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ò2020.cOⓂ 分卷阅读47

作品:《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

    。”    “我带你去个地方,你就知道答案了。林珩川不会有事的,你放心。”    宋浅只好跟着她走。
    院长办公室里,宋浅对着手上一份份打着机密的文件面色冷凝——人造子宫移殖,精子捐赠,试管婴儿培育,胚胎成活率……
    一份份的宛如巨石砸向她,宋浅强自忍耐一份份看完,最后看向她哥:
    “为什么?”
    “这是林珩川自愿的。”
    “哥,你帮他,瞒着我。”
    她看了一眼,胚胎已经成功着床,那一份文件时间显示十一月,到今天,已经三个月了,从开始到现在,一直瞒着她,如果没有她哥帮忙,怎么可能瞒着她这么久。
    “我当初留下卵细胞,没准备找个男人来帮我延续血脉。”
    “林珩川不止是男人,还是你的人。”
    宋浅终是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文件被她用力拍在桌子上:“宋清,你也知道他是我的人,那你有什么权利让他做这种事。”
    宋清也冷下了脸:“我说过,这是林珩川自愿的,他是精子的提供者,也是胚胎的温床,他有权利。”
    “卵子还是我的,你们经过我的同意了吗?我不允许,我不同意。”
    宋浅放下话,扭身就走,被宋清抓住。
    “放开。”
    “浅浅,你冷静一点,该做了一切都已经做了,孩子已经成型,他肚子里有了一个小生命,你现在要做什么。”
    “哥,这个孩子怎么来的,我可以让他怎么消失。”
    “宋浅!”宋清抬高声音,“你到底在想什么?这是你的孩子!”
    宋浅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她心里现在压着一把火,想要毁灭一切的怒火。
    “这是我的事,哥,你不用插手。”
    “这项技术在实验室已经成熟你不是不知道,而且已经进入临床试验,林珩川不会危险,而且有任何意外都会终止。”
    宋浅瞪着她:“你也知道是临床试验,你有怎么确保没有一点问题,而且,你们更不应该瞒着我。”
    “为什么瞒你,你应该问你自己。”
    宋清平静下来。
    宋浅怒极反笑:“问我?你们瞒着我,还要我问自己为什么了,怎么,是我逼得吗?”
    “你需要冷静,浅浅,”宋清道,“林珩川为什么瞒你,你不曾想想缘由吗?”
    “呵,不是明显的怕我不会同意,他是对的,我不会同意。”
    “其实是他主动来找我的,”宋清开口,话题跳跃性挺大,“实验室对男子生育出成果,公司面向全国征集特殊人群征集志愿者你是知晓的。”
    宋浅点头,她对家族产业不感兴趣,但一些事情还是知道的。
    这些特殊人群有恩爱到夫夫,因身体原因无法怀孕的夫妻等等,是在做了一定到跟踪调查后,确定他们的需求度才会发下志愿征集信息,一共选了十对。
    手术也不是说做就做,在这之前需要身体检查,调养到最合适数据,以及心里测评。
    林珩川是主动找上他要做个手术。宋清没有同意,对于妹妹的事情他关心但不代表插手。
    林珩川却并没有放弃,这个本来是他接触不到的,他偶然一次在宋浅那儿看见的,便对此上了心。
    他开始寻找一切能接近宋清的机会,表态度,讲理由,甚至跪下来祈求。
    宋清高位坐久了,又怎么可能是个心软的人,可最终还是妥协了。
    在他问为什么的时候——
    林珩川脸上带着笑,说:“我想为她做点什么。”
    “为什么不和浅浅说。”
    “浅浅不会同意的。”
    “浅浅,你知不知道他在我面前说的没有一点犹豫,你不会同意,你知道我在他眼里看见了什么吗,”宋清沉声道,“我看见了他眼中的爱,也看见了他对你的害怕。”
    宋浅猛的与宋清对视,满脸错愕:“你说什么?”
    林珩川爱她,她从来没有怀疑,怕她什么,自己对他还不好吗?
    宋清看出她眼里的疑问和不可置信,第一次对他的宝贝妹妹有些失望:
    “你有想过,把他当什么吗?”
    “他是我的,这还需要做什么选择吗?”
    “林珩川当年离开,是林家事出有因,我把人查的清清楚楚才会送到你床上,交给你处置。”
    宋浅挑眉,这是她哥会做的事儿,肯定来林哼穿三年间的吃喝拉撒都查的明明白白。
    “我把人给你,是想让你做个选择,我是你哥哥,我很清楚当年林珩川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这三年你玩乐游戏只不过是在逃避,林珩川交给你是想让你对过去做个了结。”
    “你把人留下,我不说什么,这是你的自由,那你把他当什么,随便养的一直宠物?我也不会管,你把人当宠物养,却一直深陷以前旧怨,让他讲你当爱人…”
    “浅浅,爱情里从来都是平等的,不管是正常的情侣还是圈子里,你要他的信任,那你呢,你何曾信任过他…”
    宋浅坐在病床前,看着因为麻醉还在沉睡中的人,呼吸机衬托的他那张没有血色的脸蛋还没巴掌大。
    她哥和她说的话在她坐在这儿时,便不断回荡在她脑海里,让她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甚至还有点怀疑自我。
    一夜未眠,引流对母体的伤害,<a href="/act=showpaperpaperid=6301783" target="_blank">/act=showpaperpaperid=6301783</a>,一夜未眠,宋浅在林珩川床前坐到天亮,安静的夜晚也让她想清楚了,自己如何选择。
    坐了一夜宋浅动了动也觉得身子僵的厉害,正准备起来活动活动,发现林珩川已经醒了,瞪着眼睛一错不错的看着她。
    “木木,”宋浅有些惊喜的上前,“木木,什么时候醒的,怎么都不喊我,我去找医生来。”
    林珩川很早就醒来了,晨光熹微,他看见宋浅坐在自己床前,能知道她心情并不好,这让他害怕和担忧,被子里的手悄悄覆上肚子,三个月的时间,这个小生命已经有点小小的弧度了,感觉到孩子依旧在,他这才松了口气。
    宋浅看着被抓住的衣角,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柔:“木木,等我找医生来看看,你等我一下就可以了。”
    “不,孩子,留下,浅浅。”
    宋浅听见他微微沙哑的声音,带着虚弱和恳求,心底翻涌的厉害。
    她没有直接回答,只道:“我喊医生先帮你做检查。”
    三个医生走进来,各自分工,像对待小白鼠一般从头到脚仔细观察了个遍,记录各种数据,宋浅站在一旁,听着从他们嘴里吐出的各种听不懂的专业术语,眉头紧皱,心情不太好,林珩川似乎已经习惯了,安静的等待着。
    还不容易等他们检查完,宋浅这才找到机会:
    “他身体目前如何?”
    “林先生目前母体与胎儿体征正常,母体在怀孕期间要保持一个愉悦的
    Pǒ⒉○⒉○.cΟм(po2020.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