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Θ②0②②.cΘм┆交易(2)

作品:《短篇集锦

    苏梵醒来的时孟阎已经不在了,温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投射到地上,整个房间都是冷色调的,静谧得让人觉得孤寂。睡了一觉身体还是疲倦,她打了个呵欠准备起床洗漱。
    “唔”感官完全苏醒苏梵自然注意到下体的不适,她愕然的看着被堵塞住的小穴,下腹带着隐秘的胀意。
    “变态。”她红着脸低斥,披着毯子夹紧腿快步朝着浴室走去。
    “啵——”浊液在一声脆响以后顺着腿根滴落,苏梵将木塞和丝巾扔到垃圾桶内,热水喷洒在裸露的身体上,带来温热的舒适感。苏梵抚上下体,穴口稍微有些肿,内里带着可以忍受的刺痛。
    她拨开肉瓣小心翼翼将里面的液体抠挖出去,好在大部分液体已经被导流到穴口,所以并没有花费多长时间就已经清理干净。
    将身体完全浸入放好水的浴缸中,想起昨日的一月之约,苏梵考量着该如何安稳的度过这段时间,又该如何让自己获得最大利益,孟阎看着不像是个抠搜的,既然走出这一步,苏梵就决定尽量让自己少奋斗几年。
    “苏小姐起了,您先坐,我让人备些垫肚子的吃食。”李伯微笑着将楼梯口的苏梵引到餐桌前坐下。
    “不准备晚饭吗?”苏梵有些不习惯被人接待,更何况自己还是一个以色
    侍人的角色,她尴尬的朝着眼前的老伯伯笑道。
    “先生今晚回来,嘱咐让您等他一同进餐。”李伯微笑的简单解释,注意到女孩的不适应便不再多言,嘱托有事可在后院找他便退下了。
    老人走后苏梵自在了一些,佣人送上吃食的时候也带上了几本可打发时间的杂志。
    等孟阎进屋时便看到女孩靠坐在地毯上面,穿着他的棉质T桖和短裤,天气开始转凉,她裸露在外面的皮肤有些发青,孟阎顺手将屋内的暖气稍微调高一些。
    “饿了么?”迎着苏梵的目光坐到她身边的沙发上,摸了摸女孩柔软的发顶,开口问道。
    “还好,李伯让我垫了点东西。”
    “嗯,在看什么?”
    “一些娱乐杂志”苏梵将手中的杂志送到孟阎面前,他随意的瞟了一眼。
    “有意思?”
    “没意思”苏梵仰头看了他一眼,耸了耸肩,男人好像没有外面传的那样可怕,态度也就开始随意了一些。
    “那下次你自己挑些有意思的。”孟阎眼底带了点笑意,将女孩的手拢到手中,带着她向餐厅走去。这时李伯已经吩咐人将菜上齐,示意孟阎以后又带着人有条不紊的退下。
    苏梵慢吞吞的吃着东西,眼睛时不时瞟向不远处的男人,西装外套和领带都已经褪下,衬衫的领口松开露出喉结与锁骨。皮相与气度极好的,也没有特殊癖好,苏梵莫名觉得自己就算不开口要东西也是不亏的。
    在女孩数次将目光落在他身上,却又欲言又止以后,孟阎夹起一些青菜放到她的菜碟中,小姑娘有些挑食,一直都在吃肉菜,素菜碰得都极少。
    “我…”
    “先吃饭,有事吃完再谈”孟阎打断女孩的话。
    苏梵只得继续埋头吃饭,在吃饱以后犹豫了几下才皱着眉头将菜碟中的那夹已经凉掉的青菜塞进口中,胡乱咀嚼一会儿便咽下,端起汤碗漱掉口中属于青菜的苦味。
    孟阎见女孩放下碗筷便探手过来摸上她的肚子,还揉了下。
    “……”苏梵条件反射的抓住男人探过来的手,疑惑的看了过去。
    “吃饱了”孟阎朝她微微一笑,抽回自己的手。小姑娘乌黑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瞅着他,带着疑惑和戒备。
    “想要什么?”
    苏梵反应过来他是在问自己以色侍人后想要的报酬,这正好问到她心坎上了,第一次还是不要狮子大张口。
    “想要湖信广场那的一个门面。”说完苏梵有些忐忑的打量着稳坐的男人,面庞上还是温温和和的看不出一点情绪。湖信广场是孟阎手下开发的最大的一个商区,附近人流量极大,可谓是寸土寸金。
    “嗯,明日会有人来带你办理一些手续”等到整个人都被男人抱入怀中,她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还真是大方呀,不过孟老板家大业大也是不在意这点小钱,得了好处苏梵不介意多对他表现出一些亲近,将身体软软的靠着男人怀里,还用脑袋蹭了蹭。
    孟阎安静的抱着怀里的女孩,下巴搁在她的发顶闭目,思绪回到了以前在清元山的时候。
    “苏梵,想继续上学吗?A大的生物系”就在女孩以为男人抱着自己睡着的时候,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嗯”
    日月交替,生活继续。
    苏梵与孟阎熟悉以后就开始跟他的下属一样,叫他阎总。最开始在餐桌上面听到的时候,他少见的将夹起的食物掉落在桌上,皱着眉头看了她一会儿,才又若无其事的重新落筷。
    等苏梵送她出门时,才将她堵在玄关处,一遍一遍的吻她,教她改口叫哥哥,但是苏梵觉得叫哥哥有些不伦不类的味道,还是叫阎总要贴切一些,毕竟钱色交易也是交易。之后孟阎尝试在床上逼着她改口几次也没改得过来,便也就随她了。
    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苏梵的钱包也一天天鼓了起来。除了湖信广场的门面以外,阎总心情愉悦的时候还赠与了她两套商区的住房,住房与门面都被她用来出租了,每月的租金也有小两万。再加上送她的一些饰品,苏梵真真是赚得盆满钵满。
    而且熟悉以后也知道阎总是不纵欲的性子,床上那档子事也就两叁天逮着她做一次,其他时候更喜欢对她亲亲抱抱。苏梵这么一合计,觉得阎总真是绝世大善人,对他的态度也更加亲昵一些了,会跟他说一些学校里面的事情,好的坏的都说,也会刻意等着他回家一起吃饭,在阎总少有的假期中还会早起给他准备爱心早餐。
    “嗡~嗡~”
    一只手伸出被窝将床头的手机闹铃按掉,苏梵睁眼入目的便是阎总放大的睡颜,昨晚折腾到半夜,他今天倒是不用上班睡得香。正准备伸手捏住他的鼻子,手腕便被抓住了,熟练的在她的腕上印下一吻。
    “今日有课?”将人拢到怀里,刚睡醒的声音比平常要沙哑低沉一些。
    “只有一节课,但是下午需要去植物园里找一些标本……”
    苏梵说着就感到一双手已经探进了她的衣内,对着胸和肚子上的软肉揉揉捏捏。
    “别。”苏梵隔着衣服按住他作乱的手。
    “还疼?”阎总停住了,但是手并没有取出来,将头凑到苏梵的脖颈处,小家伙身上总是带着一种她特有的味道。
    “不…不是,我的课在10:00过,再不起就迟了”他凑过来鼻息全部喷洒在她的颈侧,苏梵觉得痒到心底去了,而且这人说的什么话!
    孟阎翻身将苏梵压在身下,将她的腿弯拖到手臂上,看着小孩脸颊上面的红晕和躲闪的目光,笑出声。
    “我等下送你过去,不会迟到。”
    说完就拨开苏梵单薄的底裤,一下入了进去。
    里面还是湿润的,但他那物本就偏大再加上贸然的进入还是给苏梵带来不适,她的手贴上他的小腹,往外推拒。
    “梵梵的这真紧,里面又软又湿。”
    “你不要乱讲!”苏梵羞耻得恨不得当场去世,伸手去捂男人的嘴。
    “我可没有乱说,真想就这样永远插在里面。”将苏梵的双手拉到头顶扣住,看着小姑娘羞怯的模样,连身上都带着羞恼的粉色,见她撇头不看自己,动作就越来越重。
    苏梵被她逼得小声的低吟,腰也受不住的往后撤,但是男人偏就压着她一次次的重重插入,脸上还是温和的模样,但是眼底的欲色灼人。
    最后还是在苏梵的呜咽讨饶下结束。
    两人简单的清洗以后,孟阎让她去收拾上课的东西,他去厨房准备吃食,今日家里做饭的佣人放假,只能自己动手。
    想着下午会去植物园,苏梵就在长袖卫衣外面套了一件薄外套,下着灰白色的运动裤。孟阎进来叫她吃饭的时候,她正提笔在台历上又划掉一日。
    23这个日期被郑重用红笔圈上,新划掉的日期离23已不足一周。孟阎走上前去,在23这个数字上点了点,对上苏梵的眼开口。
    “阿梵,可还记得草屋”
    “……”看着苏梵一脸疑惑的模样,孟阎无奈笑了笑,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去。苏梵对人的情绪感知一向敏感,她知道阎总虽还是温和的模样,但大抵是不太高兴了,她又绞尽脑汁的思考‘草屋’,却还是没有一点头绪,想起他刚刚落指的23日,他们交易的终止日期,是因为这个感到不快吗。
    之前是一直期待这一天的到来的,但,现在苏梵也说不清自己在不舍什么,大概是舍不得这难得的衣食无忧吧。
    饭桌上面无言,在送她去A大的之前孟阎细心的和她核对需要带的东西才打破两人间略显尴尬的沉默。
    到A大校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苏梵就示意阎总可以停车了,她知道当同学看到自己从一辆豪车上面下来以后会猜测些什么,所以之前也一直刻意让孟阎不来接送,避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阎总之前也会在这上面顺着她。
    “阎总?”但是此刻车速却不像快要停下的样子,离校门越来越近了,苏梵转头便看见他稍显冷淡的神情。
    孟阎在考虑要不要将车开到校门处,让她明白自己是属于谁,让别人知道她和他关系不浅,却在触及她慌乱的表情的一瞬心软,将车缓缓靠在路边。在苏梵取下安全带的时候将人抱到腿上吻了上去,苏梵只得回应这个有些粗暴的吻。
    “苏梵……”豪车外面的一个男生看到车内的苏梵时很诧异,正准备出声打个招呼,便被眼前的一幕惊呆在原地。车内的男人突然抬眼朝他望过来,怀里还紧紧的抱着苏梵,男人的面庞隐没在车内看不真切,但是男生能够感受到那道冷漠的目光正在细细打量着他,在他准备背过身时看到男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木然的点头匆匆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