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Θ②0②②.cΘм┆炮友(3)

作品:《短篇集锦

    “叮咚——”
    “谁呀”门铃声响起,叶昕从猫眼往外看去,入目的却是一片漆黑,像是被什么遮挡住了。
    “谁呀?”她没有开门又出声询问,说不准又是对面那户的倒霉孩子在恶作剧,见一直无人应答,她便准备不再理会。
    “叮咚叮咚——”接着是短促的两次按铃。
    “是我”压着笑意的青年男声。
    叶昕觉得声音有些熟悉,又从猫眼向外看去,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张放大的人脸,像是知道她在看,还对着猫眼戏谑的眨了眨眼睛。
    “你来干嘛?”叶昕语气不善。
    “咯,专门来登门道歉的!”秦尧将手里的一捧风铃花和精致的小蛋糕往猫眼处过了一遍,又是几天不见人影,气性就这么大。
    “哦,我原谅你了,东西就不用了。”
    里面已经传来了渐远的脚步声,秦尧提着东西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离开了门口,绕到建筑物后面,果然透过阳台玻璃看到了坐在书桌前的叶昕。
    穿着白色丝质的家居服,长发随意的在脑后扎了一个丸子,零星的碎发下面是修长白皙的后颈。脸侧着看向手里的纸质资料,电脑上面是十分繁复设计草图。
    “咚咚咚!”
    叶昕应声朝着阳台望去,不想看到的人正在阳台外面,用手敲击着落地窗。她想当时就不该嫌麻烦选择租住一楼。
    “哈喽,东西放这了,你在忙就不打扰你了,回见。”秦尧见她面容沉静的望过来,便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一旁的空调外机上,然后干脆利落的走了,潇洒的背影不显一丝被人冷落的尴尬。
    晚上准备拉上窗帘上床休息的时候,注意到仍然还躺在空调外机上面的风铃花和蛋糕,迟疑了一下还是将东西取了进来,蛋糕被晒了一下午已经变质,上面的图案也花了,但还是可以勉强分辨出画的是一只奶凶奶凶的猫咪。
    将蛋糕扔到垃圾桶内,腾出一个花瓶放有点焉了的风铃花。
    睡前看到微博上面有Q,sir的留言。
    【唉,如何驯养一只脾气不好的猫咪】
    近日两人多是寒暄,这条带着倾诉苦恼的留言不像他平时显露出的强势利落的性格,在放下手机之前斟酌了一下简单回复:做猫咪不讨厌的事。
    连续近一周秦尧都会出现在窗外,给她送一些花或者其他看起来可爱的小玩意儿,叶昕在忙不理他,他便自顾自的说话,寒暄一阵就走。
    “你还真是会讨女孩子欢心。”这日手里攒着的活终于处理完了,叶昕捧着一杯果汁,隔着落地窗与秦尧相对,感慨的语气。
    “不见得,这不忙活几日,才讨来你这一句话。”
    “要不,你指点指点我,该怎样讨你欢心。”秦尧将手里的东西放下,盯着她问得真诚,不过眼里轻佻的笑意还是被叶昕给捕捉到了。
    “你们没课吗?”叶昕并没有接他的话,回屋又倒了一杯果汁,拉开落地窗,从防盗窗的空隙中递给对面的人。
    “谢谢,大四本来课就少,体育生闲的时间还要更多一些”
    “不找实习、工作?”
    秦尧一口将手里的果汁喝了大半,舔了舔嘴唇靠到窗边,眼睛斜睨着她,看着比自己还嫩,这问东问西的口吻倒像年长了他不少的人。
    “不了,自主创业,有去处了。”
    “今天天气很好,要不要跟我出去玩玩?”
    天空中万里无云,阵阵拂面的凉风也吹得人身心舒适,或许是今天天气太好了,也或许是眼前人的微笑太过于鲜嫩无害,叶昕忘了之前两人之间的那点不快,点了点头。
    “你等我一下。”说着拉上窗帘去找出门的衣服换上。
    盯着眼前虚掩的窗帘,秦尧想起之前看到并抚摸过的她那凹凸有致的身体,有些手痒,不过最终还是按捺住没有去掀开。
    “你要涂一些吗?”换好衣服后,叶昕重新拉开窗帘,拿着防晒霜边往身上涂抹边询问秦尧。
    这时她已经换上了一件纯黑色修身的吊带长裙,衬得本就白皙的皮肤更加亮眼。侧身弯腰把露在外面嫩生生的脚也涂抹上,抬首望向他询问,撩人而不自知。
    “你给我涂吗?”碰不到人,秦尧就想嘴上调戏一下。
    “请你用后辈应有的语气来和本学姐说话。”虽说已经习惯了这人不正经的样子,叶昕还是忍不住出口纠正。
    “哦~”叶昕很少对他说自己的情况,这会儿听到她嘴里的‘学姐’也来了兴趣。
    “你是这学校的毕业生?”
    “嗯”
    天气好又恰逢周六,动物园外面堆满了人,小孩的打闹尖叫声不绝于耳,秦尧退开几步,躲过不看路乱跑的小孩,对着一旁正在手机上操作购票的叶昕提议换一个地方玩,去欢乐谷、去酒吧、去随便一个景点都比这里好。
    拿起已经买好票的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她看着秦尧有些烦躁的的表情笑弯了眼。
    “走吧,这可是你说的去哪随我。”
    叹息了一声,秦尧只得迈开长腿沉默着跟上。
    虎园里的老虎饭后正慵懒的闭着眼睛横躺在地上晒太阳,粗长的尾巴在空中甩出惬意的弧度又落到地上,扬起一片粉尘。一旁的小孩拍打展览窗,发出闷响,老虎这才抬眼瞥了一眼,打了一个沉闷的响鼻。
    叶昕抓住机会拍了几张照片转身想要寻找秦尧,这才发现人站在不远处,跟前围了两个年轻小姑娘。他身高腿长、长得好看,又笑得勾人,两个小姑娘红着脸与他交谈,拿出手机似乎是想要加个微信。
    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两个女孩有些失望的放下手机,朝她这边望了一眼就黯然离去。
    “不好奇我说了什么吗?”走到叶昕身边,秦尧将她被风吹乱的头发拨弄到脑后,用发夹重新别好,手指有意的划过她耳后的皮肤,笑着说。
    “别用这么俗的方式来勾搭我,花样再多,最终也得看我乐不乐意。”将他作乱的手指捉住撇开,毫不退缩的迎着他的视线,她对他们的关系看得清楚,他对自己感‘性趣’,自己也对他有那么一点意思,容忍也接受他的一些暧昧讨好,但得有个度,她真切的对这些企图让她多想、让她像其他对他死心塌的女孩一样沉迷于他的游戏、玩弄人心的这些小把戏感到厌烦。
    叶昕讨厌弯弯拐拐的人际关系,记事以来都对心有千窍、善迷人心的人敬而远之,  也是秦尧长得合她口味,这才耐下性子和他来往。
    秦尧俯视着抬头高度也才到他胸口上面一点的女孩,想了想,明白了她的意思,他们可以是朋友、或许不久也可以是暧昧的炮友,但是却不是恋人,不需要这些自作多情的情侣间调情把戏。真是难讨好又难伺候、秦尧在心里默默叹气。
    “好吧,希望我直接一点呀,咱们什么时候才能打上一炮,从见你第一面起,我可是馋到现在。”
    “……”相对无言,叶昕觉得眼前这人是自己见到的第一个可以将厚颜无耻做得如此得心应手的人,不过他懂了自己的意思就成。
    “我们去看羊驼吧,听说这里的羊驼是散养在一片地方的。”点了点手中的地图,叶昕若无其事的朝着他微笑。
    羊驼确实是散养的,6只羊驼被人群围拢着,耷拉着眼睛伸长脖子去够人手里的吃食,遇到出手不够大方阔绰、一点一点慢慢喂的人,还突然吐他一脸口水。看着被喷了口水的人气急败坏的模样,叶昕拉着秦尧的衣角笑得幸灾乐祸。
    “这么好笑。”秦尧看着笑得嘴巴都要咧到耳根的女孩,拿起女孩手里的相机,咔嚓一声就拍了下来。
    “我也要去喂”女孩从一旁的工作人员手里买了一根胡萝卜,兴匆匆的跑到一只羊驼面前。
    “不怕被喷一脸口水。”秦尧快步跟了上去,朝着她喊。
    有了他人的前车之鉴,叶昕喂食喂得大方,一根完整的胡萝卜直接扔到羊驼张开的嘴里,不过不知道是这只羊驼脾气太坏还是胡萝卜不合它胃口,低叫了几声,厚实的嘴唇左右蠕动,准备给她也来一下。
    叶昕手脚麻利的躲到秦尧身后,等羊驼甩着尾姗姗离去的时候,才从秦尧后面探出头来,看着他湿了一片的衣服和沉得可以滴出水来的脸,不客气的嘿嘿直笑。
    “别笑了,脸都要笑烂了”秦尧嫌弃的翘着手指拎起腹部的湿衣,皱紧眉头瞪了一旁还在照相的叶昕一眼,抬脚就朝动物园出口走去,不仅湿衣服穿着难受,上面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
    出去以后秦尧先是进了一家便利店,买了一包消毒湿巾,付款的时候大大方方的在叶昕的眼皮子底下又顺手取了一盒避孕套。
    之后才找了一家男装店换了身衣服,将原来的衣服扔到垃圾桶里。
    到了饭点,两人拐进一家火锅店,点了菜以后叶昕就去了洗手间。秦尧拿出手机看到微博上昨天还没有点开的私信消息
    不想说话:【做猫咪不讨厌的事】
    他随意回复了一个感谢的表情包,图片刚发过去,叶昕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就亮了一下,他好奇的看了一眼,锁屏界面,上面显示有一条微博私信消息,时间和自己这边发出的时间一样,若有所思的想,叶昕的声音是和【不想说话】这个网友的声音挺像。
    等到叶昕回来的时候他随意的说道。
    “咱们还没有各自的联系方式,加个微信或者留个电话吧。”
    “也行,加个微信吧”叶昕手上还沾着水,打开手机微信,点出个人二维码,将手机推到秦尧面前,让他自便扫码。
    秦尧拿起她的手机,不动声色的点开微博界面,看着她那熟悉的头像和微博名,以及并未删除的和他的对话框,笑出声。
    在叶昕疑惑不解的目光里,又不忘把微博的启动记录删掉,加好微信以后将手机退了回去。
    饭后已经是晚上七点半多了,两人绕着河堤走了几圈消食。叶昕始终觉得身边的这人从吃火锅开始就不对劲,时不时对她笑得若有所思,左想右想猜不透他的心思,也就作罢。
    河堤两边五颜六色的彩灯都亮了起来,绕着河堤散步的人越来越多,叶昕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还差十几分钟就9点了,她开口喊秦尧一起回校。
    学校紧挨着一片商区,两人到那的时候,商区还是热热闹闹的,秦尧问时间还早,要不要去看场电影,叶昕凑过去看了一下影院今晚有场次的电影名单,一部经典老片她还挺感兴趣的,于是点头。
    电影开始到退场近两个半小时,出来的时候路上的行人明显少了,稀稀落落都是晚归的情侣,两人并肩走进学校。
    等路过男生宿舍的时候叶昕见这人还跟着自己走,于是出声提醒。
    “男生宿舍就你左手边”
    “嗯”秦尧转头瞥了一眼,又若无其事的跟着她走。
    叶昕随他,等都跟着她到了租房楼下的时候,才又开口。
    “送这里就行了,你回去吧,再见。”
    “宿舍门禁时间是11点。”
    见她就看着他不开口,又补充说道。
    “这会儿都快十一点半了,进不去了,你得收留我”
    他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叶昕突然想起他在便利店顺手买的那一盒避孕套,怪不得都晚上了还叫她一起看电影,这一路也走得不急不忙的,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呀。
    “时间把握得挺好,走吧”叶昕朝他翻了个白眼,抬手晃了一下手中的钥匙,先一步去开门,秦尧大步跟上。
    进了屋,秦尧就坐到客厅的沙发上面打量着四周,空间有些狭隘的两室一厅,秦尧在房子外面看见过房间里面,知道叶昕把一间卧室当了书房,这个套间目前能睡觉的就只有这个沙发和她的卧室。
    “新的洗漱用品放在厕所的洗手台上了,浴室里蓝色那条毛巾也是新的,你可以用”叶昕说完就回卧室翻找东西去了。
    秦尧自觉的去厕所洗漱,出来以后就看见叶昕已经给他打好了地铺,仰着头朝他笑得得意。
    “这也太麻烦你了”秦尧假惺惺的皮笑肉不笑的客气
    “不麻烦”
    叶昕洗漱完穿着睡衣出来的时候看到他已经乖乖的躺在了地铺上,听到声音才歪过头来看着她,叶昕笑着道了一声晚安然后将卧室门关上上锁。
    秦尧躺在客厅,那一盒避孕套被扔到了不远处的茶几上,想起和她的几次网黄,身体变得燥热起来,下面隐隐有起来的架势。在动物园里和她说的并不是玩笑,他真是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觊觎着她的身体。
    下午才知晓,自己一直觊觎着的人,早已在他眼前绽放出情动不已的一面,这会儿想着怎么也压不下身下的火气,于是眯了眯眼,起身拿起那盒避孕套,不准备再当柳下惠。
    一直都是独居,也从没有邀请朋友来过。房子里多了个人,叶昕也有些不习惯,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莫名想到花台和密室里面的热吻,又想到那盒避孕套,抿了抿唇,将头埋进薄毯里强迫自己静下心来。
    “咚咚咚”
    偏偏这时传来敲门声,叶昕仿佛可以透过门看到那抹高大的身影,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游荡,撩过她的口鼻,萦绕围困她的意识。叶昕思绪万千,却也杂乱无章,心脏砰砰乱跳。
    在第二次响起的敲门声中,她起床开了门,秦尧安静的站在她面前,眼里的情绪太多,让人一下看不真切,弯腰朝着她靠近,沐浴后身上的味道一下朝她倾覆下来。
    叶昕乖顺的任由他将她抱起压在床上,手腕被他的双手捏住压在身侧,将身体大部分重量放在她的身上,咬上她的唇,撬开牙关邀请她的舌头一起起舞,吻带着他一向的强势热情,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一吻作罢,秦尧稍微移开些,直勾勾的望着身下温顺的女孩,轻笑,俯身在她耳边低语。
    “你是愿意的”像是在提醒她,也像是在说服自己,就算不愿意,她开了门他也会当她是愿意的。
    对,她是愿意的,叶昕舔了舔唇,这人比她想象的还要合她胃口。
    身上的衣物在她主动下很快的被剥了个干净,细腻得如暖玉的肌肤完全赤裸的呈现在他面前。
    她伸手想要去扯秦尧的衣服,秦尧躲开,双手提起衣摆再抬手,体恤便脱了下去,身上健硕性感的肌肉一下露了出来,晃得她眼疼。
    他将手中的体恤绕过床头的杆在叶昕的手上又绕了一圈打上结。叶昕缩着身子想要去解开,却被他掐住大腿又拖了回去。
    唇舌不再温柔,带着让人心悸的力度,落在她的脖子上、锁骨、然后是圆润的肩膀,再到柔软的浑圆。叶昕又疼又爽,随着他吻上早已翘立起来的小樱桃,终于忍不住低吟出声,眼里水润迷惘。
    秦尧抬头望着她动情的模样,在她的唇上又啄了一下,复又缠绵向下,吻上她腹上的软肉、绷紧的腰线,在上面用力留下一个压印。
    “啊!”这会有些疼过了,叶昕抬腿就想踹他一脚,却被人握住腿弯在大腿内侧咬了一口,等她痛呼出声,又缓慢温柔的舔舐着留下的压印。
    秦尧看着她白嫩的没有一丝毛发的下面,用手拨开紧闭的肉瓣,在叶昕望过来的视线下吻上那处,细细的磋磨,又恶意的用牙齿轻咬住拉扯。
    “啊,别,不要——”太刺激了,刺激得她有些受不了,闭目挣扎踢动双腿,试图从他赋予的这灭顶的快感中挣脱出来,却被压制得死死的,半点也挣不开,逃不了。
    在最后的快感来临之际,像一条搁浅快要窒息的鱼,目光涣散,无力的抽搐几下又瘫在床上,张嘴大口的喘息。
    “真可伶”低哑得不行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他将叶昕汗湿的头发拨到后面,露出那张绯红的小脸,嘴里说着怜爱,眼底却闪动着兴奋的光芒。在女孩湿漉漉的穴口划过,抬头对叶昕残忍一笑。
    “贪吃的小嘴要开始吃东西咯”
    话音刚落,一根颜色紫红、经脉偾张的粗长肉根便弹了出来打在她穴口的嫩肉上,圆润硕大的龟头在穴口磨了磨,便挤开封闭的嫩肉,肏了进去。
    细小的穴口被强迫撑开撑圆,带来肌肤紧绷的刺痛和灼热,她侧头艰难的喘息,尽量放松自己的身体。
    秦尧掐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两人结合的部位,然后腰上猛然用力,粗长的硬物便肏入了大半,里面咬得很紧,他被箍得又痛又畅快,恶劣的前后快速抽动两下。
    “放松些,箍这么紧,是想阉了我”
    身下的女孩并没有出声,他这才发现叶昕整个人都是绷紧僵硬的,双腿都在轻微颤抖,他皱了皱眉头将女孩的脸从薄毯下面拨出来,才发现她脸上湿漉漉的一片,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脸颊连带耳朵脖子都染上绯红的颜色。
    他眉心一跳,将下面抽出来了一些,果然看到肉棒上面染着刺眼的鲜红,顺着肉棒滴落到浅粉色的床单上面。
    “草”秦尧低咒一声,没想到她是第一次便像以前对待其他情人那样硬怼了进去,他抓过一旁的衣服贴上女孩的下体,从女孩僵硬的的身体里退了出来,鲜艳的血液从张开的穴口流了出来,他手忙脚乱的擦拭,流得不多,里面应该没有撕裂。
    解了人手上捆绑的衣物,将人翻转抱到身上,拍了拍她的背等她停下了颤抖,才托住人的下巴,亲了亲,低声询问。
    “好点了吗?”刚刚脸和脖子都红了,应该是痛狠了。
    “疼”被人揽在怀里,虽说现在已经好了些,但是还带着后怕,将头凑到他的脖颈处,喘了口气缓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一开始疼就该早点说,嘴硬什么”秦尧叹了口气,下面还梆硬,但现在这情况哪敢再动手。
    叶昕缓了过来,感受到贴在自己大腿上那不容忽视的硬物,动了动身体,将手抚了上去。
    秦尧心头一跳,想要推开她,这会儿还来撩拨他,他在这方面的自制力一向不好。
    “你别动,我自己来”叶昕按住他,坐起身,在他脸上望了一眼,然后扶住肉棒,皱着眉头试探着往里面放。
    女孩肩背单薄,腰肢纤细,纯黑色的头发散落在胸上,美得让人咋舌。这会儿这美人正蹙着细眉,咬着唇,认真的将那物往自己里面塞。秦尧兴奋得眼睛都红了,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一只手扶住女孩的细腰,一只手摸上她的软胸。
    叶昕扶着粗长的肉棒进去了一些,感觉有些困难了,便不再强求,慢慢的开始上下晃动身体,穴里被一次次撑开。
    “前后动要舒服一些”秦尧将女孩的腰往前面拉了一下,对上她的眼说道。
    叶昕试探着前后扭腰,这下前面的阴蒂也会被摩擦到,是比刚刚要畅快舒服一些,她舒服的哼了一声,慢慢加快速度,穴里将肉棒也吞得更深了一些,有些胀痛,但是能够忍受。
    秦尧托住女孩的腰,帮她省点力气,这会儿入得比刚刚要深了了一些,他也舒服得很,只等着叶昕准备好,可以再吞进去一些,最好可以全部肏进去。
    “嗯啊!嗯——”叶昕将手从他的腹部搭回他的肩上,靠着喘气,等着身体的这阵高潮的痉挛过去,过了一会儿感觉体内的那根还硬着,就想要抽出来,她爽好了不想要了。
    “又想像上次那样爽完就跑”秦尧握住她的腰,把人往下压了回去,咬着她的耳朵不悦的开口。
    “疼”叶昕推开他,喊了一声。
    小骗子,秦尧冷笑一声,哪有人面不改色的喊疼的,装都不装得像一点。手里握住她的腰继续下压,眼睛紧紧的注视着她的表情,见人皱眉便停顿一下慢慢抽插,等人适应了以后又往里面深入。几翻下来,粗长的肉棒就只剩两个指节的长度还在外面,他盯着她的脸一下全部肏了进去,见叶昕难受的皱眉但是身体并没有僵硬便开始缓慢的抽插起来。
    拔出又全根没入,叶昕又来了感觉,发出撩人的低吟和喘息声,穴内越收越紧,软肉裹挟攀附着在体内进出的肉棒,在速度加快的抽插中又颤抖着达到了高潮,但体内的肉棒并没有停下来。
    秦尧在抽插的间隙抱住她,将人翻身压在身下,抬起她的双腿压到胸上,身下的动作越来越重,也越来越狠。刚刚高潮过的身体受不了刺激,叶昕拍打推拒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却如同蚍蜉撼树。
    “草死你”秦尧将人狠狠的压着,剧烈的快速抽插,穴内发出一股噗嗤噗嗤的水声,穴口绷得有些发白,努力的吞咽回应着男人的粗鲁。叶昕眼里续了泪,喉咙里面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下面有些疼,但是更多的是刺激的快意。
    在激烈的抽插中,床板发出嘎吱嘎吱不堪重负的声音,最后那下发出的声音更是像是要划破空气一样刺耳。叶昕闭目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不已,秦尧也将肉棒埋到她的深处射了出来。
    第二天是秦尧先醒的,十点半有一节课,他去厨房翻了米,淘好放在电饭煲里面,调成煲粥模式,洗漱完毕在走之前来到床前,俯下身亲了一下叶昕的额头。
    “等会儿醒了就喝点粥再睡,我还有课先走了”最后又在她的发顶落下一吻才离开。
    已经半醒的叶昕从他轻柔的动作里查出一丝对她的愧疚,有什么好愧疚的,这场情事本就你情我愿,更何况除了最开始,他也一直很顾及她的感受,最后她也畅畅快快的爽到了。
    窗外的人来来往往,昏暗的房间内,女孩又睡了过去。
    这一章我写得好爽,昨天自己动手打了4个耳洞,就突然想起打耳洞的梗,过后写到文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