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卷阅读77

作品:《老公,艹我(H)

    老公,艹我(H) 作者:白露横江

    分卷阅读77

    是一般的大。

    高礼衡暗暗叹了一口气,他坐在李婴宁身边,握住他的手。李婴宁回过神来,对他笑了笑,“哥,恭喜你。”

    “我回来看你。”高礼衡突然说道。

    李婴宁扯了扯嘴角,说:“反正哪种都是异地恋,怕什么。来,让我再看一下你那所学校的名字,我一年后就去找你。”

    “恩。”

    高礼衡知道李婴宁是强颜欢笑,但这已经是既定结果,李婴宁并不想让这件大喜事变了另一个性质。他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又变回以前那样,说要打电话给张行岚炫耀。

    张行岚和高礼衡报的学校是一样的,他们成绩差不了多少,也一样被录取了。他知道李婴宁心情肯定会不好,还插科打诨说他可以帮李婴宁监视,不让他出去找小男孩。

    李婴宁趁机说要张行岚请客,张行岚也一口答应了下来。

    高礼衡九月初开学,走的时候李婴宁还在上课,李婴宁收到高礼衡的短信的时候就一个人蒙在被子里哭了一场。

    他心里有了压力,一定要考上高礼衡的那所学校,就算不是同一所也要在同一座城市。其实他的成绩一直都很不错,但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反而会让他水平发挥失常。那时候高三改革,变成了按成绩分重点班,考一次试就换一次班级,即使待在了重点班,下一次考试也可能会离开。

    李婴宁就在一次考试中成绩滑出来年纪一百名,搬到了普通班去。

    他在学校一言不发,但是和高礼衡聊天时却很开朗,还是以前那个嘤嘤,但是挂了电话以后就又是阴沉沉。

    蔡连连担心他这样的状态不行,因为李婴宁不给他高礼衡的手机号码,他就趁着李婴宁不注意偷偷看手机得来的,给高礼衡打电话说了这件事。

    “高学长,我希望你劝劝小宁,他肯定是只听你的了。”蔡连连想到李婴宁现在的样子,心里难过极了,“他现在一天天的,饭也不好好吃,在大人面前还挺正常,跟我说话就有一句没一句的,唯一开心的时候就是跟你通话。”

    高礼衡静静地听着,良久才说:“我知道了。”

    蔡连连突然有些心慌,但他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就给挂了。他没谈过恋爱,不懂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就觉得只要高礼衡劝劝李婴宁就行了,也就把这阵心慌压在心底。

    又是一个寒假,这次换李婴宁放假晚。高礼衡原本是直接回自己爸妈住的地方,然后再一起出国,今年春节他们家要在国外,这也是为了配合在法国的二哥,但他在李婴宁放假当天又坐飞机赶了回来。

    这半年,高礼衡也回来找过李婴宁两三次,即使如此,见到高礼衡的时候李婴宁还是高兴得不得了。

    “哥哥,我跟我妈说让我在这里多待几天吧,否则等过完年,我又要去学校了。”

    李婴宁跟在高礼衡身后,变成小跟屁虫,高礼衡去哪他去哪。“哥哥,别忙了,坐下来陪陪我。”

    高礼衡把水果洗好,这都是李婴宁爱吃的。

    他们坐在沙发上,就像以前一样,李婴宁窝在高礼衡怀里说个不停。

    说着说着,李婴宁就笑了,“老公,老公?”

    “恩?”高礼衡摸了摸他的头。

    “我就是觉得好久没这么叫你了,”李婴宁挂在高礼衡身上,“你想不想我,我好想你啊。”

    “我也想你。”高礼衡说。

    李婴宁笑得眼睛弯成月牙状。

    “嘤嘤。”高礼衡喊他。

    “恩?”

    “你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李婴宁目光闪了闪,“挺好的啊,还不就是那样。”

    “嘤嘤,我不希望你有太大的压力。”

    李婴宁坐直起来,“我没什么压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成绩,一直都很好的。”

    高礼衡静静地看着他,李婴宁莫名有些焦躁。“对,我的成绩是下滑了一些。”实际上是下滑了很多,“但下学期我会补上的。”

    “我不想你因为我的关系让你给自己施压。”

    “我真的没事啊,哥你太小题大做了。”

    高礼衡让他正视自己,“嘤嘤……”

    李婴宁看着他,脸上的笑慢慢收敛,他舒出一口气,说:“对,我的状态是不太好,但是再过一段时间,我可以调整好。”

    高礼衡说:“你太在意自己以后会考到哪里,对你很不利。”

    李婴宁皱眉,第一次觉得高礼衡说的话可笑,“你是觉得我错了?”

    高礼衡愣了一下,“我没有觉得你错,我很担心你。”

    “那你就不要拿这种口吻和我说话可以吗?”李婴宁站起来,“没错,我的确太在意成绩,我能怎么办?我不想在你面前表现出自己的焦躁,不就是想让你不要担心,我也不想听你的安慰。”

    李婴宁觉得自己心里的火越烧越旺,同时他也觉得自己很委屈,“我和你不一样,当时我陪着你,你可以心无旁骛。现在呢?是我要去你那里,你让我不要有这么大的压力?”

    这句话说出的时候,李婴宁一下子傻住了。

    他的本意并不是如此,他没有想要指责高礼衡,这和高礼衡有什么关系?他这话将高礼衡的关心全盘否定,也将一年之前他们互相陪伴的感情变成了可以数得清的欠条。

    “对……对不起,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李婴宁语无伦次,他不知道自己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高礼衡面上很平静,但他越平静李婴宁越内疚,他的鼻子一阵阵的发酸,几乎要哭出来。

    “嘤嘤,不应该是感情这种事捆绑了你,不值得。”

    高礼衡站起身,擦掉李婴宁的眼泪,“尤其是这个阶段。你说的没错,是我太自大,我最没有权利在这个时候说这些虚无缥缈的话。”高礼衡说话的声音极轻,是他对李婴宁一贯的温柔。

    “我们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吧。”

    李婴宁和高礼衡分手了。

    蔡连连接到高礼衡的电话,出了小区去接李婴宁,高礼衡先从出租车上下来,帮李婴宁拿了行李箱,他牵着李婴宁,一直到蔡连连面前。

    “学长……”这时候蔡连连还什么都不知道。

    “带嘤嘤回去,我要先走了,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没有没有,应该的。”蔡连连。赶紧说道。

    高礼衡看了李婴宁一眼,又重新握了握他的手,然后才上了出租车。出租车往后倒车,扬长而去。

    蔡连连小心地拽了拽李婴宁,“小宁?”

    李婴宁回头看他,蔡连连吓了一跳。李婴宁的脸色真的太不好了,眼眶整个都是红的,眨一下眼睛都能滚下眼泪。

    蔡连连手足无措,李婴宁这时开口了,说:“回去吧。”声音沙哑无比。

    “哦,哦,好,我们回去。”

    分卷阅读77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