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ò2020.cOⓂ 分卷阅读44

作品:《甘愿为奴(女攻)po2022.com

    浅的卵子。”
    “我,我可以考虑考虑吗?”
    “可以,如果不能坐下决定或者其他的原因,你都可以直接和我联系,你也可以回去和浅浅商量。”
    “好,好的。”
    “我还有事,林先生可以坐会儿。”
    宋清站起身,拎着西装离开,打开门时,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你当年离开的原因我很清楚,这也是三年后我把你重新送回浅浅身边的原因,人生重来的机会少有。”
    包厢内只剩自己,林珩川双手捂脸撑着桌子,看着颓丧不已。
    宋清的最后一句话,不仅仅是解释。
    三年前——
    一颗心扑腾扑腾跳着的林珩川一想到宋浅将要成为他妻子他就紧张的睡不着觉,熬到半夜才勉强睡了。
    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醒来后自己出现的地方是机场,那个时候他其实是有选择回去的,手上的那封信让他放弃了,他好好的家破产了,是报复,除此之外,他爸妈什么都没说,只让他离开,离得越远越好,想要回去的心就这样犹豫了。
    一路辗转,他最后落脚在多哥,一个非洲小国,他发现又两拨人在找他,一边是没有隐藏的宋家,另一边却是未知。
    他躲了几个月,才敢去打听国内的情况。
    宋家娇女婚礼上被抛弃,闹得沸沸扬扬,他们家破产的消息夹杂其中连水花都不曾渐起,只不过都说这是来时宋家的报复。
    他藏着身份小心翼翼的联系父亲以前的好友,却在他提到林家时一个个都对他避之不及,他花了两年的时间,才查到一点信息,他们家的灾难来自于西北安家,一个涉黑称霸西北的大家族。却连原因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家老实本分的做生意会得罪那样一个大家族。
    他原以为自己会在这个异国他乡待下去,直到偶然的机会得知他父亲去世,母亲瘫痪。这样明显的一个饵,他其实明白不过是要把自己钓出去,可他却不能不去,父亲去世了,但母亲,他不能让母亲独自一人受罪。
    他选择了回国,见到了疗养院里瘦骨嶙峋的母亲,虚弱的母亲见到他的第一眼便留下了绝望的眼泪,这时候他还并未意识到安家代表着什么。不过两个月他就被抓了,安家像是猫逗老鼠般。
    他以为自己下场最后会和他父亲一样,安家会赶尽杀绝,却没想到他最后被卖了,卖进了底下拍卖场,也就是那时候他才知道,一直以为他以为自己从小别人羡慕的富二代的身份在这些真正的世家权贵面前渺小如蝼蚁。
    三年的时间,让他将人性的黑暗几乎看遍,却没想到他还会有机会回到宋浅身边。
    他很爱宋浅,但那时候出现在被埋在黑暗中的自己面前,宋浅更像是救命稻草,安放了他无处逃生的心。
    他一心乞求留下,不管不顾,可如今,黑暗中得到了救赎,又开始失去勇气了吗?
    “哈!”
    鞭臀艹穴,主动要求调教,<a href="/act=showpaperpaperid=6299718" target="_blank">/act=showpaperpaperid=6299718</a>,宋清和林珩川见面,并未让宋浅知道。
    宋浅现在对待林珩川小心翼翼的,出门更是没了限制,怕人多想更是连问都不多说一句。
    三天后他回复了宋清,愿意接受,却对宋浅选择了隐瞒。
    或许是潜意识的他觉得宋浅不会同意。
    而在回复的这一天,林珩川怀着一种心虚蹭着宋浅接受了一次调教。
    宋浅虽然不明所以,误以为是这么长时间不曾碰过他而让人不安,所以欣然接受,毕竟素了这么些日子她也有些蠢蠢欲动了。
    ————————
    宋浅在布满红痕的丰满肉臀上又抽了一鞭子:“木木还喜欢被打哪里?”
    林珩川咬着下唇,忍住羞耻和恐惧双手掰开屁股,露出藏在里面的那朵小花:“还……还喜欢被打屁…这里…浅浅……狠狠地打……啊……啊!”
    宋浅立刻毫不留情地抽了上去。
    藤条打在粉红的穴口上,肛口的褶皱被抽得拼命颤抖。
    林珩川双手握着自己的臀肉,趴跪在床上哭着挨打:“疼……呜呜……浅浅……疼……呜呜……”
    宋浅对今晚男人分外的配合弄得玩心大起,坏心眼地问:“木木不喜欢这么疼,嗯?”
    林珩川连忙摇头,委屈巴巴地哭着说:“呜呜……喜欢……啊……喜欢……浅浅……呜呜……狠狠地打……屁,屁股……啊……要肿了……呜呜……好疼……浅浅……啊……”
    宋浅噼里啪啦地抽在林珩川粉嫩的穴眼上,把嫩红的小屁眼抽得红肿可怜又淫水四溅。
    林珩川疼得快要哭晕了,却还是乖巧地撅起屁股扒开臀肉,露出那个粉嫩的小屁眼让她抽打。
    终于心满意足的宋浅扔了鞭子,摸了摸红肿小穴:“疼不疼?”
    林珩川哽咽着开口:“疼……嘶…………”
    宋浅心疼了:“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我们去休息。”
    她把这人清洗了一身汗,又给人伤痕累累的屁股上了药,宋浅躺着床上,心情不错的准备睡觉。
    林珩川却不甘今天就这么结束了:
    “浅浅。”
    “嗯?”
    “浅浅,你困了吗?”
    林珩川一边说话,赤裸的身体一边贴着宋浅乱蹭,暗示意味明显。
    只不过今天被满足的宋浅没接受到这信号,反倒担心的问:
    “是屁股疼吗?”
    “……不,不是。”
    安静了一会儿,林珩川不甘就这么睡了,他咬咬牙翻到宋浅身上,虚虚撑着:
    “浅浅~~”
    宋浅:……
    宋浅这要是还不明白,那就白当人。
    “木木,你屁股不疼了吗?”
    她虽然不介意要了人,但刚刚打肿的屁股最好还是要养养。
    林珩川:……
    想着自己隐隐作痛的屁股还有被打肿的菊穴,林珩川有点想要退缩了,但——
    “上了药了。”
    宋浅对他这么主动有些稀奇,她抱着人换了个姿势:
    “木木,你今天,有些不对劲。”
    林珩川闻言紧张起来,以为宋浅要问为什么,有些磕巴的开口:“你,你不愿意要我吗?”
    宋浅亲了亲他:
    “木木,这段时间你身体不舒服,要好好养着,不要多想。”
    林珩川愣了下,转而一想这是宋浅在委婉的解释,心里顿时酸酸的,一时冲动话就不过脑子:
    “嗯,但我今天想要。”
    宋浅却笑道:
    “菊穴肿了,可是会疼的。”
    本来主动求欢林珩川就觉得羞耻了,偏偏宋浅还一而再再而三的逗他,这下子让人恼羞成怒,直接伸手扒衣服。
    “哼,明明硬了还废话。”
    林珩川握住宋浅不知什么时候硬起来的肉棒,随意的套弄两下,双腿夹上宋浅的腰,对着自己的后穴就想直接吞进去。
    宋浅看着他这急躁的动作连忙把人拦住:“木木别急。”
    这人后穴本来就受了鞭子红肿,不分轻重
    Pǒ⒉○⒉○.cΟм(po2020.com)
    --