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5

作品:《[黑篮]痴汉系女友

    [黑篮]痴汉系女友 作者:Miang

    分卷阅读5

    》这部18r小说?

    青峰的面色愈发复杂。

    ——真是想不到啊,在学校里完美乖巧、人见人爱的温柔少女,在网路上却化身这样一个不可描述的作者,还刻意营造出了一个赋闲在家的32岁抠脚大叔的形象。

    要是那些整天向往着纱山彩名的男生知道的话,一定会心碎吧。

    青峰的唇角扬起,他看着彩名的目光便不由深邃了起来。

    因为对博客的主人有了隐隐的猜测,他又对先前看过的章节有了兴趣。原本在无聊时一扫而过、只注重关于“性”的章节,此刻又被他拿起来逐一阅读。

    他十分难得地没有在课上睡着,相反,他还时不时抬起头看向黑板的方向,这让授课老师十分感动。

    在篮球上难逢敌手的青峰大辉,忽然在其他地方找到了一点兴趣。即使这点兴趣就像是一跳即灭的火光,微弱得不可思议。

    ☆、日青峰

    既然不确定她的身份,那就在放学的时候直接询问好了。

    头脑相当简单的青峰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只可惜,他花费了不少时间才找到文学部的所在。在夕阳西下的时分,文学部那说话文绉绉的、戴着眼镜的社长颤巍巍地告诉他,纱山同学早就离开了。

    青峰在心底暗自嘁了一声。

    那家伙果然并不怎么认真。

    他丝毫没考虑到,这样不打招呼的见面,理所当然是得不到回应的。

    他提着自己的书包,慢慢地跨出校园。沿着回家的路走了不久,他便听到两个男生颇为轻佻的说话声。

    “留个联系方式又不会怎么样,桐皇学园的纱山同学。”

    “要不然直接跟我们去约会啊?一定会超爽的哟。”

    十分熟悉的剧本,发生在确实值得受到此对待的女生身上。

    被两名外校男生堵住的纱山彩名紧紧提着自己的包,依旧露着从容温和的笑容,仿佛面前站着的是自己的同桌。

    “抱歉,两位同学,今天我要回家呢。”

    隔着一个花坛,青峰看着她的笑容,顿时有些生气。

    这种时候还要保持形象吗?

    就不能直接抄起那个可能装满了作业本和笔记的包,恶狠狠锤到他们的头顶吗?

    青峰大辉哼了一声,长腿一迈,笔直地跨过了花坛,横到了两名外校男生的面前。他高大的身量,带着强悍的压迫感迎面而来。那张俊朗又溢满凶气的阴沉面容,在瞬间就将两个可怜的男生吓得瞪起了圈圈眼。

    “好、好高!”

    “好像打不过这家伙啊!”

    对视不过十秒,外校男生便自甘认输,光速转身逃去。

    他听见背后谦和的一声道谢:“谢谢你,青峰同学。”

    他完全可以想到纱山彩名脸上那副面具似的、像被提前设定好了的完美笑容。

    这种时候,他竟然奇异地想知道,纱山彩名是否会露出除了那种完美表情以外的任何神态。

    “别误会了。”他踢了踢花坛,侧过了身,俯视着身后的女生。话才说了一半,他却忘记了该出口的下半句。

    他背后的女生以标准的姿势鞠了躬,低垂的领口向下落去,引人遐想的胸口半展露在他的面前。那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外露——完全与成年女性的性感无关,让人百分百确定她只是出于礼节而弯下了腰,所以只能感受到一种青涩而明媚的诱惑。

    细细的玫瑰金项链晃啊晃,折射着金色的夕光。

    衬衫领口下微微透出白色的内衣,是中规中矩、毫不性感的款式。

    青峰愣了半晌,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视线从她的胸口移开,慢慢地说道:“你就是‘大川雄村’吧。”

    彩名直起了腰,在心底微微一愕。

    真是糟糕。

    她原本以为,像青峰大辉这样的人根本不喜爱阅读,所以才毫无顾忌地将生活的细节写入了《雨中的佩琪莉亚》。没想到青峰大辉竟然也是大川雄村的读者。

    不过,她才不会那么轻易地就承认。

    她可是完美温柔的纱山彩名。

    面孔上的温柔神情完全不改,她略带疑惑地问道:“那是……谁?”

    看着她的这幅表情,青峰就有些火大,他将手机屏幕递到彩名的面前,说:“喂,别装了,我说你就是这个博客作家大川雄村吧?这段话和我那天拒绝你的完全一样啊。”

    彩名依旧保持着眼底的微愕,又添上了一分适当的理解与宽慰:“原来青峰同学拒绝我的话是从这部作品中读来的啊,有空我会拜读一下,谢谢推荐。”

    青峰气结,原本就黑的面色愈发黑沉。

    不愧是文学社的女生,很懂得如何巧妙地使用语言,一瞬间就将因果关系颠倒了。

    青峰薄唇一扬,他将包甩在肩上,蔑笑着说:“就算你不承认,我也知道这就是你。要是那些把你视为高岭之花的男生知道了这个秘密,估计会哭得像个没断奶的小鬼一样吧。”

    “不是很懂青峰同学在说什么。”彩名说:“或者说,想要些什么。青峰同学已经拒绝了我,不是吗?”

    “……”青峰握紧了手。

    说起来,确实如此。他不需要从纱山彩名身上获取任何东西,这样的戏弄也毫无意义。

    “今天的事情,谢谢青峰同学了。”彩名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说道:“那么,下次见。”

    她的身影朝着远处走去。

    |||

    即使纱山彩名并不承认,但青峰大辉确定了她就是那位大川雄村。

    那天晚上,大川雄村打补丁似的在博客上强行更新了一大串大家并不感兴趣的、自己的生活日常,比如按摩店的老板娘是多么的风韵犹存,刚买的男士皮鞋被狗咬出了洞,常买的香烟牌子竟然断货了——总之,十分刻意又多余地,竭力证明着自己32岁抠脚大叔的身份。

    在这一连串的反常更新后,大川雄村彻底消失在网路里,《雨中的佩琪莉亚》再也没有更新过。

    与此同时,青峰也试图在学校里多关注一下这位同班同学。

    他有些捉摸不透彩名当初的告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确实经常向最后一排投来目光,但是他不确定那是因为彩名想要看他,还是想要看他背后挂在墙壁上的钟;彩名也确实经常出现在体育馆,但是他从不提起他的名字,反而还时常向篮球部的其他成员投喂自制的饼干。

    像是一时兴起、排遣无聊的举动,又像是发自真心、无法自控的举动。

    他的心不在焉,终于让别人发现了。

    被称为“腹黑眼镜”的队长今吉将篮球扔到他的怀里,说道:“你今天已经问了三次‘纱山是不是来过了’。怎么,终于打算背叛活在写真集里的麻衣,像其他的一年级男生一样沦陷了吗

    分卷阅读5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