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三个女人,他的消息

作品:《美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傍晚,江州大学。
    白若彤把小车停在校区门外,神情萧索地走进校区。
    走在四周都是漂亮花草的校区路上,白若彤有点提不起精神,脚步也显得缓慢。
    这一两个月来,她一直都是这种状态,工作也好,生活也好,总是没有以前那种精神,整个人看起来闷闷的,内心中总有一份伤感。
    李江南死了,而且差不多两个月了。
    起初白若彤听到这个消息,还很惊讶,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后来,越来越多的消息传了过来,也有越来越多的人、那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纷纷上门来看望她,她才慢慢地意识到,那个男人,跟她一起生活过三年多的男人,已经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了。
    飞机失事,意外落海,尸骨无存。
    想起这些,走在校区路上,就在路人异样的眼光下,白若彤便情不自禁地眼泪刷刷地往下流。
    她想起了早两年,那时候她对李江南不好,但李江南总会在每天她下班的时候,默默地在公园路边等她回家,那时候的李江南在路边摆摊,她不愿意理睬他,而李江南也总是心甘情愿的配合她,默默地照顾着她的尊严,假装从来不认识她。
    她又想起了这两年,每次她遇到困难、挫折、尤其是公司的各种斗争把她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李江南总是会陪在她的身边安慰她、鼓励她、支持她,然后陪她度过了所有的难关。
    现在她知道了,那些上门看望她的大人物已经向她透露了很多信息,之所以她这两年每次都能够在事业上和生活上迎难而上,都是李江南在背后暗暗地帮助他,其实李江南一直都是个站在巅峰上的男人,是很多女人眼里都求之不得的好丈夫,但可笑的是,只有她,一直都蒙在鼓里,甚至看轻他,对他不以为然。
    最令她难过的是,她做了一件无法挽回的傻事,那就是与李江南离婚。
    尽管事后她知道错了,也想过尽量挽回,但事实证明,有些事情一旦做错了,想要回头就不再那么容易了,随着一些外来因素的介入,李江南终究不再像以前那样,一定是属于她的了。
    白若彤擦了擦眼角,走上了居民楼的楼梯。
    她决定从现在开始不再多想,人都已经没了,再想那些已经没有意义了,她现在只想做这两个月经常做的一件事情:
    大醉一场,然后借着醉意向柳师姐胡言乱语的倾诉一切,最后在醉生梦死中,迎接又一个了无生趣、毫无意义的第二天。
    叮铃铃、叮铃铃,白若彤按响了门铃。
    客厅里,听到门铃声的柳如冰稍微怔了一下,然后便把眼光看向于娜说:“肯定是白若彤,这段时间她经常过来,跟我一块,借酒浇愁。”
    “如果真的是她,李江南还活着的消息,要不要告诉她?”
    柳如冰说这话的时候,眼光满是期望,她很希望于娜把李江南还活着的这个消息,告诉白若彤,因为柳如冰很清楚,这段时间白若彤是这么过的。
    只有一句话来形容:浑浑噩噩,毫无生机。
    于娜没想到这么巧,自己才刚刚来到柳师姐的家里,当了一回捎口信的使者,可李江南的那个总裁老婆,就自动找上门来了。
    于娜稍微想了想,便摇了摇头说:“还是不要告诉她的好。李江南特意交代过,反正两人的关系都已经断了,就让白若彤继续以为,李江南已经死了。”
    “可是这样做对白若彤很残忍,你也知道,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他们两似乎断了,但他们两之间,毕竟是有真感情的啊。”柳如冰有点不忍,想要说服于娜。
    于娜有点头疼,无奈地道:“那有什么办法?李江南是这样交代的,我总不能阳奉阴违,当泄密的叛徒吧?”
    叮铃铃、叮铃铃,门铃再次响起,声音变得急促。
    柳如冰一起身,说:“她是李江南的女人,你也是李江南的女人,要不要给她带来希望,结束痛苦,你自己看着办吧。”
    柳如冰说完就哒哒地走去开门,于娜不满地道,“你不要乱说好吧,我怎么就成了李江南的女人?”
    “是不是他的女人,你自己有数。”柳如冰丢下这句话,便打开了屋门。
    于娜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柳师姐都开门了,而白若彤的身影都已经在门口出现了,于娜便俏脸通红,什么话都不再说了。
    是啊,是不是李江南的女人,她的确心里有数。
    连第一次都稀里糊涂地给了李江南,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能不算李江南的女人么?
    白若彤进入客厅,看到那个长腿女警于娜也在,不由地有点尴尬,不知道该不该在沙发里坐下来。
    好在柳如冰是个温柔体贴的姐姐,轻言细语地随便劝了两句,白若彤和于娜这两个曾经因为李江南而闹出过一点小误会的女人,便互相笑笑,坐在了一块。
    白若彤从女包里拿出一瓶红酒,说:“柳师姐,这瓶酒的劲道不错。”
    “老规矩,你准备菜,我准备酒,今天我们与娜娜小姐一块,干掉这一瓶。”
    柳如冰接过红酒看了看,威士忌,六十度,便把红酒瓶递给于娜:“你看,她又想自虐,应该怎么办?”
    于娜知道她话里的意思,纠结得要死,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柳师姐,你是姐姐,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于娜干脆不管了,就让柳师姐自由发挥算了,她拿来酒杯,在座三女,一人倒了一杯。
    “切尔斯。”
    柳如冰率先端杯,与于娜和白若彤一块碰了一下,然后浅抿了一口。
    而白若彤和于娜,却都把杯中酒喝干。
    柳如冰也没阻止,等白若彤把酒喝完,然后温婉地说:“若彤,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都是关于李江南的,你想先听哪一个?”
    白若彤陡然听她提起了李江南,心头一悸,美眸渐渐的迷惘。
    很长时间没有人在她面前提起“李江南”的名字了,柳师姐今天突然刻意提起,是不是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