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Θ②0②②.cΘм┆阴阳(6)

作品:《短篇集锦

    “她看得到我的记忆?”
    常明并没有睡着,伸手抹掉苏语脸上的水痕,偏头询问清云。
    “只看得到你还活着时的记忆”
    长睫微垂,眼底的情绪望不真切,常明偏头继续注视着她皱作一团的脸颊。
    还活着的时候么,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其实他私心还是希望苏语知道这一切,知晓他的悔恨与苦难,最好是能感同身受,为他流泪,为他心疼。
    但是他的理智却不想要苏语知道这些,怕她自责、怕她会伤心。
    不过无论他愿不愿,现在也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了。
    苏语这一觉睡得特别的沉,等慢慢清醒过来的时候,脑袋里面仍然浑浑噩噩的一片,身上也使不出一丝力气。
    几分钟后,混沌的思绪才开始清晰起来,发觉自己被人揽在怀里,鼻息间是他身上的香火味。
    “常明?”
    回应她的是一个温柔的吻,温凉的唇瓣轻柔的碾压她的唇肉,用舌尖几次描绘她的唇线过后,才含住她的唇珠细细吸吮。
    “我们回来了!阴婚已经完成了吗?”
    见常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苏语只得自己伸手去推他,询问出心里的疑惑。
    他执起她的一只手摩挲,粲然一笑,然后细密的吻落在每一处指节上面,喉咙里面发出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
    “后半夜完成的,你那时还睡着就没有叫醒你”
    苏语点头,这简直出乎她意料之外的顺遂,视线触及他脖子上如同一条红线般的痕迹时,情绪又骤然低落下去,从未想过他会是自杀的。
    “你之后没有再入轮回吗?”
    她看到的记忆在他自刎以后便没了。
    “嗯,我那一世白白找了你半生。最后经清时的提点,便决定护卫一方,积攒足够的功德后,再脱离轮回之外去寻你”
    “清时?”
    “算得上是清云的师祖,作为一只散魂游荡人世的时候,可没少被他们那一脉纠缠,特别是他师傅那一代”
    常明说得轻松,眉眼甚至带着笑意,但苏语还是觉得心里憋得慌。
    她死后便入了轮回,抛下过去往前走。
    不曾想,自己最爱的人却因她而困住了,一直停在了原地。
    愧疚、心疼还有一点隐秘地窃喜,如此五味杂陈的情绪让她不敢再问他到底找了自己多久。
    “阿语没有发现我有什么不同吗?”
    他的声音打断了苏语杂乱的思绪,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仔细打量、回想,并没有发现什么变化。
    瞧出她眼里的不解,常明眼睛一眯,坏笑,撩起她的衣摆将手贴至她肚子的软肉上。
    “现在呢?”
    短暂的羞赧过后,苏语终于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与他肌肤相贴的地方是温热的,不似以前那样冰凉。
    惊喜的睁大眼睛,抓起他的手贴到自己脸上,真的是温热的,虽然比常人的体温要低上一些,但是至少不冻人了。
    “因为结阴婚的缘故吗?”
    “嗯,结阴婚以后会受到你身上阳气的影响”
    苏语对他的变化啧啧称奇,又伸手在他身上摸了几把。
    常明擀直了身体任她对自己上下其手,眼里的欲色越来越浓。
    “这里还没摸过”
    他一只手枕到脑后,闲适地哼了几声,另一只手抓起她的手就往胯间放。
    单薄的布料被撑起一大块阴影,手被按在上面,掌心向下贴合着偾发的那处。
    苏语不动声色的咽了一下唾沫,手指试探着握了握,感觉到那里似乎是跳了一下,触电似的又很快放开。
    他有些难耐的吐出一口浊气,半撑起身体将女孩拉到怀里,手指翻飞,不一会儿便把她的睡衣纽扣全部解开,大手探入握住一边的绵软揉捏。
    “阿语不想吗?我下面可想你了”
    话毕,见她有些意动,复又在她鼻尖上舔了一下,缓缓开口引诱道“这次会很舒服的”。
    胸上搓揉的力度恰到好处,手掌完全包裹住那一团软肉,握住收紧,然后再打着圈揉动,指缝夹着那颗翘起来的小樱桃拉扯。
    “嗯~”
    不可否认,苏语已经被他诱惑了,发出一声细微的鼻音,挺直腰背将胸往他手里送。
    白皙粉嫩的乳肉凑到了跟前,常明张嘴含住另一边的柔软,仿若孩童一般大口吞咽,舌尖抵住坚硬的乳首舔弄。
    他的口中发出啧啧水声,听起来淫糜极了,这时苏语也试探着用手指去拨弄贴着自己小腹的巨物,紧实而富有弹性的手感让她找到了点乐趣,放开胆子握住棒身,开始上下抚动。
    “嗯~,再上去一点,摸一摸上面的那个小孔,对就是这样,嗯~好舒服”
    常明指挥着她抚弄的动作,喉结快速滑动,发出一声声舒爽的呻吟。
    虽说已经见识了几次他这幅深陷情欲难以自持的模样,苏语还是会被他逗得面红耳赤。
    他的手指也摸进了她的腿间,隔着睡裤在阴蒂上面打转摩擦,查觉到那里突出一些后,就开始用更大的力道去捻捏。
    “啊哈~”下体的快意让苏语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手指一下收拢。
    肉茎上乍然而来的力道让常明眉心一跳,呼吸更加急促起来,揉捏阴蒂的动作加快,嘴里嘟囔着“嗯唔,阿语继续”。
    阴蒂处传来的快意越来越激烈,她已经顾不上抚慰手中的肉棒了,颤抖着夹紧双腿,浑身的肌肉绷紧,又蓦地一松,无力地倒在常明的怀里颤动。
    不满突然停下来的动作,他低头在她的耳朵上咬了一下,手掌包住她仍然握着茎身的手,带着她上下摩擦,随着一声畅快的低吼,尽数射在了她的小腹上。
    “啊!”
    睡裤被一把扯落,整个人被抱了起来,突然的失重感让苏语惊叫,又赶忙用手环住他的脖颈,双腿箍在他的腰间。
    等怀里的女孩抱牢以后,常明就起身下床,走到窗边,握住自己的巨硕一下捅了进去。
    “嗯唔—”
    突如其来地深入让她眼里一下续了点泪,蜜穴被撑到极限,酸胀的感觉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常明低头在她的肩上落下一吻,托起她的臀部开始缓慢抽插。
    穴内的软肉最开始有些抗拒肉棒的进入,他极有耐心的缓缓插入,小弧度的抽动,温柔地抚慰着紧窒的小穴。
    “啊哈~常明,嗯~”
    穴内开始分泌大量的水液,变得滑溜溜的,进出也顺畅了些,常明一边回应她的乱语,一边加重抽插的力度,皮肉相接的声音又响又急。
    “哗——”
    窗户滑动的声音传来,苏语察觉到他托着自己又上前了几步,裸露的后背被风吹得凉飕飕的,她回头望去,被吓得一个哆嗦,自己几乎被悬在了窗外。
    揽紧他的脖子,用力拍了他的肩膀一下,“你干嘛,快进去一些”
    常明在她的耳廓上亲了一下,将肉棒抽出又狠狠的直插到深处。
    “已经到底了,还要进去一些吗?”
    “啊唔~,不是这个,我说的不是这个”,耳边是他的哼笑,苏语恨恨地磨牙,他太坏了。
    “怕就抱紧一点”
    说完不等她回嘴,固定住她的臀部,开始大开大合的抽插,激烈的动作把穴内的淫液都捣出了白沫。
    持续了一段时间后苏语有些受不住了,伸手拍打着他的肩背,要求他停下来,但换来的是更加猛烈的肏干。
    最后的那一刻,常明将她抵在墙上,勾起她的下巴,痴迷的凝视着她失神的眼眸。
    “阿语,带我去见你的父母”
    不是询问而是强硬到类似命令的语气。
    后记
    时光温柔又残酷。
    苏语开始一天天衰老,好在并没有出现她最初忧心的局面。
    常明似乎是早已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根据她的衰老程度去调整自己的相貌,用另一种方式陪着她一起白头。
    木桥边盛汤的阿婆往岸边瞟了一眼,慢吞吞的低语“这么快又是一世”
    岸边的礁石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自然垂落的脚边便是奔流而去的黑色江水,女孩百无聊赖地用手指缠绕上自己的头发把玩。并没有等待多久,身后便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回头蓦然一笑。
    常明走过去将她拉了起来,迎着她亮晶晶的眼睛,在她的发间落下一吻。
    “走吧”
    (完)
    我觉得这个故事并没有把握好节奏进展以及人物形象,唉,写得有点累,希望下一个故事要好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