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3)

作品:《短篇集锦

    苏梵和孟阎告别以后就匆匆的朝着第一教学楼跑去,幸运的在上课铃响的前一刻在教室后排落座。课上全是一些需要记忆的理论知识,苏梵时不时在笔记本上面勾画重点,来不及抄写的便用手机直接拍下来。
    下午的外出实验课已经分好小组了,苏梵是和李付一组,两人是同一位导师,所以关系相较于其他大学同学来说都要亲近一些。课程快要结束时,苏梵下意识朝着李付望去,不知道他下午所需要的工具都准备好没有,他们这一组需要采集一些花草回去制作标本。
    在苏梵朝着李付望去的时候才发现李付同样也在看她,但他的眉头微微皱起,看起来似乎有些烦心事,朝她勉强一笑又移开视线。
    这节课是大课,本专业的几个班一起上课,所以教室里面人很多,下课铃响起后,大家都迫不及待的收拾东西鱼贯而出。像这种人多的大课,苏梵一直习惯等教室内其他同学都走了以后才离开。
    “苏梵”
    苏梵的桌前投下一片阴影,她抬头望向李付,这时教室里面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只有些许几个围着老师问题。
    “怎么了?”李付开口后一直没有下文,苏梵边起身收拾东西边出声询问。
    “……下午的东西准备齐全了嘛”
    “齐了,我也准备问你呢,咱们得带一些驱蚊的东西和饮用水,这次估计得在植物园里面呆上一段时间了。”苏梵收拾好东西偏头微笑着望向一旁的李付,示意他要不要一起走。
    “你先走吧,我还有些东西需要留下来完成。”
    “那下午2点校车那里集合不要忘记了。”
    “好”
    孟阎这边在望着苏梵进入校门以后,留在原地抽完了一只烟才上车朝着公寓的方向驶去。
    到公寓以后径直走向卧室,取出苏梵放置在柜子里面的相册翻阅,最终停留在一张略显熟悉的人脸上,赫然是上午车外的那个男生,他的位置在苏梵的后面,看向镜头的脸带着学生特有的意气。
    这张照片是苏梵她们专业的一次活动照,照片后面有贴有每一个人的名字。
    “李付”,孟阎发消息给自己的秘书,让他去查一下这个男生的电话,并没有涉及什么更隐私的信息,所以在他刚冲泡好一杯咖啡的时候,秘书便回复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
    电话接通以后那边传来少年疑惑的声音,李付皱眉望向这个显示本地的陌生号码,并没有被标注骚扰或是推销。
    “喂?不说话我挂了”
    “你好”
    “你好,你是?”
    “上午和苏梵一起在车里的人”
    “……”
    话音刚落便是一阵沉默,孟阎抿了一口咖啡,翻阅着手中的标书,耐心的等对面的男生先开口。
    “你怎么会有我电话?”李付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点开手机的录音键才开口询问。
    “上午你在车外看到了吧。”
    “是又怎样”
    “我希望你能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苏梵需要安稳的度过她的大学生活。”孟阎并没有回答他的疑问,径直提出自己致电的原由,语气平淡却不容置疑。
    “呵,你站在什么立场来要求我?”
    “只是建议,你可以选择不听,我只是优先用高效的方式去规避风险,但是当风险真正出现后,也会有其他手段去解决。苏梵和你也仅仅是同学关系,相安无事对你们都好。”
    “那你和她什么关系”李付并没有长舌的癖好,只是对于他逼人的气势有些不快,于是反呛道。
    孟阎停下翻阅的动作,盯着窗外思付了一会儿。
    “未婚夫妻”
    听到男人的回答李付半晌无言,觉得实在没啥可说的,就直接挂断,将刚刚的录音删除,又把这个号码标注为骚扰拉入黑名单。孟阎听到手机里面传来挂断的空音,打开手机闹铃设好下午去接苏梵回来的时间,才将手机放回桌上。
    时间过得很快,不需要采集植物标本的小组已经陆陆续续离开了植物园,苏梵和李付各有分工,苏梵负责种子植物的采集,李付负责一些蕨类的采集。
    植物园里面的种子植物随处可见,她采集完几种以后便凑到正在处理蕨类植物的李付身边。
    “最后一株,一会儿就好。”看见苏梵已经完成了在等自己,李付加快手里的动作。
    “你慢慢来,不急,时间还早。”植物园在偏离市区的郊县,与附近的农居并无界限,从苏梵这里望去还可以看见几头散养的黄牛悠闲的甩着后尾在一片荒废的地里嚼着牛草。
    她的视线落在几头牛吃得正欢的草丛上,是巨菌草,喂牛的好草料,也可以晒干储藏留到缺少草料的冬季。巨菌草可以长得极高,冬季干掉的巨菌草从扒拉出一个洞,窝在里面就像一个临时的草屋。
    “草屋”苏梵觉得有些熟悉,继而想起这个词在今早才被阎总念叨,他看着倒不像是认识这草的。
    “苏梵”
    “好了,那走吧。”李付的声音打断了苏梵的思绪,她将鸭舌帽往下压了压,太阳落山,这边正好受到太阳光线的照射,亮得晃眼。
    李付接过苏梵手里的东西,有些复杂的瞅着她。苏梵是在二十几天前才插班进来的,正是大一下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李付还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样子,瘦瘦小小的一个,穿着简单,白得亮眼,长得也清秀可爱。
    之后除了必要的交流,在班上话并不多,也不住校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因为一些活动和实验和她接触多了以后,才发现她是极好相处的,对待学习也是一副一丝不苟的态度。
    想起上午在车内看到的那一幕,女孩最初明显是一副抗拒的模样,李付是不太相信电话里那男人的胡诌的。
    “上午我在外面看到你了,校门不远处的全家便利店那里。”
    苏梵一下抬头惊愕的看向他,声音却仿佛卡在喉咙里没有发出来一样,只看到她的嘴唇嗫嚅了几下,垂落在两边的手将裤缝拽紧,又突然后退几步眼神平静的直视他。
    “你不要紧张”李付没有上前,与苏梵保持了距离。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想起那个被删掉的录音,突然有些后悔。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我没资格去对你说教,也不想这样,我只是作为你关系较好的同窗,想告诉你我希望你能幸福同时无愧于心。”
    说完这句话李付打量了苏梵一眼,看到她眉眼耷拉着的样子,担心自己的话说重了,或是她理解错了自己的意思,又开口。
    “嗯,我比较嘴拙,你不要多想。只是担心你,那男人看着可不像什么好人。今天的事情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苏梵其实在他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明白他的意思了,她只是惊讶并且触动于他的诚恳和善意,看着眼前少年尴尬难安的解释,她一下笑出声,眉眼弯弯。
    “我知道了,谢谢你,我没有做情妇小叁,我和他的关系比你想的要简单一些,而且快要结束了。”
    李付看到苏梵笑了,也放松下来。提起手中的东西快步向山下走去。
    “那咱得快些了,最后一班返校的校车要到了。”
    “嗯,那些植物先放到实验室吧,我们明天再处理。”苏梵跟上他的脚步,微风拂过,树叶草尖仿佛也是欢喜的,簌簌跳动。
    告别李付以后,苏梵到达和阎总约定的地点,看到停在路边那辆车牌号熟悉的林肯车,快步走了过去。
    孟阎也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她,从驾驶座里出来,打开副驾门等苏梵坐稳以后帮她别好安全带才回到驾驶位。
    “等很久了吗?”苏梵已经熟悉了他这一套操作,之前也拒绝过,但阎总好像格外坚持他的绅士气度。
    “没,也刚到。”孟阎将她的鸭舌帽取下丢到后座,歪头打量了一下,嘟囔一句:没晒黑,然后俯身在她唇上啄了一下,才发动车辆向前驶去。
    “到常去那家饭店吃饭吗?”
    “我想回家吃。”今天走了一下午的山路,苏梵现在觉得有些累了,身上也感到黏腻腻的,想要回去洗个澡然后休息。
    孟阎听到她说‘家’嘴角也微微勾起。
    “好,咱们回家吃,正好冰箱里面还有一些食材,我下厨。”
    苏梵听出他语气中的笑意,也笑着应声。
    阎总之前也是从不下厨的,刚开始下厨的时候确实有些难以下口,但是苏梵不忍心浪费他拿着菜谱一步一步跟着做的心意,而且更难吃的菜她都吃过,每次都会坚持吃完,他自己倒是嫌弃得很,皱着眉头一直劝她不要吃。慢慢的一些家常菜阎总也做得像个样子了,下厨的时候也多了起来。
    苏梵自诩还是很重视客户体验,更何况这可是让自己少奋斗几十年的大老板。因而他下厨的时候,苏梵一向会在旁边打下手,这时候阎总脸上的笑意都要深一些。
    到家后孟阎让李伯把车停好,查看了一下手机,并无紧急邮件信息便取了冰箱里的食材开始清洗。苏梵准备过来打下手的时候,孟阎让她去洗澡休息一下。
    “那我去咯。”
    “去吧,没几个菜。”
    苏梵洗完以后阎总已经把菜端到了桌上,叁菜一汤。嗯,有自己不喜欢的青菜。苏梵将半干的头发扎了一下,就去橱柜帮他拿碗清洗。
    “洗好了,头发怎么不吹干再出来。”
    “发顶已经干了,全部吹干太费时间了。”
    饭桌上一向秉持食不言,不过孟阎还是默默的将大半青菜夹到她的菜碟中,然后幽幽望了她一眼。
    眼底的意思不说苏梵都明白,默默吃完。
    孟阎先吃完后就去卧室翻了衣物去洗漱,等苏梵吃完将碗筷收拾放到厨房的水池中时,他也正好披着毛毯出来坐在沙发上面擦拭着湿发,寸头胡乱抹一下就半干了。
    他将毛巾搭在沙发上,将端着果盘的苏梵搂到怀里,接过果盘放到茶几上。
    “干嘛呀。”腰被环住,苏梵微红着小脸撑在他的肩上,背部后仰。
    “饭后不宜立即吃水果。”说着已经吻上她的脖子,一下一下的吸吮,在上面留下濡湿的吻痕。
    “也不宜剧烈运动。”苏梵轻喘,紧紧压住睡衣下摆,把他的手阻挡在外面。今天有些累了,饱腹之后困意更是来得汹涌。
    孟阎从她的脖子上抬起头来,嘴唇湿润微勾,眼里带着笑意。刚洗漱完穿着便衣,浅色的便衣让他少了穿着正装的严肃,看起来带着点清隽的少年感,柔和不少。但手下勃发的肌肉,让苏梵知道这人可没这么无害。
    迎着他的带着笑的眼,苏梵在心中低叹男色撩人。便放开衣摆,主动亲上男人的唇。孟阎立刻反客为主,将人压在身下加深这个吻。等到苏梵从这个长吻中喘过气来,身上的衣物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脱了干净,男人也只穿着宽松的棉质下装,腹部和手上的肌肉崩出性感的线条。
    “啊!”苏梵被一双手提着腰转了一圈跪伏在沙发上,来不及转身,男人强壮的身体便从背后覆了上来,硕物一下破开穴口顶入深处。
    苏梵整个人被撞得往前跌了一下,腰上的手收紧将她拖回原位。她一直不喜这样欢好的姿势,整个人都被控制在男人身下,像被扼住命脉的猎物,反抗不得,连捕食者的样子也看不到。
    “疼不疼?”孟阎吻上苏梵的后颈,然后顺着脊骨蜿蜒而下停留在背部。
    “疼”声音带着喘息的气音,有点类似哭腔。入得这样狠,这样深。苏梵自是疼的,不过可以忍受。她往前爬了几下,让那东西退出来一些。
    孟阎掐住她的下巴将脸转过来,看到她眼里并无泪水,才安抚的亲了一下她的发顶。
    “那忍着点。”
    动作开始迅猛而狠厉,把握住身下的细腰,拔出又全根没入,穴口紧紧的含住巨物,随着巨物的一进一出套弄出了口舌吞咽的模样,嫩肉一耸一耸的。
    “阎~阎总~,我手疼。”
    听到苏梵软着嗓子期期艾艾的叫着阎总,孟阎又有了自己凭借权势糟蹋良家小姑娘的错觉,他眼神复杂的抓起一旁的靠枕,塞到苏梵身下,让她撑着。苏梵得了抱枕将上半身压在上面,撑得发酸的手臂好受了些,但这样以来下半身翘得更高,背部和腰臀卡出撩人的弧度,看得孟阎眼热,眯了眯眼不顾苏梵的哀求按住她趴伏的上身,提高她的腰臀就是一阵激烈的抽插。
    苏梵放弃求饶,将脸埋进枕头中,手拧紧身下的布料,颤抖着迎来延绵不绝的高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