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18

作品:《[黑篮]痴汉系女友

    [黑篮]痴汉系女友 作者:Miang

    分卷阅读18

    了身体。来不及挂电话,他便开始胡乱地系着裤子,随手将钥匙和钱包塞入口袋中,匆匆朝家门外跑去。留给纱山彩名的声音,只是一句飘远了的“你不早说?!”。

    |||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纱山彩名已经在玄关处坐了许久了。

    她撑着面颊,忍不住思考这一次的战争到底谁才是赢家。

    是她先提出的分开,青峰大辉却故意想要摧磨她。摧磨的结果是,青峰自己被撩地受不了,半夜三更翻窗出门,跑到她这里来了。

    应该,也许,大概,赢家是她吧。

    毕竟,她可是完美无比、追求难度系数0.3的纱山彩名啊。

    在门铃响了三声后,她将手搭在门把上,轻轻一转。刚开启了一条缝隙的门扇,被人强行用力气推开,身量高大的高中生毫不客气地步入了她的家中,反手将门一合。

    青峰大辉显然是匆忙跑来的,他没穿外套,在秋季的夜晚还只穿着一件短袖t恤,球鞋的鞋带也没系好。因为一直奔跑,他微微地喘着气,脖子上挂着运动后的汗水。

    “……纱山。”他平复了呼吸,狭长的眼眸一敛。

    “晚上好,青峰君。”穿着白色睡裙的纱山彩名微笑着朝他打了声招呼。

    在青峰大辉的想象里,纱山应该是一副软弱又委屈的模样,会在见到他的一瞬间便眼含水意地扑上来;但是面前的纱山分明不是他所想象的模样——文静温和,笑容软软,仿佛只是在家读书时接待一位偶尔到访的客人,白皙的肌肤也没有染上任何情动的红晕。

    想到刚才那家伙在电话里的声音,再看看现在她眸色清明的模样,青峰面色顿时一沉。

    还真是有些不甘啊。

    他竟然觉得输给了这个由自己一手培养教育出来的女朋友。

    纱山歪过头,笑得毫无自觉:“怎么了……青峰君?”说完,她张开双臂,抱住了青峰的身体。柔软的胸脯贴上了青峰大辉的躯体,她黑发上的淡淡香气也慢慢地萦绕在青峰的身旁。

    ——这家伙没穿内衣?!

    “没事。”青峰的眉头一紧,他抬起纱山彩名的面颊,将她按在了墙壁上,低头吻住她的嘴唇。两人对彼此的吻已然很熟悉,唇舌极为自然地交缠在了一起。他的手抚过少女窈窕的曲线,朝她的裙下钻去。

    “……还真是懂事。”他忍不住低声夸奖道:“裙子下面什么都没穿啊。”

    只是分开几秒钟说了这么一句话,面前的少女便不满地扣着他的脑袋,重新吻住了他。细嫩的舌尖索取着他口腔内的氧气。这极为主动的吻取悦了青峰,让他褒奖似的将两根手指探入了她的双腿之间。

    “不要在这里做啊,青峰君。”彩名微皱眉头,说道:“有那么着急吗?”

    “你的房间在哪里?”他横抱起了身前的纱山彩名。

    “二、二楼……左转第一间……”被青峰的气势惊到,她的声音便略弱了下去。

    青峰大辉环顾四周,发现纱山的家远比他想象的大。看起来,她的女友不仅身材和成绩都很好,家境也不错。这样的发现,使得他更想让纱山彩名在他的翻弄下露出或恳求或渴望的表情来。

    就仿佛摧毁一件完美无缺的艺术品,又或者捣坏一块平滑无比的镜子一样,会带来破坏的快感。让漂亮的东西染上自己亲手烙下的瑕疵,无论如何都是一件令人心动的事情。

    彩名被丢在了自己的床上,青峰却并不急于做什么。他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歪着头露出了莫测的笑容:“既然你不给我照片的话,那我只能自己拍咯。”

    “等、等等!”纱山彩名跪在床上,紧紧地扯好了自己的裙摆:“请不要这样。”

    “请不要这样”——这句话,青峰大辉早就习惯了。每每他说出一些令纱山感到羞耻的话时,她就会低着头,碍于仅存的自尊心反复如此要求着,然而,收效甚微——现在也是如此。

    纱山彩名低着头,手将睡裙下摆扯得紧紧的,这让一手拿着手机的青峰毫无办法。最后,他只能妥协,收回了手机。

    纱山松了一口气。

    要是青峰大辉真的拍下了奇怪的照片,被别人看到的话……

    不,青峰应该不会让别人看到她这样的一面。

    青峰双手撩起t恤下摆,将衣服剥离。他线条完美、肌肉紧实的上半身,泛着漂亮的蜜色光泽。他五指撸过略显凌乱的深蓝色长发,另一手扣着纱山彩名的后脑勺,将她的脸按在了自己的小腹处。

    纱山盯着他漂亮的人鱼线,双手已经自觉地解开了他的裤子。她半合着眼眸,小巧的舌尖乖顺地缠了上去,舔舐着顶端。随后,她张开双唇,以熟稔的技巧将面前的凶器紧紧含入了喉中。

    青峰的小腹一紧,蝴蝶骨向外微耸。他发出满意的低呼,宽大的手掌穿入了纱山彩名的发间,口中低声说:“果然……还是你的嘴比较舒服。”

    彩名眼睫微微一动。

    因为这份夸赞,她的身体似乎也热了起来。

    想要……想要他更舒服一些。

    想要听见他更多的声音。

    想要……他一直这样夸奖着自己。

    能够让青峰大辉露出那样的表情,并且摸着她的头颅夸赞着她——这些事所带来的成就感,远比“考试获得第一名”、“小提琴得到导师的褒扬”又或者“收到了许多封情书”所带来的成就感多。

    她愈发温柔地对待青峰的身体,察觉到他的手开始紧握,她不由在心底一笑——青峰大辉,似乎又要输了。

    就在此时,她听见了“咔擦”一声响。

    纱山彩名僵硬了身体,勉强朝上抬起视线,恰好迎上青峰大辉的手机摄像头。又是咔擦一声响,青峰的嘴边露出了颇为肆意的笑容:“真是不错的表情啊。”

    纱山彩名不由恼怒了起来。

    这家伙——

    青峰退出了她的口腔,看着她气鼓鼓的神情,散漫地安慰道:“放心吧放心吧,优等生,我不会给别人看的。”

    “我知道啊。”她仍旧挤着眉头。

    青峰当然不会把这种照片给别人看。

    但是……羞耻感根本无法退去。

    青峰将手机丢在她的枕头边,扣住了她的手腕。他暗笑一声,说:“现在,该做正事了。纱山同学,我可是已经忍了很久了。”

    作者有话要说:  操,搜狗输入法老给我把女主的名字自动联想成砂山蔡明,搞得我幻肢都软了,满脑子都是蔡明和阿大演小品的样子。

    ☆、日青峰

    青峰大辉总喜欢趴在她身上到处乱吮,在各种地方留下红色的印记,就好像饥饿的狼在兴奋地啃噬着猎物。锁骨、胸口、小腹……或轻或重的吻痕,一片狼藉。

    松垮的睡裙从上下两个方

    分卷阅读18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