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9

作品:《[黑篮]痴汉系女友

    [黑篮]痴汉系女友 作者:Miang

    分卷阅读9

    简直是无法想象的场景。

    她在青峰的怀抱里,有些软弱地发出了最后的抗议:“青峰同学,请不要这样。”

    “你在说什么啊?”青峰将掌心下移,搭在了她颤抖不已的柔软腰肢上:“兴奋成这幅模样了,还想要从我这里逃跑吗?”

    他想要抬起纱山彩名的面庞,却遇到了不小的阻力。这个看起来没什么力气的女高中生死死地低着头,无论如何也不让他看见自己的面孔。他的手臂一紧,用了几分力气,才强硬地托起了她的面孔。

    视线触及到她的脸庞,青峰才明白为什么这家伙死活不肯抬头了。

    “啧……完美温柔的纱山同学也会有这样的一面啊?果然是变态呢。”

    彩名平常总是挂着精心设计好的、平易近人的微笑,给予人温暖又好相处的印象。那副笑脸是她一直以来携带着的,从来没有摘下过。

    而此时此刻,她的面颊上却满是绯红之色,氤着薄怒的眉宇间却也同时漾着一分难以言喻的情动之色,仿佛引人上前采摘的、开至花期的花朵,将满是甜蜜的蕊芯展现给旁人观赏。

    青峰松开了她的下巴,轻哼一声,说道:“家里有人吧?那带我去天台。”

    一个不言而喻的邀约,藏着暧昧又危险的信息。

    明明应该十分干脆地拒绝,借以保持自己完美的形象,彩名却软着脚向后退去,为他打开了一楼的安全门。大概是因为真实的自我已经被发现了,所以再遮遮掩掩也毫无意义了。

    ☆、日青峰

    站在电梯里,从一楼到十七楼,这段说长就长、说短就短的时间,对纱山彩名来说,很是煎熬。明明两个人的身躯已经分开,还保持着相当安全的距离,她却依旧能感受到那种灼热和蓬发感,像是青峰在她身上打上了去不掉的记号。

    同时,她也可以察觉到那人在她身上逡巡的视线——从脚跟到大腿,再到后背与肩膀。这样赤|裸裸的的注视,让她的心里弥漫着兴奋与羞耻混杂的情绪。

    在漫长的煎熬过后,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彩名走出了电梯,推开了天台半合着的门。

    高处微凉的夜风迎面朝她扑来,将白色的裙摆与黑发一同扬起。

    修长的双臂迫不及待地搂了上来,将她完完全全地置于怀中。青峰满是嘲弄的话,在她耳边响起:“还以为你又会假装正义地拒绝我,没想到最后倒是变得很乖巧。”

    说着,他不太客气地在她的胸口揉了一把。

    柔软诱人的触感,让他久久不愿意松开。

    彩名咬着唇角,隐忍着不愿意发出声音。身体被这样肆意地玩弄着,这明明是应该感到羞耻的事情,她却沉溺于这种被别人操纵的快感。

    “青、青峰同学……请不要……”

    “都这种时候了,还再说这种话啊。”

    ——不是因为不想要而拒绝,而是因为太想要了才拒绝。

    青峰转过了她的身体,将她按在墙壁上。有弹性的吊带被剥到手肘上,露出款式中规中矩的内衣来。青峰歪着头,打量着那件内衣:“虽然看过很多次,但是没有真正地解开过……”

    懒得研究女性内衣的构造,他干脆大手一伸,直接把没有吊带的内衣一起向下一拽。微冷的夜风吹来,让彩名的肩膀抖个不停。

    “啊……果然,胸大的女生摸起来很舒服。”

    青峰松开了掌心里软软的肉团,抬起头来。他发现纱山彩名用双手遮住下半张脸,竭力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表情,但是那双眼角微扬、满含水意的眼睛,却出卖了她。

    看着她的神情,青峰内心的作恶因子又活动起来。他刻意用嫌弃的语气说道:“纱山同学,这样不太好吧?平常是正经温柔、不可侵犯的模样,现在却一副渴望被男人蹂|躏的表情,果然是变态啊。”

    最后的一句话,就像一把锋锐的刀,干脆地割断了彩名脑海里那根名为理智的弦。

    她松开捂着面孔的双手,垫着脚尖搂住了青峰半弯的身体,然后凑上前去吻住他的唇。

    “青峰同学……”

    踮起的脚尖颤巍巍地,像是一不小心便会软倒。双臂像是攀着大海里的浮木,用了十二万分的力气。她的手指在青峰肌肉紧实的肩背上收紧,指尖不停地颤抖着。

    与温柔的外表全然不符的,是她太过主动的吻。

    青峰愣了数秒,随即有些凶狠地亲了回去。

    舌尖搅动着,发出隐晦不可言说的声响。炽热的喘息伴随着啧啧的轻响,落在无比寂静的夜色里。

    青峰将手伸入彩名的裙底,准确地探入了她的双腿之间。

    “真厉害啊,纱山同学,下面已经变成这副模样了。”他故作惊奇地说着。

    “……”彩名小口地喘着气,全然熏红的面庞已经沉溺在情|欲之中。

    青峰的手指划过抖动不停的腿根,从歪斜的角度勾开了内裤。他的手指很快找到了湿热的缝隙,毫不犹豫地朝里捅了进去。怀里的少女登时伸直了脊背,紧紧地倚靠在了他的肩上。

    进进出出的手指,带来鞭打电击似的快感,让她的眼角浮上了鲜明可见的泪水。

    青峰揽紧了几欲站立不稳的彩名,笑着问:“喂,纱山,要不要和我做啊?”

    她没有回答,但是纤细柔软又颤抖不停的手已经给出了答案——那双手落到了他的裤腰上,摩挲着想要更前进一步。

    接下来的一切都很顺理成章。

    两个人都没有脱掉衣服,充其量只是衣衫不整。在空无一人的天台上,小心翼翼又面红心跳地做着从来没做过的事情。因为身高的差别,他们还找了很久正确的姿势。

    “你还是第一次啊?”

    “唔……”

    被奇异的紧致感所包裹着,青峰竟然有些不想动弹了。然而那样的想法仅仅闪过了一瞬便消失了,他继续遵循着本能在侵略着少女的身体。

    他怀里的女孩正因为身体的痛苦而苍白了面颊,但是那双在平常总是柔软清澈的眼睛,却满溢着让人欲罢不能的快乐。虽然身体有着撕裂般的痛苦,但她却带着满足无比的微笑,捧着青峰的面颊,不断地、不断地亲吻着他。

    “青峰同学……”

    听着她犹如梦呓一般的话,青峰在内心暗觉不妙。

    这家伙的变态程度真是有够厉害的。

    明明痛得不得了,还一副很享受的模样。这已经是抖m的程度了吧?

    彩名很满足地搂紧了青峰的身体——结实的、炽热的肉体,臌胀有力的肌肉,在她的手掌下鲜活地存在着。这具寄托了无数幻想的身体,总是散发着无言的情|色|诱惑。她曾一度幻想着触摸这具身体的景象,现在,这个梦实现了。

    紧实的躯体逐渐有了高热的

    分卷阅读9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