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8

作品:《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

    心情,这样对母体和胎儿都有好处,还希望林太太多开解开解林先生。”
    宋浅没有否认林太太这个称呼,觉得这个称呼也蛮好听的。
    “这个孩子,会使母体受到危害吗?”
    “我们的实验成果保证最后父子均安,林太太对这一点可以放心。”
    “好的,谢谢医生,我送你们出去。”
    宋浅温婉笑道,送人出门,门口:
    “医生,我还有点问题现在可以问问吗?”
    “林太太请问。”
    “妊娠期三个月,不要这个孩子会对母体产生伤害吗?”
    “林太太?”一个医生惊呼,“您这是什么意思,林先生宫内胚胎发育良好,即使受到了伤害也顽强的活了下来,您为什么要抛弃你们得来不易的孩子。”
    “这是我的私人事件,我想知道对母体伤害大吗,与生下这个孩子相比?”
    另一个年长的医生拦下暴脾气的:“三个月的胎儿可以做引流手术,对母体是有一定伤害的,而林先生还需要切除子宫,这就代表林先生以后不能再接受此类手术了。总体而言,生下这个孩子对林先生更加安全,希望林太太可以慎重考虑,这个孩子,是林先生和林太太生命的延续,林先生一直都很期待。”
    “好的,谢谢医生。”
    宋浅道谢,她未曾注意到,没有关紧的门留下了一条细缝,将她们的对话断断续续都递了进去。
    林珩川面色苍白,满目绝望:“真的,真的不愿意要吗,是因为这个孩子流了我的一半血吗!”
    宋浅在外面站了会儿才进去,医生的话让她很是触动,一个她和林珩川生命延续的结晶,像他又像她的小生命,确时令人期待。
    “木木,木木,睡了吗?”
    宋浅进去发现林珩川连头闷在被子里有些纳闷。
    林珩川把自己死死藏在被子里,咬着牙无声流泪:对不起宝宝,对不起,是爸爸对不起你。
    “木木?木木,你一天没睡了,我让人买了粥来,先喝点再睡。”
    宋浅拧眉轻声劝着,被子里的人依旧一动不动。
    这让她觉得不对劲起来:“木木?木木?这是怎么,哪里难受吗?怎么哭了?”
    鼻头通红满脸泪水的林珩川把宋浅看得心疼不已,连忙把人抱进怀里。
    林珩川不言不语,只在她怀里哭,任凭宋浅怎么哄,都不发一言。
    “木木,哪里难受吗?”
    “医生刚刚说没问题,真的是一群庸医,该死的!”
    “别哭了,别哭了,哭的我心的碎了。”
    “有什么事你和我说,我帮你解决好不好?”
    “别哭了木木,木木乖……”
    全了大半天没有效果的宋浅突然想到:
    “木木啊,为肚子里的宝宝想想,先别哭了好不好?”
    “医生刚刚也说了,孕夫要保持好心情才对宝宝好。”
    这么一说,林珩川还真的开始克制,宋浅一喜,又哄了会儿,怀里人才止了眼泪。
    宋浅给人擦了擦眼泪:“木木乖,不哭了,有什么事和我说,什么都答应你。”
    “真,真的……嗝……”
    宋浅被他哭嗝吓了一跳,怕人呛出个好歹来,毕竟这孕夫的身子也不知道又多脆弱,又是拍背又是哄人喝水,一时没有注意到林珩川的话来。
    林珩川刚亮起来的光又灭了,任由宋浅贴心的照顾,他安慰自己,这样也很好,自己不应该贪心。
    七天后,林珩川出院,宋浅亲自接人,大包小包的提了一堆,这些都是住院期间舔的。
    林珩川即使安慰了自己,这几日依旧提心吊胆的,睡都睡不好,生怕一醒来肚子里的小生命就和他告别的,却没想到什么都没发生就这么出院了。
    坐在车子上,他还有些不敢相信的摸了摸肚子,血脉相连的生命即使还是小豆芽大小他已经能够感知,这个孩子还在他肚子里。
    宋浅看人一直摸着自己肚子,不由得有些担心:“木木,怎么了,肚子不舒服吗?”
    林珩川:……
    林珩川摇摇头,他一瞬间又想问问宋浅倒是怎么处置这个孩子的冲动,话到嘴边却又害怕,只道:“饿哦没事。”
    “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宋浅其实没准备这么快出院,她更愿意让人在医院住到生产结束,毕竟安全保障不是,但这七天,医院里竟然把人养受了,问医生,医生说可能是环境陌生让孕夫不安,建议带人回家休养,家是一个让人放松的环境。
    她只好接人出院。
    不过——
    林珩川一路出神,突然发现外面的环境不对,这不是回家的路。
    “浅浅。”
    陌生的风景让他不安,这份不安是他身边的人带来的,他却在不安时,第一时间想到的人依旧是她,林珩川心里苦笑,他真的,真的很爱宋浅啊。
    宋浅搂着人,轻拍:“别担心,我陪着你,带你回家。”
    “我相信你,浅浅。”我也爱你,浅浅。
    林珩川把头埋进他怀里,将自己交给宋浅,他早已无路可退。
    但林珩川怎么也没想到,宋浅真的是带他回家,回的宋家老宅。
    不敢相信,再一次见家长,<a href="/act=showpaperpaperid=6302262" target="_blank">/act=showpaperpaperid=6302262</a>,林珩川站在熟悉的,经受过风霜洗礼的颇具岁月的大宅前,满目惊疑。他曾经是这里的常客,后来被他失去了资格。
    宋浅看着人站在门口木楞不语,有些紧张,搞得不想带对象来见家长,像是自己和对象回去见家长。
    “走啊,我们进去。”
    “浅浅,我……”
    “木木不愿意陪我进去吗?”
    “不,不是,是我……”
    他明明有很多话想说的,出口却连字都说不清了。
    “走吧,我们一起。”
    宋浅牵起他的手,十指相扣,一如多年前,他特地换上成熟的西装,想要掩饰满身青涩,却站在门口时满腔的勇气就漏了怯,那时候的宋浅,也现现在,牵着他,说——我们一起。
    他以为自己也没有机会踏足这里,却没想到……林珩川定定神,看着宋浅,眼神变得坚定,扯起一抹笑来:
    “好。”
    开门的是吴叔。
    宋浅:“吴叔。”
    “回来啦,老爷夫人都在呢。”
    林珩川也跟在后面局促的喊了声:
    “吴叔。”
    “嗯。”
    这次吴叔没再针对,反而应了一声,这让林珩川惊喜不已。
    客厅里坐着宋父宋母,连宋清都没有去公司,林珩川在这阵仗下心紧张的扑通扑通直跳。
    宋浅看着他紧抿的嘴,拉了拉手,小声权威:“别紧张,一声说了切勿大悲大喜。”
    林珩川点点头。
    宋浅又转向似乎看不见他们的三人放开声音介绍:“爸,妈,大哥,我带木木回来了。”
    林珩川紧张
    Pǒ⒉○⒉○.cΟм(po2020.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