    “怎么了?彩名。”惠子问道。

    “啊,没……没事,学的有点久,头晕。”她小声回答。

    “学习不用太辛苦啊。”惠子安抚地说道:“照顾好身体最重要。”

    可恶,都怪工口峰。

    |||

    走在

    分卷阅读22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