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友(5)

作品:《短篇集锦

    【豆浆机里面还有热豆浆,冰箱的冷藏柜里面有几个昨天晚上做的叁明治,加热一下再吃。】
    叶昕看了一眼,将便利贴从冰箱上面扯下来扔到垃圾桶里,皱着眉头将冰箱里面的叁明治取出来,又拿了杯子用来装豆浆。
    手里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豆浆,叶昕在环视了一周以后发现厨房在不经意间多了很多新东西。
    这个豆浆机、不远处的面包机、还有一个前几天秦尧刚买回来的烤箱,再加上被他时刻堆满食材的冰箱冷藏柜。
    他来得似乎比以前勤了很多,叶昕收回视线,刚准备走到客厅沙发上面坐下,便又在沙发的扶手上面发现了他的一件白衬衫,上面还挂着衣架,应该是刚收下来的干净衣服,被随手放在那里了。
    ……
    她很宅,在家也几乎呆在卧室里面,今天才恍然发现这个屋子里多了很多不属于她的,他留下的东西。这个认知让叶昕有些焦躁、什么东西在逐渐失控,看来该把给他的那串钥匙给要回来了。
    “哎,小妹儿今天出来倒垃圾了呀”
    “嗯,黄阿姨出门刚回来呀。”叶昕将垃圾放到楼道外面,抬头就看到邻居黄阿姨站在不远处,微笑着和她打招呼。
    “是嘞是嘞!我一个人出去走走要比在家里要热闹点,今天天气好哦,妹儿不跟男朋友出去约会呀!”黄阿姨笑得和善。
    叶昕一愣,秦尧进出门应该挺小心的,不会被人看到。应是眼前的黄阿姨的乱猜的吧,随即礼貌的笑了笑。
    “那也得等找到男朋友再说呢”
    “哈哈哈,小妹儿还害羞呢,你男朋友碰到咱楼上楼下的邻居都要打招呼呢,和我那过世的老伴一样俊。”
    “……”
    “黄阿姨说的是那个高个留着寸头的男生?”叶昕沉默了一阵打断她对老伴的怀念,嘴角的弧度僵硬、笑得勉强。
    “是呀,上次帮我拎东西还跟我自我介绍来着,叫什么来着,叫秦…秦尧,对了就是叫秦尧!多有礼貌的小伙子呀!”
    “……黄阿姨您先忙,我有事就先回屋了”
    “好好好,你忙你的去。”
    叶昕关上门脸上的那一点勉强的笑容都没有了,她想到秦尧最近的反常,留在她这里的时间比刚确认炮友关系的那段时间可要长多了,缓慢的将目光落到搭在沙发扶手处白衬衫上面,思绪起伏、有些愤怒。
    站了大概有一刻钟,情绪渐渐冷静了下来,她想起了一个月前兆时临时改签离开的那一天,秦尧出现得突然。叶昕觉得之前自己可能忽视了一些事,她拿起手机拨通了兆时的电话。
    “喂,叶昕,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那边在沉默了一会以后才开口,语气轻快带着笑意。
    “兆时,我想问问你走那天真的是公司临时急召你回去吗”
    “……”或许是没有想到叶昕会问这个问题,那边没有说话,电话里面只有电流通过的轻响。
    “那天我来早了一些,嗯……,还带了一只玫瑰。到你家附近的时候大概提前了20分钟吧。”剩下的话兆时没有说完,叶昕想得明白。
    他之前问了叶昕有没有男朋友,叶昕给他的是否定回答,他不认为叶昕是在骗他。但是他那天还是放弃了,击溃他的不是她和那个男人的拥吻,而是男人分明惹恼她以后,她那看着愤怒实则并没有放在心上的表情。
    他了解的叶昕是一个极难交好的人,个性独立、防备心很强。但那男人明显得了叶昕本就少有的依赖和容忍。他觉得自己是该放弃了,大学四年的感情也只是让她把自己看作了一个熟稔但是界限分明的朋友。
    “兆时,你……”舔了舔嘴唇叶昕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兆时对她有好感她是知道的,但是她并不喜欢他,他不挑明、她也就一直装糊涂。
    “别有压力,咱们还是老朋友,有机会带你家那位来我这边玩玩,我做东”
    “好,我们是朋友,你要好好的”
    “别,哈哈哈,叶昕,你这话说得,多大点事,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
    “嗯,有时间过来找你玩”听到兆时一派轻松的语气,叶昕也宽慰了一些,她低笑了一声,也没有解释自己与秦尧的关系。
    “那就挂了”
    “好,你忙”
    被兆时撞见这件事,叶昕知道绝对不是意外。
    “呵呵——”将身体砸到沙发上面,理清楚以后就有点被秦尧的操作给气笑了。今儿要不是黄阿姨,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有男朋友了。兆时知道了,听黄阿姨的口气四周邻居也都知道了。
    就她一个人被秦尧蒙在鼓里一个月,还天真的以为秦尧这炮友老实得很,谁知道他算计她,跟耍猴似的。
    对于以只进入身体不进入生活为准则的炮友来说,秦尧还真是不合格。
    “咔嚓”
    秦尧开门进屋就看到叶昕正躺靠在沙发上面看卡通片,整个人陷在沙发里面显得小小的一只,他挨过去想抱她。
    叶昕推开他靠过来的身体,面无表情的上下打量了他几下,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他的脸上,朝他伸手。
    “钥匙还我,咱们结束吧”
    秦尧坐直了身体,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等叶昕不耐烦又要开口的时候,起身提起刚刚放在门口的东西就往厨房去了,叶昕的目光一路跟随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厨房门口。
    厨房里面开始传来水流动的声音和锅碗瓢盆的脆响,时不时还发出刀具落在菜板上面的闷响。
    现在这情况有些诡异的平静,叶昕整不清楚他这又是唱哪门子的大戏,起身就准备去厨房看看,刚到厨房门口便撞上了正好出来的人。她一惊,退后几步坐回沙发上。
    他将电视关了,盘腿坐到地毯上,平时张扬含笑的眉眼这时也沉寂下来。取过她放在茶几上的水喝了一口,才抬头望向她。
    “说吧,为什么”
    “不为什么,腻了”叶昕感觉喉咙有些发紧,转头看向窗外,昏黄闪烁的路灯就只能照亮仅限的那一块空间,四周都是黑暗的看不真切。
    “呵,不愿意说实话”
    他的声音有点冷,叶昕也觉得有些委屈有些莫名其妙,他生气个什么劲,该生气的不是自己吗?想到这里就有些烦了,盯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不守规矩”
    “我怎么不守规矩,别人知道咱俩炮友关系了?”秦尧趴在茶几上面用手撑住头,斜睨着她,语气还是很平淡,但是气势已经不是那么咄咄逼人了。
    “你知道我说的不仅仅是这个”呵,别人是不知道他俩是炮友,拜他所赐只是觉得他俩是男女朋友。
    “是我给别人说咱俩在谈恋爱?”
    叶昕点了一下头但很快又摇了摇。
    “我们的关系过界了,你知道的,我更习惯一个人”
    “叶昕,我对你不好吗?”
    他仰头看向坐在沙发上面的女孩,眉目开始变得柔和,声音也很温和。见女孩避开他的视线,又开口。
    “最开始就只是馋你身子,但后面发现对你越来越在意,就想着对你好一点,再对你好一点,让你习惯我,依赖我。”
    “我越来越喜欢你,就对咱们的关系越来越不满。看到你带着那男人跟邻居打招呼的时候,我嫉妒得要死,凭什么我只能做你见不得光的情人。所以我特意在那男人来找你的时候出现、特意在邻居出门的时候出现。”
    “除了这些我有干其他对不起你的事情吗,我这么喜欢你,费尽心思的讨好你,就是期盼着当我真正爱上你的时候,你也可以爱我一点。”看着女孩无动于衷的表情,秦尧挪到她的脚边坐下,笑得勉强。
    “叶昕,你心怎么就能这么硬,舍不得给我留一点缝隙让我进去。”最后这一句话说得特别轻,语气也特别无奈。
    叶昕努力忍住鼻子泛起的酸意,不去看他。听到秦尧语气平和的说着这些话,她心里有些酸涩,他对她很好,好到她都习以为常,到今天才发现不对劲。
    “你没必要这样”叶昕从沙发上面下来,同样盘腿坐在他对面。这会儿他比她要高出一截了,俯视她的目光看起来似乎和以前一样骄傲,她不喜欢刚刚他仰视过来的卑微的样子。
    “咱们好聚好散不好么。”
    秦尧笑了一声,前倾身体,嘴唇在她的额头上面碰了一下很快离开。拉过她捏紧的手,将钥匙放了上去,然后起身。
    在要关门离开的时候,微微侧头叮嘱。
    “电饭煲里面还在煲汤,大概还有一个半小时就可以了,记得喝”
    等关门声响起,叶昕才回过神来,低头看着手心里的孤零零的一把钥匙,并没有觉得这个想要的结果让她开心一些。
    秦尧出了门往窗口处望了一眼,窗帘是拉着的,什么也看不到。脸上的失意伤心像潮水一样慢慢褪去,从兜里摸出一包烟,取了一支衔在嘴里点燃,朝着小区门口走去。
    等看见不远处的人影时,吐出一缕青烟,将没有抽完的香烟在垃圾桶上按熄。几步走上前去,冷淡的脸上开始浮现出俊朗的笑容。
    “黄阿姨,又见面了,刚超市买菜回来呀。”
    “哎,秦小伙子,可真巧,上午那话我可照着给你女朋友说了,咋样咯,女朋友答应你出去约会了嘛?”
    “唉!还得哄哄,不过得谢谢阿姨您!”
    “还没消气呢,小姑娘气性挺大的,早上我和她谈起你的时候,还装没有男朋友呢。不过女孩有点脾气正常,我看那姑娘不错,你可得耐心些!!别欺负人家!”黄阿姨啧了几声又严肃起来叮嘱。
    “那是肯定的,我这不准备出去买点她喜欢的东西回来继续哄着嘛!”秦尧笑了笑,顺手想要提过黄阿姨手里的菜,被她躲过。
    “我还不老呢,提得动,自己来就行,你赶紧的去吧!”
    “哈哈,好,等我哄好了,带着她来跟您道谢!”
    与黄阿姨道别以后,他直接回了宿舍,宿舍是两人间,另一个人已经在外面实习租房了,几乎不回来,宿舍里面就他一个人。
    躺在床上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不久前倔强冷酷的叶昕,心里有些闷,他在上铺坐起身小心的避开天花板,靠坐在床上,眉心皱起又很快平复。
    饵已经丢下去了,现在就等鱼儿咬钩,得有耐心一点才行。
    接下来的几天都不见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体院的男生宿舍楼下,秦尧等到现在有些失了耐心,但又不想前面费尽心思的安排功亏一篑,点了烟就走到楼道尽头的窗前,视线落到不远处的宿舍大门。
    “呵”等到叶昕的身影终于出现在视线中的时候,秦尧的嘴角慢慢勾起愉悦的笑出了声,来了,可不枉他特地在宿舍留宿的这几天。
    这几天秦尧没有来找她,也没有在微信上面给她发消息,除去厨房和客厅的那一件衬衫,他是真的如她所愿消失在她的生活中了。最开始还能压住心底的怪异,恢复以前一个人昼夜颠倒、浑浑噩噩的生活,但是随着时间一天天流逝,那个人还是没有出现,心底那丝怪异如同黑洞一样不断扩大,蚕食着她的心脏,带来隐痛。
    昨天下午睡醒以后打开冰箱,看着里面仅剩的一个鸡蛋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彩色塑胶口袋,心里的黑洞终于吞掉了她的整个心脏,近日的压抑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漫过她的口鼻,让人透不过气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锅里的鸡蛋捞了出来。面容平静的咬上一口,蛋黄一下流了出来,顺着没有完全剥下的蛋壳留到手上。因为把握不到时间,里面还完全没熟。叶昕的眉头越皱越紧,鼻子也越来越酸,眼泪掉下来那一刻,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好像被秦尧养熟、驯服了。
    将手里没有吃完的鸡蛋扔到垃圾桶里,叶昕用袖子擦干脸上的眼泪,抿了抿唇,决定明天去男生宿舍下面看看。
    第二天早上,一路问了几个男生才打听到了体院的男生宿舍,叶昕带着鸭舌帽,鬼鬼祟祟的跟在一众回寝的体育生中间,在大门前面还是被拦了下来,宿管大爷一脸警惕的望着她。
    “小妹干嘛呢,这男生宿舍,女生止步”大爷的嗓门大,这么一嚷嚷,周围不少视线都落到她身上。
    “找人”叶昕将鸭舌帽压低,声音像是从胸口处憋出来的。
    “找人,也不能上去呀,你在这里等着,让别人给你带个话。”宿管大爷瞪了瞪眼睛。
    “……我”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大门出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秦尧穿着球服,肩上挎着包,一只手还抓了一个篮球,像是感觉到有人在看他,视线就投了过来。
    叶昕见那人停顿了一下,慢慢的走过来,她跑过去一下扑到他的怀里,手紧紧的扣着他的腰,脸在他的胸上蹭了蹭,鼻子耸动,全是他的味道,抬头瘪着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对不起”
    “嗯~”在她扑过来那一瞬间,他心里高兴得仿佛要炸裂了,虽然早就预想到了这个结果,但当这一幕真正到来的时候,他还是兴奋得说不出话来,听到她的道歉,从鼻腔里发出上扬的哼声。
    叶昕瞥了一眼周围围观的人,拉起他的手快步的往远处的花园里走去,秦尧顺从的跟着她走。
    “嗯,那个,吵架那天你说的那些话还算数吗?”叶昕刚刚见到人头脑发热,这会儿才有些局促不安的小步来回走动,手里攥着取下来的鸭舌帽,有些紧张的看着眼前的人。
    秦尧将手里的篮球放下,瞅着她忐忑的模样,圆润的桃花眼微微眯起,上前一步将人揽到怀里。
    “一直算数”
    等人乖顺的靠在他怀里一动也不动,秦尧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算得再精,他也一直是不确定的,好在对她的好也让她对他存了不舍的念想。
    从见到叶昕和那男人相谈甚欢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慢慢开始筹谋了。
    最开始是准备先瞒着她、让周围都知道她有主了,再对她好,让她慢慢接受自己。但是这个过程实在太长,他等不及了。于是他故意让黄阿姨去挑破他之前的算计,与其这样不温不火,不如破而后立,逼着她往自己这边走。
    你只需要往前一步,剩下的99步由我来走完。呵,秦尧一直对这句话嗤之以鼻,他没有这么大方,他可贪心太多了。自己走完那50步,剩下的50步不管她愿不愿意,他都要使各种手段让她往自己这边走。
    就算她对感情的事情迟钝,走得慢些也没关系,他会教她,也会守着她。
    两人确定关系以后就开始了老夫老妻的生活,近期秦尧沉迷于表明情侣身份的一切东西。
    跟她换了情侣头像、情侣朋友圈背景、情侣手机壳、情侣网名,连衣服都是那几件精心定做的情侣装换着穿,叶昕觉得他腻歪得很,想要反抗,却被人在床上蛮力镇压,只得跟着他腻歪。
    这天她在玩他手机上面的游戏的时候,想到他的生日要到了,准备偷偷摸摸的瞟一眼他的淘宝购物车,看看他有没有想要的东西。
    打开购物车看到里面只有一样东西,一套设计精巧的高奢情侣耳环。叶昕想起秦尧是有耳洞的,戴上耳环微微侧脸睨过来的时候,惑人极了。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在浏览器上面搜索:【哪里可以打耳洞?】
    浏览了一下百度上面的回答,叶昕找了最省事的方法,她到淘宝上面下单两对打耳神器,顺便把秦尧看上的那套情侣耳环也下单了。
    快递到那天是秦尧去取的,拿回来拆开以后,惊喜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抱起她就是一个热吻,在她通红的耳边呢喃:你怎么这么乖,怎么可以这么讨我欢喜。
    两人坐在桌子前面,秦尧拿了打耳器细致的消了毒,又拿起消毒棉片仔细的擦拭着她的耳朵,但是打耳器贴上来比划了几次,还是不忍心下手。
    “要不咱不打了,买耳夹吧。”
    “我来”叶昕白了他一眼,把人推远了一些,接过他手里的打耳器,对着耳垂比划,深吸了一口气,闭眼一咬牙。
    “咔嚓”一声传来,左边耳垂的耳洞已经打好了,一点点痛。
    在秦尧皱眉龇牙的表情上扫了一眼,又拿起其他打耳器麻利消毒。
    “咔咔咔”叁声,麻溜得就像是用订书机装订书本似的,两边耳垂和耳廓上面的洞都打好了,和秦尧耳洞的位置数量一样。
    “真狠呀,疼吗?”秦尧心疼的朝她开始红起来的耳朵吹气,啧啧两声感慨。
    “还好,不疼,主要是克服心理障碍”
    叶昕想要伸手摸摸感觉热热的耳朵被秦尧伸手抓住,一根棉签带着凉丝丝的消毒酒精小心翼翼的涂了上去,让热辣辣的耳朵要舒服上一些了。
    “这几天别沾水,洗澡和洗头分开,要洗头的时候就叫我一声,明天我回来给你带点红霉素和防水耳罩”秦尧手里的动作不停,嘴里也开始絮絮叨叨。
    当天晚上洗完澡出来,叶昕叫了在书房的秦尧一声,然后就坐到浴室的矮凳上,等着他来给自己洗头。
    洗头的时候秦尧动作小心的避过她的耳朵,温柔的拂过她的头皮按摩,按得叶昕昏昏欲睡,等头发上面的泡沫干净以后,拿过一旁的毛巾将湿发包起来,在叶昕半睁的眼睛上啄了一下,将人抱到沙发上坐下。
    先是用吹风机吹了几下耳朵,保证上面没有水渍以后才让她自己拢着耳朵,帮她吹干头发。
    头发吹干以后,叶昕已经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了。背靠着他的胸膛倚着,一副全身心依赖的模样。他偏头吻上她的脸颊,见人还没醒,就又用鼻尖亲昵的蹭了蹭。
    “我想睡了”叶昕抬手推开他的脸,声音带着浓厚的鼻音。
    “就来一次,你不动就行。”
    见人没说话,秦尧就当她应了,将人抱起转了一圈面对面的跨坐在他的腿上,吻上她的唇,手指熟练的拨开睡裙下面单薄的布料,在阴蒂上面轻柔的抚摸,等靠在他身上的人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才试探着伸出一根手指探了进去。
    感觉到异物的侵入,穴内的嫩肉一下就缠了上来,推拒着手指继续深入。
    秦尧想要抬起她的脑袋继续接吻,但是叶昕困得不行,把脑袋靠在他的颈窝,死活不抬头。他无奈,只得在她的发顶亲了一下,手指在穴内绕着圈打转,摸到一处有些硬的褶皱处,便把手指贴上去扣弄,穴里的嫩肉被刺激得一缩一缩的吐出一股水渍。
    “嗯”叶昕动了动身体,难受的把脑袋从颈窝移动到他的下巴处,使坏的抵着他的下巴往上顶。
    秦尧捏住人的下巴,迫使她抬头吻了上去。穴内的手指也加上了一根,进出之间全是咕叽咕叽的水声。
    “快点”叶昕稍微移开唇,半眯着眼睛胡乱的去亲他的脸,穴里面被撩拨得难受,想要粗一点的东西插进去好好挠挠。
    抵住她的额头,看着眼前女孩心痒难耐的模样,秦尧低笑出声,扶住早已硬起来的粗大拨开内裤边缘便一下捅了进去。
    “唔…嗯”一下肏了进来,就算与他已经有过很多次性事了,但还是疼得她弓腰躲了一下,穴里面被撑得发紧,又胀又爽。
    秦尧将她弓起的腰拉回原位,露出来的那一截缓慢的插了进去。等感受到穴内的嫩肉不再那么抗拒了以后便大刀阔斧掐着女孩的腰开始操干起来。穴口被绷得发白一进一出都让软嫩的那处被操得变了形。
    女孩娇娇弱弱的低泣声混杂着男人沉闷的粗喘,还有肉体相接发出的清脆的啪啪声,羞得让窗外的蝈蝈都熄了声。
    一场酣畅淋漓的情事,秦尧抱起脱力昏睡过去的叶昕到浴室简单的擦拭,才放到了床上。
    拿起一旁的水杯,喂了她一口,两只耳朵已经不是很红了,重新又涂了一遍消毒水才揽过女孩柔软的身体关灯睡下。
    叶昕的耳朵没发炎,我的发炎更严重了,一碰就疼,泪目。昨天刷B站刷到《新神榜:哪吒重生》关于敖丙和爹爹的剪辑视频。啊啊啊,在外面凶狠跋扈、回家就是爹爹的废物小点心的设定也太好磕了吧,下个故事就写这个,同样还是言情向的,希望看到的人喜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