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6

作品:《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

    又插进一根。
    “哈啊……进去了……又、进去了一根,唔——啊——”
    后穴内忽然被戳到了一个地方,林珩川身体跟离了水的鱼一样跳了一下,紧绷起来。快感仿佛潮水一样把林珩川淹没,前面的性器直接射出一股几乎透明的液体。
    “碰到了啊。”
    宋浅笑着开口,两只手指带着林珩川自己的在肉穴中翻搅抽插,每一次都撞在那处才满意。
    “不行……别碰那里,太刺激、刺激了……嗯啊啊……”
    林珩川整个身体被快感占据,每一个地方都敏感得不行,呼吸喷洒在背上都仿佛打开了浑身欲望的毛孔一样,让他忍不住颤抖。
    偏偏宋浅还觉得不够似的直接抱着人低头舔舐着他的背,顺着迷人的腰线往下舔舐,温软湿润的舌尖游走在身上,又是另一番的刺激。
    后穴渐渐变得湿润,手指进出更加顺利,看着林珩川趴在自己怀里喘气呻吟,宋浅觉得扩张的差不多,将自己的手指抽了出来,他自己的也顺着湿软的穴口滑出。
    “差不多了,木木可以开始了哦。”
    她重新将按摩棒塞进林珩川手里,轻声催促。
    这一次小穴吞吃的格外容易,林珩川感受着假阳具一点点在自己的手中破开自己的肉穴,狰狞的纹路擦着娇嫩的媚肉,每一下都都激的他颤抖不已。
    而宋浅也没有起身,就坐在他身后抱着他,手上时不时的刺激一下他的敏感。
    看不到前面风景的宋浅也不着急,手上多了个遥控似的小盒子,轻轻一按,那边才多出来的墙突然有了变化。
    一心都放在自己体内按摩棒上的林珩川并没有发现自己面前的墙变成了一面巨大的镜子,将自己所有的情态照的清清楚楚。
    他手上握着按摩棒,小穴随着抽插而不时的吞吐,粉红的媚肉被磨得艳红,穴口染上淫液,在灯光下闪烁这淫邪的光。
    宋浅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样的美景对她的忍耐力是极大的考验,她只好低头在男人背后留下一朵又一朵艳丽的小花来。
    按摩棒不知道碰到了哪里,宋浅发现自己怀里的人整个身体开始颤抖,嘴里开泄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嗯啊啊……好舒服……嗯啊……”
    宋浅却是不怀好意的提醒:“木木,看看你的前面?”
    林珩川抖着身子不太愿意,却经不住宋浅一而再的诱惑催促,终于看向自己的正前方。
    明明狭小的小穴此刻正含着一根婴粗长的假阳具,穴口被撑得没有一丝缝隙,而艳红的穴口像一张贪吃的小嘴,随着按摩棒的抽送不知廉耻的追随着,套弄按摩棒,前面的性器因为兴奋而激动的立起,颤巍巍的吐着晶莹的液体,落在地上拉出一条淫荡的银丝来。
    而那张脸,满面潮红,双唇微张,不时的吐出令人面红耳赤的淫词浪语,眼神迷离,被薄汗打湿的头发缠成一缕一缕的贴着脸上,色情而不自知。
    镜子将这一切都展现了出来,林珩川有些狼狈的想要卷曲双腿,挡住自己的私处,却在宋浅的阻挡下连动一下都艰难。
    “不,不要看……嗯啊……不要……”
    如此淫荡不堪的模样让林珩川哭喊着求饶,小穴却违反主人的意志自动吞吃着按摩棒。
    “这个样子多美。”
    宋浅怕他挣扎起来自己抓不住,手摸到他前面的按摩棒,不知道碰了哪儿,体内那根安静的按摩棒突然间自己动了起来。
    巨物不断地、反复地、快速地进出着他的身体,每一次进入都最快地抵达了最深处,敏感点被顶头的那颗他误以为是装饰的珍珠狠狠摩擦,几近粗暴的碾压方式甚至不给他留下任何一丝余地。
    “啊、啊啊啊啊——!!”
    声音在最后彻底哑然,林珩川扬起头,因突如其来的巨大刺激不住地喘息
    “别、啊啊啊、太呜……太快、呜啊……快、哈啊……停下……”
    林珩川哭喊着求饶,太刺激了,他受不了的,他扭动着想逃,被操弄的无力的身体却又被紧紧按住,嘴里可怜的呜咽,只能无助的求饶。
    宋浅却喜欢看他这无助又难以忍受的媚态,细密的吻落在林珩川修长的脖子上,手在他的小腹上绕着圈。
    林珩川窜起热流藏着欲火的小腹抽搐不已,性器更是一抖一抖的诉说着自己即将到达顶峰。
    后穴的按摩棒还在不停的在他身体里激烈旋转着,艹的松软的小穴夹不住快速震动的假阳具,已经滑出了一半,宋浅瞧见好心的扶着又帮他全部塞了进去。
    “嗯啊啊——”
    这一下突如其来的刺激,直接送林珩川上了顶峰,白浊撒上了正面镜子,留下淫糜的味道。
    高潮后的男人神色迷离,脆弱而又情色,宋浅抽出按摩棒,到了开始享受属于她的大餐时间了。
    秘密暴露/进医院质问宋清,<a href="/act=showpaperpaperid=6300978" target="_blank">/act=showpaperpaperid=6300978</a>,又一年新年到来,万家灯火的热闹下这一次林珩川不再是一个人,宋浅在家吃了两口年夜饭就跑回来陪人又吃了一顿年夜饭,两人依偎的靠在阳台,等着零点的钟声敲响看满城烟花盛宴,然后开始为爱鼓掌。
    新年,林珩川趁着宋浅这段时间的走访亲朋好友商业合作忙得脚不沾地时,接受了人工胚胎着床的手术。
    本来他应该留在实验室和其他志愿者一样接受严密的身体监控观察情况,不过大boss的担保他只需要按时来做个检查就行了。
    就这样忙着宋浅,林珩川开始找各种借口隔三差五的往外跑,也幸好,这个胚胎在他身体里,成功的生存了下来。
    女人怀孕前三个月是重中之重,违反自然的男人生子更是加倍慎重,林珩川出门勤快了点宋浅不在意甚至还蛮高兴,但是林珩川多次拒绝那啥可就不得不让她警惕起来了。
    宋浅觉得近来林珩川在躲着自己,几次旁敲侧击也没问出个所以然,偏偏让人躲的更厉害了,她不由得怀疑最近这段时间将人心给养野了,都敢瞒着她事情了。
    宋浅决定要让人见识见识自己手段,她向来有分寸,更没想到会把人玩进医院。
    宋浅此时站在急救室外,和宋清面对面,拧起的眉头说明她此时心情不善,冷声问道:
    “你和他之间瞒了我什么?”
    林珩川在她怀里脸色苍白痛的都快说不话的时候却还拉着她让她找她大哥,这俩人背着她有了不知道什么交易,这让她有种私有物被冒犯的愤怒,即使是她亲哥也不行。
    宋大哥面不改色面对妹妹的质问:“没想到竟然能瞒了你这么久,对他,浅浅可谓是一点也不设防啊。”
    “说。”
    “唉,”宋清轻叹,“你跟我来吧。”
    瞒了这么久,也差不多了。
    “哥,你还没回答我
    Pǒ⒉○⒉○.cΟм(po2020.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