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4)

作品:《短篇集锦

    “您怎么来了?”将手枪塞回枕头底下,伊叁困倦的打了个呵欠,起身下床,故作镇定。
    昼慎瞥了她一眼,将身上的大衣取下来搭在椅背上,拿起桌上的水壶倒了一杯水,缓步走到床边坐下。
    伊叁有些局促的站在他跟前,她根本没有想到昼慎可以找到这里来,这里就算是苏亦那小子都不知道。
    “您来这边办事吗?哈哈”
    “……”
    昼慎还是没有搭她的话,专注的盯着手里摇晃的水杯,眉目自然舒展着,嘴角的弧度也看不出什么情绪。
    房间里面一直静默着,仿佛时间也就此停滞了。
    末世中人的平均寿命才90岁,但那是因为横死的人太多了。
    如果一人能顺遂的无病无灾的活着,那么正常情况下是可以活到130出头的。人类的生长周期被拉长了,这似乎是残酷的命运对人类的一种补偿。
    伊叁第一次仔细打量着这个比自己年长近四十岁的男人,正值末世中男性的壮年时期。
    因为再生细胞活跃的缘故,流逝的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痕迹,看起来比正常男人的壮年还要年轻一些。
    堪称俊朗的脸庞被岁月消磨了锐气,浸润了儒雅。
    他安静的坐那,不动声色的样子就如同和煦的风;等真正显露出杀伐果断的一面时,又如同凌冽的寒潮,让人心悸。
    他多数时间是温和的,但没人不怕他。
    “你19了,一起也过了有7年了,我在你心里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
    将手里的杯子放到床头柜上,昼慎望向眼前这个几乎是自己带着长大的女孩,对自己的态度由最开始的防备,到依赖,再到如今的刻意疏远。
    她如他所愿的成为了一把锋利的剑,他却有些后悔了。
    长成的野兽不会再被轻易的拘住,也不甘愿被锁着。
    见伊叁似乎还在思索,他又开口“是恩人、师长、首领、朋友?”,说了这些他停顿下来,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继续补充“亦或是父亲”。
    听到父亲,伊叁抬了一下眉,她对他是带着对父亲的那种依赖敬畏,但不止,这种复杂的情感她也理不清、说不清。
    低头认真的想了想,直视着眼前表情还是和煦着的人,真挚的说“您是我最敬重的人”
    “呵”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答案,昼慎有些被逗笑了,朝她招手。
    伊叁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近了些。
    “知道吗,在你昏迷的那段时间,你这里、这里、这里以及这里,我都碰过了,这样还是你最敬重的人吗?”
    昼慎将人拉到跟前,边说边抬手从她的唇瓣滑到乳房、再到细腰、最后落到隐秘的那处,嘴角的弧度扩大了不少,眼里的温和褪去,带上了明显的侵略性。
    伊叁完全僵住了,她知道,而且近一年的疏远也让她快要忘记了。
    但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出来,被他手指划过的地方好似又感觉到了之前赤裸着时,他手熨帖上肌肤带来的凉意。
    “我……我……”
    伊叁磕磕绊绊的说不出一句话,瞪着一双猫眼,脸颊绯红,显出几分无措来。
    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蔓延到了耳朵,伊叁有些害怕的退后几步,却被人拉了一把,向前跌坐在地上。
    一只手掐住她的下巴,不容反抗的迫使她抬起头来。
    昼慎看着跌坐在自己腿间,仰头朝他望来的女孩,欲望来的迅猛。
    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揉了揉额头,俯下身含住那两片粉唇,带着狠意的撕咬吮吸,强势的撬开她的牙关,扫荡她嘴里的每一处甘甜,卷住那不断躲避的小舌狠咬了一口,听到她的闷哼声,又卷附上去舔舐安慰。
    一吻作罢,伊叁捂住红肿火辣的唇,往后躲。
    疯了,疯了!
    一只手伸过来擒住她的小臂,不费吹灰之力的又将她拖了回去,抬高,她由跪坐的姿势被直接半拎了起来。
    昼慎揉了揉她肿得明显的唇珠,眼眸半抬的睨着她,眼底翻涌的情绪让她心惊。
    “跟我回去”还是温柔的男声。
    伊叁低下头,露出纤细的后颈,无声的服从。
    楼下充当司机的李钰见到不远处昼慎的身影,急忙下车拉开后车门。
    昼慎让伊叁坐进去,她的情绪明显低落,李钰不经意间注意到伊叁的嘴唇好像有些肿,又快速的移开眼,当作没看见。
    “市长,回A市吗?”
    “嗯”
    车子平稳的向前开着,正是凌晨,街上没人,道路两旁都是废弃的垃圾和低矮的民房。
    车子开到一段路时,正看向窗外的伊叁注意到下午自己杀死的那几具丧尸已经不在了。
    “停车”
    李钰听到声音从后视镜中朝昼慎望去,见他点头才熄火。
    伊叁打开车门走到还散发着腐肉恶臭的地方,地面有明显的拖拽痕迹,丧尸没人敢吃,更没正常人会来收尸。
    地面上还有一些车辙印,不像是汽车,倒像是板车一样的拖车,
    回头望了一眼表情平淡的昼慎,伊叁开口说道“下午我在这里杀了4个丧尸,哦,应该是8个,那些丧尸正在吃人”
    听到伊叁的话,李钰的眉头皱了起来,俯身在地面上检查。
    “走吧,明日让新上来的区长去查”昼慎拉过伊叁的手,对着李煜说完便朝停车的地方走去。
    伊叁挣了几次,没有挣开,反倒是越握越紧,让她有些痛。
    回到A市的时候,天已经快要亮了。
    伊叁蜷缩在被子里,外面是昼慎和部下的谈话声,依稀可以听到“C市”“无人区”这些词汇。
    她快要睡着的时候,传来卧室门开的声音。
    昼慎走到床沿,偏头望过来的女孩眼睛疲倦的半睁着,眼角还带着生理性的泪水。
    “睡吧”温热的大手覆盖着她的眼睛,声音低沉柔和。
    “你在看什么?”
    将手里的枪放到桌上,苏亦走到坐在窗前的伊叁身边,探头去看她手中的东西。
    “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将文件递给苏亦,伊叁转头望向窗外,灰蒙蒙的天际悬挂着并不刺眼的太阳。
    “C市也出现丧尸了!啧,那老家伙还发布告说是咱们整的幺蛾子!”
    苏亦将文件翻得哗哗直响,嘲讽的扯了扯嘴角,老糊涂了。
    “市长那边咋说?”
    伊叁已经走到了门口,听到这句话转过头去咧嘴朝他笑了一下。
    “放心吧,咱们市长没被人拿捏过”像是想到了什么,伊叁穿上外套用手指叩了叩门。
    苏亦回头望她。
    “这事有点意思,我得去佟墨那一趟”
    伊叁被调离斥候队以后,一直在军区的佟墨便接了担子。想要关于这件事的更多情报,还得去斥候那边问问。
    “你被市长逮回来后才安生几天,又往那边跑!!”
    “你别去和你哥乱说,我就去问点事情,没准备出任务”
    伊叁不耐烦的揉了揉耳朵,苏亦他哥就是苏营,苏亦爱跟他哥告她的状,他哥一知道,市长那边就肯定会知道。
    从监察署出来以后伊叁就径直往斥候营的方向走去。
    “老大!!”
    正在斥候营校场训练的人,看见门外那熟悉的身影时,都停下了训练一溜烟儿的跑到伊叁面前,激动的上下打量。
    伊叁眉眼微弯,咧着嘴给了这些人一个熊抱,过来的人都是以前跟着她出生入死的兄弟。
    “老大,你调回斥候队了吗?”一个年轻战士满是期盼的开口问道。
    “没呢,我今儿来时找你们佟队长问点事。”
    “哎,好吧,佟队这会儿应该在办公楼那边,我带你去过去”
    “嗯”
    到了办公楼门前年轻战士就止步了,伊叁朝他点头道谢,推门而入。
    正坐在桌前看文件的男人皱着眉头朝门口望去,见到是伊叁,表情稍微缓和一些。
    “下次进来敲门”
    “在这边待得还习惯嘛?”
    拉了一把椅子坐到佟墨的对面,面朝靠背,将上半身撑在椅背上,伊叁眯着眼睛问道。
    从柜子里换了一份文件继续浏览,佟墨抬头瞥她一眼,“挺好的,你今天来就是问这事?”
    “你这有没有近期C市丧尸事件的详细报告?”
    佟墨起身走到书架的一处,抽出一份报告,朝伊叁扔了过去。
    接过文件浏览,伊叁表情稍微有些沉重,C市丧尸事件出现的所有线索都指向A市13区,指认证据明显得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伊叁想起之前11区出现的丧尸,11区和13区的边界是挨着的,闭上文件,伊叁觉得是时候回一趟13区了。
    “您回来了!”
    伊叁听见开门声马上迎了过去,想与他说一下自己去13区的想法。
    自上次从11区被抓回来以后,伊叁就被昼慎拘在了A市,只要准备出市就会被人拦下,她对此很不满,却也没胆子对着市长撒气。
    昼慎把跑过来的女孩拉到怀里,压上那张柔软的唇吮了一下才将人放开。
    脱下外衣搭在臂弯上,昼慎强势的分开伊叁的指缝,十指相扣的拉着有些抗拒的女孩往客厅走去。
    “今天去斥候营那边了。”
    肯定的语气,伊叁听到声音仰头看他。
    这时昼慎笑得温和,眼里却是冷淡的,眨眼间又带着洞察一切的戏谑。好像在提醒伊叁不要想隐瞒他,他知道她干了什么,也知道她在想什么。
    伊叁百无聊赖的横躺在沙发上,浴室里面的水声淅淅沥沥。
    唉,自己被他关了快20天,翻身将脸埋到沙发里,用额头一下接着一下砸向柔软的布面。
    近期昼慎毫无顾忌的和她亲昵,那也这样讨好他的话,能去13区吗。
    念头一闪而过,伊叁叹了一口气,脱下外套和裤子,贴身的背心勾勒出姣好的身材,黑色的棉质内裤包裹着挺翘的臀部,走动间露出腿心弧度美好的凹陷。
    敲了敲浴室的磨砂玻璃门,镜面上可以模糊看到里面高大的人影似乎是愣了一下,接着洒水声停止。
    “哗——”
    玻璃门被从里面拉开,昼慎湿润的黑发全部拨到了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精致的锁骨,肌肉纠结、线条优美的膀臂,隆起的健壮胸肌,再往下便是成块的坚实腹肌以及隐没在浴巾里的人鱼线。
    伊叁在他意味不明的目光中直接从他腋下钻了进去,浴室里面热气腾腾,比起外面干燥稍凉的空气要舒服很多。
    “不关门吗?热气都出去了”
    昼慎笑了一声,抬手又将浴室门哗的一下拉上。
    伊叁主动走到他面前,扶住他的手臂,垫脚用唇去挨他的脸,但勉强才到他的下巴,在上面草草印下一个吻。
    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伊叁舔了舔唇,“你稍微弯下腰,我够不着”,这会儿不用敬语了。
    伊叁感觉自己身体一轻,便被人拖住屁股抱了起来,她搂紧昼慎的脖子,腿箍住他的腰。
    “你现在开心吗?”微眯的猫眼里带着探究,打量着昼慎脸上的每一处细微变化,试图从中探查他的情绪。
    “嗯”小猫今天格外的乖,昼慎嘴角的笑意明显。
    “嗯嗯”伊叁捧住他的脸,嘴角微勾,眯眼学着昼慎的表情,发出满意的两声鼻音。
    这会儿的她像极了以前最依赖他的时候,昼慎嘴角的弧度更大,眼睛也弯了起来。
    伊叁对着他的唇毫无章法的啄了几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蹬脚让昼慎放她下去。
    落了地,小猫咪朝他得意的咧嘴,跪坐在地上,扒下他围在腰间的浴巾,看到他腿间半硬的丑东西,突然想起还在13区的时候被她杀掉的张庆那恶心的蠕虫,不适的皱眉。
    “不用”昼慎注意到伊叁反感的表情,靠坐在水池上,钳住她的手臂将人拉了起来。
    “我想让你更开心一些”
    被揽坐在昼慎腿上的伊叁,说完别扭的将脑袋缩到他的颈侧,啧,主动的是她,退缩的也是她,她觉得自己有些矫情了。
    掐住窝在怀里女孩的后颈,将人的脑袋从颈侧拔了出来,垂眸打量着她粉色的耳朵,伊叁低头没有看他,但在他的视线下,耳朵上的粉色越来越深,最后变得通红,摸上去还有些许烫手的温度。
    “小猫咪现在才开始害羞呢”
    含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伊叁抓住揉捏她耳朵的大手,在雾气中显得水润的眸子气急败坏的瞪着他。
    “想我更开心就听话一些,嗯”
    伊叁正准备点头下巴便被人抬起固定住,昼慎呼出的鼻息越来越近,唇瓣被另一份柔软覆盖、包裹,轻轻吮吸,又伸出舌头来细致的描绘她的唇形,完全不同于她那技巧拙劣的吻。
    脸颊被人使了点力气掐住,伊叁从这个晕眩的吻里回过神来,看向他半睁的黑眸,将嘴张开了些,放抵在牙关的舌头进去。
    两人在浴室中吻得热烈,伊叁上身的衣物也不知道在何时被脱了干净。
    等到伊叁的喘息声微弱而急促的时候,昼慎才结束这个长吻。
    松开捏住女孩下颚的手,一向平静的眼眸里带着翻滚的欲色,用手指撬开伊叁的唇齿,插进她温热的口腔,戏弄着里面躲闪的软舌。
    被迫张大的口腔接不住自然分泌的涎水,晶莹剔透的唾液从嘴角溢出,顺着脖颈流到凹陷的锁骨处,脸上的表情羞耻又迷惘。
    真可爱,真想把她肏死在这里。
    昼慎压下心里的晦暗心思,被女孩口腔包裹的手指插得更深,抚摸她软嫩的舌根。另一只手抚上女孩的肌肤,除了腹上那还有些狰狞的疤,其他都很完美,她被他养得很好。身体不复卧床时的清瘦,流畅的肌肉线条柔韧而迷人。
    “哈——”
    口中的手指终于被抽了出去,伊叁轻喘。擦掉眼角分泌出的泪水,感受到咬肌的酸软,不愉的准备起身从昼慎身上下去。
    昼慎按住她的腰,拉起她的手放在脐下昂扬的肉根上,在她唇上添了一下,声音喑哑低沉。
    “乖,还有这里,摸摸它”
    说完,不容反抗的带着她的手抓住热烫的肉根,上下抚动。
    伊叁垂眸看着手中兴奋的跳动的肉根,咽了下口水觉得嗓子有点发紧,和唯一见过的恶心的那条蠕虫不一样,要大上很多,也要好看一些。
    “以后这东西是要进到这里的”昼慎的手指暧昧的划过她的腿间,拨开单薄的布料,落在她的穴口,浅浅的朝里面按压。
    “昼慎!”伊叁瞪大眼睛惊叫出声,晃动着小屁股想要躲开他的手指。
    “呵呵,怕什么,今天不动你”声音带着轻笑,安慰了怀里炸毛的猫咪,将手指从穴口移开。
    伊叁觉得手中的肉根好像更大更热了一些,上下耸动的速度也更快,磨得她手疼,到她等不及想要挣开的时候,昼慎一把拉过她的身体,咬在她的脖子上,发出一声畅快的喘息。
    一股股热热的液体喷在她的手上、小腹上。
    “疼吗?”
    将淋浴打开,冲干净伊叁身上和手上的浊液,修长的手指抚上她脖颈处浸出血珠的牙印,昼慎用浴巾包住她,单手抱起朝卧室走去。
    “不疼”伊叁环住他的脖颈,抓他的头发玩,她以前受过的伤都要比这个严重。
    “我的乖孩子”昼慎侧头亲了一下她的耳廓,有节奏的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像小时候安抚她那样。
    卧室里,伊叁仰着头,垂眸凝视着多此一举给牙印上药的男人,这点小伤一会就愈合了。
    嗯,不过他看起来心情不错。
    “我想去一趟13区”
    放下手里的药物,昼慎喂了她一口水。
    “不行”否决得干脆。
    “那边有点蹊跷,可能和近期的丧尸事件有关,我就去看看,白天去,晚上就回来”伊叁缩到已经躺下的男人怀里,固执的开口。
    被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撒娇动作取悦,昼慎少有的解释。
    “13区那边是有问题,苏营调查出应该是冲着你来的,近期不安分的人多,你听话一点,就呆在A市。”
    看着伊叁皱着眉头明显不满的模样,又叹了口气开口。
    “想知道的话,我让佟墨去一趟,你不能去”
    话说到这份上,伊叁知道再怎么求他都没用了,闷闷的缩到被子里不再说话。
    追更:yushuwu.live (po18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