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5)

作品:《短篇集锦

    上次想去一趟13区的想法被拒绝以后,伊叁表面顺从,实则并没有打消这个心思。连续几天都在在A市的几个出口踩点,寻找出市的方法。
    不过显然昼慎足够了解她,虽然近期他人没在A市,但仍然给各个出口新添了警卫,时刻有人巡逻,更是在出口处贴了一排她的画像,俨然把她当做通缉犯防范了。
    伊叁多次尝试出市都没有成功,偏苏亦那狗东西次次出外差都要在她面前得瑟几下,因而最近她脸都要黑成锅底了。
    A市曾被伊叁收拾过的小管事,最近无一不过都得战战兢兢,出门前要先打听她在哪,好避着走,生怕撞见这个活阎王。
    “啪!”重物撞击玻璃发出闷响。
    正在督察署里翻阅文件的伊叁偏头朝窗户那里望去,窗台上停了一只乌鸦,正在梳理身上因为撞到玻璃而杂乱的羽毛。整理好后又歪着脑袋朝她看过来,宛如两颗黑豆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
    “蠢货”
    伊叁瞥了一眼又将视线移到了手里的文件上,余光却看到乌鸦的脚上像是绑了个什么东西。
    她一步步走近,乌鸦并没有飞走,还大着胆子用爪子挠了挠脖子上的羽毛,鸟头一扭一转,很是放松。
    东西取下以后发现是个卷在一起的纸条,展开以后上面除了【西门,酉时】四字以外什么也没有,她将纸条揣到兜里,若有所思的望向已经飞远只看得到一个黑点的乌鸦。
    她走到办公桌上的有线电话前,一阵忙音以后电话接通。
    “李哥,市长最近在哪?”
    李煜是负责昼慎安全问题的安保处处长,市长的行程他一般都会知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
    “有急事需要向市长电话汇报”A市及其辖区都会配备一台有线电话,昼慎出外差以后可以通过他所在区的有线电话联系。
    李煜沉默了一会儿,给了伊叁地址,也警告她好好在A市待着,市长不久后就回来。
    伊叁得了地址,听他像是还要啰啰嗦嗦的就快速的挂断电话。
    从市长大楼出来以后,伊叁在街上顺便找了个人,用食物换取他身上穿得破破烂烂的衣服换上,又用枯葛花(末世中一种天色色素,黄色)汁将外露的皮肤染黄。
    “应该可以了”
    路边的镜面里面反射出来的人影俨然一副末世中最为常见的扮相,只要不是被拦住仔细查看就没问题。
    “站住,头巾拉下来”
    “后面的人排队进入,谁再他妈挤,老子就当场崩了他”
    “后面的人还挤个球,草”
    西城门处虽然吵吵嚷嚷,但还算有序,目前有两个警卫在门口轮值,护城墙上也立着几个护卫。
    看了一眼渐落的红日,快要到戊时,也不知道那纸条上写的是不是这个意思。伊叁立在不远处的摊贩前,舔了舔被太阳晒得有些干的唇,眼角的余光一直注视着不远处的城门。
    “你们站住!!没看见正排队吗?”
    “说你们呢!!!”其中一个警卫拔出枪去拉扯刚一下冲进去的叁人。
    “啊!”
    听到熟悉的惨叫声,另一个维持秩序的警卫回头,他的同伴被人一脚踢到到了地上,叁个人开始围上去踢踹。
    他朝其中一人来了一枪,来不及打第二枪,便也被人推到了地上。
    城门处开始出现混乱,两个警卫都被人围着拳打脚踢,排队的其他流民也趁乱往里窜。
    就是现在!
    护城墙上的警卫已经发现异常,但是还没有来得及下来。伊叁从边缘快速的往混乱的那处移动,混杂在流民中。
    “砰砰砰!!”
    “滚出去!!”
    几声枪响,护城墙上的警卫已经下来了,几个流民被抢击中倒下,没有被击中的都快速的退到城门外面躲避。
    伊叁最后忘了一眼城门朝相反的方向跑去,终于出来了。
    3区
    “市长,A市那边传来消息,伊督长已经不在城内了”
    正在用有线电话通话的昼慎听到停顿了一下,朝汇报的人打了个手势。
    汇报人将A市那边传过来的电报递了过去。
    “嗯,这事你继续跟进。”
    昼慎对电话那头的人简单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电报上的信息他已经浏览完了,按了按眉心,让一旁还候着的人下去。
    “嘟嘟嘟——”
    急促的响铃声,昼慎接起电话。
    “市长,我是李煜,伊叁已经没在城内了。抱歉,这是我的失职,我会尽快把她找回来。”
    “让佟墨带人去13区看看”
    “是”
    通话结束,昼慎把玩着手中的钢笔,眼里的平和消散,浮上一层冰冷。上次11区的丧尸事件,这次的协助出城,呵,把手伸向伊叁的人还真是贼心不死。不过究其根本,似乎还是自己对伊叁的管教太过宽松了啊。
    次日下午,被众人寻找的伊叁出现在3区,她站在一处警戒严密的叁层楼房面前,快步朝门口走了过去。
    “站住”
    “我是伊叁”
    持枪的警卫一脸错愕的打量着眼前这个衣衫褴褛的人,撇开灰头土脸的穿着和那黄得发亮的皮肤,五官还是看得出是伊叁的模样。
    “你咋跑这来了,李哥、佟队那边找你都快找疯了”
    “好了,我自己去和市长解释”拍了拍这警卫小哥的肩膀,伊叁绕过他大踏步朝里面走去。
    “市长”
    伊叁进去的时候,昼慎正站在休息室的窗前,听到声音就转身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套衣服。
    “我—”
    “先去洗干净”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昼慎给打断了,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嗯,其实还好,只是外面看起来很脏。
    虽然是这么想,但是也不好拒绝昼慎的好意,何况自己可是违逆了他的意思,偷偷跑出来的。
    正准备伸手去接过衣服,就被抓住了手腕撇开。伊叁顺着手疑惑的朝他望过去。
    “先去洗澡,我给你拿过去”
    “好吧”见他面上确实像是嫌弃自己的样子,伊叁也没有多想往浴室走了去。
    “咔嚓”
    关掉热水,伊叁将浴门拉开了一条缝,见外面并没有放置换洗的衣物,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
    “市长,换洗的衣服呢?”
    ……并没有人回复。
    等了几分钟,还没有动静,伊叁就干脆披了浴巾出去。
    坐在沙发上面对她的昼慎朝她招手。
    “过来穿衣服”
    伊叁沉默着挠了挠湿发,最终还是迎着他的目光走了过去,不就是穿个衣服嘛,上次浴室更大的场面都见过了。
    等人走近了,昼慎也起了身,刚洗澡出来的缘故她身上裸露的皮肤还泛红,额前贴着湿润的碎发,一滴水珠从额头上划过脸颊在娇俏的下巴那摇摇欲坠。
    他伸手接住那滴水,捻了捻她还在滴水的发梢。
    “头发长长了”
    “嗯,是有点长长了,这段时间忙完以后,让人给我剪剪”以前头发堪堪到下巴,现在都已经可以垂到锁骨了。
    “别剪了,这样好看一些”
    拉下她抓头发的手,托起她的下巴,整个人的气味都朝她倾覆了过来。
    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伊叁主动的楼上他的脖子,离她和昼慎较近的人现在都知道他俩什么关系了,现在也没啥好推拒了,而且自己也不讨厌和他亲昵。
    这个吻比以前的吻都要温柔一些,唇舌细致的舔吮过她唇上和口中的每一处嫩肉,在中途还贴心的放开让她透个气。
    “我想你了,伊叁,我想你了”
    他的手捧起她的脸颊,一边用嘴唇磨蹭着她有些泛红的耳廓,一边呢喃,声音温柔得她心里一阵发紧。
    “这才多久”伊叁压住心中的怪异,讪讪的开口,这人怎么越来越腻歪了。
    “够久了,你想我了吗”
    伊叁眼珠子狡黠的一转,“我这不来找你了嘛”,言外之意是想你才偷跑出来的。
    昼慎哪能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低笑一声放开她脸颊,一只手落到她的浴巾上,声音要低沉严肃了一些。
    “活罪难逃”
    一把抓住他想要扯落浴巾的手,伊叁仰头,她里面可啥都没穿。
    “嗯?怎么,敢做不敢当”
    “哪有这样的!”
    “那再关你一个月,这次可不会纵着你了,让你还有出门的机会”
    见伊叁有些不高兴,昼慎的表情也冷淡了下来,倒是被他纵出来脾气了,若是其他人敢违逆他,这会儿哪有机会好好的站这,还和他顶嘴、打哈哈。
    一只手钳住了他的两只手腕,另一只手一把扯落浴巾,微凉的指尖划过她赤裸的乳肉。
    “你就仗着我喜欢你”
    “没有!”伊叁甩动被钳制住的双手反驳,但是手腕都被磨红了也没有挣开。
    昼慎再使点力气,伊叁就完全挣不动了,咬着嘴唇一脸倔强的瞪着他。
    还敢朝他呲牙,布满薄茧的大手大力的揉捏着她柔软的胸部,浑圆的胸肉被他搓揉成各种形状,伊叁咬牙忍着钝痛,无声的抵抗着。
    “可要咬好了,别发出一点声音”
    他嗤笑女孩无力的抵抗,手强势的分开她的双腿,探进了她的腿间。
    原本隐密在皮层下的肉珠在他手指的一次次磋磨中探了出来,又红又肿,敏感极了,稍微碰上一下,伊叁就不受控制的抖动一下。
    “知道错了吗?”
    伊叁听出了他话里的调笑,敛眸不搭理他。
    腿间手的动作越来越重,伊叁晃动身体想要躲避,大手又很快追上来覆了上去,汹涌的快感从小腹处蔓延到全身,伊叁拼命的挣动着被抓住的手,呼吸越来越急促,低微的喘息声从她紧咬的齿缝里溢出。
    “还不认错吗?”昼慎放开她的手,将已经站不住的人揽到怀里坐回沙发上,揩去她眼角的湿意。
    分开她的腿,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按住她后退的臀部,手指触上她湿润的穴口。
    “这里的嘴有上面那张嘴硬吗?”
    “别,昼慎”那处传来的威胁的力度,伊叁呼吸一滞,撑起手臂就要起身,但环在腰间的手臂却死死地将她箍在原地。
    有了之前的刺激,穴里面已经有了不少水,一根手指很顺畅的就刺了进去,里面的淫液噗嗤一下溢了出来。
    听到耳便传来的轻笑,羞耻感已经盖过了穴内的异物感,伊叁躬下身体将脸埋到昼慎的衣服里面,咬牙抵抗着下体传来的异样。
    昼慎的手从她的腰上挪到背部安抚的拍了拍,穴内的手指已经开始迅速的抽动,粘腻的水液顺着他的手淌下。
    伊叁脑袋里面晕乎乎的,全身的肌肉都绷得很紧,收缩着穴内的嫩肉,似乎这样可以抵挡那噬骨灼心的快感,殊不知这样全身心的集中带来的是更猛烈的快意。
    “嗯哼”
    “受不了?”听到她压抑的闷哼声,昼慎手里进出的动作放缓了一些,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发顶。
    ……
    意料之内的没有回应,倔得像头驴。
    伊叁身体僵住了,穴口多了一根手指,沾了浸出的滑滑腻腻的水液,试探着往里面插,插进去一点,转着圈按摩着收紧的穴壁,等分泌出的淫液更多了一些,又继续往里面深入。
    “昼慎”声音有点颤抖,胸前的衣物被攥紧。
    “嗯”
    简单的一句回复,昼慎没有给她服输的机会,等穴内的两根手指并在一起时,就一改缓慢温和的节奏,快速带着点狠意的抽插起来,次次都抵在那微硬的敏感处,不给她一丝得以喘息的机会。
    “噗嗤噗嗤~”
    水声啧啧,原本透明的淫液因为剧烈的抽插被打成了乳白色的粘稠状,从指缝间流了出来。
    伊叁喘得像摸到一根浮木得以喘息的溺水者,没过一会儿,浮木便被涌过来的浪拍远,她又被名为快感的潮水溺毙。
    “啊哈,昼~昼慎,我错了,我错了!唔,不要!”
    带着哭腔的声音随着身体不受控制的颤动从喉咙里嘶吼而出,无力蜷缩起身体趴伏在昼慎的身上。
    穴内还一抽一抽,将还未退出的手指箍紧。等穴内的抽搐停止,昼慎才将手指缓缓的往外抽。
    “啵”的一声脆响,乳白色的浊液一下泄了出来。
    灭顶的快感过去以后,就是无地自容的羞辱感,伊叁把头埋得更低,掩住眼底的热意。
    昼慎像是一个无情的刽子手,还要在她残破的自尊上插上最后一刀。
    她的脸被强行抬起,续满泪水的眼睛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他的视线下,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像是心疼的吻上她的眼睛,吮掉里面的泪。
    用浴巾帮她擦拭了下体,让她靠着自己坐起,拿过一旁的干净衬衫帮她穿上,在他细致的帮她扣上纽扣的时候,又在她的颈侧吻了一下,语气温和缠绵。
    “关于你的事,你不要骗我,也不要私自违逆我。这次要是你不是来这里,而是跑去13区,结局就不仅仅是这样。我的手段虽然不是你想要的,但你要相信我,我是对你最好的。”
    伊叁靠着他的肩膀,觉得他真是无耻极了,明明做了她不喜的事,还想要她感恩戴德。
    首发:po18vi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