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友(4)

作品:《短篇集锦

    “今天又不出门吗?”秦尧将自己带来的饭菜摆到桌上,用热毛巾抓住她的手仔细擦了一下。
    “晚上会去健身房”等手被擦拭好了以后,就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她一般不怎么做饭,都是在超市里面买一些现成的熟食回来加工以后就吃。
    在秦尧见识过她平时对于吃饭这事将就、饿不死的就成的态度后,来的时候不论是不是饭点都会在饭店给她带点热食,到现在更几乎摸清了她的喜好,带的都是她喜欢吃的菜。
    “你这么宅都不怕和外面世界脱轨”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处久了就发现她生活极不规律,有时能连续近二十天日夜颠倒,日常生活更是两点一线,除了健身房和住处几乎很少去其他地方。
    吃饭的动作顿了一下,她抬头瞥了一眼,这人管得越来越多。
    “外面的资讯可以从网络上面获得”
    秦尧将一盘菜往她那边推了推,有些好笑,这是在和他顶嘴,他好像是显得有些啰嗦了。
    吃完漱了个口,叶昕就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因为是饭店直接打包回来的,省了洗碗这一项,秦尧将一次性餐盒全部扔到垃圾桶里面以后就来到沙发上面将叶昕抱到怀里。
    饱腹思淫欲,叶昕抬头看着这人线条硬朗的下颚部和脖颈上面突出的喉结,突然上嘴轻咬了一口,还伸出舌尖舔了舔。
    秦尧闷哼一声,把人抱远了些,眼神危险的望着她。偏眼前这小东西还不死心的伸出手来探进他的衣服里四处撩拨。
    “你不行了,姐姐还专门挑了个比我年轻的”见人无动于衷,叶昕仿若遗憾的叹了一口气,故意挑衅。
    秦尧一下将人扣着手压到身下,手指滑过她的后颈,看着她瑟缩了一下,又用力拍了一下她挺翘的屁股。
    “呵,穴里不疼了说话就硬气了,那等下别像前晚那样哭着求着我饶过你就行。”
    听着头顶传来他不屑的声音,叶昕想起前晚自己被他肏得嗓子都喊哑了,这会儿穴里也好像又疼了起来,她动了动身体想要从他的压制下爬出来。
    秦尧火气都上来了,哪能让她如愿,她要是能把口嗨那点勇气保留到待会儿,他都得高看她一眼,但这人一向怂得很。
    一只手掐上她的后脖颈,只用上了她挣不脱的力气,另一只手将她的睡裤拉下,挑眉拍了一下她挣动而晃来晃去的小屁股,握住眼前的细腰将她摆好。
    “跪好别乱动”
    “不要这个姿势”脖子后面的力气让她抬不起身,只能闷闷的开口。她不怎么喜欢后入,太深了,每次做完小腹都会酸疼。
    “不用这个姿势怎么把你这嘴操软一些”秦尧说得暧昧,两根手指在她的阴蒂处摩擦了几下,便拨开紧闭的穴口伸了进去,进去的一瞬间里面的软肉便贪婪的缠了上来,温润的触感。
    “嗯~”他的手指在里面搅动剐蹭,其余手指也不忘揉捏外面的阴蒂,带来舒缓的快感,叶昕舒服的哼哼。
    穴里的水越来越多,手指进出都能听到黏腻的水声,还有些顺着他的手指就淌了下来,等到叁根手指都可以勉强进出以后,秦尧才将手指拔了出来,把手上的水渍揩到她的腰上,调笑。
    “你水怎么这么多呀,不过你这水大禹都没有我能治”
    虽说已经习惯秦尧在这事上面爱说一些骚话,但是每次叶昕都会不由自主的害羞,她红着脸不满的哼了一声,动了动腰。
    秦尧摸了一下她翘起的腰线,俯下身在她的蝴蝶骨上吻了一下便扶着自己的粗大从湿润的穴口挤了进去,虽然里面已经很湿了,但进去还是有一些困难,秦尧前后轻轻抽动了几下,等穴里稍微适应了一些,便一下全部捅了进去,在叶昕如猫叫的呻吟声中,将她因受不了翘起的脊背又压下去。
    叶昕在后面猛烈的抽插中艰难的偏过头,眯着眼看着还在播放的电视。这时电视里的场景是暧昧已久的男女主正在公园里面散步,女主站在台阶上撒娇,让男主说一句女生都喜欢听的那叁个字,之后男主揽着女主的腰说出的‘我爱你’那叁字便被秦尧低沉的声音给压了下去。
    “你真紧”
    “.……哈哈哈哈哈”叶昕反应过来,不由得笑出了声,笑得腰背都颤动起来,笑得连带下面的小穴也一收一缩的。
    秦尧被她夹得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眼里嘴角也都是笑意。
    “笑得这么开心,看来你是喜欢听的。表现好点,我就多说几次让你多乐呵乐呵”
    嘴里的话染笑温和,身下的动作却越来越重,叶昕的身体都被她撞得不由自主的往前面倾,又被人扶着腰拉回来重重的往那粗长之物上面一压。
    叶昕呜呜的哀叫一声,手往后去推他压过来的坚实的小腹,那粗长将穴内的每一处褶皱都撑开,凶悍的挤压撞击着最里面的的那个圆润的小口,次次都抵在上面坏心眼的研磨,带来的酥麻的痛感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秦…秦尧…,轻点…太深了”像是要被捅穿了。
    “这可不行。”看她有些没有力气了,就将她抱起来让她趴在沙发靠背上,只用翘着屁股挨肏。从后面捏住她的脸颊,让她偏过头来和他接吻。
    “啊——哈,呼呼”低吟和剧烈的喘息声从她的嘴边溢出,眉头也难受的皱紧,眼眶红得像京剧里面但角的粉面眼妆,整个人看起来脆弱又精致。
    “叶昕”在最后抵入深处释放出来那一下,秦尧眼神满足的微阖着,抱住身下颤抖的身体呢喃出声。
    等身体的反应慢慢平复,感受到身后男人那又开始苏醒的欲望,叶昕忍住酸软的腰腿,从他身下缩了下去,跑进浴室锁上了门。
    秦尧发出一声嗤笑,想起等下还要去城郊的一处乡村踩点,也不准备折腾了,坐在沙发上面拿出手机把玩,等着下面的欲望慢慢平复下来。
    听到浴室里面传来吹风机的声音,他才起身去放置在书房内的晾晒架上取了上次特意留在这里换洗的衣物准备洗澡。最开始他准备将衣服和她的衣服一起晾在外面的阳台上时,她阻止了,说别人会看到。
    后面就特意买了一个简易的晾晒架让他甩干以后就晾在室内,秦尧懂她的顾虑,也没纠结这件小事,毕竟两人的关系是见不得光的炮友。
    他洗了澡出来,将换下的衣物放进洗衣机里面洗着,看了一眼正在卧室里面擦拭头发的叶昕。
    “衣服我自己放在洗衣机里面洗着,待会要麻烦你帮我晾一下,我下午有事就先走了。”
    “嗯,出门前注意不要让邻居看到了”关掉吹风,叶昕回头叮嘱。
    “我们打个炮打得像偷情似的,你是谁家小娘子,是否是外出的丈夫快要回来了”秦尧在门口打趣,得了叶昕的白眼才姗姗离去。
    上一次后秦尧有几日没来了,微信上面留言说最近在忙着和朋友办一个景区开发的项目,后面回来再好好操她。
    叶昕最近没有接新的设计订单,所以就闲了下来,打开微博,不经意看到之前聊过的Q,sir,他们很久没有聊过了,叶昕将他的对话框从界面上删除,这时看到手机上来了一条短信。
    【叶昕,最近我来C市出差,很久没见了,想和你聚聚,最近有时间吗?】
    她很快打字回复,兆时是她大学时期的同班同学,也是除了寝室里面的几个人以外唯一算得上是好友的一个男生,毕业以后,大家都各奔东西,兆时也去了南方的一个大都市工作,两人除了节日问候,很少联系了。
    这会儿突然收到消息,她还有些惊讶,但还是欢迎的,大学期间兆时帮了她很多。
    【最近都有时间,你挑好时间提前知会我一声就行】
    【那明天15:00吧,学校旁边的灶阳饭店见面】对面回复。
    【好】
    放下手机后,叶昕就在想给兆时准备什么礼物,他们见面一向习惯给对方带点小玩意,不计价钱,主要是心意。想起兆时写得那一手好字,于是准备起身去礼品店给他买一只钢笔。
    不是饭点,灶阳饭店人少,这家饭店是他们大学时期经常聚餐的饭店,价格实惠、量也给得足。
    进了门一抬眼就看到坐在靠窗位置上的兆时,她看了一下手机,还有7分钟才到15:00,放下心来,快步走过去。
    兆时也看到了她,朝她挥挥手,笑得温和。
    “咯”将包里包装精致的礼盒递到他面前,才在对面的位置上坐下。
    兆时朝她道了谢,将东西放到靠里边的位置上,开始上下打量她。打量的目光并不惹人反感,带着久别重逢喜悦。
    “你一点也没变,我见过你的大学室友,大家都或多或少变了”停下叹了一口气,又说。
    “我也变了”
    叶昕给他倒了一杯茶水,打断他的感慨,这人和自己一样虚岁才23,但是这话说得却像个沧桑的中年人。
    “得了吧,别自怨自艾了,回去仔细照照镜子,你就会发现你这张脸比以前还要好看一些。”叶昕不是假意的安慰,而是实话实说,兆时的长相在大学时期都是清秀俊逸的、脾性也温和,随着阅历的积累脸和气质都像是有了点岁月的藏酒,比以前还要吸引人些。
    “哈哈哈,好吧”兆时笑了一声,从一旁拿出一个礼品口袋递给叶昕,眨了眨眼。
    两人在饭店里面一边回忆着以往,又各自谈起了自己近年来的境遇,没有一点冷场。
    出了饭店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兆时提议去学校里面逛一下,看看多年不见的母校。
    这时落日的余晖也洒在了学校内的每一处,透过绿幽幽的银杏叶晃晃悠悠的落到地上,就像是淌了一汪波光粼粼的湖水。
    教学楼还是鲜艳的砖红色的、白色的学生宿舍挂满了五颜六色的衣服、操场上奔跑追逐着足球队员、过路的学生有些夹着书行色匆匆、有些穿着睡衣趿拉着拖鞋和一旁的人笑着交谈。
    就只是换了一批暂住这里的人。
    两人寒暄着便走到了叶昕住着的地方,她指了指前面的老楼,让他跟自己进去坐坐。
    秦尧与朋友成功拿下了目标项目,谢绝了他们一起去酒吧庆祝的邀请,便驱车往学校这边赶,等到了教师公寓小区门口便看见就在不远处叶昕正在和一个长得还可以的陌生男人交谈,两人的氛围很熟稔。
    得,离开时那句玩笑话还真应验了,这会儿小娘子正挨着其他男人呢。
    “叶昕,这一年来身边还是没人吗?”
    兆时问得突然,但是语气温温和和的像是随意的寒暄,不让人觉得他八卦讨厌。
    “没呢,你呢,这一年有不少姑娘追吧,你从大学时期都特别招小姑娘。”
    兆时笑,开口“没有合适的”
    “你也别太挑了,将就得了”叶昕笑着点了一下他的胸膛。
    站在不远处的秦尧,把身体靠在旁边的树上,没有上前,也没有离去。那男人看向叶昕眼里的珍视,估计也就她这个不善交际,感情迟钝的人才看不出来。两人聊得挺认真的,这都好一会了,她都还没有发现杵在不远处的他。
    兆时看了一下腕上的时间,耸了耸肩朝叶昕道别,说还会在C市留一阵,下次再叙。
    叶昕目送兆时走远以后,就也转身进了小区。瞥都没有往他这边瞥一眼。
    等到看不到叶昕的身影,秦尧才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那男人倒是可以领出去见人,叶昕站在他身边,楼上楼下邻居进进出出几次,别说躲着了,都还带着人互相打招呼。
    对他就不一样了,见到熟人,她哪次不是让他躲了又躲,有时都恨不得挖个坑就地把他给埋了。
    挺没意思。
    “哟,秦哥咋回来了,不是去打炮了吗,动作这么快!”灯光暗沉的包间里,姜凡看见进来的是秦尧,眼角眉梢都是戏谑的朝他举杯。
    “要不你来试试我动作快不快”走到近前,倒了一杯酒,坐到一旁的沙发上,皮笑肉不笑的看他一眼。
    “试试,让姜凡这小子长长见识,哈哈哈哈”陈易在一旁搭腔,看热闹不嫌事大。
    “秦哥可不喜欢男人,我来试了给你们详说。”一道勾人的女声传来,接着一道妖娆的人影就走到秦尧旁边坐下,和他碰了杯,伸手摸上他的大腿,妩媚的红唇凑近他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秦尧推了她一下,坐远了一些。
    “没长骨头?”
    “哈哈哈,我长没长骨头你不知道。”热脸贴了冷屁股,叶嫣也不生气,懒懒得靠在沙发说,酌了一口酒。
    注意到秦尧的情绪不对,陈易赶紧出面打圆场。
    “叶嫣你就别开秦尧玩笑了,你知道他玩是玩,但不玩花的,人现在身边有人了,你就换个人勾搭去不成。”
    “唉,那看来我还得排号等着,陈易和姜凡你俩可得帮我记住了,我可是秦哥的下一个。”叶嫣将长腿搭在前面的长桌上,改良旗袍的下摆下垂,露出一双纤细光洁的美腿。她之前和秦尧有过一段,知道他只和现有的固炮玩。不过秦尧长得俊、器大活好、为人大方,断的时候也断得干净从不纠缠,不少断了的情人都想再上一次他的床呢,她当然也是。
    “行,叶姐都这么说了,我得专门给你设个备忘录”姜凡一向是缺心眼的小子,这回儿就他还敢应腔。
    这一晚他们几个玩得兴起,秦尧就一个人坐在一边闭着眼睛假寐。
    等到准备散场走人的时候他从冷不丁的来一句。
    “我有女朋友了,叫叶昕,过后领来你们见见。”
    突兀的一句话,惊得包间里面的几人半晌没有反应过来,觉得他是不是喝嗨了,但看着眼睛里面倒是清明得很。
    “叮咚——”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还没有人来开门,对面门的阿姨倒是从门后露了一张脸皱着眉头看着他。
    “小伙子,对面可能没人在,你晚点再来吧”
    “阿姨不好意思,我女朋友估计是还没醒呢,吵到您了,真对不起”秦尧弯腰抱歉。
    眼前这年轻人态度放得好,嘴也甜,邻居阿姨叶只能在心里感慨一声:小年轻,谈恋爱真快,之前没见人,突然就有男朋友了。点点头便关门回屋,也不多说什么。
    “叮咚——”
    “来了,谁呀!”叶昕抓了抓头发,一脸不耐,这会儿才8点。
    “我”
    叶昕开了门,耷拉着眼皮瞅着他,半晌还是侧过身让他进来,没多说话,就又回屋准备继续睡觉。
    秦尧自顾自的将手里的东西放到厨房,又煲好粥才洗了手去推叶昕的卧室门,没上锁,他进去后看到叶昕似乎又睡过去了,厨房里的动静并没有吵醒她。
    目光落到一旁的书桌上,看着那些图纸,知道她昨晚估计又熬夜了。
    掀开她身上盖着的薄毯,躺了进去动作轻柔的将人搂到怀里也慢慢闭上了眼。
    “嘟嘟嘟——”窗外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叶昕动了一下,慢慢睁眼,等刚睡醒的迷糊劲过去了,才发现自己床上还有个人,腰上还紧紧的缠着他的手臂。不过背后熟悉的味道让她知道这人是谁,不至于惊慌。
    “醒了”抱着她的腰,将人翻了一面,窗帘厚重,黑暗里两人面面相觑。
    “你什么时候来的”叶昕皱眉。
    “早上8点,还是你开的门”秦尧将脸凑到她的脖颈处深深吸了一口,她刚睡醒,脸还带着熟睡的潮红,身上全是她特有的一种味道。
    “醒了就起来洗漱,厨房里面有粥,我去把早上带来的食物热一下。”
    一觉睡到了下午,叶昕也饿了,没有多想就打着呵欠起床去厕所洗漱。
    “你今早来干嘛”喝了一口白粥,熬的时间长,米饭的香浓完全散发出来了。桌上是一些作粥小菜和包子油条。
    “回来早了,寝室进不去,就买了点吃的来你这了”
    “嗯”
    吃完早饭,秦尧洗了碗,在她脑门上亲了一口就走了,叶昕摸摸脑门觉得这人有些古怪。
    近几日秦尧都是一大清早就过来,将叶昕弄得很是烦躁,偏对方又是带了她喜欢的吃食,连晚饭的菜都帮她配好放在冰箱里,要吃的时候放微波炉里热一下就可以。
    以至于她又不好开口朝人撒气,最后就干脆将大门钥匙给他了,让他过后再来这么早就自己开门别吵到自己和邻居,其他时间来也要给她说一声。
    “嗡——”手机震动,来了一条消息。
    【叶昕,我后天就回S市了,明日有时间吗,我来找你】
    【可以,这么快就走了呀】
    【是呀,公司那边在催我回去了,明天下午3点我过来找你吧】
    【好】
    这几日秦尧都来得勤,得给他知会一声,免得明天撞上,叶昕起身在日历上标注了一下下午3点。
    “不打了,我有事先走一步”
    “哎,有啥事呀,打一半不打了。”看秦尧拿起一旁的外套就准备走人,场上的其他球员都嚷嚷出声。
    “下次再约,我真有事”视线落到不远处从校门进来的男人、男人手里拿着一支鲜红的玫瑰,正是上次和叶昕在教师公寓门口交谈的那个人。
    看男人走的方向是去叶昕住处,想起昨天女孩说自己下午有事不在家,让他别过来。
    秦尧冷笑,让他不过去是想支开他会情郎呀。他找了一条近路往叶昕住处跑,开门进去的时候吓了她一跳,看了一下时钟,已经14:38了,皱眉抱怨不是让他下午别来嘛,就推着他让他赶紧走。
    两人推推搡搡到了楼房外面,秦尧眼神瞥到不远处的一道身影,箍紧挣扎的叶昕,就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不等人发火又快速的退开跑远。
    离开之前看见那道人影隐匿在另外一栋楼的角落没有动作,秦尧知道他是看到了,见目地达到了也不多纠缠,跑远了还朝站在原地的叶昕喊上一句,晚上再来找她,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叶昕紧张的看了一眼四周,这家伙嚎这么大声是生怕别人听不见!见四周没人才回屋,等了很久,都过了15:00了,还是不见兆时的身影。
    “嗡——”叶昕拿起手机,是兆时发来的信息。
    【叶昕,不好意思,公司临时有事,急召我回去,刚刚才改签了准备下午走,现在才来得及给你说一声,让你平白等了一遭,下次见面再跟你当面道歉。】
    【小事,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等了一会儿没有消息再进来,便放下手机一个人吃起了一大桌菜。
    不远处的兆时发完消息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将手里的玫瑰插到旁边的草地里,嫩绿色的草地上,一抹鲜艳的红。
    清隽的脸上带着苦笑,他摇头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
    不是所有爱意都有回音。
    耳骨上面的耳洞发炎了,耳朵烫烫的,脑壳还疼π_π。《炮友》这个故事下一章就是结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