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Θ②0②②.cΘм┆末世(9)

作品:《短篇集锦

    B市9区
    城门上悬挂着几具新鲜的尸体,猩红的血液顺着赤裸的脚尖淌到地上,原本黄色的土地被染成难看的深赫色。
    过路的行人都噤若寒蚕,纷纷低头快步离开。
    城脚一处,原本属于B市的战旗被半掩在黄沙里,上面堆砌着几块已经风干的残肢。
    “妈妈你看”
    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扯住身侧行色匆匆的母亲,指向城墙上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的战旗,赤红色的旗面上是一个大写的“A”。
    “嗯嗯,快走”
    母亲随意应付两声,拉起小孩的手逐渐远去。
    9区内的政务所已经被A市的兵包围,政务所的院内立着几个士兵警戒。
    “区内的抵抗者已经杀得差不多了”
    苏亦拿起手中的名册,上面多数名字已经被划掉,只剩下几个不起眼的士兵还没有找到。
    “嗯”
    坐在矮凳上的伊叁点了一下头,身上还穿着战斗时的软甲,手中的湿帕拭过刀身,上面干涸的血迹慢慢浸润褪下,露出原本银白色的刀面。
    “B市已经沦陷了5个区了,不知道佰山(B市市长)那家伙还睡不睡得着”
    他坐到伊叁身旁,一脸幸灾乐祸的嬉笑。
    “咱们再往西走,直接让他长眠吧”
    将手中洗净擦干的大刀入鞘,伊叁嘴角扯出愉悦的弧度,从A市出发已经近4个月了,B市的辖区打下大半,再过不久应该就能回了,也不知道C市那边怎样了。
    “市长那边最近有传来消息吗?”伊叁望向他。
    上月的通讯得知市长似乎是对C市动手了,倒是不知道详细情况咋样,需不需要支援。
    “没呢,上次通讯还是一个月前,不过A市那边应该没啥问题,毕竟市长守着呢”
    “今晚让人把9区的通讯设备修好,我联系一下那边”
    “嗯,这样也好”
    晚上,
    “嗡——嗡——”
    听筒里面传来忙音,伊叁挂断电话又重拨一次。
    “嗡——滴”
    “喂?”
    声音从嘈杂的杂音中传出,并不是昼慎的声音。
    “我是伊叁”
    “嗯,伊叁!是你呀,我是苏营。找市长?市长这会儿有点忙,你看是等下,还是我帮你转述?”
    苏营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喜悦。
    “等下吧”
    伊叁有些奇怪,怎么是苏营接的电话,他这会儿不应该在C市嘛,那边其他人接手了?
    “伊叁?”
    是她熟稔的柔和低沉的声线。
    “嗯,在”
    想到他拿着听筒认真听自己说话的样子,伊叁的嘴角微翘,继续开口。
    “前几日B市的7区也打下来了,还有4个区B市就是咱们的了!”
    那边清脆的女声声调高扬,吐出的每一个字都乐颠颠的。
    “这么厉害呀”
    昼慎放下手里的笔,嘴角噙着笑意。仔仔细细的听着那边的每句话,这会儿她该是眉飞色舞的,或许还颠着脚。
    “有受伤吗?”
    “已经好了,你知道我身上的伤好得快”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开口“回来吧”
    “嗯?”
    “C市已经打下了,目前在做收尾工作,你回来帮我好不好”
    “嗯?嗯!!!C市打下了!!!”
    伊叁一下都没反应过来,有叁个月吗?这就攻下了!她还准备这边完事后立刻赶往C市帮忙呢。
    “嗯,收尾有些麻烦,下面的人都是不省心的”他的话里带着明显的倦意。
    立在一旁的‘不省心的’部下看着自家市长云淡风轻的说瞎话,都低头装作没有听见。
    “你又多久没休息了,苏营呢,苏营不是在哪里吗,我听他刚接电话的语气还挺轻松的,多给他派点事,哪用得着事事让你来”
    “……”
    刚回A市,马上又要去C市继续卖命的苏营无语凝噎。
    “没事,别担心,再忙一周多就行了”
    听到这里伊叁的眉头越皱越紧,他操这么多心,怎么可能不累。
    “我这走不开”再有几个月B市就可以完全拿下了,伊叁不想在这个时候回去。
    “B市那边先搁置,扩张太快,管理会跟不上,等把局势稳下来再说”
    “可是”
    “我们有近4个月没有见面了,说这么多,你都没有听出我是想你了吗?”昼慎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轻语。
    话筒里面的声音过于温柔眷念了,伊叁捧着话筒原地踱步,指甲无序的在电话上面剐蹭,发出沙沙声,安静的房间里,心如擂鼓。
    “好吧,我明天返程”
    “好”
    挂断电话伊叁就叫了苏亦商讨明日返程的事情,得知C市那边已经搞定了,他也是张着嘴半天憋不出一句话。
    “这消息也封得太严实了,我咋觉得咱俩是被刻意瞒着的”
    苏亦挠了挠头,这句话脱口而出,像是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觑了伊叁一眼又很快移开,应该不是这样,也太夸张了。
    他的这句话说得伊叁心里也一阵发憷,压下心底的怪异感,开始做明早返程的准备。
    C市,
    原本还算繁荣的街道此刻一片死寂,地上四散着残缺的尸体,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些尸体上的致命伤多数并不是弹药或者冷兵器造成的,破损的皮肤和断肢上是明显的撕咬痕迹,早已干涸的血迹也不是正常的黑红色,而是偏黄,腐烂已久的模样。
    转角处出现穿着严密软甲的军队,黑色铁质的甲面泛着冷光。军队有序的前进,仔细搜寻每一间屋子里面的幸存者。
    碰到在日光下处于沉寂状态的丧尸,就用匕首或者弓箭沾上一点蓝色的药剂插进丧尸的身体任何一处。
    蓝色药剂是战前萧明那边的研究所赶制出的一种用于丧尸的神经毒素。
    人变成丧尸后没有意识,但是大脑管理肢体运动的皮质运动区仍然活跃,这种神经毒素只要进入丧尸体内就可以彻底破坏这部分仍在运作的区域,击杀丧尸不需再像以前那样只能物理破坏脑部结构。
    与此同时,C市的监狱中。
    佟墨押送着近日才抓住的伊二进入监牢,看着她的目光满是厌恶,C市及其辖区全面爆发丧尸危机,就是这人一手操作的,她把人命看作了什么。
    伊二虽说一身狼狈但表情一直是平静着的,无视佟墨对她的鄙弃,拖动沉重的脚铐往里面走,满是伤痕的手指将额前掉落的碎发抚到耳后,手铐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她最终被押至最靠里的一处监牢,等佟墨几人走后,对面同样被关着的一人突然起身冲了过来,撞得铁质的栏杆铮铮作响。
    “你这个贱人!!!”
    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蓬头垢面的男人,恍然大悟。
    “崔市长呀,怎么来这里体验生活”伊二靠着墙面讥讽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C市市长。
    “我要敲碎你的每一块骨头,一片一片的剜下你身上的肉”崔旷喘着粗气,眼珠子恶狠狠的盯牢对面那个还一脸无所谓的女人。
    丧尸首先在7区出现,最开始他没有在意,认为还是像之前的几次丧尸事件一样,零星的几个,完全把心思放在与A市即将到来的大战上。
    等他意识到不对劲时,7区已经随处可见活死人了。
    因为大战集中的兵力无法快速到达偏僻的7区,由此丧尸病毒快速传播,一个区接着一个区沦陷,内忧外患导致C市最终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那天我都带着一具丧尸从7区出城了,本来是想等你们交战的时候在战场上释放丧尸病毒,这样几个城市一个都跑不了。唉,不过可惜了。A市早早的就在你C市的辖区外面驻军,我只得又返回7区。
    伊二遗憾的连连摇头,完全不顾崔旷一脸狰狞的模样,继续说道。
    “想着,能把C市变成一个毒窝也不错,只要有一个丧尸跑出去继续感染其他城市,我也算成功了。啧,哪知还是昼慎老谋深算,和D市合作硬是守住了边境,没让一个丧尸从C市及其辖区跑出去。”
    “哈哈,我说你这脑子还是别和昼慎斗了,撞死得了”
    伊二指着墙面嘲讽,咯咯直笑。
    崔旷听得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他在丧尸病毒覆盖了近一半的辖区时都一直以为昼慎联合D市在边境驻军是准备攻打进来,后来才想明白他哪里是准备攻打,完全是预料到了伊二的想法,算计着把伊二这个疯子和他们一起困死在里面,等他们和丧尸斗得差不多了,再坐收渔翁之利。
    但等他中途明白过来就已经完全顾不上昼慎他们了,越来越多的丧尸让他焦头烂额。
    呵,他的手段还是一如既往的狠辣,真狠呀!
    明明可以先抓住伊二,但仍然冒着丧尸病毒全区域扩散的风险,把丧尸当做利刃不废吹灰之力的废了他大半兵力,围困住C市及其辖区的时候怕是也没在意过里面无数无辜的群众吧。
    崔旷无力的瘫坐在地上,靠着墙面,事已至此,只希望昼慎可以收拾外面丧尸肆虐的残局,不知道C市最后还能剩多少活人。
    返程已经过了4天了,一路上通过关于C市情报的收集,伊叁和苏亦也知道了这次C市事件的始末。
    虽说没有亲自参与,但从收集到的只言片语中也感受到了其中的凶险,出现一点差错便可能满盘皆输,输的结局将会是丧尸纪的重现。
    苏亦是真的对自家市长的魄力叹服得五体投地,一切想清楚后又莫名有些同情一直被市长牵着鼻子走的伊叁。
    又接收到苏亦同情的目光,伊叁眼角抽了抽,她也差不多明白苏亦这样看她的原因。
    昼慎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想让她插手C市的事情,所以早早的拿B市把她给打发走了,为了不让她知道C市的情况,连带苏亦也瞒着。等一切尘埃落定,确定C市再没什么危险、不担心她插手后又迫不及待的让她回去。
    她对他说的那番话还是有用的,你看,这不是没有把她当废物护着嘛,不是给了她发挥的空间嘛。
    伊叁想起了自己刚跟着昼慎开始训练时的场景,她那时还很弱,带着她出任务的时候,他会把在她能力以外的敌人困在一边,留下和她实力相当的给她练手。
    很快她实力渐长,而且开始习惯这样的战斗,他也再没这样护着了。
    想不到自己都这么大了,实力也强到能够独当一面了,还有机会被他这样当不省心的小孩子对待。
    他这事做得乖觉,伊叁想撒气都不知道该揪着什么理由撒。
    远远跟在他们后面的伊四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一如既往阴沉的脸上少了以前的戾气,前面苏亦的催促声传来,他一夹马腹跟上队伍。
    伊叁一行人到达A市城门外时已经是3天后的事情了。
    离城门还有一段距离时,她就已经看到了站在城门外的那道挺拔的身影,正午的太阳有些刺得人睁不开眼睛,他不知道在那站了多久。
    身下的马匹跑得更快,只余十米左右的时候突然勒停、利落的翻身下马,边解开身上沉重的软甲边朝他奔去。
    她裹挟着沙场的腥气和干燥的秋风扑进他的怀里,昼慎将人抱住勒紧,多日以来的思念消解了不少。
    把头从他怀里拔出来的时候还深深的吸了一口,干净的皂角香,仰头对上他温雅含笑的眉眼。
    “你是不是该问我玩得开不开心?”
    昼慎愕然又很快的一笑,明白过来她说的是自己打发她去B市的事情。
    “你是去玩吗?不是帮我打下了B市的一半辖区么”
    单手托起怀里这个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刮了一下她皱起的鼻头,往不远处的车内走去。
    “老奸巨猾”伊叁瘪嘴,搂紧他的脖子。
    见这从见面开始就腻腻歪歪的两人终于消失在车内,身后尴尬对眼的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回到了A市的休息室,门刚关上,她就被人抱着抵在了墙上,昼慎的口鼻略显急切的在她脖颈上挨蹭。
    “先洗澡”
    伊叁气喘吁吁的别开脸,风尘仆仆的赶回来,身上脏得她自己都看不下去。
    结束这个深吻,昼慎将她抱到浴室里面放下,俯身在她微肿的唇上亲啄了一下,打开热水试了试温度。
    “你先洗,我等下过来”
    “嗯”
    几下将自己脱了干净,伊叁走到淋浴下面,温度适宜的水淋到身上,顺着窈窕的线条滑落。
    “你手里拿了什么?”
    这时昼慎已经拉门进来了,上身赤裸着手里拿了两个小瓶子,见她好奇,就递了过去。
    “润滑液?”念出瓶上的小字,伊叁疑惑的望向同样站到淋浴下面的他。
    “嗯,等下要用到”从背后圈住她的身体,温热的鼻息喷到她的后颈上。
    伊叁莫名打了个寒颤,鸡皮疙瘩从脖颈上的皮肤开始蔓延,她弯腰从环住她的臂弯里躲了出去。
    “我洗好了”
    将想要逃跑的她拉回压到浴室的墙面上,昼慎哼笑着去亲她耳后的皮肤,挤了一些润滑液到手上,拨开她的穴口就将手指插了进去。
    “别怕,没事的”
    他这样一说,她更慌了,这是要做什么。
    穴内的手指带着润滑液不断进出,凉凉的,抽插抚摸了一段时间后,嫩穴有了感觉,一路痒到心里。
    感觉穴内的润滑液已经涂抹匀净以后,昼慎就抽出手指换上自己那根。
    “唔”
    下体被骤然填满,饱胀的小腹带来心理上的满足感,她发出一声舒畅的喟叹,主动向后抬臀迎合。
    “很舒服?”
    掰过她的脸颊和她亲吻,身下撞击的动作激烈,因为有润滑液的缘故进出要比以往要顺畅一些。
    “嗯”
    小穴像是不怕被操破一样,贪婪吞咽进出的肉棒,穴口被撑大撑圆。
    “啊!哈~”
    被压着抽插了数十次以后高潮如约而至,身体的痉挛让手脚失了气力,贴着墙面滑到浴室的地砖上。
    昼慎也半跪了下来,揽过她的脑袋在潮红的脸颊上落下几个亲昵的吻,大手扣住她的膝窝,将人拉了过来,让她的臀部和下背部离地压在自己腿上,穴口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线下。
    拧开润滑液的瓶盖,朝她半开的穴口倾倒。
    伊叁伸去盖住自己小穴的手被他抓过咬在嘴里,尖锐的犬齿贴着她的手腕,并没有用力。
    等倒了大半,昼慎就将润滑液重新盖上,搁到一边。一直硬着的肉棒对准穴口强硬的肏了进去。
    “啊!”
    这次比以往都要入得深,伊叁情不自禁的低叫出声。
    “乖,忍着点”因为还咬着她手腕的缘故,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话音刚落本来已经抵到深处的肉棒悍然用力,挤开最深处那个微张的圆润小口,硕大的龟头卡了进去。
    痛感袭来,伊叁心口微滞,穴内的肉棒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入得深,并不舒服,仿佛要将她捅穿一般。
    “放开我!”
    她晃动着腰臀,提脚去踹他的腹部。
    “你听话些,就好了”松开嘴里的手腕,将她上半身从地上揽到怀里抱紧,怜惜的吻密集的落到她的脸上、脖上。
    末世中本来只是为了提高怀孕率才需要插进苞宫,他原本也是准备等到她初潮来之后才这样做的。
    但是这么久没见她,他有些忍不了了,他想要她里里外外都沾染上他的气息。
    “唔,疼”
    软嫩的宫口被肉棒破开,在更加生嫩的苞宫里面缓慢抽插,动作足够轻柔但还是避免不了痛感。
    昼慎深吸一口气,强忍下心底想要大力抽插的暴虐情绪,柔声安抚怀里微颤的小可怜。
    他声音温柔,身下的动作却有些残忍冷酷了,伊叁凶狠的磨牙咬上他的锁骨,血迹顺着她贴合的唇沿蜿蜒而下。
    他微眯着眼睛餍足的任由她撕咬,下巴搁置在她的发顶摩擦。
    软嫩的苞宫紧紧的含住他的龟头吸吮,爽得他忍不住低吼。
    最后在她的哼叫声中快速抽动了几下,顾及她的情绪放开精关早早的泄了出来。
    用手指撬开伊叁仍然咬着锁骨的唇齿,捏过她的脸颊,将舌头探进她的嘴里,一寸寸舔舐着她血腥味浓厚的牙床,等人喘不过气来才稍稍放开,贴在她的唇边,一遍遍重复。
    “伊叁,我爱你”
    她是他的爱之根、欲之源,是他此生所有的忐忑与后怕。
    同一时刻,A市监狱
    眼前停了一双穿着军靴的脚,伊二抬头望去。
    “你还好吗?”
    伊四半蹲下来,皱着眉头盯着里面半躺的伊二,她脸上和身上都脏兮兮,皮肤冷得发青。
    “你来干嘛?”见到是这个小鬼,伊二不答反问。
    “看看你”
    看她兴致缺缺,伊四干脆盘腿坐下。
    “呵呵,来见我最后一面?”她干咳了几声,笑着打量这个被自己从死人堆里捡回来的小鬼。
    嗯,看起来伊叁对他不错,比跟着自己的时候要像个人样一些。
    “你不会死,我去求伊叁”
    “我做这些事,伊叁能放过我,昼慎都不能”白了他一眼,伊二换个舒服一点的姿势,而且她也不想折腾了,随便吧,死了也好。
    “我之前跟着伊叁去了B市那边”
    “嗯,你想说什么?”
    “毁灭可以结束所以苦难和不公吗?”跟着伊叁那趟,他见了太多死人,死亡并没有改变什么,反倒是拼命挣扎的人有一线转机。
    “你想要的答案得去问伊叁”
    察觉到她话里的冷意,伊四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两人沉默了一段时间。
    “花花他们过得很好”
    伊二抬眼,想起自己领回去的那堆小孩里面,那个叫花花的圆脸女孩。
    “我该换条路走了,为了他们”还很稚嫩的脸上带着坚定。
    “咯,拿去给伊叁”
    接过她扔过来的东西,是一小瓶只剩一点的绿色液体,伊四知道这个,涂了它,丧尸便不会主动攻击。
    “好了,快滚!”见他还想说话,伊二撑起身体躺到监牢的最里面。
    沉默过后,响起一阵脚步声,那小鬼走了,伊二摸摸自己的手指头,呵,自己这算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之后伊叁把蓝色药剂给了昼慎,几日后便批量产出用在了军队上,C市及其辖区的丧尸数量开始急剧减少,区域内的幸存者越来越多。
    A市在合并了C市与B市的部分区域以后达到了巨型城市的体量,原本分散的资源被整合重新分配,渐渐的所有在战争中废弃的区域开始正常的运转。
    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年复一年,
    这天伊叁在昼慎的办公桌上看到了未来几年对学校、医院等基础设施的规划,她惊喜的拿起文件跑到昼慎身边。
    “这些可以实现了?”
    昼慎将兴奋得手舞足蹈的人揽到怀里,手指缠绕上她已经长到腰间的头发,温言带着笃定。
    “十年内可以看到”
    窗外的街道上都是熙熙攘攘的摊贩和来往的行人。
    《末世》草草结束,全文四万五千多字。感觉这种世界观设定大了,就不好写了。我发现卡剧情和卡H不一样,卡剧情是近期没灵感,卡H是现在没性趣(叹气)。52ъlωχ.cо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