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Θ②0②②.cΘм┆末世(3)

作品:《短篇集锦

    几道身影出现在8区区长办公楼外面,见几人面生且并无停下脚步的意思。门口候着的守卫立刻端起枪瞄准,出声示警。
    “站住,这里是区长办公楼。”
    站在前面带着头盔的少女向前一步,从防弹衣的衣袋里摸出一张纸令。
    “A市监察队,烦劳通报一声”
    “砰!”
    “砰!砰!砰!”
    守卫正准备上前接过指令,枪击声便突兀的响起,在伊叁一行人脚边留下焦黑的弹痕。
    “退后!!”
    伊叁带着人拐进最近的一条巷道,又是一阵密密麻麻的枪响,巷道的墙面上留下龟裂的弹坑。
    苏亦将手枪别回腰间,又把背后的狙击枪拿到手里,用枪托顶了一下伊叁的后背“我去右侧那栋楼”。
    这会儿外面已经没再响起枪声,伊叁朝苏亦点头。接着从裤兜里掏出一面小镜子,镜面上除了空地上躺着的那几个守卫的尸体,并没有发现其他人。
    转身示意后面的人跟上,她躬着腰快步朝着办公楼外的院墙跑去。
    又是几发子弹打在伊叁一行人的脚后,不过很快就安静下来。
    “院子里靠左的车后有4人,3楼4楼也各有分布,数量不明”
    对讲机里面传来苏亦压低的声音,伊叁快速回复一句收到,便在苏亦的掩护下从墙角进入院子,朝着从车后面探出头的一人就是一枪。
    “佟银、葛四留这,蒋宏跟我走”
    “砰”门锁直接被子弹轰开,伊叁带着蒋宏警戒着向里面移动。末世中枪械也算是比较稀缺的资源,这个区应该没有多大储备量。
    身后的院子里响起枪击声,两人都没有回头看径直上楼,在2楼和3楼杀掉几人后来到四楼的区长办公室。
    “砰”蒋宏破门,里面的一人正准备开枪,额角便直接爆掉了一块,直挺挺的倒下,手枪掉落一旁。
    伊叁抬眉睨着其中一个正准备弯腰捡手枪的人,一拉枪栓,弹出一粒弹壳;再一推枪栓,上了一颗顶门火。
    整个动作行如流水,在那人还没来得及起身时,硝火味未散的枪口便抵在了他的眉心,他将手中的手枪放到地上,举起手站了起来。
    伊叁让所有人脱掉衣裤,站到窗边,安排蒋宏警戒,自己则走到办公桌面前开始翻找。
    “伊督长这是何意?”区长李余只穿着一条裤衩子,举起手试图从窗边走过来,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
    “8区区长李余”伊叁头也没抬的扯了扯嘴角,清脆的女声带着毫不掩饰的冷意“瞒报区内资源产值数量39%,其中贪污43%,变卖57%。据A市令法,当立决。”
    “不!你们诬陷我,我要见市长!!”
    李余瞪大眼睛,脸上的肌肉揪结出狰狞的表情,准备上前几步却被一枪击碎膝盖跪倒在地。
    “啪”伊叁将从地板下抠出的一摞文件拍到李余面前,看着他面如死灰的脸,开口打趣。
    “呵,你该庆幸自己没有跟5区那老家伙一样通敌,啧啧啧,那老家伙可是灭门呢。不对,也不能这么说,你死后家里的孤儿寡母在这世道活着估计不比死了强多少”
    伊叁用枪口一下一下点在他的头上,脸上带着恶意的嗤笑。
    “我有什么错,昼慎那老不死的,把我们分区当乳牛在养,老子不为自己着想,早他妈死绝了!!!”
    “呵,你们看这人脸皮厚得,当了几年区长还真他妈以为8区是他的了,也不看看8区建立的时候他搁哪捡粪呢!!哈哈哈哈!”
    话音一落脸上的笑意便散了,随着一声枪响,李余张嘴想要继续狡辩却再也说不出口,天灵盖直接被这一枪给揭了一半,炸开的脑花和鲜血喷溅到离得最近的俘虏身上,弹出的弹壳在血迹上滚了几圈,最终落到其他俘虏脚下。
    见沾血的弹壳滚过来,他们才齐刷刷的后退一步,身上带着刚被溅上的血,瞅着伊叁哆哆嗦嗦的像受惊的鹌鹑。
    也不怪他们,伊叁之前只是在斥候队颇有凶名,但近一年被调到了监察队,前前后后宰了不少不守规矩的出头鸟,少数没被宰的被她盯上也掉了一层皮。
    伊叁做事激进,不少人都在昼慎面前提过意见,但是之后伊叁没有什么改变,倒是提建议的那些人或多或少都失了一些权力,之后也就没人再去触这霉头了。
    至此伊叁的恶名便在A市及其辖区彻底传开,大家做事都小心了又小心,生怕哪天死神就到了家门口。不少人开始变得兢兢业业,都想着老老实实的干好自己的事,伊叁还能平白无故找他们麻烦不成。
    但是李余的胆子已经被欲望给撑大了,以为自己做得隐蔽些就可以混过去,哪知道A市那位早就盯上了他。
    拿起地上的手枪往窗边那群‘鹌鹑’脚下来了几梭子,看着他们像猴子一样蹦蹦跳跳躲避的模样,伊叁笑出了声,朝着一旁苏亦几人喊道“嘿,瞧他们这点胆子”
    ……
    和伊叁关系较近的苏亦和佟银翻了个白眼,其他队员都不由自主的挠头笑得尴尬,伊叁都快成阎王的代名词了,被她盯上能不怂嘛。
    剩下的几名从犯,罪名重的都相继被枪决了,罪名轻的便关进了8区的监狱。
    “任务完成了,回吧!”
    苏亦伸了个懒腰,将身体放松靠在一旁的兄弟身上。他们只管杀,至于接下来8区由何人接手,A市那边早有安排,不久后就会有A市的军队接管这里,就不用他们费心了。
    将刚刚缴获的手枪别到腰间,顺便找佟银要了一些子弹。伊叁走到门口朝他们摆手“你们回,我不回了。”
    “还和市长闹着呢!将你调离斥候队也是为你好,你闹几天就得了,这都要有一年了,咱们这些看戏的都看烦了,也亏市长对你还算耐心”苏亦皱着眉头拦住伊叁。
    “多管闲事。”伊叁取下头盔白了他一眼,将苏亦气得跳脚。
    “伊叁,你不回去,就不怕市长找过来”佟银在一旁帮腔,伊叁这性子,也就市长治得了她。
    “你们不说他能找过来!!哪次我被逮不是你们告的密,你们也差不多得了,多关心自己,别一天盯着我”
    将取下的头盔扔了过去,重新穿上一直系在腰间的黑色外套挡住里面的防弹背心,朝他俩抬了抬下巴转身就走。
    手里还接着伊叁的头盔,苏亦抬手就想扔到窗外去,哼哧哼哧喘了几口气,将头盔塞到蒋宏手里,眼不见心不烦。
    “咱回吧!不管那不知好歹的!”
    佟银朝呆立的几个队员耸肩,快步跟上。
    出了门伊叁准备去11区的住处。
    在斥候队里的最后一次任务是和C市争一片新矿区,他们人手没带够,被C市的人伏击。
    那天,队伍里的兄弟死了大半,为了护着剩下的人撤离,伊叁被重伤,在医院重症室躺了近一个月,要不是她那异于常人的恢复能力,估计她那时就挂了。
    伊叁醒来后,就被调到了监察队。监察队只用维护A市及其辖区的秩序,比起以开荒、暗杀为主要任务的斥候队要安全很多。
    斥候队是她还未从市长那里出师,就开始亲手带的一个队伍,也是待的时间最长的队伍,被调离的时候不满意是真的。
    但这并不是她之后一直躲着昼慎的原因。
    伊叁从重症病房醒来前的一周,每天都有段时间是有意识的,只是眼睛睁不开,身体也动不了。
    意识被困在身体里的那一周,就只有耳朵还能用,她通过听力去获取外界的情况,打发无聊的时间。
    她听到过市长和医生平淡的谈论她的病情的声音;听到过他有条不紊在病房处理公务的声音;听到过他体贴的帮她开关窗、拉动窗帘的声音;更听到过他在医生说她可能醒不过来的时候压抑的喘息声、玻璃破碎声和周围人的低不可闻的呼吸声。
    【我后悔了,一开始就该把你养在身边当个废物】近在耳边的熟悉嗓音带着压抑的沙哑,伊叁却有些不愿意。
    她从12岁见到他,到现在就是6年的时间,都有她之前活过的小半生了。近3年她好歹也帮他做了不少事,这会儿她不能动了,就开始嫌弃她是个拿不出手的废物了。
    躺在床上的时间过得特别慢,她存在意识的时间越来越长,长到发现了一些让她惶恐不安的东西。
    那天她第一次在晚上又恢复了意识,病房的门被打开,熟悉的脚步声,熟悉的气味。耳边是窗户关上的声音,接着她感觉到市长站在床头看了她一会儿,在那之后一股热源越来越近,温热的呼吸扑到了她的脸上。
    额头贴上了一个异物,柔软湿热的触感。在伊叁猜测这东西是什么的时候,触感一路游移往下,掠过鼻尖,停在她干涸的唇上,接着一个更濡湿的软物反复滑过她的唇,浸润了她干枯翘起的唇皮。
    她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
    意识被困在身体里,像一只焦灼不安的困兽。
    昼慎一直是一个堪称完美的领导者,她对他除了类似于子女对父亲的依赖,更多的则是敬仰,像是信徒虔诚的信服着他们的神。
    父亲不该这样,神也不该这样。
    已经湿润的唇瓣被他含在嘴里吮了一下才离开,接着她就感觉到身上传来一股凉意,宽松的病服被剥离,一直躺在床上变得清瘦的身体彻底赤裸着。
    他的手指还停留在她的腹部,上面有一条从左胸下横贯到肚脐的伤疤,比起体温要凉上一些的手指来来回回的在那条丑陋的疤痕上抚摸,最终在上面落下一吻,才替她快速的换上一套衣服。
    接下来的几天,她每天都可以感受到他唇上和指尖的温度,伊叁迫不及待的想要醒来,她努力的调动意识去控制身体,终于在不久后彻底苏醒。
    8区和11区离得那很近。
    当伊叁到达11区最热闹的一处集市的时候,前面发生了一场骚乱。几声刺破天际的枪响,让附近的人群一下四散逃离,本就不干净的街道更加脏乱。伊叁皱了皱眉头,躲开撞过来的流民,往骚乱中心快速靠近。
    “嗷——”
    “啊啊——救救我,救……”被压在身下的几个人发出惊恐的求救声,又戛然而止。压在他们身上的‘人’一口咬断了他们的脖子,鲜血喷射了出来。那几个‘人’不再攻击人群,只是撕扯吞咽着身下人的皮肉,嘴里发出野兽般的低鸣。
    不远处散落着一把猎枪,上面带着新鲜的血迹。
    伊叁快步上前一脚踢开其中一‘人’,看了一眼地上的男人。已经没法救了,喉咙仅仅连着一片单薄的皮肉,血液从翻开泛白的缺口处一股一股的流出。
    被踢开的‘人’僵硬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张着血淋淋的嘴嚎叫,接着朝她扑了过来,身上一股难闻的腐肉味。
    “是丧尸!!!是丧尸!!,丧尸又出现了!”不远处一位老人惊恐的喊出声,踉跄着跑远。
    原本还有围着看热闹的人群,在这一声后也四散而逃。
    伊叁将腰间的枪拨出上膛,躲过扑过来的“人”,一枪击中他的后脑,这人的脑袋像是熟透了的瓜一样炸开,烂肉和腐水喷溅。
    刚刚被压在地撕咬的那人,也扭动着身体缓缓站了起来,连着一丝皮肉的脑袋垂在胸前摇晃。
    “砰砰砰!”
    连着几枪,中途装了一次子弹,几个‘人’都被爆了头。伊叁握着枪蹲下身体检查了一下几具无头尸体,最开始撕咬的那几具尸体腐烂程度很深。
    这也是伊叁第一次见到丧尸,丧尸纪结束以后就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丧尸再出现在人类聚居区,现在在这里却突然出现4个,事态反常,伊叁决定在11区歇一夜就赶回A市。
    不远处的平房里,一个披着斗篷带着兜帽的人隐秘的注视着这一切,待伊叁走远,也消失在了窗边。
    夜深,
    熟睡着的伊叁猛地睁开眼睛,从枕头下摸出枪指向门口。
    “嘎吱——”
    房门缓缓打开,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黑暗的房间里看不清人的面目,伊叁眯着眼睛警惕的举枪从床上缓缓起身。
    “咔”
    房间里面的灯亮起,那人的面目也一下清晰的呈现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